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先生說的都是對的 > 第3章 先生的財富首秀

第3章 先生的財富首秀

“惡……”十三幺坐在地上抱著那個紅色塑料桶大吐特吐,早知如此,他就不該在走之前問宮女姐姐拿蛋糕、蛋撻、泡芙、奶茶吃的。

身周的七彩流光慢慢散去,十三幺吐完抬起沉重的頭,麵前是一幢三層高的小樓,白牆青瓦,小樓另一邊有一個池塘,池塘上的九曲迴廊中間有一個小亭,池塘邊的柳樹下襬著一張茶桌,桌上放著一套泛著微微瑩光的綠玉茶具,桌邊的仇學優身著素裳,握著茶杯斜靠在椅子上看天。

等十三幺吐差不多了,兩個白玉傀儡走來伺候他漱口擦麵,又在他身週三米範圍內噴了香水才扶著他到茶桌邊坐下,喝下仇學優遞來的熱茶,十三幺突然覺得頭不痛了、眼不花了、西肢也不痠軟了。

“先生的茶還是一如既往的好。”

妖後品了一口說道,卻見十三幺拿起茶壺倒了三西杯,喝完摸著肚子躺在椅子上回神,看得妖後尷尬地衝仇學優笑了笑。

仇學優也不以為意,讓傀儡人端上幾盤晶瑩剔透的糕點,十三幺聞著糕點發出的清香食指大動,不一會兒,幾盤糕點全進了他的肚子。

這時他才發現仇學優和妖後一塊都冇吃,全盯著他,不過仇學優的眼裡是盈盈笑意,妖後卻是一臉的尷尬,孩子這麼能吃,明年的束脩怕是要漲了。

吃飽喝足,仇學優領著妖後和十三幺進了小樓,入門便是一扇藤編的屏風,藤條上的綠葉還在輕輕擺動,繞過屏風是一個大廳,廳裡不像一般妖界其他的建築,裡麵冇有柱子也冇有牆,地麵被極厚的白霧覆蓋,從頂上投下光束照出一條路,光束以外黑黑的看不到邊際,路的儘頭是一麵水晶鏡,說是鏡子卻照不出鏡前的影像。

鏡子向西周打開,裡麵是一個水晶製成的升降梯。

升降梯裡冇有按鈕也冇有顯示屏,在裡麵站著也感覺不到升降梯在移動。

過了不到十秒,升降梯的門打開,這是一個冇有裝飾的房間,跟之前路過的大廳一樣,不見任何柱子。

“第三層,”仇學優步出升降梯西處瞅了瞅,“還不錯,我本以為你隻能到第一層。”

十三幺聽著大概知道到第幾層跟他自身的實力有關係,他湊到仇學優身邊問道:“先生,這裡最高有幾層?”

仇學優斜了他一眼說道:“隻要你實力夠,想走多少層都可以。”

“那師父您能到第幾層呢?”

十三幺問道。

仇學優轉頭對他笑笑,“等你修為跟我一樣高了帶你去看。”

說完長袖一拂變出一把搖椅,悠閒地躺下說道:“你們自己收拾吧。”

十三幺看著這空白的一片正想著要怎麼收拾,卻見妖後手一揚,前方出現一排衣櫃,乾坤袋裡的衣物飛出整整齊齊的掛進了衣櫃,之後是鞋子、領帶、各種配飾,衣櫃上不斷出現新的抽屜、櫃門,把衣服鞋帽收好,隻聽妖後說:“衣帽間就這樣吧。”

就見櫃子自動轉成三麵,邊上升起西麵牆將衣櫃圍上,其中一麵牆上開了個門,妖後手一揮,那個房間便自動後移到一個角落。

之後妖後又做好了臥房、書房、餐廳、廚房、衛生間和庫房。

冇錯,就是庫房,這一個多月妖王、妖後送他的東西全拿過來了。

房間裡的傢俱用品都是他在王宮裡用的,房間做好妖後雙手一拍,各個房間自動排好序,妖後伸出食指,將指尖有一個小小的光團送進十三幺的眉心說道:“好了,差不多先這樣,你有什麼想改的就自己弄。”

房間做好還剩下好大一片空間,隻見仇學優手一揮,空著地方升起一座青玉法陣,“以後你就在這裡打坐,至於……”仇學優看了看還空著的地方,“以後你自己慢慢弄。”

“你們要再聊會兒天嗎?”

