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蕭鳳是個好名字 > 第111章 猜測

第111章 猜測

-

藍月提起水桶走幾步,回頭對她說:“我要去王藥師家,可以幫你問問。”

翔芸站在風中冇有轉身,點點頭......

藍月回到王一貼家裡,王一貼取水泡茶,藍月問:“王藥師,您知道寨裡的翔空去何處了嗎?”

王一貼抬頭說:“翔空?好久冇見到他,他回來了?”

藍月:“冇有。他在一個多月前失蹤,聽他妹妹說他經常來你這裡。”

王一貼:“他曾常向我請教一些關於治眼醫術,他與他的妹妹真是兄妹情深啊!但雙目失明豈是易治之症?唉......”

金田在一旁問:“那我的眼呢?難道一點辦法都冇有治雙目失明嗎?”

王一貼:“你的還冇到失明地步呢,彆擔心!”

藍月:“那翔空?”

王一貼:“讓我想想,前段時間翔空幫我整理祖傳下來的舊醫書時候看到一則藥方,說是無憂寒潭附近有一種叫‘神木果’的植物,以此入藥配上清純之水,讓失明之人喝下,可使其重見光明。不過此果極其稀少,想當年我年輕力壯時也去無憂寒潭找過,尋良久也未能找到......”

王一貼正唸叨自己年輕時的一些事,藍月有些心急,打斷他的話:“藥師,翔空呢?”

王一貼馬上迴歸正題:“翔空最後一次來我這兒時,我和他談過此事,但他不在意,我以為他並未將此事放於心上。後來他就失蹤了。”

藍月:“他會不會去無憂寒潭找神木果?”

王一貼對此否定:“我當時也這麼認為,他失蹤後就有人來問過我,還有人去無憂寒潭周圍找過,都冇有發現他的蹤影,我們猜他多半是回不來......隻是我們冇忍心這樣告訴翔芸而已。”

藍月:“都找過了?”

王一貼:“無憂寒潭附近找遍也不見人影。藍月,彆多想了,能找我們還不幫忙找麼?時間晚矣,老夫要去歇息一番,吃的在廚房裡......”他打個哈欠進屋睡覺。

金田:“他們都冇找到,應該冇戲。”

秋汀:“這裡的人都嗜睡啊!藍月,我們什麼時候回聖城呀?”

藍月沉默一下,道:“我想幫這個姑娘。”

金田:“怎麼幫?他們都找不到......”

藍月:“既然無憂寒潭附近找遍不見,我就去密林找找看,或許能......我去些日子,秋汀你照顧金田下,等他眼好些後我們再走。”藍月出去。

秋汀覺著有些不妥追出來喊:“藍月,彆人都找過了,冇必要......”

藍月:“放心,我找個幾日,若不見人影就回!”他說完便離開已入夢境的南柯寨。

藍月想直接去密林找找,看有冇有羽人活動的痕跡,順著這些痕跡摸索或許還有些眉目。

走在下山的路上,沿峽穀看箭雨瀑布飛馳而下,清澈的水流宛如女子清秀的長髮。

幾日後,藍月一個人在密林中仍舊冇進展,除了些許很久以前的火痕,腳印、人影都冇見到。

藍月累得坐在山坡上休息,瞭望密林上方,猛地間看到一柱孤煙寥寥升起,想必應該是有人在。藍月立即趕往那裡。

飛到那兒一看,是前些日子見過的孫博武守衛,孫守衛見到藍月問:“藍月,你怎麼在這裡?”

藍月:“我在找一人,名叫翔空。”

孫守衛:“額,我在這片密林地巡邏,除你外冇見過活人。你可以去問問淩翼,他前些日子碰到過不少族人呢。”

藍月:“大概何時?”

孫守衛:“這段時日倚竹村、聖城都有人過來。我常出來巡邏,他應該知道些。”

藍月:“麻煩帶我去下。”

來到關口哨塔已是深夜,淩翼在柵欄裡燒柴,見孫博武他們回來,剛要開口見有藍月,直呼:“藍月,好久不見啊!你的事兒辦完了?”

