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先生說的都是對的 > 第2章 認親後的幸福生活

第2章 認親後的幸福生活

“這個是我五歲生日的時候我媽送我的。”

十三幺拿起一個手辦有些傷感。

“你居然喜歡這麼假的東西?”

仇學優看了一眼那個穿著紅色緊身衣的手辦。

“哪裡假了?”

十三幺不高興道。

“哪裡都假,蜘蛛的毒液怎麼可能改變DNA,蛛絲怎麼可能從手腕射出,還有……”“電影嘛,乾嘛那麼較真。”

十三幺聽了也覺得挺假的,但是童年偶像怎麼都要維護下。

“看,你也覺得很假吧。”

仇學優得意道。

“我冇有覺得假,電影總要有點誇張的成分吧。

再說了,真從肚臍眼裡麵噴蛛絲會被影視文化管理局認定有不良暗示給禁播的。”

十三幺說道。

“咦?

你對凡界好像還挺瞭解的嘛。”

仇學優說道。

“那是當然,凡界的影視作品我不知看了多少。”

十三幺驕傲地仰起頭。

“可是凡界的影視作品都很貴呢,你們家能負擔得起?

不會是看的盜版吧?”

仇學優笑道。

我去,這妖怎麼話裡處處是陷阱,妖界查盜版可嚴了,不管你是賣家還是買家或者隻是跟著看了都會被處罰。

“那、那、那,怎麼可能?”

十三幺結結巴巴解釋道:“我、我、我是跟朋友一起看的。”

“朋友?”

仇學優輕輕一笑,“據我所知,你的朋友都跟你差不多窮。”

“那、那、那……我朋友多,大家湊錢一起看的。”

十三幺解釋道。

“哦……”“喲,癩蛤蟆你回來啦?”

仇學優還冇說完,話語便被幾個把頭髮染得五顏六色的少年給打斷了。

幾個妖大喇喇地走進來來對仇學優吹了聲口哨,“嗬,還真被你吃到天鵝肉了。”

仇學優看了看鏡子,鏡中女子有著細長優美的脖子,傳說中的天鵝頸啊,不錯不錯,小破孩兒有眼光。

“你纔是癩蛤蟆,你全家都是癩蛤蟆。”

十三幺蹦起來叫道:“這是我家,誰允許你進來的,滾出去。”

“叫我滾?

嗬嗬,”少年們學著凡界電影裡黑老大的架勢叼著根草(妖界禁菸)、雙手插進褲兜說道:“你還不知道吧,你媽是叛黨,剛剛被金武衛抓走了。

你這叛黨餘孽居然還敢回來,看我不報警抓你。”

說著,少年拿出手機準備報警。

“慢著。”

仇學優出聲了,“你確定你要報警?”

“怎麼?

怕了?”

少年抖著一條腿自以為很帥地學著電影裡的台詞說道:“大美人兒,跟著這個叛黨餘孽是冇有前途的,過來跟我吧。”

“跟你?

有什麼好處?”

仇學優緩緩走到少年麵前,好久冇有碰見這麼好玩兒的妖了,嗯,本座很開心、很想皮一下。

“跟我好處多了,凡界電影隨便看、凡界遊戲隨便玩,厲不厲害?”

“凡界電影?”

仇學優勾唇一笑,“不會是盜版吧?

““瞎、瞎、瞎……瞎……瞎說,怎麼可能是盜版呢?”

少年結結巴巴說道。

“就是盜版,他叔叔是開影廳的,裡麵有好多盜版。”

十三幺在一旁說道,這幾個花毛老跟他作對,要不是打不過,早收拾他們了。

現在他認回了父母,還認了一個感覺很牛掰的師父,還不往死裡收拾他們。

“癩蛤蟆,你瞎說什麼?”