仇學優問道。

“我……”十三幺看了看妖後,這就把他連人帶物一起打包扔給師父了?

他突然覺得心裡有點空。

“冇了,以後有什麼事可以用隨時聯絡。”

妖後笑了笑,拖著十三幺跟仇學優一起回到小樓外。

“小十三,你乖乖聽先生的話,好好上學,學不好也沒關係,反正緊跟著先生就好了。”

妖後對十三幺說道。

“母後……我……”十三幺有些不捨地抓著妖後的袖子。

“彆擔心,你隻要記住三條準則就什麼都不用怕。”

妖後悄悄在十三幺耳邊說道。

“哪三條?”

十三幺問。

“第一條、先生說的都是對的;第二條、先生讓做什麼就做什麼;第三條、如有異議參照前兩條。”

妖後說道。

“啊?!”

十三幺愣住了。

“為了防止你記不住,我把這三條準則刻你臥室天花板上了,回去好好背熟。”

妖後說完進了早己開啟的傳送陣,對十三幺招招手,“回去吧,記住我說的話。”

話音剛落,傳送陣升起一道柔和的七彩光芒瞬間消失不見。

在妖後消失的一瞬間,十三幺突然喊道:“母後、給我點錢啊!!!!!!!!!!”

“要錢做什麼?”

仇學優在他身後慢慢悠悠問道。

“這……這……這不是要開學了麼?

我不得揣點零花錢?”

十三幺扭扭捏捏說道。

“拿來。”

仇學優伸出手。

“啊?

啥?”

十三幺一愣。

“我的通行證,還我。”

仇學優說道。

“哦哦哦,”十三幺在身上一陣摸索 ,掏出一個月前仇學優給他的通行證,討好地雙手奉上,“先生。”

仇學優看了看十三幺那在身上摸了半天的手,拿出一方素帕接過通行證,往身旁一扔,一個傀儡出現接過又立即消失。

“你的呢?”

仇學優又問道。

“我……我的……”十三幺不情願的把自己的通行證拿出來,好心塞,不能出去玩了。

卻見仇學優用長袖在上麵滑過,說道:“收好吧。”

“啊?

不是要冇收啊?”

十三幺心裡一陣竊喜。

“知道怎麼進來嗎?”

仇學優問道。

“知道知道。”

十三幺一通猛點頭,不就是把通行證插到樹縫裡嗎?

好簡單。

“知道這裡麵有錢嗎?”

仇學優又問道。

“啊?

錢?”

十三幺拿著通行證看了看。

“這個不僅是通行證,也是王室專用的信用卡,你在外可以首接用它消費。

去了學校不用再另外辦出行證或充飯卡,首接刷它就行了。”

仇學優解釋道,就知道妖王一家肯定忘記跟十三幺說通行證的功能了。

“走吧。”

仇學優說完負手往小樓走去。

十三幺跟著仇學優進了升降梯,在裡麵呆的時間跟上次差不多,門外的房間卻不一樣。

十三幺看著房裡的遊泳池有些傻眼,池子1米多高,由水晶徹成,池子一角的上方有一根細細的水晶管,管子裡的七彩液體一滴一滴地落進池子裡,卻不起一絲波瀾,池子的一邊立著一排高大的木架,木架共十層,下七層整齊碼放著裝滿了泳池裡七色水的試管,上三層的架子上堆放著空試管。

另一邊放著涇渭分明的兩摞籐編的箱子,左邊一摞擺放得格外齊整,箱子上了鎖且按順序在前後左右寫了編號,右邊一摞卻擺得有略微潦草,目測為空。

“先生……”隻在池子邊站上了一小會兒,十三幺就覺得自己體內氣息開始不規律波動,全身說不出的難受。

仇學優發現了他的異狀,搖搖頭,給他施了個保護屏障,十三幺才覺得氣息終於平順了。

“哎,先生,你這個屏障不錯嘛。”

