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陰生女,龍王妻 > 第1章 沖喜

第1章 沖喜

-

我出生於一九九八年的清明節,那天烏雲密佈陰雨綿綿,我媽在祭拜完祖先回家的路上,胎動把我生在了一座孤墳旁邊。

我足足早產了兩個多月,都說早產兒多病,家裡人生怕我早夭,所以從小到大我都是被泡在藥罐子裡的。

十歲那年,我更是生了一場大病整年高燒不退渾渾噩噩,爸媽帶著我上到省裡人民醫院,下到赤腳郎中統統看了個遍,但依舊找不出病因,甚至有的醫生直接讓我爸媽回去準備後事。

我爸媽整日以淚洗麵,卻又冇有任何辦法。

後來村裡來了個年輕的看事先生,爸媽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想法把看事先生請了過來。

看事先生看到我時,當即臉色一變,拉著我爸媽凝重的說道,“你閨女出生時候不對,這是邪病纏身,普通湯藥無用,得對症下藥。”

我爸媽愣住,許久纔回過神,著急的問道,“那該怎麼辦呐?還請您救救我家閨女啊!”

我媽直接就給看事先生跪下了,先生見我爸媽如此虔誠,他重重的歎了口氣,然後叫我爸媽出去說話。

我不知道看事先生對我爸媽說了些什麼,但等我爸媽再進屋時,情緒顯得很激動,同時臉上還有濃濃的擔憂。

三天後的夜裡,我們家張燈結綵處處掛著紅,本應透著喜氣氛圍的院子卻硬生生的透露出一絲詭異。

我媽拿著件紅衣服給我換,期間她緊緊的抿著嘴一言不發,我問她怎麼了,她也不回答我,可我分明看見她的眼眶通紅。

穿好衣服後,她叮囑我待在屋裡不許出去,待會兒她來喊我的時候,我才能出去,說這是為了給我治病。

雖然不明白為什麼治病這麼奇怪,但我很聽我媽的話。

晚些時候看事先生也來了,我從門縫裡好奇的偷偷看向外麵,他抱著一隻精神抖擻的大紅公雞,公雞渾身毛色光亮,雞冠紅似滴血,看起來很神氣,並且公雞的胸前還綁著一朵大紅花。

讓我驚訝的是,外麵掛在空中的月亮竟然染上了一層血色,雖然怪嚇人的,但當時我小,也並冇有覺得哪裡不對。

也不知道是過了多久,外麵鑼鼓聲混合著嗩呐聲劃破了寂靜的夜,昏昏欲睡的我頓時驚醒。

我媽也在這時進屋來了,她的聲音有些沙啞,“景瑤,時辰到了,跟媽媽出去。”

我應了一聲,但心裡很疑惑,“媽,我們去哪裡?”

我媽冇有回我,她的力氣很大,緊握著我的手將我領到了院子裡。

院子裡的人很少全部都是陌生麵孔,我一到,鑼鼓聲和嗩呐聲都停止了,而我的麵前站著看事先生,他笑眯眯的抱著那隻大公雞。

“時辰到了。”看事先生饒有深意的看著我說道。

我還在想他的話是什麼意思,下一秒我就被爸媽強行摁著腦袋朝著麵前抱著大公雞的看事先生磕了下去。

我不懂這是做什麼,隻是在我低下頭的那一刻,鑼鼓聲突然震天響,耳邊隻迴盪著看事先生那略帶尖銳的聲音。

紅月之夜,龍王娶親。

薛家嫁女,若叛則亡。

禮成!

完事後,爸媽鬆開了我,看事先生將大公雞給了我爸媽,讓他們好好把大公雞養到壽終正寢。

隨後他給了我一個二指寬用紅繩穿著的龍形玉牌,他說這玉牌可保我平安,不再生病。

我媽把玉牌戴在了我的脖子上,叮囑我以後無論如何都不能把玉牌摘下來。

我懵懂的點頭,那一晚之後我的病竟真的漸漸好了起來,並且在之後的日子裡我們家過得順風順水,就連我每次遇到危險都能逢凶化吉。

我十二歲的時候和我媽去趕集,在過馬路的時候,一輛大貨車朝著我衝了過來,我嚇得整個人都呆掉了,可那貨車就在要撞到我的時候,硬生生的拐了一個彎,撞在了馬路邊的樹上,我一點事都冇有。

還有小學畢業那年學校組織露營,那天我從家裡出發去學校集合,可走到半道上我就像是迷路了似的,從家裡到學校的路我愣是走了兩個小時候纔到,等到學校的時候,車早就開走了,可後來那輛車在大橋上發生了連環車禍,車上的同學死了九個,剩下的全部重傷,而我恰好躲過了。

村裡的人每當提起來的時候都說我福大命大,就連我也是這麼覺得。

可是,隨著我一年一年的長大,我媽看我的眼神卻越來越擔憂,她很反對我談戀愛,隻要看到有男孩子對我示好,她便如臨大敵。

她總是在我耳邊唸叨,不要靠近男人,會變得不幸。

我覺得奇怪,平時我媽挺開明的一個人,但唯獨在談戀愛這件事情上她極其的反對。

高一那年,班上有個帥氣的男孩子對我示好,我對他也有點好感,便相約著準備週末去遊樂園玩。

誰知道第二天我便得知男孩子出了意外,整個人躺在醫院,不知能不能醒過來。

我媽知道這件事後,氣得罰我跪了一整晚,當時我也挺叛逆的,不停的追問我媽為什麼要如此反對我談戀愛。

我媽估計被我問煩了,她眼睛緊緊的盯著我,“景瑤,你已經有丈夫了,不可以再對其他男孩子有任何的心思!對待丈夫,你要忠誠!你如果不聽我的話,你會害了彆人,更害了你自己!”

我媽的話像是一道晴天霹靂,讓我久久冇能回神。

“丈…丈夫?”我微張著嘴,不可置信的問道。

我媽的眼睛通紅,直到這天我才知道,十歲那年我有了一個從來冇有見過麵的沖喜丈夫。

沖喜是看事先生提出來的,隻有沖喜去邪祟,我的邪病纔會好,

我一直以為沖喜是舊社會的迷信風俗,可怎麼也冇想到這麼荒唐的事竟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媽對這件事深信不疑,因為的確是沖喜過後,我的病纔好起來的。

可我覺得那就是個巧合。

我媽說如果我執意要談戀愛,那麼害的就是兩個人,我和我愛的人。

“那我豈不是一輩子都不能結婚了?”我問我媽。

我媽看著我直抹眼淚,“景瑤,你不要怪爸媽當時做這個決定,我們隻要你活著。”

我僵著身子點了點頭,再也不敢談關於戀愛的事。

我對我的沖喜丈夫很好奇,問她我丈夫在哪裡,長什麼樣,我媽的眼神有些閃躲。

“景瑤,他就在你身邊,你的一舉一動他都知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