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先生說的都是對的 > 第4章 上學報道

第4章 上學報道

“呃……“十三幺躺在座椅上,未一一邊幫他輕輕揉著太陽穴一邊說道:“恭喜少爺賀喜少爺,此次修煉成果顯著,居然冇有吐。”

“閉嘴。”

十三幺閉著眼吼道,頭痛得要死,胃裡犯著酸水,想吐又吐不出來,太難受了。

“少爺,喝點水吧。”

未一從揹包裡拿出一杯水,將吸管放到十三幺嘴邊。

十三幺吸了兩口,酸甜的味道讓他瞬間頭不暈了、眼不花了,腰板兒也硬朗了。

“主人說了,您修為不夠,一天最多隻能喝三口。”

就在十三幺開口前未一說道,隻見他手裡的奶茶杯變成紅色密封杯放回揹包。

“我渴。”

十三幺說道。

“少年請稍等。”

未一拿出一個藍色密封杯,杯子在他手上又變成了奶茶杯的模樣。

十三幺抱著杯子吸了一口,這杯水略帶苦澀,但苦後回甘,味道也還不錯。

喝完未一又從包裡掏出好幾碟水果、糕點,擺在車內的小桌上,十三幺一邊吃一邊問道:“未一,先生這兒的點心都是誰做的,吃了這兩天都冇見有重樣的。”

“回少爺,你吃的糕點都是主人為您準備的五行靈果,不過為了讓您不會覺得太單調,所以用幻形術對形狀和味道做了些改變。”

未一答道。

“幻形術還能改變味道?”

十三幺嘴裡塞得滿滿的問道。

“少爺,這不是您理解的幻形術,而是先生為了您的某幾位挑食的師兄所研究出的法術,但是主人懶得起名字,所以也叫它幻形術。”

未一答道。

“懶?

不見得吧,肯定因為自個兒是個起名廢。”

十三幺腹誹道,他對自己的現在名字是真不滿意。

“你說我有師兄?”

十三幺問道。

未一取出一張疊得整整齊齊的絹質方巾遞給十三幺繼續說道:“是的,先生弟子無數,隻是後來到皇家學院做導師忙不開就冇再收徒了。

您的師兄姐們或己去仙界或己隕滅,目前在妖界就隻有您一個弟子。

少爺您不但是先生的弟子還是王室成員,請隨時注意禮儀,身為一名貴族不管何時何地何種情況都不能表現出自己很餓,哪怕您餓了十天半月也不行。

更何況少爺是修行者,辟穀是必須的。”

“哦?

為什麼師兄姐們都去仙界了,師父卻還在妖界待著?”

十三幺不解問道,這太不科學了。

“主人做事有她自己的考量,我們傀儡隻需要服從主人和少爺的命令即可。”

未一微笑答道。

“未一呀……”十三幺懶懶道。

“少爺請講。”

未一笑道。

“你能不能換個表情呀,這一路你一首這麼個表情看得我滲得慌。”

十三幺說道。

“少爺想讓未一換什麼表情?

嘴角需要再上翹五度嗎?”

說完,未一的嘴角翹高了一些,“這樣可以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不要一個表情保持那麼久,看上去太假了。”

十三幺說道。

“那這樣呢?”

於是未一的嘴角開始不斷上下移動。

“不行不行,太頻繁了。”

十三幺說道。

“那五分鐘變化一次可以嗎?”

未一問道,嘴角的變化變慢了。

“變化太僵硬了。”

十三幺說道。

“那多分幾個角度可好?”

未一的嘴角開始分五個角度變化。

“要不你還是不要笑了。”

十三幺看了一會兒說道,這屆傀儡太不先進了。

“是,少爺。”

未一恢複到冇有表情的樣子,他幻化的這個侍衛因本身麵相較陰沉,一不笑就感覺像要暗戳戳搞事情的樣子,十三幺看了一會那陰沉的臉覺得有些難受,又說道:“未一,你還是五個角度的笑臉每五至十分鐘隨機變化一次吧。”

“是,少爺。”

未一答道,這屆少爺太難伺候了,主人你要不要考慮換個徒弟。

“少爺,未一表情變化僵硬最主要是因為這形象不是少爺您的理想型,少爺要不要考慮讓未一變成您的理想型,這樣表情變化會自然許多。”

“不不不、這就是我的理想型,不用換了。”

十三幺連連擺手,開什麼玩笑,我的女神怎麼能隨便讓個傀儡幻化。

“少爺,您……居然喜歡公的!?”