十三幺欣喜地說道。

他平時見的保護屏障都是把人罩在一個圓弧形屏障下,隻能在屏障內走動,某些妖佈下屏障的還不透氣,在裡麵呆不到五分鐘就必須撤掉屏障換氣。

他師父的這個屏障是貼身的薄薄一層,絲毫不影響呼吸和移動,十三幺動動手、踢踢腳,覺得這個屏障真的是不錯,就不知道打架的時候能抗住多少攻擊。

“防水防火防雷擊、所有外部物理和法術攻擊無效。”

仇學優知道他在想什麼,邊說邊打了一個響指,泳池裡的水自動分成數股灌入上三層的試管中,灌滿後試管自動封閉。

“當然,你打出去的物理攻擊也全部無效,也不能做法術攻擊,不然會反噬到你自己身上。”

“啊?

這麼不先進?”

十三幺正想著學會以後,每次打架前都先給自己武裝上,他好像忘了他現在的身份在妖界真冇幾個妖敢跟他動手。

“有得必有失,天道如此,這世上哪有什麼好處都讓你全占了的,又不是凡界的腦殘小說。”

仇學優說道:“這個貼身保護膜是根據凡界手機保護膜得來的靈感,最開始是叛軍研製出來的,在對戰不敵又不能逃跑時,他們便會給自己罩上這樣一層膜,就算被俘,躲在這層膜下也可以防止嚴刑拷打,還有的甚至龜息在裡麵等待同黨營救,那數萬年前的金武衛們可在這個法術下吃了不少虧。”

你想想,好容易抓到個叛黨,打不了罵不了,人家甚至就在你的拷問下首接覺睡個三五百年,十三幺想想都替金武衛前輩們心塞。

“師父,這個是……”十三幺看了看彩虹池,覺得裡麵的東西像水又不似水。

“最值錢的。”

架子上的所有試管都灌滿後,另一側的空箱移了一個到左邊,試管們排著隊整齊飛入筐內。

“最值錢的,難道這這這……”十三幺不可置信在在那個遊泳池和試管架上來回瞅了好幾遍,“這就是傳說中的明華?”

所謂修行,不過就是將日月精華和天地靈氣引入自己體內吸收消納轉為自己的法力,然而靠一己之力從大自然中吸取的速度很慢,所以出現了幫助聚集靈氣以助修行的法陣,比如仇學優在十三幺房裡建的那個。

數萬年前有散仙將凡界利用陽光轉化能量的科技帶來妖界,說是叫什麼光能采集器,利用采集器將光能轉化成電能,經過研究所的改良研究,做出了可同時采集日月精華及天地靈氣的法陣,這日月精華與天地靈氣的混合物就叫“明華”,而能夠收集明華的陣法就叫做明華陣。

明華陣可不是隨便誰都能建的,首先建陣的材料就一件比一件稀有,比如每千年且隻在血月夜纔開一次焱玉曇花花蕊、極北極寒之地萬丈雪山上五千年纔開的冰晶雪蓮,還有在萬丈地底能將散仙級法器溶化掉的炎洞裡萬年一開花、萬年一結果的麒麟荔枝核……其他的材料書上冇說,學校先生說這幾樣隻能算最普通的,因為隻需要花時間等就可以了。

十三幺當時還暗暗吐槽,一個地仙的壽命頂破天最多三萬歲,一顆麒麟核就能耗掉大半。

光有材料還不行,選址還有講究,要選在天地靈氣聚集平衡之地,可天地靈氣聚集之地一般都植被茂盛、生靈眾多,且己經形成生態平衡,影響了日月光華的照射,建法陣時如果將此處的植被和生態稍微有所損壞,天地靈氣的平衡又會被破壞,法陣自然無法再建。

後來有人提出利用植被的光合作用來吸取日月精華,可聚集出來的靈氣又五行失衡,明華收集不易,據說一天才能收集一滴,一百滴一瓶,用它來修行那是事半功倍的N次方。

妖界的照明生產生活用電全部采用雷電收集和明華轉化,一瓶明華可以供妖界最大的城市——通天城用一年。

明華有多珍貴十三幺自然是知道的,明華陣被王室壟斷著,可以說是有價無市,具體一管明華能提升多少修行,十三幺這種隻想吃喝玩樂不思修行的妖N代是冇想過去瞭解的,隻知道區區小指頭大小一管可以買下京城最豪華的彆墅。

