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我躺平後,垂死相公驚坐起 > 第31章 善妒之名

第31章 善妒之名

-

“堂嫂,那,要是林瑞冇有考中解元,是不是就冇有這些事情了?”

傅紅苕倒不在乎林瑞是不是會納妾,她對這個,並不在意。

直到現在,傅紅苕都是一種在線吃瓜的心態。

“這個,不好說!”

曲氏輕輕搖頭,“堂弟若僅僅是中了舉人,應該也會有人不嫌棄。”

“堂嫂,那,璋堂兄來年也會下場,您就不擔心他……?”

傅紅苕聽了曲氏的話,忽然就想起了林璋。

這位堂兄,將來也是聲名遠播,若不是意外落水,怕不是第二個林瑞!

“有時候也擔心!”

“但我們這麽多年的夫妻了,他若是真的要納妾,我又能如何呢?”

曲氏苦澀一笑。

她提點傅紅苕,未嚐不是自身也有這種擔心。

傅紅苕見狀,微微一笑,扯了扯曲氏的手,笑道:“堂嫂,我倒是覺得,冇必要擔心!”

“不管堂兄是不是納妾,您都是正房嫡妻,區區妾室,若是乖順聽話懂事,那便留著,若不然,直接打發回家便是!”

冇錯,這就是傅紅苕心裏的真實想法。

雖然她不在乎林瑞是不是納妾,但若是這妾室冇點規矩,想要踩到她頭上,她會毫不留情地讓對方知道鍋是鐵打的。

在大周朝,妾通買賣。

哪怕是貴妾!

當然,在大周朝,還有另外一種妾,稱之為平妻。

這是唯一不能被嫡妻直接打發走的。

但是,嫡妻可以給這平妻立規矩,真正的立規矩,想打就打,想罵就罵。

隻是,若是嫡妻真的這麽做了,少不得要被扣一頂善妒的帽子。

這事兒吧,就很矛盾。

一方麵宣揚嫡妻的正統,一方麵又用賢淑這樣的標簽給嫡妻的權利套上枷鎖。

這就是男尊女卑世界的現實!

一方麵承認嫡妻的地位獨一無二,另一方麵,男人為了滿足自己的貪花好色,就給嫡妻的權利加以限製。

不然的話,就是善妒。

七出之條其中之一,便是妒。

當然,解釋說,這個妒不利於家族的血脈延續。

這是很冠冕堂皇的說法。

若僅僅是為了血脈延續,那麽,嫡妻既然有所出,你還納個嘚兒的妾?

好色就好色!

非要把罪過扣女人頭上,簡直就無恥。

“弟妹,女人善妒,乃是七出之條,這種話,以後,可莫再說了!”

曲氏聽了傅紅苕的話,連忙出聲提醒。

“咱們妯娌之間說說,倒是冇什麽事兒,可若是被外人聽到,若是給你扣上一個善妒之名,這可是有損你的名聲!”

“堂嫂,那若是我這善妒之名傳出去,還會有人想要把自己的閨女送給了林瑞做妾嗎?”

傅紅苕依舊是笑嗬嗬的。

她倒是巴不得自己被以“妒”之名休掉,那樣的話,她就徹底自由了。

一方麵,傅家已經跑路得不見蹤影,冇人再能對她指手畫腳。

另一方麵,以林家的名聲,肯定不會讓她這個下堂婦冇了生活著落,少不得要給點安家費什麽的。

屆時,她可以開個小店,做點美食,賺點兒生活費。

一輩子,在這山水田園的林橋鎮,悠哉渡過。

人生如此,夫複何求?

奮鬥?

曾經她都冇奮鬥過。

這輩子,為啥還要奮鬥?

反正已經能躺平,日子比大多數的人已經過得很舒服了,還折騰個什麽勁兒?

她可不是老天爺的親閨女!

傅紅苕這邊想到女主沈夢若,沈夢若真的就出現了。

真的是應了那句話,說曹操,曹操到。

此時的沈夢若,正在張奮的陪同下,剛剛走進雅園。

曲氏聽到傅紅苕的那一番問話,感覺腦子有點不夠使。

她還是第一次聽人說用善妒之名攔住那些妾室。

那麽,這到底行不行呢?

大周開國時,倒是有這樣的一位功臣,就是因為家中悍妻善妒,即便是皇帝賜婚,也被這位悍妻霸氣拒絕。

但是吧,這位大周朝第一悍婦,還真的是做到了跟她夫君一生一世一雙人。

隻是,兩人並不是壽終正寢。

這位功臣在一次對外的大戰中,以身殉國,訊息傳回,她的夫人便將後事安排妥當,在對方的屍體被護送回京後,選擇了橫刀自刎。

也有人說,這位夫人是被皇帝逼殺。

原因就是因為對方的善妒,一度讓皇帝跟著顏麵掃地。

不過,曲氏倒是覺得這不可能是真相,隻是有些人為了抹黑開國太祖,故意編造的瞎話。

畢竟,皇帝若是想要逼殺對方,也不會用這種死法。

三尺白綾、一杯毒酒,纔是皇帝的做法。

曲氏更願意相信,那是兩人許下了同生共死的誓約。

“堂嫂不說話,是不是覺得我說的不對?”

傅紅苕尖曲氏久久冇有迴應,遂又問了一遍。

曲氏笑了笑,道:“這個問題,我可不知道答案!”

“隻是,在咱們大周開國時,閭國公夫人也是以善妒之名傳天下,閭國公也是真的做了一生冇有納妾!”

“後來,閭國公戰死,國公夫人自刎相隨!”

傅紅苕這下倒是沉默了。

因為書裏也寫過,林璋失足落水身死,訊息傳回章水縣,林璋娘子曲氏自投章水,跟林璋做了同命鴛鴦。

當時看書的時候,傅紅苕覺得曲氏有點傻。

但現在,聽曲氏說起開國的閭國公跟他夫人的事兒,傅紅苕隱約明白了曲氏為什麽會這麽做。

情到深處,生死相隨!

忽然之間,傅紅苕就有些羨慕這個堂嫂。

嫁得良人啊!

若是林璋對她冇有情,情不至深,曲氏何至於以死相隨?

“堂嫂,你是不是很推崇閭國公夫人?”

“有點!”

曲氏略微想了想,點了頭。

一生一世一雙人,又有幾個女人不想?

隻是,要做到這個,談何容易?

男人若是變了心,不管曾經有怎樣的甜言蜜語,都將化作午夜夢迴的斷腸淚。

“堂嫂,要我說,璋堂兄肯定不會納妾!”

“為什麽這麽說?”

“我會看相哦!”

傅紅苕嘻嘻一笑,“我看過璋堂兄的麵前,若是能過了來日的水厄之劫。堂兄的一生,未必就比林瑞要差!”

大三元之才的林璋,若是不死,未來必然十分可觀!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