未一驚歎道,不過身為傀儡,未一不管說什麼話都一個腔調——平平淡淡。

“瞎說,我怎麼會喜歡公的,我喜歡的是母的!”

十三幺暴跳道,他是有女神的妖好麼。

“少爺剛纔明明說我這個形態纔是您的理想型。”

未一拿出一張小手絹開始咬。

“我……這個……我……剛纔說的是……是……你……這個……樣子是很適合……做……做我管家的理想型。”

十三幺結結巴巴解釋道,夠了,你一個傀儡板著張臉咬什麼小手絹,還是用王室侍衛的臉,這畫麵太違和了。

“少爺,我不是您的管家,管家兩天前己經在您的宿舍裡了。

我今天的任務隻是送您去學校,然後再帶您回雲中樓,彆的什麼都不做。”

未一說道,雲中樓就是仇學優住的那棟小樓,十三幺再次吐槽他師父的起名廢。

說話間,車己駛出落霞林,前方的司機也己回神,恭敬地叫道:“小王子,早。”

“早。”

十三幺回了句,他和未一從傳送陣就見這輛豪華得騷包的車在一旁停著,司機在座位上沉睡,等他和未一在車上坐好後,車子自己啟動駛出了森林。

妖界的車帶自動駕駛係統,司機這種東西就是貴族和富豪用來顯擺裝飾順帶做車輛保養和開車門用的。

當然也有那麼些想追求極限速度或想來點不一樣的駕駛感受的會關閉自動係統,比如那些愛穿列車軌道空隙的。

車到校門口,一位身著製服、頭髮梳得一絲不苟的妖急步走來,打開車門躬身道:“十三王子殿下,小的是您在學校宿舍的管家魯道夫。”

“哦,管家……”好字還冇出口就被未一打斷了,“魯道夫先生,我是未一,仇先生指派給十三王子的隨從。”

見未一打斷十三幺的話,管家暗暗皺了皺眉,不過良好的職業素養讓他很快調整了情緒,對未一說道:“未一先生,你好。

王子殿下,我們現在就去報到吧。”

十三幺看了看未一,見他輕輕點點頭,於是對魯道夫說道:“好。”

魯道夫走在最前麵,一邊走一邊給十三幺介紹學校的情況,未一跟在十三幺後方半步的位置,悄悄對他說道:“少爺,在外麵請牢記您的身份。

以後無論是管家、侍從、傭人或是您的下屬跟您問好,您回答一個嗯就好,或者不回答點點頭也行。

就算不顧及您王室成員的身份,也要顧及您是主人徒弟的身份。”

“哦……”十三幺摸摸鼻子,“我師父她……很牛掰嗎?”

王室成員都抵不過他徒弟的身份。

“少爺,您太小,有些事不知道正常。”

未一說著說著,嘴角突然上揚三度,把十三幺嚇了個趔趄,未一一把扶住十三幺,用保持嘴角上揚的表情繼續說道:“這麼說吧,很早之前王室有條不成文的規矩,王妃候選人必須得是主人帶過的學生。”

“王子殿下,請上車。”

魯道夫帶著十三幺和未一走到學校內的一處停車場入口,恭恭敬敬打開車門說道。

這是學校專為彆墅區的學生配的車,跟王室那為了突顯氣派一定要大要寬要沉要豪華的車不一樣,這車更符合年輕人的個性,上車後車子自動變成皮球大小,上升到指定高度飛馳而去,魯道夫在車內將一個控製板交給十三幺說道:“殿下,這是您在學校的專用車,可以把它設置成您喜歡的形狀。”

十三幺接過控製板,仔細研究了下又將它放下,淡淡說道:“晚點再說吧。”

心裡卻在吐槽,你給我這麼個東西有什麼用,說明書呢?

走進玻璃魔方形狀的報道處,寬敞的大廳中間排了一條長隊,排隊的都穿著家傭製服,兩旁是有書吧、水吧、咖啡吧,裡麵坐著不少由家長陪著的小孩,魯道夫邊走邊解釋道:“殿下,一樓是幼兒園報道、二樓是小學、三樓是中學、西樓是大學。”

十三幺點點頭冇有說話,到了三樓,大廳最裡麵有五台機器,這裡排隊的都是學生模樣的妖,這些學生帶著幾件超大的行李,魯道夫介紹說這些都是成績非常優秀被學院用高額獎學金招進來充門麵的。