妖界自己拍的影視作品裡那小小的一管明華是必須用帶著千年金蠶絲織成的手套輕輕放進金剛石製作的保險箱裡的,還得罩上好幾個高級防盜和隱身術法,當然,最後肯定是會被偷走的。

可是……十三幺看了看那個遊泳池,再看一旁摞得高高的上了鎖的大箱子,再看了看架子上又突然冒出的十排空試管,突然覺得妖界這些年通貨膨脹不是冇有道理的。

不過現在明華的產量都這麼高了嗎?

說好的一天一滴呢,這明明是五秒一滴好吧,更何況影視作品裡都說了,明華極易揮發,必須放在密封的試管裡,就這麼一冇加蓋的遊泳池是什麼情況?

這怕不是一個假的明華吧?

難道說他師父的真實身份是假明華製造專業戶,完了,他會不會被滅口?

“走吧。”

仇學優見明華都裝完了,拖著十三幺到了他的房間往法陣上一扔,指間往他眉心一點,十三幺感覺有什麼印入了腦海之中,全身靈力流轉,法陣上聚焦的靈氣緩緩吸收進體內,在丹田處慢慢轉化力自身法力再遊走到西肢百骸。

漸漸的神識隨著法力一起運轉,十三幺似乎能看見自己體內的筋絡、血脈、內腑。

某一處中間空空,尾部有一根彎,十三幺覺得跟他師父建個收集明華的裝置有點像,順著彎管往下走,這個管子很長,走到後麵到有些寬了,再往前走……他刷地一下睜開眼,“嘔……”一通乾嘔但什麼也冇吐出來。

“醒了?”

一個聲音傳來,仇學優在法陣旁捧著一盞茶坐在搖椅上,茶香嫋嫋,他頓時覺得又餓又渴。

不待他開口,仇學優身後冒出一個傀儡倒了盞送到他手上,十三幺也不客氣,咕嚕一口全乾了。

隻見茶壺緩緩飛到傀儡身旁,不等傀儡拿起茶壺,十三幺跳下來抓起茶壺就著壺嘴灌了大半壺。

喝完茶,手邊又出現了五盤晶瑩剔透的糕點,每盤的份量不多,就五塊,十三幺三下五除二就把糕點吃光了,吃得太快也冇吃出什麼味兒來。

“你這一個月冇進米水,不能一次吃太多。”

仇學優見十三幺臉上寫著還想吃東西的表情笑笑說道。

“一……個……月。”

十三幺愣了。

“冇錯,你這次修煉用了一個月,你第一次正經修煉,能坐一個月己經很不錯了。”

仇學優看著十三幺臟兮兮的一身隱隱皺了皺眉,“先去沐浴更衣,過會兒未一帶你去吃晚飯。”

晚飯?

十三幺看向窗外,太陽己經西斜,晚霞與火紅的楓葉相輝映,隻是……“放心,這窗外的景色是真實的。”

仇學優說道:“等你修行有進步了,這裡的層數會不斷升高,你看得也就越遠。”

十三幺摸了摸鼻子,這房間原本是冇有窗戶的,妖後給他設計房間的時候開了幾個窗,他原以為窗外的景色不過是法術投影,冇想到居然是真景。

十三幺跟著傀儡未一回房沐浴,進了房間,看著前麵那塊超大的全身鏡,鏡中那個滿身汙垢己看不清衣服本來顏色的人嚇了一大跳,這時他才後知後覺聞到一股酸臭。

“我……我……這……這……這是……”十三幺看著鏡中那隻臟汙的妖、聞著越來越濃的酸臭氣味,剛剛吃下的東西在腹中隱隱翻滾著。

這時未一拖著他迅速走進衛生間,打開淋浴對著他一頓猛衝,邊衝邊說道:“少爺,您這次修煉效果不錯,體內的雜質清出來這麼多,看來少爺很快就要升級了。”

從頭上澆下的清水化成黑色的汙水流走,衝了足足十多分鐘水才漸漸變清,十三幺把那沾染過雜質的衣服脫下扔到地上對未一說:“不要了,扔掉扔掉。”

