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我躺平後,垂死相公驚坐起 > 第30章 做妾也是風流事兒?

第30章 做妾也是風流事兒?

-

“堂嫂,徐大人為官清廉,應該會高升的吧!”

傅紅苕下意識地接了一句。

書裏,徐珙的確是高升了。

直接成了京都府的府尹,從七品縣尊,連升六級,坐到了四品的京都府尹。

這在大周朝的曆史上,屈指可數。

而造成這一切的,全是因為女主沈夢若的一項壯舉!

一詞《水調歌頭·明月幾時有》,讓章水縣的教化文風之盛,傳到了皇帝的耳中。

冇錯,女主剽竊了!

先是剽竊了東坡先生的肘子,又剽竊了東坡先生的詞。

東坡先生的肘子,讓女主賺了銀子。

東坡先生的詞,讓女主賺了才女之名。

當時看書的時候,傅紅苕就覺得女主簡直是太有才了,逮著東坡先生的羊毛使勁兒薅,愣是給她薅成了氣候。

但等傅紅苕來到這書裏的世界,再去看女主的行為,忽然就感覺有點不對勁。

不過,傅紅苕明白,這事兒不是她能阻止的。

若無意外,沈夢若也會在張奮的引領下,前來這中秋詩宴。

你問為啥張奮一介商戶也能出現在這裏?

人家是儒商!

沾了一個儒字,這身份雖然依舊被那些傳承久遠的書香門第瞧不上,但對於其他的很多人來講,已經是頗為了得。

人與人之間的優越感,都是這麽出來的。

而也正是這一首東坡先生的水調歌頭,讓女主入了那位安遠侯府的小公子的眼。

然後,兩人之間,那就是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弟妹也認為徐大人會高升?”

曲氏聽傅紅苕如此說,倒是有些驚訝。

這個堂弟媳婦,她不是很瞭解。

本來呢,如果傅紅苕跟林瑞是正常的嫁娶,成親那邊,曲氏必然會跟林氏族裏的幾個婦人去往洞房裏根傅紅苕見一見。

但傅紅苕是沖喜的。

後來,傅紅苕掌家,又跑去了莊子上避暑,曲氏則隨著林璋到了縣城,兩人之間這纔是第一次接觸。

按照曲氏知道的傅紅苕的情況,這個堂弟媳婦隻是山裏人家的閨女,不該有這般的見識纔對。

但很顯然,傅紅苕跟她認知中的樣子,不大一樣。

“堂嫂,徐大人是好官,好官難道不該高升麽?”

傅紅苕一副自然懵懂的表情,好看的大眼睛眨了眨,反問了曲氏一句。

這一下,曲氏倒是笑了。

“對,對,好官就該高升!”

這麽樸素的認知理論,有毛病嗎?

完全冇毛病!

曲氏也不好在這裏跟傅紅苕說官場的事情,乾脆就順著傅紅苕的話講了下去。而等她說完話,再想這件事情,忽然就感覺,這堂弟媳婦說話好像很不一樣。

看似問題很大,其實一點毛病冇有。

最妙的是,這種話,任誰來了,都不能說不對,還隻能誇獎。

這份本事,隻是運氣麽?

曲氏心裏有點拿不準。

但她知道的是,這個堂弟媳婦的運氣是真的好,福氣也是很足。

堂弟林瑞重病到那個樣子,結果娶了媳婦,當天就能起來走動。

這沖喜的效果,簡直跟神仙出手了一樣。

兩人很快進了雅園內。

曲氏並非第一次過來這中秋詩宴,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便一一給傅紅苕介紹。

而作為召開中秋詩宴的仙尊夫人卓氏,這會兒還冇出場,畢竟人家是這章水縣一種女眷中身份最高的。

所有前來這裏的女眷,不管是誰家的夫人,老夫人,都不夠資格讓卓氏親自出麵迎接。

“這便是林案首的娘子?”

“哎呀,果然是人比花嬌,跟林案首端的是郎才女貌!”

……

隨著曲氏將傅紅苕的身份點名,不少人都衝著傅紅苕投放了善意。

別看現在是秀才娘子,過幾天,可能就是舉人娘子了!

如今這府城裏,秋闈已經開始了!

以林瑞的才學,考中秀纔是必然的。

若是運氣再好點兒,中個解元的話,這位林家少夫人的身份,可就真的不得了。

是以,雖然傅紅苕是林瑞的沖喜娘子,但冇有誰敢小瞧了她。

妻以夫貴!

這話,可真的不是吹的。

傅紅苕則是一直微笑著,禮貌地迴應每一個人。

而在這過程中,她也能感覺到有幾個人對她頗有敵意。

曲氏則是小聲解釋,那幾個曾經都是有意跟林瑞談婚論嫁的,家裏都有適齡的女兒待嫁。

但是在林瑞重病,想要娶妻沖喜的訊息傳出後,這幾家人都冇了動靜。

“弟妹,不過,嫂子得提醒你,這幾家人,還是要小心應對,若是瑞堂弟中了鄉試頭名解元,怕是她們不會善罷甘休,指不定會想方設法把閨女送給瑞堂弟為妾!”

曲氏這番話,其實說的已經是很保守了。

事實上,在林瑞恢複健康後,這幾戶人家就動了心思。

他們甚至派了人去見林高氏。

林高氏不回來林橋鎮,就是不想讓這些糟心事傳到傅紅苕這個兒媳婦的耳朵裏。

畢竟,一旦她回來,這些人家派來的人,可瞞不過傅紅苕。

如今林瑞還在府城,萬一兒媳婦想多了,林高氏也冇法去安撫,畢竟她這個做婆婆的,說再多,也不如兒子說一句。

最重要的還是,兒子跟兒媳婦都還冇洞房呢!

林高氏這個婆婆做的,也是前無古人了!

在別的人家,都是兒媳婦躲著婆婆,生怕被婆婆立規矩,但在林高氏這裏,則是生怕委屈了自家兒媳婦。

“堂嫂,她們的閨女,會願意嗎?”

那幾戶人家,可都是縣裏傳承幾代的書香門第,不是說,這樣的人家最注重名聲臉麵的嗎?

“弟妹,你啊你啊,真是傻人有傻福!”

曲氏都有點羨慕傅紅苕的好運了。

她小聲給傅紅苕解釋其中的原委。

“若是瑞堂弟中瞭解元,那麽,這種事情,經過他們的嘴一說,這就是才子佳人的風流!”

“是紅袖添香夜讀書的風雅!”

“這般風雅之事,如此風流之舉,在那些文人雅客眼裏,非但不會有損名聲,隻會覺得此事當浮一大白!”

聽曲氏這麽一說,傅紅苕就懂了。

這不就是雙標麽!

單純地給權貴或者給有錢人做妾,這叫自甘下賤,但若是給文人雅士做妾,這就風流!

簡直,風流你個嘚兒啊!

怪不得都說書生的嘴,騙人的鬼!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