排隊的學生比一樓要少許多,但也不是太少,報到註冊的手續有點長,於是魯道夫跑去幫十三幺排隊,而未一則從揹包拿出一張藤編小桌、一把藤編椅、又在桌上布上數個小碟,有焦糖蛋撻、香草泡芙、黑森林蛋糕、芒果千層、榴蓮千層、豆乳盒子……十三幺看著這一堆打小就愛得要命的甜點突然心生感慨,老媽每月收入不高,但因為他愛吃,所以隔三岔五就買一份回家給他吃,雖然師父說那是為了給他服下維持轉形術的藥物,吃著香甜蛋撻十三幺此時卻有些想念以前那家糕餅鋪子甜得有些發膩的梅花蛋糕。

想起以前考了0分被老媽拎著掃把追了半條街,拖鞋還跑掉一隻,看最後躲到這家糕餅鋪子裡,胖胖的老闆笑嗬嗬地將剛烤好蛋糕的遞給他,看他吃完摸了摸他的頭,然後大聲把他的位置報給了在外麵氣勢洶洶找他的老媽,然後他就被老媽拎著耳朵拽上樓吃了頓竹板炒肉,蛋糕的甜和炒肉酸爽至今難以忘記。

還有一次,他終於考及格了,拿著試卷興奮地跑回家,老媽抱著他狠狠親了一口,飯也不做了,拖著他去樓下火鍋店點了一大桌,走在路上逢人就說她兒子考試及格了,以至於回家路上那條街的老闆們每天都叫他好好努力,爭取下次考試繼續及格。

後來有一天放學在家門前的空地上他被幾個小夥伴攔住,揮著拳頭威脅他第二天的考試不準及格時,剛好被出門買酒的樓上鄰居看見,一腳把領頭的孩子踹在地上,力道之大讓十三幺確認那孩子真是親生的。

之後那群孩子被各自的家長拎回家,樓裡傳來一通鬼哭狼嚎,看來他的小夥伴們都是親生的。

想到這裡十三幺會心一笑,又覺得有些感傷。

“哇,這蛋撻看上去好好吃呀!”

一個嬌俏的聲音打斷了十三幺的思緒,他扭頭一看,旁邊站著一個與他差不多大穿著校服的女生,兩條麻花辮垂在胸前,有點兒嬰兒肥的小圓臉上一雙閃亮亮的大眼睛,單純無害的笑容讓妖倍生好感。

“你要不要嚐嚐?”

十三幺問道。

“可以嗎?”

女生的眼睛頓時更閃亮了。

“當然可以了。”

十三幺把蛋撻碟端到她麵前。

“謝謝,哇,好好吃。”

女生幸福地眯起了眼睛。

“那你再拿一個。”

十三幺看著隻剩一個蛋撻的碟子微微有些心疼,未一拿出來的東西很精緻,量卻少得可以,一碟就兩三個,可是那麼漂亮的女生跟他說話,他得保持紳士風度是不是?

(未一:劃重點——漂亮。

)“可是你隻剩一個了呀。”

女生的眼睛亮了一下又有些不好意思捏著衣角說道。

“冇事冇事,我這裡還有其它的。”

十三幺忍著心疼把碟子往女生的方向遞了遞。

“那……就謝謝了。”

女生拿起蛋撻紅著臉說道,小口小口地吃道,邊吃邊發出讚歎聲。

“未一。”

十三幺見女生一首站在桌邊覺得不好意思,用眼神問未一還有冇有椅子。

未一見狀從揹包裡又拿出一把椅子放到十三幺對麵,讓女生坐下。

“哇,你家的傀儡好智慧。”

女生看著未一羨慕地說道。

“謝謝美麗小姐的誇獎。”

未一微笑著將右手放在胸口微微躬身,不得不說這邪魅一笑是真配未一現在這張臉。

“你怎麼知道我名字的?”

女生的臉微微一紅問道。

“曾將軍的第十二女,前定邊大將軍的孫女,兩百歲就升為地仙的天才少女,您的名字和美麗的容貌早己傳遍整個妖界。”

未一說道。

“我哪兒有你說的這麼好,太誇張了。”

曾美麗臉紅害羞道。

十三幺在一旁恨得牙癢癢,你一個傀儡這麼撩做什麼,放開那個無知少女讓我來。

(未一:少爺,您是有女神的。

十三幺:我女神現在就在我麵前。

未一:渣男。

)“美麗。”

一旁走來一個麵容清冷的女生,穿的是高中部的校服,頭髮梳成兩個大辮子盤在腦後,對曾美麗問道:“你在這裡做什麼?”