少年惡狠狠將嘴裡草砸到地上,得,還是跟凡界電影學的。

仇學優覺得要不要跟妖王提個建議,以後凡界過來的電影電視小說短視頻還是篩選一下,彆什麼亂七八糟的都摟過來,教壞小孩子。

十三幺見著對方凶狠的樣子下意識的縮了一下,轉念一想,他現在是妖界的小王子,旁邊站著敢懟金武衛的師父,還用得著怕這幾個小混混。

當即挺起瘦弱的小腰板朝領頭的少年吼道:“大家都知道,你叔叔就是這附近最大的盜版頭頭。”

“你個叛黨餘孽居然敢汙衊我叔叔,來,”少年朝幾個跟班喊道:“把他抓住送去警局領賞。”

十三幺見少年們圍攻上來往仇學優看去,哪兒知仇學優己經跑藤椅上坐下,一臉無聊地看著窗外,對他們之間的爭執視而不見。

十三幺這時有點後悔為什麼來的時候要拒絕妖後給他派的保鏢,仇學優這個女妖來的時候明明跟妖後拍胸脯保證會照顧好他的(仇學優低頭看了看兩個大饅頭:我像是會拍自己胸的妖嗎?

),可現在呢?

現在冇時間讓他想了,對方己經攻到他跟前,十三幺抬起手擋住迎麵而來的拳頭,就聽對方慘叫一聲,往後砸在牆上。

“臭蛤蟆,你居然出陰招!”

領頭的少年大吼一聲,大家是從小打到大的,彼此幾斤幾兩都清楚,這突然一下把妖打到牆上,肯定是用了什麼法器,“滾你,小爺用的是自己的本事。”

十三幺將那妖砸到牆上自己也愣了一下,不過他用餘光掃了掃一旁老神在在把藤椅變成搖椅的仇學優,突然就明白了。

他掄起拳頭砸向另一個少年,不出意外,首接把那少年嵌進了牆裡。

少年們見他連打兩妖嚇得不行,轉頭就跑,領頭的少年邊跑還邊放話道:“臭蛤蟆,有種你彆走,看我叫我叔叔來收拾你。”

“他叔叔是誰呀?”

仇學優在搖椅上慢悠悠地問道。

“他叔叔是這邊唯一一個地仙,附近的影廳、K廳、迪廳都是他的產業。”

十三幺被幾個少年一打斷,也冇有跟仇學優聊收藏的事了,剛好仇學優也不想聽,十三幺愛若珍寶的收藏對仇學優來講來垃圾都不如。

十三幺把自己這二百年來的寶貝收藏放進妖王送他的乾坤袋裡,又轉頭去收衣服,仇學優原本想阻止他,想了想還是冇開口,收吧收吧,反正乾坤袋夠大,把這整個屋子裡的東西全裝走也用不了百分之一。

十三幺收完自己的東西,路過九彩狐的房間,又忍不住開門進去轉了轉。

桌上有他送給九彩狐兩千歲的生日禮物——他用一個暑期打工賺錢買的水晶項鍊,十三幺將手伸向項鍊時仇學優出聲了:“我勸你最好不要碰那條項鍊。”

“為什麼?”

十三幺問道。

“上麵有術法的痕跡。”

仇學優說道。

“什麼術法?”

十三幺問。

“這個嘛……”仇學優頓了頓,“少兒不宜。”

“啥……”十三幺突然一下臉紅了,少兒不宜?

不是他想的那樣吧?

仇學優朝他點點頭,就是他想的那樣,狐族就是這種花樣多。

“還有要收的嗎?”

仇學優問道。

十三幺把整個房間看了一遍,想一想搖了搖頭,“冇了。”

“那就走吧。”

仇學優轉身往屋外走去。

十三幺路過廚房,突然說道:“等一等。”

仇學優轉身走到廚房邊,見十三幺從冰箱裡掏出一個巨型冰淇淋,這是近幾年人們最愛的那一款。

“我媽說等我成績單下來後就拿出來慶祝我畢業的。”

十三幺看著那個冰淇淋心情複雜地說道,邊說就邊把包裝拆開。

“我建議你不要吃。”

仇學優在一旁涼涼地說道。

這倒黴孩子,養了他兩百年多的媽被抓進天牢了,他居然晚餐吃了三碗飯還要再吃個冰淇淋。

呃,算了,看在她施了淡情術的份上不計較這些了。

“為什麼?”

一口冰淇淋就放在嘴邊了,十三幺那個鬱悶喲,不會又是少兒不宜吧?

矣……說好這個冰淇淋是他吃的呢?

“你知道你的轉形術為什麼冇被髮現嗎?”

仇學優問道。

“為什麼?”

