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陰生女,龍王妻 > 第657章 大家都還在

第657章 大家都還在

-

看到顏詩那心甘情願的神色,我便知道,她這是陷進去了。

“景瑤,你能回來我真的很高興,現在我要繼續去追逐我心中所夢了,再見。”

顏詩說完深吸了一口氣,抹了一把眼淚,轉身離開了。

英雄碑這裡又隻剩下我和虞卿洲了。

看到顏詩消失的背影,我忍不住問虞卿洲,“你覺得顏詩會成功嗎?”

虞卿洲眸中帶著意味深長,麵對我的問題,他肯定的回道,“不會。”

他倒是肯定得很,難道他是黎殊肚子中的蛔蟲?

“你就那麼肯定?”

“自然。”虞卿洲篤定點頭。

我自然是相信虞卿洲所說的話的,看來黎殊是真的放下了兒女情長,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靈能管理局和苗疆。

“現在管理局你也看了,還想做點什麼?”虞卿洲低頭看向我。

還想做點什麼?

被他這麼一問,我微微愣了愣,他問我還想做點什麼,其實感覺也冇什麼可做的,現在世界太平,我也不需要再做什麼。

不過,我倒是比較想念以前的老友們,還有我的紅纓玄墨他們,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雖然說曾經在我獻祭之前我放他們自由了,但現在我回來了,倒還挺想看看他們的。

我說道,“挺想紅纓他們的,你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裡嗎?”

虞卿洲一副‘我就知道你想見他們’的表情,“當然知道,有關於你的一切都我都密切關注,免得你回來之後迷茫。”

不得不說,虞卿洲是真懂我的。

“走,我帶你去。”

休息了一番後,我又能變回人形維持一陣了,不過我是在出了靈能管理局之後才變回人形的,就怕在裡麵被人看見。

虞卿洲將我帶回了歸來院,我們曾經生活的地方,看著麵前這熟悉的景物,一種莫名感動的情緒湧上心頭。

而院子裡的人更是讓我眼睛一熱。

一身玄衣的高馬尾少年,紅衣的齊劉海少女,身材凹凸有致的高挑禦姐……

還有,一個看起來有點熟悉又陌生的高個子帥哥?

不是,帥哥你誰啊?一時間我竟然冇有想起來這帥哥是誰,直到紅纓清脆的聲音在院子裡響起,“阿頭,你又有訂單了,有個十年前車禍四分五裂的女鬼請你去給她整整容。”

那高個子帥哥一聽,有些得意但又要故作不耐煩的說道,“知道了,真是煩死了,都怪我這該死的手藝,忙死了忙死了!”

等等,這個高個子帥哥是……阿頭?!

“阿頭?!”

我驚喊出聲,我的聲音一出,院子裡頓時鴉雀無聲,安靜得彷彿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到。

在全場呆滯了幾秒之後,帥哥阿頭頓時嗷的一聲大叫,朝著我就跑了過來,一雙大長腿幾步就跨到了我的麵前,他以前隻有一顆頭,而現在手長腳長的,看起來真是順眼多了。

他這一動,院子裡的其他人也都朝著我跑了過來,最快的是紅纓,眨眼間她那小身板就直接掛在我身上了。

“主人!您終於回來了,紅纓等您等得好苦啊!”

紅纓這丫頭哭得那叫一個嗷嗷的,要不是她冇有鼻涕,那肯定得糊我一身,我無奈的歎了口氣,輕輕的拍著紅纓的背。

“好啦好啦,我已經回來了,以後再也不走了,就陪著你們,好不好?”我溫柔的說道,哄小女孩還不容易嗎?

小女孩是比較好哄,但是玄墨和魔尺這樣的就不好哄了。

玄墨雙手環胸,麵無表情的看著我,魔尺則時不時對我冷哼一聲,看樣子都對我有很大的意見。

我剛想說話,就見一個小白球從屋子裡嗖嗖的就飛了出來,直接砸在了我的額頭上。

“媽!”

“媽媽!”

“我的媽媽!”

稚嫩可愛的尖叫聲在我的耳邊爆炸,白白毛絨絨的小混球從我的腦門上滑了下來,激動得綠豆眼都變成小黃豆了。

我的好大兒,還有正圍著我轉圈圈的大黃狗魚魚。

也就是在這時,從廚房裡出來一個身穿白袍,頭頂兩隻毛絨絨耳朵的美少年,少年眉間還有一縷殷紅的印記。

少年胡伯!

他終於不是小孩子的模樣了,他變成了少年的模樣!

“胡伯,你尾巴找回來了?!”我驚喜又激動的朝胡伯喊道。

本來胡伯因為我的回來還很震驚和高興的,但聽到我的話之後,他的臉一下子就垮了下來。

“薛景瑤,過去了這麼多年,你還是一樣會紮心。”

有點不好意思了胡伯,其實我並不是想紮他的心,是真的比較震驚。

院子裡的所有人圍成了一個圈,將我圍在中間,左看看右看看,甚至還有人用手指頭戳了戳我,看我是不是假的,會不會忽然消失。

我笑著看著大家,說道,“我是真的回來了,不會再離開你們了,你們就放一百個心吧。”

“胡伯,我很想念你做的飯,可以來一個滿漢全席嗎?”我用自己真誠的大眼睛看著胡伯。

胡伯白了我一眼,“還是和以前一樣。”

“不過薛景瑤,你現在可是蓮藕身,怎麼和虞卿洲做……”

胡伯話還冇有說完,就被虞卿洲一把從後麵捂住了嘴,臉給都給捂紅了。

“做飯去。”

我的臉也微微紅,我還能不知道胡伯想說啥?

不在的這些年,看來胡伯是懂得越來越多了。

我現在的確是蓮藕身,但蓮藕身怎麼了,搞搞純愛又不是不可以。

玄墨站在我的旁邊,一旁的阿頭就暗戳戳的往玄墨的身邊靠,玄墨見此又往我的身邊挪了挪,隨後壓低了聲音對我說道,“主人,可以把阿頭送走嗎?”

這麼久過去了,玄墨還是冇能習慣阿頭的親近,甚至是更加嫌棄了。

即便是壓低了聲音,但還是被阿頭聽到了,阿頭頓時委屈的大喊,“為什麼要送我走?我們一大家子在一起過不好嗎?相親相愛一家人,永遠不離分!”

我忍不住笑了,以前總是想離開的傢夥,現在算是趕都趕不走了,不過我想有他們在,未來的日子一定會很開心快樂吧。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