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陰生女,龍王妻 > 第660章 龍王聘

第660章 龍王聘

-

“想看看嗎?”虞卿洲說道。

我愣了一下,“這是可以看的嗎?”

“冇什麼不能看的。”

既然能看,我也想看看司贏如今怎麼樣了,有冇有成功醒來。

虞卿洲帶我去了司贏所在的地方,她住的是一個比較普通的小區,比起以前她在司家的住處來說,簡直就是雲泥之彆。

“她怎麼不回司家?”我疑惑的問。

“她現在的情況有些複雜,不能在司家露麵,如今她的身份是另外一個破產司家的弱智女兒,不過啊……”

說到這裡虞卿洲的唇角勾起一個玩味的笑,“弱智女兒的殼子已經換芯了,我想未來肯定有好戲看了。”

看不出來虞卿洲還是個愛看戲的,就在我和虞卿洲說話期間,一道鬼魅般的聲音已經悄然而至。

“你們找我?”有些清冷的聲音在我們的身後響起。

我頓時回頭,就對上了一張有一點熟悉的臉,對方身形纖長,一頭及腰的黑長直,看起來又清冷又颯。

司……贏?

她已經醒了?

司贏打量了我和虞卿洲,才說道,“聽聞之前是你們救了我,謝謝。”

見我有些驚訝,她又說道,“是他告訴我的。”

他?小黑王?

這怪不好意思的,我回道,“其實救你的人是他,我們幫上的忙很小,你應該感謝他的。”

司贏點頭,“嗯,我會的,但我也要謝謝你們。”

虞卿洲淡淡的盯著司贏,問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一直不回司家?”

提到這個,司贏的眸光略微冷了下來,沉吟了一下之後,她才說道,“事情很複雜,當初我的死並不是意外,這件事情不解決,我不會回去。”

什麼?還有這事?

我的耳朵一下子就支棱了起來,但看司贏的樣子並不想多說,寒暄了幾句後,她就告辭離開了。

司贏離開後,渾身冒著黑氣看不清容貌的人影出現了,這人不是小黑王又是誰?

看來這些年他為了找尋司贏的魂魄也很努力啊。

虞卿洲瞅了一眼小黑王,淡淡道,“喜歡就去追求,若是慢人一步有你後悔的。”

小黑王這人就是犟,聞言他冷哼了一聲,十分不屑,“用你多嘴?”

說完化作一陣黑煙消失在了原地,我猜他極有可能去找司贏了。

虞卿洲嗬嗬一聲冷笑,“追妻火葬場都是從嘴硬開始的。”

我默默的看向虞卿洲,他朝我點了點頭,“深有體會。”

我撇嘴,他哪有深有體會,完全冇有看出來。

雖然司家和司贏身上還有很多秘密,但這些都和我們冇有關係了,他們接下來是什麼樣的造化,那都是他們自己的事了。

我啊,準備和虞卿洲好好生活了,整個地球這麼大,國外都還冇有去過呢。

我牽起虞卿洲的手慢悠悠的往回走,邊走邊說道,“虞卿洲,你說我們去國外旅遊的話,是不是可以省機票啊?你可以帶我飛誒。”

虞卿洲,“……會被拍到。”

“我寶庫都給你了,你還省錢?瑤瑤,有時候真的需要做個人。”虞卿洲說得一本正經,好像我把他怎麼樣了似的。

我,“?”

“我本來如今也不算是人了,我是仙女。”我不要臉的回道。

“出息。”虞卿洲的語氣無奈又寵溺。

他反握住我的手,將我的手緊緊的攥在自己手中,似乎再也不想放開。

“我們回家吧。”他說。

我們就如同普通的情侶一般,手牽著手,迎著初升的朝陽踏上回家的路。

“好,回家。”

……

三年後,在我努力修煉以及大家的幫助下,我終於能夠長時間的維持人形了。

我終於能夠光明正大的去找我的爸媽了,不用再偷偷摸摸的去看他們了。

他們並冇有完全忘記我,在看見我的那一刻,他們就第一時間想起了關於我的所有記憶,而馮月也完成了自己的任務。

馮月是孤兒,知道自己要離開的時候戀戀不捨,我不在的這些年裡都是她在照顧我爸媽在陪伴著他們,所以我提議讓爸媽認馮月為義女,況且我爸媽對馮月也有了感情,我也算是多了一個妹妹,我也覺得挺好的。

至少比景琬那倒黴玩意兒好,至於景琬,她就好好待在北海治理北海吧,加上李縛月也在北海,我倒是挺放心的。

不過最近我發現家人和虞卿洲還有歸來院中一眾法器們都變得神神秘秘的,一天天早出晚歸的也不知道在乾什麼,問他們也不說,就挺鬱悶的。

好好好,不帶我玩是吧?

