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最狂邪醫 > 第1章 邪醫下山

第1章 邪醫下山

-

終南山。

“啊!你輕點!”

“啊!快停下,不來了!”

“嗚嗚~救命啊!”

……

山上有著上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隱士,他們無一不是曾經叱吒風雲的人物。

刺客之王,傭兵大帝,絕命毒師,不敗戰神,超級神豪……

不過,那都是過去式,如今他們皆已退隱,來到這終南山上,求仙問道,望之長生。

此時此刻,刺客之王,傭兵大帝,不敗戰神……這些超級大佬,一個個鼻青臉腫、傷痕累累倒在地上,顯然剛剛被人當成人肉沙包打完。

他們無一例外,全都麵露恐懼地看著一位黑衣青年,大聲求饒。

青年二十左右年歲,相貌英俊,劍眉星目,神色冷峻。

他叫李辰安,是唯一一位以廢物身份上山之人。

這小子剛上山的時候,他們可以教訓一下,哪知道冇過多久就風水輪流轉了。

“辰安,你的身體已經完全恢複,可以下山了!”

一道清冷的聲音傳來。

一名白裙女子緩緩走來,麵罩輕紗,身材婀娜,氣質清冷。

李辰安聞言,臉上的冷色消失,轉而變為激動:“師父,我終於可以下山了嗎?!”

白裙女子輕輕點頭:“是的,六年了,我知道你早就想離開了。”

得到肯定答覆,李辰安無比激動:“謝謝師父!”

在這裏呆了六年,李辰安學得無上醫術,煉丹大道,仙道秘法,仙靈神瞳……

當然也跟著那上百隱士學了不少本事。

“辰安,離開之前,為師還有一言贈你。”

“師父,請說。”

“下山之後,紅塵曆練,遇神殺神,遇魔誅魔,無須顧忌!”

“徒兒銘記!”

李辰安深深點頭。

“師父,我有個小小的請求。”李辰安說道。

“你說。”

“我想再抱你一下。”

白裙女子麵紗之下的臉,露出寵溺的神色,輕輕張開雙臂。

李辰安用力抱住師父柔軟的嬌軀,最後戀戀不捨的鬆開,走下終南山。

“師父,再見!”

白裙女子看著李辰安離開的背影,微微出神。

那一百多名超級隱士,喜極而泣,揮手送別李辰安。

“這個小魔王終於離開了!”

“再也不用受欺負了,太不容易了!嗚嗚……”

“短短六年,我是親眼看著這小子從一個廢物,一步一步成長到如今實力逆天。”

“是啊,想想那時當沙包的還是那小子,現在……”

這時,白裙女子一雙美眸掃了眼這上百名隱士,聲音清冷道:“通知你們在山下的勢力,保護好辰安。若是辰安出事,你們全部滾下山去!”

“若誰幫助了辰安,我便教他一門仙法。”

眾隱士聞言,全部神色激動,長生仙法啊。

“前輩,我立即傳訊息安排三百名五星殺手,保護少主!”

“前輩,我馬上通知威克財閥,送一百張瑞士銀行的黑卡給少主使用。”

“前輩,我這就調集三千黑武傭兵,任憑少主差遣!”

……

就在這時,一名金髮碧眼的雙馬尾蘿莉跑了出來,她嘟著嘴氣呼呼道:“臭師兄,下山也不告訴我一聲,我的抱枕冇了,嚶嚶!”

白裙女子看向金髮蘿莉,說道:“蘿絲,通知你六位師姐,她們的師弟下山了。”

……

“我回來了!”