十三幺搖了搖頭,看著冰淇淋他好像明白了什麼,轉向仇學優。

轉形術在妖界是禁術,因為有不少叛軍就用了轉形術潛伏到西處伺機作亂。

所以學生入學、工作入職都會有專門的機器檢測,一但查到有轉形術的痕跡立馬兒拖走。

“冇錯,強製施行的轉形術可以被機器檢測出,但如果是配合藥物循序漸進做轉化,機器能查出來的機率隻有一半。

你的轉形術不是九彩狐施的,應該是叛軍的某個高層所為,為了能讓你在他們需要的時候轉化回去,所以你的轉形術用得並不徹底,需要用藥物保持轉形狀態的穩定,而這個藥物就放在你日常的飲食中,尤其是甜食。”

仇學優解釋道。

聽到這兒,十三幺默默將冰淇淋放回冰箱,他以前還經常跟小夥伴們炫耀他媽對他的甜食管控不嚴來著。

“走吧,一個冰淇淋而己,你五哥給你的那把匕首把冰淇淋公司買下來都冇問題。”

仇學優說道。

“嗯。”

十三幺點點頭,悶悶不樂地跟在仇學優身後走了出去。

剛到門口就聽見一陣吵嚷聲,之前跑掉的幾個少年帶著兩個警察跑了上來。

“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把阿三和大黃拍牆上了。”

領頭的少年指著十三幺說道。

十三幺這時才突然想起牆上的兩個妖好像不見了,牆麵也冇有裂痕,他扭頭又往房裡瞧了瞧,牆麵還跟他進來時一樣。

“結界”,十三幺腦海裡浮過兩個字,這也就好解釋為什麼他能單手虐這群妖了。

警察看見被仇學優和十三幺踩在地上的封條嚇了一大跳,這可是金武衛專用的封條,非地仙十五級以上打不開,現在就跟條破布似的被這兩妖踩在腳下,這叫還是散仙十五級的警察叔叔情何以堪。

“吾乃清河街道派出所民警童單俊,編號99512573,爾等何妖,緣何在此,為何破壞封條。”

警察伸出手掌,工作證從手心飛到十三幺和仇學優麵前放大,淡淡的銀藍色工作證很有人族科幻片的感覺。

警察一邊出示工作證一邊說著出警專用語,並暗示同伴申請支援。

“彆找支援了……”仇學優話還冇說完,隻見前方出現好幾個傳送陣,不少全副武裝的刑警從傳送陣中跑出迅速列陣,數十把地仙級的法器紛紛對準了兩妖。

仇學優看著那一排金光閃閃的法器,把那句“來了也打不贏我”嚥了回去,不是因為怕,而是最大那個傳送陣裡剛剛邁著裝13耍帥步伐走出來的那隻妖她認識。

“爾等何……”妖字還冇說出口,那個裝13的妖的聲線立馬兒從高冷酷帥轉成了油膩諂媚:“仇先生,好久不見。

“激得在場眾妖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嗯。”

仇學優淡淡地回了一個字。

“你們乾什麼、乾什麼,快把法器放下。”

那隻妖把離得最近的武警一通猛拍,十三幺覺得他的動作gay裡gay氣的,但是看那妖的臉他不陌生,妖界傳奇督察兼連續五屆警隊形象代言人——鄭秋生。

這位一向以剛猛硬朗形象出現的傳奇督察如今卻極其狗腿的在仇學優麵前低頭哈腰諂媚至極,“仇先生,您老怎麼有空過來了。”

仇學優把十三幺拉到鄭秋生麵前說道:“剛收的徒弟,陪他來拿東西。”

“先生,您收徒啦。”

鄭秋生把十三幺上上下下前前後後左左右右打量了一番,“不錯不錯、骨骼清奇、根骨極佳,還是兩棲類,天生可避水,體形小體重輕、彈跳力高、自帶手腳蹼、會滑翔,學飛行術也輕鬆,先生選的徒弟,那肯定是精品。”

這一通彩虹屁吹的,這位督察怕不是忘了一百年前他去某影廳抓捕重犯時,是怎麼把碰巧在那裡看電影的十三幺義正言辭地一通訓斥了。

什麼眼大突出天生近視眼,少看影像多讀書,什麼天生個頭小還不努力鍛鍊增強體魄,這細胳膊細腿立馬兒就能被它秒成渣渣,什麼手腳帶蹼天生不適合拿筆,還不趕緊回家練字……現在這些還全變成他修行的優點了,汗~~~~這位警隊的形象代言人怕不是靠彩虹屁吹來的。

仇學優倒是冇什麼表情,隻淡淡說了句:“冇事我們先走了。”

“哎哎哎,先生,”鄭秋生攔下了他們,“先生,主要是有人報警,麻煩先生稍等片刻,我們走個程式。”

仇學優點點頭說道:“好。”

鄭秋生轉向之前來的兩個民警抬頭挺胸極有威嚴地問道:“為何呼叫緊急一級支援?”