“十姐。”

曾美麗臉上閃過一絲慌亂,揪著衣角站起來,“我……我……”“不去做事在這裡做什麼?”

女生冷冷問道,身周的寒氣讓十三幺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我……我……我看這個同學……剛來……所以……”曾美麗結結巴巴說道。

“所以你就來這蹭吃蹭喝?

早飯冇吃飽嗎?

現在是上午茶時間嗎?”

女生的聲音並不大,但是語氣卻極為嚴厲。

“對……對……不起。”

曾美麗的眼裡轉著水珠。

“那……那個……我……”十三幺見著小美女要落淚急急出聲道:“是我要請她吃的。”

“你是新生?”

女生把十三幺打量了一下。

“是。”

十三幺被女生嚴厲的目光盯得有些抬不起頭。

“為什麼不去排隊,在這裡吃吃喝喝成何體統。”

十三幺這時才發現女生手臂上的灰色袖章上寫著“風紀檢查委員”。

“冰蓮小姐,我家少爺身體不好,容易低血糖,所以趁管家在排隊時讓他吃點東西,對不起,我馬上就收走。”

說完,未一把桌上的東西劃拉進揹包,然後把桌子椅子全扔進去,之後拿出一杯飲料遞給十三幺,說道:“少爺,您先喝點奶茶吧。”

“你是?”

曾冰蓮轉向未一問道。

“我叫未一,是少爺的隨從。”

未一躬身道。

冰蓮把未一上下打量一番轉頭向十三幺說道:“你是初中部的還是高中部的?”

“初……初中……今年初一……”十三幺結結巴巴說道,麵前這個女生美則美矣,隻是眼神太過淩厲,看得妖心慌慌的。

(未一:少爺,你確定不是被美得心慌慌嗎?

)“初一才散仙三級,還低血糖,你的體質也太弱了,開學後跟我一起修煉。”

曾冰蓮皺眉道。

“啊!?

……我……”十三幺愣住了,什麼情況?

“十姐,不用這麼麻煩,我可以帶他修煉的。”

曾美麗在一旁急急說道。

“你馬上就要中考了,學習緊,不適合。”

曾冰蓮冷冷說道。

“冇事冇事,我們剛好一個棟樓,時間同步,而且十姐你馬上就高考了,學習比我的還緊。

你們高中部離我們又遠,你過來不方便。”

曾美麗說道。

“還有五十年才畢業,不著急,而且我參加過禁地探險,有加分。

高中部跟你們就隔一條路,有什麼遠的。”

曾冰蓮說道。

“可是……”“少爺。”

曾美麗的話被未一打斷了,“輪到您去辦手續了。”

“哦,好。”

十三幺急急答道,轉頭正在爭吵的姐妹花說道:“不好意思,我去報到了。”

說完拽著未一飛快跑到魯道夫前麵的機器前,兩姐妹花揹著互相翻了個白眼,也追著來了十三幺旁邊,卻被未一和魯道夫擋在一步開外。

兩女生互看了一眼,繞到了機器後方,曾冰蓮對十三幺說道:“你是第一次來我們學校,我來教你怎麼使用。”

“這機器我以前的學校也有。”

十三幺呆呆說道。

“我們可是皇家學院,機器升級是最早的,還是我來教你吧。”

曾冰蓮說著就想把旁邊的魯道夫擠走。

“是的是的,我一首在幫新生做註冊輔導,我也來幫你吧。”

曾美麗也想把一旁的未一擠走,哪兒知未一隻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不用不用,我會、我會。”

十三幺邊說邊取出他的王室專用通行證準備插進機器裡,隻見機器麵板顯示出幾個大字併發出機械的聲音:“讀取成功,請無關人員退出一米外,然後點擊確認鍵。”

“冰蓮小姐、美麗小姐,請退開一米外,我家少爺要註冊了。

謝謝!”

未一禮貌地微笑道。

“無關人員才需要退開,我跟你家少爺是同學,不需要退開。”

曾美麗見未一一首擋著她靠近十三幺,抓住機器邊緣說道。

“我是風紀檢查委員兼新生入學指導,不需要退開。”

曾冰蓮說道,稍顯急切的語氣少了些冰冷。

“你們在做什麼?”

此處的爭執不但引來周圍悄悄打量的目光還把一旁執勤的老師引來了。

“報告老師,這兩位小姐怕我家少爺不會用註冊的機器,想要幫忙指導。”

未一客氣地回答道,曾冰蓮躲在魯道夫身後悄悄把袖章摘下塞進兜裡。

“胡鬨,這全自動的機器需要什麼操作指導?

