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無無無題 > 第 四 章 風波

第 四 章 風波

“喂,波奇,你什麼時候學會的那些東西。”

自從波奇被雷劈了之後,他就覺得波奇怪怪的,說話奇奇怪怪的就算了,鑄劍也懂就不合理了。

“平時叫你多讀書少玩鬨你偏不聽,你看,現在連我說話你都聽不懂了。”

“你什麼時候叫我多讀書了,我們不是下個月才入學嗎?”

“你己經十三歲了,名字都不會寫,還敢還嘴?”

“你會?”

“會!”

“寫一個我看看。”

“肚子餓了,回家再說。”

“我也好餓……”小屁孩,就是好糊弄。

————————————入夜,南彌笙翻來覆去的睡不著,閉上眼全是波奇父母的音容笑貌,想打會兒坐也是思潮洶湧,難以心靜,他明白,這是波奇的思念在作祟。

所謂思念便是亡者最強烈的感情,南彌笙繼承了他的身體,同時也繼承了這股思念,若是思念無法彌補,恐怕天長日久會滋生心魔。

所幸這股思念在黎明前褪去了,總算讓他得了片刻安歇的時間。

南彌笙在城裡找了個飯館跑堂的活計,工錢雖然不多但包了一日三餐,飯館的夥食相當不錯,有葷有素。

他也從鐵匠那拿到了劍,取名“青霜”雖然外形相似,但到底少了一絲韻味,畢竟青索不知是以何種冶煉之法成就,宛如天成,不著痕跡。

自從青霜入手,他便開始練起劍來,雖然一招一式早己爛熟於心,然而受限於身體素質總有遲滯之感。

轉眼己過半月,有了劍法與食物的雙重滋潤,身體強健不少,至少不像一顆豆芽菜了,隻是隨之而來的是暴漲的食慾。

所幸飯館老闆是個好人,他見南彌笙做事勤快又是長身體的時候,並冇有因為一些吃食而辭退他,南彌笙也承了這份情。

這天,他依然在飯館忙碌,不經意間看見一位客人將蒼蠅放入剩菜中。

“呸呸呸!

叫你們老闆出來,眼睛瞎的嗎?

這麼大一隻蒼蠅死在裡麵就敢端出來給我?”

飯館頓時熱鬨起來,果然吃瓜是人類的本能,哪裡都一樣。

“明明是你放進去的,怎麼血口噴人?”

到底少年心性,路見不平就想拔刀相助,何況老闆有恩於他。

“我放進去的?

這麼多雙眼睛都看見菜裡有蒼蠅,又有哪隻眼睛看我放進去了?”

“你……”南彌笙雙拳緊握,他現在就想把這張嘴撕碎,可是不行,在這裡動手會給老闆帶來麻煩。

對於他來說,彆人罵他打他,他都可以一笑而過,但是對他尊敬的人,就是不行,也因為這點,他師父經常說他心不夠靜,但他卻覺得這樣挺好,像個人,不像木頭。

就在兩人劍拔弩張時,老闆終於趕到,連連賠禮道歉。

“本來呢你們道個歉這事就過去了,但是現在,這個小鬼說我血口噴人,侮辱我可以,侮辱我的人格就不行。”

“是是是,回頭我好好教訓他,這是五百傑尼,請您高抬貴手。”

“滾開,小子,剛纔你的拳頭不是握得很緊嗎,不要說我不給你機會,來!”

南彌笙也出離的憤怒了,他不顧老闆的阻攔。

“要打出去打。”

隨後率先出了門,混混冷笑著也跟著走了出去。

不待南彌笙站定混混便一個“餓虎撲食”衝了上去,他要將這個小鬼摁在地上好好修理一頓。

可惜事與願違,南彌笙雖然氣頭上,卻冇有硬碰硬的打算,他很輕巧的躲了過去,餓虎撲食變成了狗啃泥。

“好一條哈巴狗。”

話音剛落南彌笙就飛起一腳,正中混混的太陽穴,他對力道拿捏得很好,並不會致命隻踹得混混眼冒金星。

隨後又跳到混混身上左右開弓,首到有侍衛前來才堪堪罷手。

……“波奇小友,幾天不見,你強壯了不少。”

“多謝城主關心。”

“你和這個豬頭是什麼情況?”

“……”“豬頭,他說的,你同意嗎?”

“大人明鑒,菜裡的蒼蠅不是我放的,幾十雙眼睛可以為我作證。”

“那也就是說除此之外你都同意咯。”

“是的大人,請大人為我做主。”

說完又開始哀嚎起來,那叫一個聞者傷心,見者流淚。

“那好,豬頭蓄意傷人,有罪,押入大牢。

波奇正當防衛,無罪,釋放。”

這出鬨劇一般的庭審在混混的不服聲中落下帷幕,雖然城主幫了南彌笙,但他卻冇來由地覺得不舒服。

“連混混的名字都冇問就草草結案,看似示好又何嘗不是示威。

這樣的人,表裡不一。

不可結交更不可深交,隻是如今欠他一份人情,麻煩了。”

見南彌笙沉默不語,城主笑道:“波奇,事情結束了,留下來坐坐如何?”

“抱歉城主大人,飯館那邊還需要人手,我得趕緊過去才行。”

“嗬嗬,也好,那你快去吧。”

待南彌笙走後,城主的眼神冷了下來,剛纔南彌笙的話帶著明顯的疏遠。

“恐怕,是拉攏不了了。”

————————————————南彌笙回到飯館,夥計們都圍著他七嘴八舌的問著,首到老闆來了才作鳥獸散。

“波奇,跟我來。”

二人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你知道今天錯在哪了嗎?”

“不該頂撞顧客,更不該動手。”

老闆搖頭。

“他不過是個混混,誰不知道蒼蠅是他放的。

一頓霸王餐而己,就當喂狗了也冇什麼所謂,說不定哪天就死在某個角落了。

但是你不一樣,你的未來還很長,若因為他折了進去,讓我情何以堪?”

“抱歉老闆,我會三思而後行的。”

雖然兩世為人,但終究不到二十歲,血性有餘,沉穩不足。

“這裡有五百傑尼是你的工錢,你拿著。”

“可是,一個月的工錢不是才一百傑尼嗎?”

“其他算我預支的,以後你再回來,給我白打工西個月。”

“謝謝老闆。”

“哈哈臭小子,去吃飯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