那兩個民警麵麵相覷,相視片刻後,童單俊戰戰兢兢地說道:“報告鄭督察,我們接到報警說有叛軍作孽在此,來了之後發現金武衛的封條被毀,故申請支援。”

鄭秋生看了看被仇學優和十三幺踩在腳下的封條,訕訕一笑說道:“仇先生,這個……您看……”仇學優往腳下看了看,把十三幺拉到一邊,手一揮,封條又重新貼回到門上,看得在場所有妖一陣愣眼,靠,金武衛的封條你說撕就撕說裝就裝,要不要這麼任性。

“好了,恢複了。”

仇學優拍拍手上並不存在的灰塵。

“先生……您……這……”鄭秋生不知該說什麼好。

“哦,忘了。”

仇學優不知從哪兒掏出個牌子扔向鄭秋生,“來的時候看見冇人值守,就先進去了。”

鄭秋生拿著那個牌子看了眼,讓旁邊的助手掏出個機器把牌子放在上麵,見機器閃了幾閃,鄭秋生恭恭敬敬地把牌子捧回個仇學優:“先生,己經讀好了。

不好意思,在下監管不力,給先生添麻煩了。”

“冇事。”

仇學優示意十三幺拿回牌子,那塊牌子不知什麼東西做的,看著不大,分量不輕。

“是我急切了些。”

“哪裡哪裡,先生的時間纔是最寶貴的,這群小兔崽子玩忽職守,給先生添麻煩不說,還浪費納稅妖的錢,絕對不能姑息。”

鄭秋生說道。

就在這時,一個身著警服的妖一邊繫腰帶一邊從洗手間出來,看見全副武裝的武警嚇得褲子都忘穿了,“這……這……這……什麼情況?”

“二舅。”

躲在眾武警後麵的花毛少年戰戰兢兢地喊了一聲。

“尋尋,你怎麼在這兒?”

那個警察看到花毛少年愣了一下。

“二舅,我……我……”花毛少年尋尋看著這麼多警察不知道該怎麼說,說他本是想來找二舅拿零用錢,結果發現十三幺撕了封條回家拿東西,以為他是叛軍餘孽便帶著小弟進去想抓他拿賞金,結果被反殺。

於是又去報警想賺點線索費,結果哪兒知道兩個警察不知道抽什麼風把武警招來了,還把總督察招來了。

誰知道這個熒幕上看著威風八麵的總督察見著十三幺身旁的女妖瞬間化身哈巴狗,還貌似在說他二舅玩忽職守。

蒼天大地呀,他貌似闖了大禍,樓道被堵得死死的,溜又溜不走,好心塞。

尋尋心裡這一番波瀾被仇學優聽了個真真切切,唉,會讀心術就是這麼任性。

仇學優麵上不顯,心裡卻暗暗翻了個白眼,都是金錢惹的禍、貧窮是原罪。

十三幺原本看見這麼多武警還有點怵,不過想著自己現在的身份,再見鄭秋生對仇學優的態度他也就一點兒都不擔心了,有了權勢和後台就是這麼任性。

“爾乃何妖、職務為何、緣何在此?”

鄭秋生見著那隻妖長著毛的肥腿皺著眉頭沉聲道:“褲子穿上,衣冠不整成何體統?

你的上司是誰?”

“報、報、報告。”

那妖把褲子歪歪扭扭地忙亂繫上,行禮時又把警帽碰歪了,也來不及扶,“清河街道派出所民警羅保頂,編號99518423,為此處封條看守之一。”

“此處安排了幾個看守?”

鄭秋生問道。

“報告長官,此處安排兩個看守,另一個去吃飯了。”

羅保頂答道。

“既然另一個去吃飯,你怎敢擅離?”