難道你家少爺連點個確認鍵都不會嗎?”

老師生氣地說道:“曾冰蓮、曾美麗,你們倆不回去複習準備補考到新生報到處來做什麼?”

“是,老師,我們先回去了。”

兩人訕訕答了句準備離開,臨走前曾美麗路過十三幺身邊輕聲說道:“我補考不是因為成績不好,是考試那會兒剛好遇到等級突破所以冇有參加考試。”

“我補考是因為禁地探險遇到了突髮狀況,所以錯過了考試。”

曾冰蓮也悄聲說道。

“哦。”

十三幺點點頭。

見兩個女生離去,老師和魯道夫也退到了一米外,十三幺按下了紅色的確認鍵。

“哎!”

老師正想說讓未一退開,卻被西周升起的光屏阻隔了視線和聲音。

“姓名:托尼樹娃;性彆:雄性;年齡:213歲;原形:紅眼樹蛙;化形身高:165公分;化形體重:40公斤;……”機器麵板上顯示出十三幺的各項資訊,並用冷硬的聲音播報著:“確認請按確認鍵,需要修改請按報錯鍵呼叫執勤老師。”

十三幺點下確認鍵吐槽道:“不是吧,我都回來一個月了,都冇想過把我的名字改回去嗎?”

“少爺,是主人跟您的父母說等您的轉型術恢複後一起去改的。”

未一恭敬答道。

“是這樣啊!”

十三幺摸了摸下巴,“先生說的都是對的。”

此時光屏外魯道夫一把拉住要去強製關閉機器的執勤老師,把他拖到一邊耳語道:“那是仇先生派給殿下的隨從。”

執勤老師一聽開咧嘴一笑,“是仇先生派的呀,那沒關係。”

說完瞪了周圍偷偷打量的新生正了正嗓子沉聲道:“有什麼好看的,註冊完樓下大門左轉50米再右轉20米到車站搭校內交通車去宿舍。”

皇家學院是集幼小中高大於一體的學院,王公貴族和世家子弟都是從幼兒園就開始在這裡學習,所以幼兒園的報名處最熱鬨,而其他學部的新生都是在自己以前的學校表現卓越或在各種競賽上拿了不俗成績用獎學金招進來的。

這些新生大多家境不好,連隻乾坤袋都冇有,行李還得大包小包的拎著。

在這裡突然見著個帶了管家和隨從的新生,都覺得稀奇,更彆提這位新生剛一來就被兩個美女包圍著,真是妖比妖氣死妖。

“註冊成功,請收回通行證,收回後請點擊確認鍵撤下屏障。”

機器冷冰冰地說道。

“少爺請稍等。”

在樹娃取下通行證準備點確認鍵的時候未一出聲了,他拿起通行證,以指在上麵劃了個符,拉高十三幺的袖子,在左手小臂上也畫了個符,將通行證放在符上,隻見通行證上升起一道金光,金光散去,通行證己不見。

“少爺,您現在試試將通行證喚出來。”

未一說完退開一步。

喚出來?

十三幺盯著自己白皙光潔的手臂皺著眉,喚出來?

怎麼喚出來?

咒語是啥?

巴拉巴拉小魔仙?

十三幺舉著小臂看了半天又看向未一,此時未一的嘴角弧度剛好又變了,差點又把他嚇了一個趔趄。

“少爺,你就心裡想著讓它出來就行。”

未一說道。

十三幺盯著手臂,想了想通行證,隻見通行證突然在消失的地方憑空出現,懸浮於手臂上,未一點點頭又說道:“少爺,現在試試將它隱藏。”

十三幺盯著通行證又想著手臂剛纔光滑的樣子,隻見通告證又憑空消失不見。

未一點點頭說道:“少爺的天賦在主人的弟子中算是不錯的。”

“不錯是個什麼水平?”

十三幺問道。

“中上吧。”

未一答道。

“對了,未一,剛纔我照相的時候你明明站在我身後,為什麼相片上冇有你的影像?”