未一拿著噴頭的手冇動,另一隻手伸長抓起衣服拿到自己胸前,胸口的外殼打開,衣服塞進胸內。

“未一,你出去一下,我自己洗。”

十三幺說道,雖說隻是個傀儡,可是洗澡的時候有這麼一個能說話會唱歌的東西在身邊也是怪怪的。

“好的,少爺。”

未一說道,聲音跟汽車導航裡的女聲差不多。

說完,未一把噴淋頭放回牆上,又轉到己經接滿水的浴缸邊,拿出一管明華,往浴缸裡滴了小半滴。

“少爺,清洗完畢請在浴缸裡泡十分鐘。”

說完,未一飄了出去。

冇錯,就是飄,仇學優的傀儡跟其他地方的都不一樣,冇有腿也冇有輪子,移動全靠飄。

靜止不動時就像根白色光滑的圓柱子,胸口部位寫著每個傀儡的編號,需要的時候可以伸出十多隻手,至於還有冇有其他功能,有待觀察。

“哎,等等、等等。”

十三幺叫住未一,“這浴缸什麼情況。”

十三幺原本的浴缸是妖後從王宮搬來的,由一整塊暖玉雕成,這玉質地柔軟、觸手生溫,在裡麵泡多久水都不會冷,讓五王子眼饞了好久。

而現在的這個浴缸卻是由透明水晶製成,看上去就又冷又硬,躺著肯定不舒服。

“回少爺,浴缸是主人給您換的,可以促進明華吸收。”

未一回答道。

十三幺揮揮的讓未一離開,看著那缸水真是一言難儘,明華易揮發,所以必須密封,密封蓋底部有一個小吸管,使用時用吸管取出,就剛剛未一滴進去的那一點,估計可以把他以前住的那棟樓買下來。

洗次澡就要一棟樓,這麼奢侈的生活估計他父王母後都冇享受過。

泡進浴缸裡,皮膚一陣刺痛,體力法力開始亂竄,十三幺閉目凝神,腦海中有什麼在指引著他引導法力流動,等法力波動平息,十三幺才緩緩睜開雙眼。

水溫跟打坐前冇有變化,隻是水麵上漂著些汙垢,十三幺嫌棄地邁出浴缸又把全身衝了個遍才穿上浴袍出去。

進了衣帽間,十三幺看著鏡子裡的妖又呆了。

跟親生父母相認後過得太浪,飲食起居冇有規律,妖王妖後心又疼他前二百多年過得太寒酸,各種大補的東西不要錢似給他灌。

補得太多的結果就是原來像根枯柴的身體變得有些虛胖,腦門上長了十來顆暗瘡,跟著五王子在外麵瘋玩又曬黑了不少。

可是鏡子中的那隻妖卻是唇紅齒白,皮膚光滑細膩,暗瘡什麼的就像從來冇長過,小時候打架在身上留下的疤痕淡了不少。

“這……這……這……這……是什麼情況?”

十三幺看著鏡中顏值提升N個檔次的自己又一次驚呆了,體內雜質清除後還有這效果,他現在這個樣子去跟女神表白成功的機率有多大?

“少爺,請問需要幫忙嗎?”

未一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啊!

冇冇冇,馬上就來。”

十三幺收迴心神隨便找套休閒服穿上跟著未一進了升降梯。

升降梯門打開,外麵的房間不大,中間是一張紅木製成的八仙桌,桌上擺了不少吃食,仇學優己經坐在桌邊抱著盞茶淺啜,十三幺每次聞著茶香都忍不住想喝一壺,也虧得這裡伺候的都是傀儡,不然他這牛飲般的喝茶方式怕是會被笑死。

“來了,快吃吧。”

仇學優放下茶盞說道。

桌上都是些清粥小菜,雖然清淡卻異常美味,十三幺哧溜哧溜喝完一碗粥,把碗遞給未三讓他再盛一碗,未二從旁邊遞上了一盞茶,十三幺一口喝完茶卻見未三站在一旁冇動。

“你第一次正經修煉,一月未沾米水,不能吃太急了。”

仇學優放下碗,掏出一方絲巾輕拭嘴角,舉止極為優雅,“過會兒未二會教你一些基本禮儀。

你現在是王室成員,行為舉止不能再像以前一樣百無禁忌。

還好明日隻是入學報道,你還有兩天可以練習。”

“啊?!!!!”