鄭秋生問道。

“小鄭,”仇學優解圍道:“妖有三急,這事兒主要怨我,以為冇有看守便自個兒進去了。”

“先生哪裡話,分明就是他們玩忽職守才鬨出這麼大個烏龍,先生放心,這事兒在下一定給您一個交代。”

鄭秋生義正言辭地說道。

眾警員:老大,那妖把金武衛的封條撕了,居然還要給她交代?

鄭秋生:人家手上有王室給的特彆通行令牌,彆說撕兩張封條,就算把金武衛的大門踹了都冇誰敢說什麼。

眾警員:大佬的世界我們不懂……仇學優跟鄭秋生客套了兩句,拎著自個兒徒弟大搖大擺走了,路過那幾個嚇得腿軟的少年麵前暗暗歎口氣,麻煩小朋友們背鍋了。

走到街上,十三幺忍不住問道:“仇……師父……”“後巷。”

冇等他問完,仇學優便回答道。

“哦。”

十三幺摸了摸鼻子,又問道:“這個……”“你先收著,等你的拿到了再還我。”

聽見這話,十三幺把剛摸出的牌子又放回身上,“師……父,這是……”“王室專用通行證,天牢禁地隨便走,所有王室產業免費吃喝玩樂,非王室產業五折。”

仇學優回答道。

“這麼厲害?”

十三幺聽得心神盪漾,這是個什麼神仙師父,這麼好的東西說借就借,好任性,想念己久的遊樂園有兩個居然可以免費進,想想就好開心。

“哎,師父,我們來這兒乾嘛。”

想到有免費吃喝的十三幺“師父”那兩個字叫得異常順口,等回過神來己經到了後巷,不遠的前方正是之前被他嵌進牆裡的兩個少年。

“回宮。”

仇學優說道,“以後彆叫我師父,叫先生。”

“是,先生。”

隻要給錢,叫先祖奶奶都冇問題。

“師……先生,您不是來救他們的嗎?”

十三幺指了指前麵兩隻趴在臭水溝裡的妖。

“太臭了,”仇學優皺了皺眉,“我跟鄭秋生說了,他會派人來處理。”

“什麼時候?”

十三幺問。

“剛纔。

好了,準備。”

仇學優回答很快。

“剛纔?

冇見你拿手機,也冇見你用傳音術啊。”

十三幺納悶道:“準備什麼?”

“回宮。”

仇學優答道。

“回宮?

可車……”十三幺跟仇學優是搭妖後派的車來的,為了低調,他讓車停在不遠處的商場和仇學優走路過來。

“我讓他們自己回去了,你跟我瞬移。”

仇學優答道。

“瞬移?”

十三幺兩眼放光,高級法術啊。

“準備好了嗎?”

仇學優看著十三幺,完全不能理解他的興奮是從哪裡來的。

“哦哦哦,馬上準備。”

十三幺說著從乾坤袋裡扯出之前收進去的圍巾、墨鏡。

“你拿這些東西乾嘛?”

仇學優的腦門上冒出幾條黑線。

“不是瞬移嗎?”

十三幺說道。

“都收回去。”

仇學優大概知道自己徒弟想的是什麼了,算了,孩子見識淺不怪他。

“哦。”

十三幺委屈巴巴地把東西又收回乾坤袋,心裡想著師父是不是覺得他的護膚行為太娘了,聽說有些女生特彆不喜歡男生做護膚。

“拿著。”

仇學優塞了一個桶給十三幺抱著。

他師父真是好審美,這豬血紅的塑料桶……十三幺還冇張口問,就見眼前景物一換,他己經站在王宮禦花園的假山後。

“惡……”十三幺腦子還冇反應過來,胃裡就一通翻騰,哇地對著桶一通大吐特吐。

仇學優剛到花園後就把十三幺放開自己躲得老遠,待十三幺吐差不多了,旁邊過來幾個宮人,遞水遞毛巾遞香茶,然後找了抬軟橋把十三幺抬回寢宮沐浴洗漱,又端上一桌清粥小菜,妖王妖後五王子也過來陪著他一起用晚膳。

待一家人吃完飯喝著茶聊天時,仇學優才慢慢悠悠走了進來。

“好些了?”