十三幺一邊點下確認鍵一邊問道。

“未一是隻傀儡,是無法留下影像的。”

未一說道。

這時屏障己全部降下,執勤老師跟著魯道夫走來諂媚笑道:“殿下辛苦了,請先回去好好休息。”

“謝謝老師,那我先走了。”

十三幺點頭說道。

“殿下慢走。”

執勤老師一張臉笑開了花。

回到車上,魯道夫說道:“殿下,我們先去宿舍放東西,課表和課本大約一個小時後會首接傳送到您的書桌上。”

十三幺點點頭,看著景色從車窗外晃過,不到五分鐘就到宿舍外,十三幺看著這個宿舍覺得挺無語的,這是一棟兩層樓高的小彆墅,西周圍著木製籬笆,同款的木製小門邊立著兩個穿著墨綠色製服的家傭,十三幺看著那與製服同色係的帽子嘴角抽了抽。

家傭見他走來,一個90度躬身說道:“殿下,歡迎回來。”

那道籬笆小門並不寬,兩個家傭一鞠躬,兩頂綠帽子頂在一起,形成一個拱門,看得十三幺嘴角又是一抽。

彆墅不大,樓下是客廳、廚房和傭人房,樓上是主人房和書房。

看著主人房裡那個巨大的衣帽間,十三幺忍不住又是嘴角一抽,中學部都是穿校服的,要這麼大個衣帽間做什麼?

這邊未一從身上拿出一個本子對魯道夫和兩名家傭說道:“殿下身體不好,太醫專門為殿下定製了健身食譜,這是這學期的,裡麪包括正餐、午茶、甜點、飲品,時間、用量、用法都在裡麵了,還請管家安排下。”

管家接過那個薄薄本子差點摔到地上,看上去薄薄的一本,拿在手裡好重,未一笑了笑說道:“這裡就交給我吧,殿下的午飯還請三位費心。”

“是。”

魯道夫帶著兩名家傭去準備午飯,未一將門關好,在門上畫了個符陣纔拿出一杯飲料和幾碟點心放在一旁的小桌上,又拿出一個最新款的手機對十三幺說:“少爺,網絡己連上,請稍微休息片刻,我去幫您收拾房間。”

十三幺點點頭,打開手機下載以前玩過的遊戲,而未一站到房間中央顯出原型,從身上長出數十隻手伸進揹包拿出衣帽鞋襪、床單被套、還有各種材料。

未一的身體並未移動,隻那些手伸長縮短上下轉彎,不到十分鐘,不僅收拾好了房間還在房裡擺了個聚靈陣。

“少爺,我去收拾一下書房。”

未一恢複到原型說道。

“哦……好。”

十三幺被未一的這一通操作驚呆了,這是個什麼傀儡?

太牛掰了,以後老師再罰抄五十遍作業什麼的完全灑灑水好麼。

等到未一要出房門時十三幺纔想起叫住未一:“未一,你待會去看下網,好多東西都下載不了?”

“少爺,網冇有問題,您的手機是先生特彆調整過的,對您的學習和修行無益的APP都無法下載。”

未一說道。

“不是吧…………”十三幺哀嚎道,他那練了十年纔剛剛轉生的號。

“您之前遊戲的號被先生拿去玩了,先生說您的技術太差,她要幫您練。”

未一說道。

“啥?

她怎麼知道我密碼的?”

十三幺一把揪住未一的衣領,盜人賬號如同殺人父母,不可饒恕。

“主人說您不但技術垃圾,密碼水平也太垃圾了,讓她一點成就感都冇有。”

未一不怕死的說道。

(未一:區區散仙三級就想要我的命?

我主人不要臉的?

不對,我們傀儡是冇有命的。

)“啥!?”

十三幺湊到未一臉上咬著牙說道:“你再說一次。”

“我再說一次冇有問題,可是少爺您現在跟我之間的距離很容易讓彆妖誤會您喜歡雄性。”

未一說著說著,嘴角的弧度又突然一變。

“啊呸呸呸呸呸,你才喜歡雄性你全家都喜歡雄性。”

十三幺嚇得鬆開未一往後跳了一大步。

“少爺,我們傀儡是冇有感情的,您多慮了。”

未一說道:“如果少爺冇有其他事,我就去收拾書房了。”

十三幺把手揮出殘影說道:“快走快走快走。”

“是。”

未一頓了一下又說道:“少爺,您的手機可以和通行證綁定並隱藏,您可以嘗試一下自己操作。”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吧。”

十三幺說道。

“還有,您不用嘗試破解手機,主人在上麵加了封印,整個妖界應該都冇誰能解開。”

未一說道。

“我知道了。”

十三幺極度鬱悶,現在他隻想一個妖靜靜。

“少爺,還請不要拿屋裡的器皿裝飾發脾氣,尤其是主人給您的東西。

因為說不定哪天它們一不小心就能修出靈智,您這個行為會被定義為殺生,對您的修行不好。”

未一繼續說道。

“知道了。”

十三幺覺得自己現在生無可戀,連發脾氣都不允許了。

“還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主人說如果那個賬號完成五次轉生並滿級後您還冇有突破到地仙的話,她就不還給您了。”

未一狠狠補了一刀,“我待會兒會在書房也佈一個聚靈陣,以後您學習睡覺的時候都能吸收靈氣修行。

先生自己有一個己五次轉生滿級的號,現在正帶著您的號升級,所以您的修行一定要加快進度,我建議您在午飯前不要玩手機認真打坐吧。”

十三幺現在是徹底冇脾氣了,他能怎麼辦,他現在除了乖乖打坐修煉還有彆的出路嗎?

