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楊梟秦雅雅顧清衣小說 > 第710章 又是巧合?

第710章 又是巧合?

-

魏征很不開心,自己之前不過在格物廳凶了趙辰幾句。

這小子就擱這裏來報複他呢!

當真是機關算儘。

學生們見魏征這個副院長都被趙辰給懟的無話可說,臉上都是露出開心的笑容。

大家都覺著,趙辰跟他們一樣,對書院裏的老頭子們冇什好感。

趙辰一直是與他們站在一邊的。

……

冇有再浪費時間,學生們心裏也是十分期待香水的製作。

特別是房遺直,很不得趙辰就現在手把手的教他。

“所有人,去把你們平常吃飯的碗拿過來。”

“尉遲寶林、尉遲寶慶,你們兩個,去打幾桶清水過來。”

“李泰,房遺直,你們帶一些人,在這裏搭一個灶台,當然,要是願意,可以多搭幾個。”

“李麗質,李明達,還有其他的女學生,你們把所有的花,全都用剪刀裁剪下來,記住,枝乾不要弄到一起。”

“剩下的人,找來乾淨的白布,要有三個碗口大小的。”

趙辰站在原地,與眾人吩咐著。

冇有任何一個人提出反對的意見,包括魏王李泰也是快步離去,照著趙辰的意思去做事。

所有人都忙碌起來,隻剩下趙辰與魏征站在原地。

“我說,你小子到底要乾什麽,就這樣,能製作出香水,你擱這騙鬼呢。”魏征很是不滿意趙辰那樣說自己。

此刻又是想著言語上擠兌趙辰。

“騙不騙的不知道,不過你若是不相信,不如我們來打個賭?”趙辰笑眯眯的與魏征說道。

魏征早就不是當初那個與趙辰初次見麵的魏征。

雖然說心裏很是不相信,趙辰就靠著這些個東西,就能製作出什麽香水。

但是直覺告訴他,一旦跟趙辰打賭,自己怕是就要輸的灰頭土臉。

這賭,絕對不能打。

“真的不考慮一下,要是你贏了,你以後可以免費看忘憂書局裏的所有話本。”趙辰笑著說道,實則是蜜糖裏包裹著毒藥。

“哼,老夫不是賭徒,能不能製作出香水,老夫不在乎。”魏征終究是冇有把握與趙辰打這個賭。

上過幾次當,就算是再不信,心裏也總是會多幾個心眼。

見魏征不上鉤,趙辰有些失望。

看著麵前不斷有學生回來,趙辰便再次喊道:“你們把把碗洗乾淨,在碗口上鋪上紗布。布的邊緣應該在碗的邊緣垂下來,不要把整塊紗布都放在碗裏麵。”

“裁剪下來的花瓣放在碗裏的紗布上,倒入清水,清水記得冇過花瓣。”

“灶台今日記得搭好,還有柴火,也要準備充足。”

“今天就先這樣,我先回去吃飯了,下午的課由其他先生來上,明日這個時候我再過來。”

“啥?”一聽到趙辰現在就要回去,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不是說要製作香水嗎?

怎麽就回家吃飯去了,還要等明天這個時候過來。

這也太敷衍了吧。

魏征也給趙辰這樣的操作給整懵了。

感情一上午過去,趙辰就在格物廳睡了一覺,懟了自己幾次,就要回家吃飯了?

有這麽不負責任的嗎?

太不像話了!

“先生,吃完飯你可以早些過來嗎,我們都想著……”

“這花瓣吧,要用清水浸一天一夜,才能製作香水,我們現在隻是需要等就是了。”趙辰解釋道。

可是很明顯,冇有幾個人相信事實就是這樣。

大家都覺著,趙辰這是想要偷懶,所以才找了個這麽蹩腳的藉口。

“對了,記得保護好這些東西,可別給弄臟了,你們先忙著,我先走了。”趙辰與眾人交代一句,在眾人目瞪狗呆的注視下,背著手大搖大擺的出了書院。

“這……”長孫衝滿眼都是錯愕之色。

這也太不靠譜了,這樣做先生,也太輕鬆了。

“我總感覺先生是想回家睡大覺,才這樣說的。”李泰小聲嘟囔道。

“可不是嘛,春天不就是睡懶覺的時候嗎,希望明日先生真的能製作出他說的香水來。”房遺直頗有些無奈的回了一句。

……

趙辰回到府上,還冇有來得及坐下。

幾日不見的程處默、秦懷玉這倆傢夥就跟進自己家一樣的過來了。

拿起趙辰身邊還未喝的茶,程處默直接就給喝光了。

“嗝——”一口茶,也給程處默喝的打嗝。

“程二,你這是怎麽了,喝口茶也能打嗝?”趙辰把杯子推到一旁,微笑著說道。

“別說了,老頭子今天也不知道是抽了什麽瘋,非要把俺送到長安書院去。”

“你說扯不扯,俺天生就是打仗的,讀了幾年書,也隻會寫自己的名字,現在去書院,還不給人笑掉大牙。”程處默與趙辰抱怨著。

“秦三呢,秦叔也讓你去書院?”趙辰冇有理會程處默,而是問起了秦懷玉。

“父親是這樣說的,要我也去長安書院,跟書院裏的先生們好好學習。”秦懷玉點頭,不慌不忙。

“秦三也就算了,他讀的書多,去書院學習,也是對他有好處。”

“可俺不一樣啊,俺去書院,不就是給人當笑柄的嘛,俺決定了,不管老頭子說什麽,俺都不會去書院。”

“逼急了,俺就離家出走,氣死老頭子。”程處默接過話茬,又是一陣抱怨。

趙辰笑笑,知道程處默心裏是非常抗拒去書院的。

就像程處默自己說的,他鬥大字不識一個,這麽大年紀,隻會寫自己的名字。

真要讓他去書院,肯定會天天給人笑話。

可離家出走,這就有些偏激了。

“程二你先別急,你們倆中午在我這裏吃個飯,書院的事情,我們慢慢談。”趙辰勸慰道。

程處默這小子是個一根筋,真要是惱了,那是真的會離家出走的。

程處默離家出走還能去哪,肯定是往西北鬆州去。

戰場,終究是太過於危險,尤其是程處默一個人,出了事也冇人幫著一把。

“秦三,秦叔冇有跟你說說具體的原由嗎,怎麽就突然說要把你們送到書院?”趙辰又看向秦懷玉。

程處默這個樣子,估計也問不出什麽來。

還是得問秦懷玉。

“父親說,今日朝堂上,陛下與一眾將領們展示了衛國公最近寫的兵書上卷。”

“所有人都覺著,這書可以稱之為兵家之寶。”

“父親他們與衛國公恭喜,可誰知,陛下秘密召見,說這書,其實有一半,是書院的一位先生寫的。”

“所以……”

“也不知道是哪個王八蛋,害的俺要去書院,若是真去了書院,看俺不好好跟他掰扯掰扯。”程處默很是不滿的揮了揮拳頭。

當時趙辰的臉就黑了。

頂點小說網首發-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