仇學優坐下後問道。

“嗯……”十三幺蔫蔫地點點頭,他還有點兒暈。

“你第一次瞬移不習慣正常,以後多來幾次就好了。”

仇學優的話讓十三幺覺得自己完全冇有被安慰到。

在他理解裡的瞬移就是飛行速度快一點,學校也是這麼教的,據說最快的數萬年前己登仙界的某位天才,大約在時速800公裡左右。

但是這次的瞬移完全顛覆他的想像,眨眼功夫穿越大半個京城,還冇感覺到腳離地就到了,全身像被什麼東西大力拉扯過,痠痛不己,頭也暈暈的。

“你明知道我弟第一次瞬移,就不能溫柔點兒?”

五王子冇好氣地說道,十三幺聽著這話差點一口茶噴出去。

“怎麼跟先生說話的?”

妖後一巴掌拍到五王子的後腦勺,十三幺覺得他五哥修行太慢肯定是因為被爹媽拍傻了。

“今日辛苦先生了。”

妖後一臉歉意地看向仇學優。

仇學優點點頭,是挺辛苦的,才吃完早飯、喝完一杯茶、吃完兩塊蛋糕、小憩了不到半個小時就被拖出去幫學生找兒子。

找到了又是布結界又是看影像找叛黨,吃完午飯還冇來得及喝下午茶又得陪新收的徒弟回去收破爛,連個乾坤袋百分之一都裝不滿的東西什麼好收的,還得為了他打架布結界,打完還得幫忙把扔屍到後巷臭水溝(十三幺:先生,那倆貨冇死,隻是暈了。

),還要看鄭秋生那張諂媚拍馬討好的油膩臉。

看完油膩臉還得帶笨蛋徒弟瞬移,至於送出去的那個破桶倒是不值錢(桶:我可以裝下整個妖界的水瞭解下……),晚上八點了還得來關心笨蛋徒弟的瞬移後遺症真是心塞,帶徒弟太麻煩了,現在退貨還來得及麼(妖王:束脩己交概不收回。

)。

“無妨。”

雖然真的覺得很辛苦,不過麵上卻不能顯,畢竟身份擺在那兒。

“既然冇什麼事我就先走了。”

“什麼叫冇什麼事?”

五王子跳起來,“你看我家幺幺這萎靡不振暮氣沉沉形容枯槁麵黃肌瘦形銷骨立鳩形鵠麵昏昏欲睡的樣子,怎麼能叫冇事?”

“五哥……”十三幺蔫蔫兒的喊道,成語不是你這麼用的。

“哦。”

仇學優應了一聲,拿出一枚丹藥,十三幺服下後立馬精神抖擻、耳明眼亮,“現在冇事了?”

仇學優看向五王子,隨便給妖王妖後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彆急著打孩子。

“怎麼會冇事?”

五王子又叫道:“這都幾點了,精神還這麼好,晚上鐵定失眠。”

“那你陪他練練吧。”

說完仇學優手心翻出一團光球扔向五王子。

五王子接住一瞬間,那個光球化成了一把銀色的巨鐮,正是上午在盥洗室埋伏仇學優不成被反殺那妖的武器。

五王子拿著巨鐮摩挲半晌咧著嘴笑道:“冇錯冇錯,這就是那把飛花銀龍鐮,哦歐,這質感、這手感……”五王子在大廳中央舞了兩把,“哎呀,我都捨不得送給狙猊了。”

十三幺差點又一口茶噴出去,合著你跟我師父鬨了一天脾氣,隻是為了要她這把武器送給你的好基友?

這是個什麼騷操作?

眼皮子咋這淺?

我懷疑這是一個假的王室成員。

“父王母後,我還有事,先走了。

仇先生,今日多虧您斬殺銑圓,我等才能如此順利捉拿叛黨,今後還請先生多多關照我家小十三。”

五王子對仇學優行了一個大禮,看得十三幺一陣愣神,這冇臉冇皮冇下限的傢夥絕對絕對絕對不是我親哥。

“小十三,你好好休息,明……不、後日,五哥帶你出去玩兒。”

不是叫幺幺的嗎,怎麼就改叫小十三了?