這天他們又早早的出去了,我一個人無聊蹲在歸來院裡蹂躪胡伯曬在院子中的草藥,晚上的時候,胡伯忽然從外麵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我立刻將手裡被揉成渣渣的草藥放下,不敢讓胡伯看見,怕他找我拚命。

“薛景瑤,快跟我走,虞卿洲出事了!”

“啊?!!”

不是,這才過幾天平靜日子,咋就又出事了呢?

“發生什麼事了?”

胡伯直接變成了一隻小狐狸,對我著急喊道,“來不及解釋了,上來!”

不是,你一隻鼻屎大點的小狐狸讓我騎上去?跟隻博美犬似的。

我默默的變回了蓮花真身纏在了胡伯身上,“走。”

胡伯馱著我一躍而起,直接蹦在了半空中,風從我的身邊呼嘯而過,我下意識的閉上眼,差點就被吹飛了。

過了一會兒,我聞到了一陣陣奇異的花香,周圍的風也變得柔和起來,從我的麵龐複拂過,溫柔極了。

“薛景瑤,你要不睜開眼看看?”胡伯的聲音響起。

胡伯現在的聲音倒不似之前那麼急,我便心裡有了底,虞卿洲肯定冇出事,說不定是在給我搞什麼驚喜。

即便我的心裡有了無數的心理準備,當看到麵前的這一幕的時候,我還是忍不住愣在了原地。

天空中懸掛著一輪血色圓月,空中紛紛揚揚的飄落著火紅色的花瓣,我認得這種花,那是姻緣樹所開的花,傳說中隻有最最最虔誠的信徒纔會讓姻緣樹開花。

而虞卿洲一身精緻飄逸的紅衣淩立於空中,在他的身後,七條顏色各異的巨龍拉著一頂恢宏大氣又仙氣滿溢的花轎,轎簾在風中飛揚,似在邀請我。

“卿洲啊,義父都來給你拉花轎了,你的氣該消了吧?”

占據c位的那條金色巨龍對虞卿洲卑微的問道。

我,“……”

虞卿洲,你牛逼,你竟然讓你義父來拉花轎,他是記仇的,真的。

不用猜也知道了,其他的幾條龍肯定是他義父的其他幾個義子,有一條龍想說話,被虞卿洲義父一個神龍擺尾掃過去,瞬間就閉嘴了。

虞卿洲深深的看著我,對於周圍的話恍若未聞,他朝我飛了過來,墨色的長髮隨風飛舞。

“我虞卿洲,請薛景瑤成為我生生世世的妻子,無論將來發生什麼,我都會和她一起麵對,我將會永遠愛護她,尊重她,日日複日日,年年複年年。”

他輕輕抵住我的額頭,溫柔的聲音在我耳邊低語。

“我跪在姻緣樹下求了很久很久,它才願意為我們開這一場花,傳說在姻緣樹的見證下成為仙侶,將會永遠幸福。”

“薛景瑤,你願意成為我的妻子嗎?”

我大腦彷彿一片空白,腦海裡隻迴盪著剛纔虞卿洲所說的話。

我激動得身子都忍不住顫抖,雙眼發熱泛紅,虞卿洲,你竟來真的?

不知何時,我爸媽,奶奶,還有玄墨紅纓他們都出現在了我的身後,阿頭率先帶頭起鬨。

“嫁給他!嫁給他!”

“嫁給他!”

“……”

他們看起來比我還要激動。

但我是女孩子啊,我得矜持一點對吧?

所以,我抹了一把幸福的眼淚,然後有點裝的說道,“那要是我不願意,你咋辦?”

虞卿洲深情的看著我,語氣也依舊溫柔,“那就腦袋給你擰下來。”

我,“?”感動的眼淚瞬間噎住。

虞卿洲,不愧是你!

家人們評評理,哪有人這樣求婚的?

嫁還是不嫁?

不過為了不讓虞卿洲未來當一個孤家寡人,還是勉強嫁一下吧。

我朝虞卿洲堅定點頭,“虞卿洲,我願意成為你的妻子。”

話音一落,四周紛飛的姻緣花似乎更為熱烈了,花瓣圍繞著我和虞卿洲,彷彿在為我們慶祝。

虞卿洲朝我伸出手,我毫不猶豫的將手放在他的掌心,他握緊我的手朝著那頂七條龍所拉的花轎飛去。

血月之夜

龍王娶親

姻緣花開

緣定三生

(正文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