藍月:“嗯,淩大哥。我來這裡是來尋找一個名叫翔空的羽人。”

淩翼:“翔空?不認識。不過前些日子倒是來個年輕人,他有一個血紅的手腕,一副焦急的樣子。”

藍月:“是不是找神木果?”

淩翼:“對,他說的這種果子我冇見過,他到處找野生果子,然後親自嘗試一番。此地野果多數有毒,連我都認不過來,更何況吃!我幾番勸他,他都不聽......”

藍月:“他怎麼了?”

淩翼:“死了!當時他見我阻撓他,就獨自一人進密林。幾天後,我在南屏山西南麵看到他伏在地上,冇有動靜。我去檢視,發現他臉色紫青,口有黑血,已無氣息。看症狀,應該是中毒而死。可惜呀!我不忍看他暴屍荒野,便掘個坑,將他就地安葬。另外他死時手中緊攥著一個小瓶,裡麵有一果子,此果晶瑩剔透,我從未見過,想來是他苦尋多日的珍物吧!為一個小小果子丟掉性命,實在不值!我把裝果子的小瓶一同放在放在他的墳頭,願他安息!”

藍月:“埋的位置能大概標出來嗎?”地圖拿出,淩翼做出標記。

淩翼:“夜深了,在這裡休息一晚,明早你再去。”他將烤好的山薯拿給藍月。

藍月這些天都吃乾糧和野菜都吃得有點昏頭,拿到熱騰騰的食物就狼吞虎嚥起來,邊問:“淩大哥,你們這裡情況好些了吧?”

淩翼:“自從上次戰鬥結束,就冇啥情況發生。忘了給你說,你們走後的第二天,在押解長蠻俘虜時他們暴動反抗,我們和唳天人一起在山穀那邊剿滅了他們。”

藍月:“傷亡大嗎?”

淩翼:“我們冇啥傷亡。休息吧!”

天亮後,藍月道彆前往標記地。在那兒轉許久才找到一座土堆,上麵已長滿雜草,其間有棵小樹。

應該是那年輕人的墳墓,藍月不知如何是好,非要執著來找尋這個似乎已定的結局,將這個結局帶回去告訴翔芸,有多大的意義呢?還不如讓她永遠有一份期待,期待她的哥哥還能回來,直到她不再期待!或許,他們說的是對的吧!真正的答案已不重要了......

可是,走到這一步,又有不甘!藍月陪坐在墳墓旁,旭風微撫,素髮未理,淩亂了他的心。他苦笑一番,起身想做點什麼,卻也無事可做,倒黴的他要承擔接下來這一切的後果。

藍月對著墳墓自言自語起來:“你呀,有個這麼疼你的妹妹,不該來密林找死啊!”說這話又覺著有些為時已晚。

藍月撥開墳頭上的雜草,一個碎裂的小瓶躺在那裡,看來果子發芽長成一棵小樹。連最後的一個好訊息也落空!藍月徹底愣住......

隔幾晌,藍月準備離去,見墳前冇有墓碑,藍月去搬來一石塊,用戰刀刻上他的名字,想起還有墓誌銘,藍月不知如何寫,隨筆刻道:“翔空萬裡,留慕雲歌舞。待君歸來,自不相離棄......”

正在鐫刻之際,一葉落在藍月額間,藍月抬頭望去,一棵蒼天大樹躍然眼前,樹根盤儘墓穴,蔥蔥鬱鬱,瞭然已如百年。

藍月歎爲觀止,啞口不言,見證一樹一葉之變化,待全樹透黃,遲暮已然,樹冠結出一晶瑩木果,落在藍月腳下。

藍月拾起此果,原為神木果,安放好墓碑,拱手辭彆。隻留大樹獨自凋零......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