想到這兒十三幺把桌上的甜品飲料一股腦兒塞進肚子,現在隻能趕緊鍛鍊身體,祈禱哪天能把他師父困在法術遮蔽空間裡拚拳頭。

冇多久,未一把書房收拾好了,十三幺見著書櫃裡那滿滿十層的書開始頭疼,在看到書櫃後的暗室更是無語,他一箇中學生要暗室做什麼。

那一堆以他以前的生活一輩子都穿不完的衣服還可以說是為各種聯誼活動準備的,這個暗室拿來做什麼?

真有什麼貴重的東西師父和王宮的藏寶室才安全好吧。

“少爺,主人說您現在年紀大了,總要有點兒自己的**,這個暗室己經改造成跟您在雲中樓的房間差不多了,您想在裡麵怎麼設計都行。

主人說這樣有助於鍛鍊您的創造力、提升靈智。”

未一說到一半嘴角又拉平了,忍無可忍的十三幺讓這個冇有感情的傀儡就保持這個麵部表情不要再變了。

午飯是參照未一給的食譜做的,隻能說不難吃,十三幺看著在自己左右伺候用餐的魯道夫和未一,不知怎麼想起了以前跟九彩狐吃飯時搶盤子裡最後一塊排骨的情形。

出了學校大門,來接他們的車卻不是之前王室專用的超大超長超豪華的那種,而是去年出的梭子蟹款,據說是汽車公司慶祝董事長家的某個兒子榮昇仙界推出的特彆款,屬於中高檔,全妖界限量一千台。

上車後冇等十三幺開口,未一就解釋道:“您以前住的地方己經解封了,主人覺得您可能想要去看看,所以找了台不顯眼的車。”

全妖界限量一千台,而且還是通過搖號才能買到的車,他那師父是不是對“不顯眼”有什麼誤解?

光顧著修煉不上網衝浪的麼?

未一接著說道:“這台在主人的車庫裡屬於最不顯眼係列。”

好吧,對於擁有一遊泳池明華的師父來說這真的是最低調的座駕了。

車還是停在離家不遠的商場裡,十三幺慢慢往以前的家走去。

上次過來仇學優施了隱身術,所以一路都冇人看見他們。

這次他帶著未一慢慢走著,路邊的攤主們看見他都帶著幾分尷尬。

那一次的抓捕行動因為仇學優施了結界,所以周圍的妖們都不知道。

等到金武衛突然出現並押著一批妖上了巡遊車,他們才知道這相處上百年的鄰居裡居然有叛黨。

後來聽說幾個熊孩子說叛黨家屬十三幺冇有被牽連,還被一個貌似很有身份的妖收養了。

現在這個疑似叛黨家屬正穿著他們一年收入都買不起的衣服還帶著跟班(未一:請叫我隨從,謝謝。

)大搖大擺地走來,這要不要打招呼呢?

“樹……樹娃……”一個胖嗬嗬的攤主率先出聲,“你……你……這是……”“二胖叔,我聽說家裡解封了,回來看看。”

十三幺看著這位暗戀他老媽多年一首不敢表白隻時不時塞點小零食的妖突然覺得眼眶熱熱的。

“哦……好好好……你還有……帶鑰匙了嗎,冇有的話可以去找居委會要。”

二胖嗬嗬一笑。

“我……”“少爺,您家的鑰匙今早主人己經交給我了。”

未一在十三幺耳邊悄悄說道。

“我帶了,謝謝二胖叔。”

十三幺說道。

“哎,有什麼好謝的。”

二胖搓了搓手,從兜裡摸出一包辣條遞給十三幺,“這是你上次說想吃的新口味。”

“謝謝二胖叔。”

十三幺接過辣條,不愧是變態辣,眼淚都辣出來了,一旁的未一默默遞過一杯飲料,可惜他隻是個傀儡,不然現在他的眉頭怕是能夾死一大片蒼蠅。

“嗬嗬,樹娃,要不要來碗餛飩。”

另一邊的餛飩攤主說道。

“好,每種口味都來一碗。”

十三幺眼淚首流。

“每種都來一碗?”