李辰安一雙星眸看著遠方,眼中閃爍著寒芒,腦海中一段段記憶浮現。

李辰安原本所在的李家是大夏古武世家。

他自幼便展露出驚人的武道資質,六年前,十四歲的李辰安已經是天榜強者,李家年輕一輩第一人。

但突然出現一個神秘人,闖入李家,碎他丹田,廢他修為,更是當眾羞辱李辰安,使他從天才變成廢物。

最讓李辰安寒心的是,李家在第二天就將他趕出家族,從族譜之上除名。

一夜之間,李辰安從萬人敬仰的武道天才,淪為一個被趕出家族的廢物。

十四歲的少年,無家可歸,流落街頭,最為無助之時,是他的乾媽不顧一切收留了他,帶著李辰安回家。

李辰安的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神秘失蹤,他認了海城第一女首富溫舒曼為乾媽。

溫舒曼是商業奇才,不到三十歲就成為了海城第一女首富。

她對李辰安極好,在李辰安最為脆弱的那段時間,無微不至地照顧他,關心他。

後來溫舒曼將李辰安送到終南山,在那裏李辰安遇到了師父,而他在終南山一呆便是六年。

腦海中浮現的記憶,讓李辰安身上殺氣瀰漫,雙拳緊握,一股極其恐怖的氣勢散發。

他這次下山,就是回來報仇的。

六年前,曾經欺辱過的他人,他將百倍奉還。

不過在此之前,他想先去看看自己的乾媽溫舒曼。

當年要不是乾媽收留,李辰安恐怕早就餓死街頭,哪裏還有機會登上終南山學習修煉。

李辰安不是一個忘恩負義之人,在他心裏早已經將溫舒曼當成自己的母親。

……

李辰安步出機場,坐上了一輛出租車,向司機報出了溫家的地址,出租車便駛入了夜色之中。

司機確認了一下目的地,似乎有些驚訝,但李辰安並未多想。

他坐在車裏,車窗外的城市如一幅流光溢彩的畫卷,五彩斑斕的燈光在他的眼底跳躍,猶如夜空中最亮的星。

出租車行駛在越來越偏僻的道路上,車輛越來越少,與李辰安記憶中通往溫家的路一致。

夜幕低垂,霓虹燈已經亮起。突然,一輛火紅色的保時捷911從旁駛過,如同夜空中的流星劃破天際。

李辰安一雙星眸微微眯起,跑車裏一位美女握著方向盤,絕美的五官、秋水明眸,嘴唇微微上揚,露出淺淺梨渦,與李辰安記憶中的某個小女孩的形象重疊在一起。

塵封的記憶悄然解開,李真一,一個不像女孩子名字的名字重新出現在李辰安的腦海中,還有一段段回憶。

“辰安哥哥,陪我玩!”

“辰安哥哥,那人欺負我!”

“辰安哥哥……”

在李家的時光,那個曾經跟在自己屁股後麵的小丫頭已經長大了。

然而,異變突發,就在保時捷跑經前方十字路口的時候,一輛大貨車突然衝出來,直直地撞向了保時捷跑車。

一聲巨響在空氣中炸開,李辰安的耳邊瞬間充滿了刺耳的噪音。

他看著保時捷跑車被撞得變形,看著火紅色的車身在瞬間變得扭曲不堪,交通事故的慘烈讓人感到窒息。

李辰安迅速施展神通,開啟仙靈神瞳,雙眸之中一道流光閃過,他的視野如同相機一般放大,並且還能進行透視。

他清楚地看見車上的李真一身受重傷,但還未失去生命。

李辰安拉開車門,跳車衝了過去。李真一算是他的妹妹,他怎能見死不救。

保時捷的車門已經嚴重變形,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並且還在燃燒,隨時可能發生爆炸。

但李辰安輕鬆地使用暴力將車門扒開,將裏麵昏迷不醒的李真一抱了出來。

他脫下外套,疊在李真一的頭上,讓她平穩躺下,然後開始為她檢查傷勢。

在終南山的六年時間裏,李辰安不僅獲得一身戰力,還學得絕世醫術,活死人,肉白骨。

李真一傷勢嚴重,渾身是血,右手手臂骨折,胸口被一塊玻璃碎片刺穿,其餘小傷七八處。

這邊的交通事故很快吸引了附近路過的人,他們紛紛圍攏過來,議論紛紛。

“小夥子,我知道你想救人,但別亂來,會造成二次傷害的!”

“就是啊,你可別逞能啊!”

“我已經打了120,還是等救護車來吧!”

“誒呀,你怎麽不聽話呢!”

“……”

李辰安冷喝一聲:“閉嘴!”

他身上一股氣勢爆發,嚇了周圍人一跳。

李辰安運轉丹田內的真氣,輸送進入李真一體內,為她穩住傷勢。

同時配合仙靈神瞳,清除她胸口的玻璃碎片,給她骨折的手臂重新接好……

最後,李辰安取出三根銀針,分別刺入李真一身上的三處要穴,以特殊的針法,刺激她的生機。

絲絲縷縷的白氣順著銀針流出,身受重傷的李真一,在李辰安神奇的醫術之下,很快恢複了八成。

聽到遠處傳來救護車和消防車的聲音,李辰安收好銀針,起身默默離開。

離開之前,他注意到那個大貨車司機竟然自殺了,一把匕首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臟。

這場車禍絕對冇有那麽簡單,更像是為了謀殺李真一而製造出來的。

救護車的到來與人群的嘈雜聲交織在一起,李真一在這樣的喧鬨中緩緩睜開眼睛。

她迷茫地環顧四周,腦中模糊的記憶逐漸清晰起來——她遭遇了車禍。

圍觀的人群中爆發出陣陣驚歎。

“哇!她醒了!”

“看起來好像冇什麽大礙了。”

“剛纔那個年輕人用的真是中醫啊,我看見他用了銀針。”

“真是頭一回見到中醫急救的場麵……”

“誒,小夥子人呢?怎麽救完人就走了!”

……

從周圍人的議論中,李真一意識到自己確實遭遇了車禍,而是一個年輕人用神奇的醫術將她救了回來。

她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件染血的外套上。

她想知道,那個救了她的人是誰?自己還冇來得及向他道謝。

李真一詢問周圍的人,想瞭解她的救命恩人長什麽樣。

一位熱心的大媽拿出手機,笑著對她說:“小姑娘,我拍了視頻,你看看就知道救你的人長什麽樣了。那小夥子挺帥的,就是表情有點冷。”

李真一接過手機,看著視頻中那張熟悉的臉龐,美眸瞬間瞪大,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辰安哥哥!”她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驚喜和難以置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