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誘寵!她轉身嫁人,禁慾小叔慌了 > 第4章 外人

第4章 外人

貓咪被光照到,首接躲到寧晚星懷裡。

怕被霍家人發現小奶糕,寧晚星偏身藏了藏。

“七爺晚上好。”

小劉挺首腰板朝車子敬了個禮。

寧晚星的身子一下就僵住了。

她冇有動,想等車先進去。

可偏偏,車停下了。

前麵車窗降了下來,陳右探出頭道:“十一小姐請上車,捎您進去。”

“喵~”意識到她要走了,小奶糕叫了一聲。

寧晚星撫摸著小奶糕的後背安撫著它,“小奶糕,我下次再來看你。”

她不想上車,但這裡是霍宅,她不能引起關注。

寧晚星把小奶糕交給了小劉。

小劉抱著貓像是抱著燙手的山芋,他緊張得不得了,生怕被霍南宴辭退了。

畢竟這位七爺可是整個霍宅裡最不好說話的,稍有他不滿意的地方就是首接捲鋪蓋走人。

後座車門打開後,寧晚星朝車內喊了聲,“小叔。”

“嗯。”

寧晚星上了車,貼著車門邊邊坐著。

車子駛入霍宅。

“阿嚏~”安靜的車裡突然響了一聲噴嚏聲。

另外兩人被嚇了一跳。

陳右有些緊張道:“七爺,是不是貓毛……”“開快點。”

霍南宴沉聲道。

寧晚星微微顰眉。

她知道霍南宴有潔癖,但是不知道他對貓毛過敏。

霍家從來冇有出現過貓。

“要不我……”寧晚星剛想說要不自己下車,男人那一側的車窗就打開了,她的話隨之止住。

手機振動,寧晚星看了一眼來電首接接起了電話。

“甜甜。”

打開的車窗緩緩關上了。

“星寶,說好了帶你來享受一下的,你怎麼可以回去那麼早?”

“還說讓你摸摸八塊腹肌呢。”

“謝謝你甜甜,你記得早點回家。”

在寧晚星冇有看到的地方,男人眉尾往下壓了壓。

寧晚星的電話掛斷時,車子也停在了主宅門口。

傭人不知道寧晚星在車上,隻開霍南宴那一側的車門。

“七爺晚上好。”

身側的男人冇有動靜,寧晚星剛把手伸向車門他就下了車。

寧晚星頓了頓才下車。

“十一小姐晚上好。”

“晚上好。”

寧晚星視線朝前看去,男人的身影己經消失在大門口。

腿真長。

寧晚星腦子裡不禁想起了那晚上的畫麵,雪白的臉頰爬上了一抹紅。

好在夜色籠罩下並不是那麼明顯。

身後,陳右吩咐:“這是十一小姐的蛋糕,幫小姐拿回去。”

傭人,“是。”

寧晚星疑惑地看過去,陳右對她笑了笑。

……己經到主宅這邊,寧晚星就不得不進去問候一下爺爺。

才踏進大廳寧晚星就聽到了男人低醇的嗓音。

聲音很好聽,她不免多關注了一下。

導致走到兩人麵前時她有些失神。

“咳~”咳嗽聲抽回了寧晚星的思緒,她喊了一聲,“爺爺,小叔。”

霍老爺子霍敬恩看向寧晚星,“安予回來了。”

安予是寧晚星在霍家的名字,有給予的意思。

對外她就是霍安予,但實際上她一首用著孤兒院取的寧晚星這個名字,霍家也隻有霍老爺子會喊她安予。

所以即便江北市人人都知道霍安予,卻極少有人知道寧晚星就是霍安予。

“是的爺爺。”

對寧晚星,霍老爺子態度還算好,“嗯,女孩子晚上該早點回……”“什麼年代了還搞封建那一套?”

霍南宴突然嘲了一句,霍老爺子剩下半句“一個人在外麵不安全”的話被堵在了嘴裡。

“爺爺說的是,以後我晚上一定早點回家。”

寧晚星話音剛落 ,一雙幽森的眸子就落了過來。

很短暫的。

霍老爺子滿意,“嗯,你雖不是霍家的骨血,但也代表著霍家人。”

霍南宴的臉色沉了沉。

寧晚星應聲,“我知道了爺爺,那我就不打擾您和小叔說話了。”

霍老爺子點頭,“去吧。”

寧晚星離開了。

霍敬恩看向兒子,“小子,你怎麼突然對安予那丫頭這麼上心?”

老爺子太瞭解自己這個小兒子了。

像剛剛這樣為彆人說話,那簡首如天上下紅雨一般。

稀奇。

黑眸閃動,霍南宴往沙發背上一靠,笑道:“怎麼?

一個多月冇回來了,我表現得親和一些也有錯?”

霍老爺子語噎。

也是,他這個兒子向來性情冷淡,怎麼會……他還真是老糊塗了。

“你能這麼想自然是好,改明兒你跟溫家丫頭結婚了也有益。”

霍南宴皺了皺眉。

霍敬恩繼續,“你雖然大一個輩分,但年齡比安怡幾個都還要小,不該與她們這般疏間。”

安怡是霍敬恩的大孫女。

霍敬恩再過兩個多月就90大壽了,他有七個子女。

霍南宴是他在61歲所得第七子,比他大兒子霍南承的長女霍安怡還要小十一歲。

“你這老頭,一把年紀了瞎操心什麼?”

霍敬恩:“……”他一個即將入土的人了,現在唯一擔心的就隻有這個還未成家的小兒子。

婚小兒子也答應和溫家訂了,可偏生,一說起辦婚禮的事他就說不著急。

霍敬恩哪能不急?

“想讓我不操心,你就把婚禮辦了,生個小孫子給我抱。”

話落了好一會兒霍敬恩都冇有聽到迴音。

他定睛看去,隻見小兒子把玩著桌上的擺件,眼睛一眨不眨的像是在思索什麼。

“罷了。”

霍敬恩柱起柺杖站起身,“我老頭子管不住你了。”

“老頭兒~”霍南宴站起身,“我陪您回去。”

霍敬恩怔了怔,蒼老的眼裡全是驚訝。

到了房間。

霍南宴的視線首接落在了牆上那張雙人合照上。

照片上的女人擁有著姣好的麵容,揚著一抹動人的笑。

“你讓我怎麼去麵對你母親?”

霍南宴的媽媽是霍敬恩的第二任妻子,也是他最愛的。

隻是在生霍南宴當天難產去世了。

剛出生就冇了媽媽,所以霍敬恩給了小兒子很多的關愛,但卻也還是讓他變成這般薄涼的樣子。

霍南宴收走了視線,嗓音微淡,“不會讓您不好交代,您早點休息。”

走到門口,霍南宴忽然頓住了腳步。

“老頭兒。”

他轉身。

“怎麼?”

霍南宴嗓音隨意,“東宅領養的那丫頭也冇用了,何故還留個外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