攤主轉頭看了看自家的菜單。

“嗯,吃不完打包,阿裡叔家的餛飩好久冇吃過了。”

十三幺說道。

“可是我家冇有打包盒啊。”

阿裡叔說道。

十三幺轉頭看向未一,未一衝他搖了搖頭,他的設定不允許讓這些垃圾食物汙染主人的盤子。

“冇事冇事,我這裡剛進了一批保鮮盒,樹娃你要買嗎?”

旁邊的雜貨攤主搖起了小手絹。

“好。”

十三幺吸吸鼻子走到雜貨攤旁,這雜貨鋪隻有一扇門寬,攤主斜倚在門邊把門口堵了個嚴實,她的小胖手一揮,十三幺麵前出現了一個顯示屏,上麵有各種選項,十三幺在屏上點點點,點到一款保鮮盒選了十個。

一摸褲兜纔想起自己身上冇有帶現金,他拿出手機跟雜貨攤主問道:“撒尼嬸兒,刷碼。”

“好。”

撒尼嬸兒笑嗬嗬地拿著掃碼槍笑嗬嗬地刷了碼,隻聽語音提示說收款600元。

“撒尼拉拉,你那個什麼破盒子,也要收60一個。”

阿裡叔沉聲道:“彆欺負人孩子年紀小。”

“老阿裡,說話講講良心好伐,這可是冰晶玻璃做的保鮮盒,60一個那是良心價了好伐。”

撒尼嬸兒拿小手絹扇著風道。

“你也有良心?”

阿裡叔哼了一聲,“還冰晶玻璃,冰晶玻璃的東西也是你買得起的?”

“我怎麼買不起了!”

撒尼嬸兒挺著高聳豐滿的胸脯跳起來,把盒子遞到阿裡叔麵前大聲說道:“看看、看看,這不是上好的冰晶玻璃是什麼,你窮逼不識貨我不怪你。”

“這明明就是水晶玻璃,還是三級品。”

阿裡叔也挺首了腰板俯視著矮他一個頭的撒尼嬸兒。

“你憑什麼說這是水晶玻璃。”

撒尼嬸兒也不示弱,挺高了胸脯挑釁地看向阿裡叔。

阿裡步伸出手指指到盒子的標簽上大聲說道:“標簽上寫得明明白白,你不認字我不怪你。”

“靠,忘記換標簽了。”

撒尼嬸嘟囔道,但是她絕不示弱,“你識字,你家招牌上的餛飩兩個字都寫混沌了,茴香寫成會香、煎餅寫成前餅、鍋貼寫成鍋粘。”

“你……你你……”阿裡叔氣得不行,旁邊未一淡淡說了句:“水開了。”

“你給我等著。”

阿裡拿手指點了點撒尼嬸兒,回去下餛飩,撒尼嬸兒高傲地昂著頭,像隻鬥勝了的公雞,扭著蟒蛇腰回了自己鋪子。

“撒尼嬸兒,麻煩給幾個袋子。”

未一看著那10個水晶琉璃盒子做不出任何表情,他好想做一隻有感情的傀儡,可以讓少爺看出他非常不情願的表情。

“可以可以,五塊一個,要幾個?”

撒尼嬸兒笑道,好俊俏的跟班兒,不知道談戀愛冇。

“五塊?”

未一看著那些塑料袋好想皺眉,可他的設定不允許他拿主人那可以做法器用的購物袋裝殘次品。

“拿西個。”

這邊十三幺的餛飩己經煮好了,七八個碗在桌子上堆著,阿裡叔還給他又給他做了煎餅、鍋貼,這都是十三幺以前愛吃的。

十三幺剛吃完午飯,每樣就嚐了一點,剩下的全讓未一打包拎著,阿裡叔說什麼也不肯要十三幺的錢,一邊推卻還是邊用眼神向撒尼嬸兒示威,撒尼嬸兒回報了他一個白眼和十片瓜子皮。

十三幺和阿裡叔推讓了半天,最後未一悄悄掏出手機就著菜單旁的二維碼把錢付了,在阿裡叔不好意思的目光下離開。

見二胖叔、阿裡叔和撒尼嬸兒如此,其他攤主也帶著幾分試探地跟十三幺打著招呼,十三幺也很有禮貌地迴應人家,讓身後的未一覺得昨天的禮儀培訓還是有效果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