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我躺平後,垂死相公驚坐起 > 第28章 赴縣城

第28章 赴縣城

-

這話,真不是謙虛之言。

傅紅苕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本事。

她就不是掌家理事的材料。

眼下之所以還冇出什麽亂子,隻是因為冇什麽事情。

但問題是,眼瞅著就要八月中秋了啊!

中秋的節禮,要怎麽安排?

這些事情,林高氏都冇有跟她說過。

“少夫人,這些都是有定例的。您隻要按照往年的標準去做,就不會出什麽問題。”

“秋媽媽,那往年的定例是怎樣的?”

“這個,賬房那邊有記錄!”

好嘛,這倒是能說得過去了。

傅紅苕想著,既然都有定例,那就按老標準來吧。

她這,也算是蕭規曹隨了。

“對了,母親中秋不會也不回來過吧?”

說完了中秋節禮的事情,傅紅苕纔想到這個關鍵的問題。

要知道,中秋是團圓的節日。

雖然林瑞去府城趕考,林淳同行了,但這家裏,她們兩個女人是不是也該團圓一下呢?

“這個,夫人,大概,可能,也許,會回來吧!”

聽秋媽媽說得這麽不確定,傅紅苕就明白了,她這心大的婆婆啊,八成是在孃家當姑娘當舒服了,可能不會回來了。

說起來,這高家到底是個什麽情況?

出嫁的閨女回孃家省親,這一去就待家裏不走了,她孃家嫂子們難道就冇點意見?

可惜,這種話不能說。

接下來的日子,林家的管事們挺忙。

忙著采購各種的節禮。

傅紅苕直接委派秋媽媽帶著桃夭做督工,確保不會出現什麽以次充好或者以少充多的情況。

她這個少夫人第一次負責節禮的派送,那必須不能出岔子。

不過,問題很快來了。

因為雞瘟的氾濫,往年有些人家的節禮是有活雞若乾的。

“多送幾條魚吧!”

雞,因為雞瘟的原因,即便是送,估計收禮的人家也不敢隨便收。

那可是雞瘟!

因著傅紅苕的一個決定,林橋鎮這邊的魚市行情見漲。

不少捕魚為生的人家都是喜笑顏開,狠狠誇了傅紅苕這位林家少夫人一番。

對此,傅紅苕一無所知。

還是桃夭在外麵聽到了,跟傅紅苕學了一嘴。

傅紅苕聽到這個,就一個感覺,這時候的人,還真的是可愛啊。

她隻是讓人多買了幾條魚,價格稍微漲了一點點,本就是正常的買賣,居然還能收穫一波誇讚,真是意想不到。

……

傅紅苕這邊忙著節禮的事情,亂石村沈夢若也冇閒著。

她的肥皂做出來了!

效果的確是比之前大周人們慣用的胰子要好用的多,而且有些加了點香料的,味道更是好聞的多。

“這是能傳家的秘法啊!”

沈父用這沈夢若做出來的肥皂,差一點點就起了轉行做商戶的心思。但最終還是控製住了自己的貪婪。

“這方子,直接賣給張家吧!”

沈父到底還是老薑,看得夠遠。

這肥皂方子若是他們跟張家合作,將會源源不斷地獲取大量的銀錢。但問題是,這種暴利的買賣,若是沈家子孫要出仕,很大可能被監查院定性為商戶所為,從而斷了他們的前程。

“父親的意思是,我們隻賣方子?”

沈夢若有些吃驚。

“此方暴利,低買高賣,乃是商戶之舉。我沈家乃是耕讀之家,將來是要成為書香門第的,豈能自甘下賤?”

沈父理所當然的口吻,讓沈夢若心中的某個想法,越發堅定了。

她要跳出這個沈家,她不要被困死在這偏僻之地。

她,穿越來此,不是來做一個唯唯諾諾的古代婦女的。

“父親所言極是!”

“小妹,賺錢固然重要,但我們沈家的立足根本,還是讀書!”

在讀書一道毫無成就的沈夢周,此刻卻是堂而皇之地說著教育沈夢若的言語。

沈夢若也不反駁,老老實實地應下了。

“父親,那,我明日便帶著成品,還有方子,前往縣城,跟張公子商談一下這方子的價錢!”

“嗯,讓你大哥跟你一起去!”

沈父很滿意這閨女的聽話懂事。

……

第二日一早,沈夢周就喊了沈夢若出發。

美其名曰早上的陽光不烈,早點兒去,也好早點回。

而就在這兄妹倆前往縣城的時候,傅紅苕也上了林家的馬車,往縣城趕去。

作為一條鹹魚,傅紅苕本以為自己可以在家裏躺平很長時間,哪曾想昨兒傍晚時分,家裏收到了一張請柬。

縣尊夫人卓氏給她這個秀才娘子送了請柬,邀請她前往縣城參加對方舉辦的中秋詩宴。

往年的時候,這個赴宴的人,是林高氏。

如今林高氏回孃家省親去了,赴宴的人,自然就成了傅紅苕這個林傅氏。

“秋媽媽,我不會作詩啊!”

一直到上馬車的時候,傅紅苕都想打退堂鼓。

“少夫人,這縣尊夫人辦的中秋詩宴吧,會有很多學子參與,主要是他們作詩,以便有些夫人擇婿!”

“您,不需要作詩!”

“那你不早說!”

聽秋媽媽說自己不需要作詩,傅紅苕瞬間鬆了口氣。

真是的,平白自己嚇了自己半宿。

傅紅苕雖然也是穿越過來的,但她可不敢剽竊前世的那些詩作。原因不單單是因為這裏有個女主沈夢若,最重要的是作詩講究平仄押韻,而她完全不懂這個。

上學的時候倒是學過,但是等畢業的時候,都還給老師了。

摽竊詩作一時爽,一旦被人拆穿,那就直接火葬場了!

“您也冇問啊!”

被傅紅苕孩子氣地埋怨了一句,秋媽媽也是笑了,忍不住回了一句。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秋媽媽算是看出來了,他們這位少夫人,其實啊,就是個孩子心性。

有些時候呢,會裝作很嚴肅,那是談正事的時候,努力做出一副端莊的樣子。

大多數時候,就是個孩子,毫無少夫人的威嚴。

“那,下次再有這樣的事情,秋媽媽你得早點提醒我!”

“是,少夫人!”

秋媽媽連忙應下。

馬車緩緩而行,直奔林橋鎮碼頭,他們要在這裏換船,乘船前往縣城。

雖然馬車也能直達縣城,但比起走水路,要遠得多。

林家有自己的客船,體型還不小,在這林橋鎮碼頭,算是比較大的船了。

傅紅苕也是第一次見到這個世界的船,帶帆,船體兩側還有如同輪子一樣的東西。

看到這艘船的外形,傅紅苕都忍不住有點驚訝了,這分明就是輪船嘛!

這個世界的船,都到這個程度了嗎?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