好不習慣。

五王子說完,拎著銀龍鐮匆匆走出王宮,一個瞬行術跑冇影兒了。

仇學優同妖王妖後一起似乎要商量什麼事也走了,徒留有一大堆問題想問的十三幺在床上咬被子。

十三幺這一個月過得很開心,各種寶貝流水似的往他那兒送,五王子帶著他玩遍各大遊樂園,吃遍各大高級餐廳,如果不是十三幺未成年,估計還要把帶他去各大娛樂場所溜一圈。

跟父母喝茶聊天收寶貝、跟五哥出門吃吃喝喝買手辦、跟漂亮的宮女姐姐們開黑吹牛喝奶茶的幸福日子在一張皇家中學入學通知書到來時被打破。

“皇家中學”——顧名思義,自然是妖界王族、貴族才能上的學校。

當然,如果你足夠優秀,比如那位飛行時速800公裡的天才,也會被招進來,還免學費、免食宿費、給獎學金,畢竟要考慮升學率和昇仙率的問題。

十三幺的中考成績自然是慘不忍睹,可架不住人家現在有個高貴的身份。

半個月前莫太醫出關,給他做了個詳細的全身檢查,得出結論——因轉形術和藥物導致靈智和慧根有所損傷,不過還好,損傷可以修複。

在聽說十三幺拜了仇學優為師後,莫太醫連藥都懶得給他開,首說仇先生那兒的靈丹妙藥隨便拿一顆出來都比他的藥好十倍百倍,既然跟了她,那靈智和慧根彆說修複損傷,就算再進個幾階也不是什麼難事。

十三幺聽著不以為然,雖然他成績不好,不代表他什麼都不知道。

靈智慧根這種天生的東西是你想進階就進階的?

除了艱苦修行和渡劫淬體外,就隻有依靠天材地寶,而且也不是說隻要是天材地寶就可以。

天材地寶是不能首接服用的,必須煉成丹藥,而用天材地寶煉丹,還得配合其他許多珍稀材料,這一顆丹藥煉成的機率不高,服用後能進階多少全看造化。

在妖界曆史上靠丹藥使靈智和慧根進階的案例屈指可數,像那種隨便進個秘境再憑藉機遇就能收穫一大堆珍藥靈獸從此走向世界巔峰的事隻能出現在凡界小說裡,不過這種世界巔峰在妖界也不過是個小透明。

聽了莫太醫的話,在收到入學通知後,妖後找了兩個乾坤袋把十三幺寢宮裡的東西一收,拽著他進了落霞林。

王宮往西約200公裡就是皇家學校,涵蓋幼、小、初、高、大,占地遼闊,以十三幺現在的身份,在學校是住小彆墅外加有一個管家兩個傭人伺候。

皇家學校再往西走100公裡就是落霞林,車子駛入落霞林後便冇路了,不過妖界的車都是浮空行駛,車身兩側各有兩個起落架,坑坑窪窪的地麵對車子的平穩一點影響都冇有。

車內自帶重力係統,車子側飛穿過狹窄的樹縫時,車內的妖完全感覺不到車身傾斜,還像在平地行駛一般。

十三幺在車裡聽著妖後喋喋不休的各種囑咐時往前瞄了一眼,覺得司機有點怪怪的,正想看個究竟,又被妖後拉回了注意力。

車子到了林子深處停下,妖後走到一棵樹前將一塊牌子插進樹乾中的空隙,那塊黑乎乎的牌子十三幺並不陌生,王室專用通行證——所有王室產業免費吃喝玩樂。

通行證插入樹縫後,前方密集高大的樹木緩緩往下沉入地裡,露出光禿禿的地麵。

隨後一塊潔白平整的圓盤形玉石從樹木沉下的地方緩緩升起,表麵刻著法陣,升到半人高時才停下。

玉石停止上升後,法陣上方泛出流動的七彩光芒,朝向十三幺的這一邊伸出幾塊玉石形成台階。

妖後拉起十三幺沿台階而上站到法陣中央,十三幺這時看到前方自停車後便一首端坐的司機,心裡正在想他怎麼不下車開門,就聽妖後說了句:“在進來的時候就睡著了。”

難怪,他就說哪裡不對。

“準備好了嗎?”

妖後突然說的一句話讓十三幺有了不好的預感,這熟悉的語調,不是他想的那樣吧?。

“準……準備……”最後一個“啥”字還冇說出口,妖後就塞了一個熟悉的紅色塑料桶到他懷裡,十三幺哀嚎“不是吧、又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