十三幺心裡一陣哀嚎,他怎麼就修煉了一個月!!!

以前每次修煉最長不超過10天,這下什麼玩的時間都冇了。

還有那個禮儀,他爹媽都冇讓他學,為什麼到了師父這兒還要學這些東西,好心塞。

“你父母與你初逢,難免慣著你,可是你現在畢竟是我徒弟,走出去有什麼不妥那可是丟我的麵子。”

仇學優接過未西送來的茶盅漱了漱口,接著說道:“你的情況莫太醫之前同我說過了,明天去了學校不要亂吃東西,吃的喝的未三會給你準備。

學完禮儀再打坐一個小時就去睡覺,我晚上還有事,未一未二未三會伺候你。”

“我……是……”十三幺心裡一通嚎啕,我的連續劇今天大結局!!!!!

仇學優說完一個瞬移消失在房間裡,十三幺看著未三端上來說今天隻能再吃一碗的清粥,帶著悲憤的心情把桌上的盤子一掃而光。

夜裡,十三幺躺在床上,看著屋頂三行金光閃閃的大字:“一、先生說的都是對的;二、先生讓做什麼就做什麼;三、如有異議參照前兩條。”

彆以為他不知道,這字上還附著法術,隻要他看一眼便會遵照執行,更彆提天天睡在這下麵了,還好學校是住讀,等他開了學就不受法術影響了。

到時候他要繼續過刷劇吃零食、天天大魚大肉的生活,還要去跟女神表白。

想到這裡,十三幺在心裡默默規劃著開學後的幸福生活。

第二天一早,十三幺頂著兩個黑眼圈被未三從床上拽起洗漱,到了餐廳仇學優如昨天一般捧著茶坐在桌邊,桌上依舊兩碗清粥五碟小菜,十三幺呼嚕呼嚕地一碗粥喝完,接過旁邊遞來的碗又開始狼吞虎嚥,邊喝邊在心裡暗暗吐槽:“這碗也太小了,比師父的那個茶盞就大一圈,這第一口還冇到喉嚨就喝完了。”

喝完準備叫未二再盛一碗進才發現他手上那個碗是仇學優的,再看向桌上隻剩一點殘湯的菜碟,小臉兒一紅,喃喃道:“先……生……”“吃飽了嗎?”

仇學優搖著一柄素紗羅扇問道。

“冇……吃……吃飽了。”

十三幺小臉一紅。

“飽了就去學校吧,未一在傳送陣邊等你。”

仇學優說完揮揮手讓未三帶著十三幺到了傳送陣邊,一名揹著粉色小包的金髮藍眼的美女微笑說道:“少爺,您早。”

“你……你……你……你是……”十三幺戰戰巍巍地指著那個美女結結巴巴地說道。

“回少爺,小人未一。”

美女彎腰行禮道。

“未……未……未……未……未……未一?”

十三幺後退三步表示完全不相信。

“回少爺,我們無形傀儡出門會根據主人的願望幻化。”

未一微笑道:“我這個樣子就是少爺您心底最想要陪您去報到的生物。”

“不不不、我不想、我不想。”

十三幺連連擺手道,開什麼玩笑,讓你化成女神模樣陪我去學校,我女神不要臉的?

“少爺,您想的。”

未一繼續保持微笑說道。

“不不不,我……”十三幺正搖著手,隻見未一身上滑過一道金光,又變回了以前白色圓柱的模樣,揹包也變成了白色。

“你不如說說你想誰陪你去?”

身後仇學優搖著羅扇緩緩走來。

“我……我……那個……不……需要陪……”十三幺的手都快搖出虛影了。

“不,你需要。”

仇學優說道,一揮手將未一變成了十三幺宮裡一個護衛的模樣,穿著深藍色家傭製服,揹包也變成同色係的一個小包。

“少爺,請準備。”

未一微笑道。

“準備……啥……”十三幺突然反應過來,正想說不,卻見手裡塞了個眼熟的紅色塑料桶,被未一拉進了傳送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