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我躺平後,垂死相公驚坐起 > 第1章 叫作招娣的傅紅苕

第1章 叫作招娣的傅紅苕

-

謨嶺村,坐落在群山邊緣,臨著一條曲寰江。

依山傍水,端的是好風水。

時值春夏之交,地裏的農活正忙。

村頭的傅家,今日嫁閨女,但卻異常的冷清。

門頭掛了兩根紅布,算是唯一的一點喜慶之色。

傅紅苕坐在自己臨時的閨房裏,等待接親的隊伍到來。

而在這房間的門前窗外,都有傅家人守著。

目的呢,自然是怕她逃婚。

為啥逃婚?

自然是因為這門親事它不尋常。

男方是個病秧子書生,林瑞。

初春的時候,林瑞染了風寒,已經在床上躺了快一個月,據說是可能撐不過去了。

藥石無醫的情況下,林瑞的爹孃便想到了古老的法子,沖喜。

若是能行,這兒媳婦就是他們家的大恩人。

若是不得行,也不能讓兒子一個人在地下冇了香火。

林瑞的爹孃並冇想讓兒媳婦給兒子陪葬,他們想的是有了兒媳婦,到時候從族裏過繼一個剛出生的男嬰到兒子的名下。

但這些事兒吧,他們冇對外傳。

卻不知道,外麵有了林家想要給病秧子兒子配冥婚的謠傳,而且越傳越凶。

待林家人聽到外麵的謠傳,情知解釋不清,便聽之任之。甚至想著,這嫁進門的兒媳婦死裏得活,更會感激他們,從而甘心守寡,為他們的兒子守節,撫養那過繼的孩子。

父母之愛子女,則為之計長遠。

林瑞的爹孃,是真的為了自己的兒子,想的夠遠。

相比之下,傅紅苕的爹孃,就是不配為人父母。

在知道這事兒後,知道對方給出的聘禮足有五十兩銀子後,就主動把閨女的生辰八字送了去。

結果高僧一合八字,竟是天作之合。

林家立刻就同意了這門親事,定下了接親的日子。

傅家這小姑娘本名招娣,從小被偏心的爹孃不待見,在知道自己要去給人沖喜,要是運氣不好,可能立刻就得冥婚後,竟是驚懼而死。

這個變故,林瑞父母是怎麽也想不到的。

萬幸,傅紅苕,穿了過來。

穿過來後,傅紅苕很快就弄清楚了自己的處境。

她是穿書的。

她要嫁的林瑞,是書裏第一反派,權臣、奸臣、佞臣。

說起她要嫁的男人,隻能用“傳奇”來形容他。

耕讀之家的長子嫡孫,素有才名,後來,病中娶妻傅氏沖喜,翌日痊癒,傅氏卻香消玉殞。

自此之後,林瑞身上就多了些不一樣的東西。

戾氣很重!

因為世人皆言,他是用了借命之法,這才痊癒。借的誰的命?自然是可憐的民女傅氏。

但真相到底是什麽?

冇有人知道。

反正直到傅紅苕穿越前,狗作者都冇有寫到這方麵的內容。

“如果真的是借命之法,那麽,我豈不是今天晚上就寄了?”

傅紅苕覺得自己可以掙紮一下。

她看向旁邊守著的名義上的親孃王大花,試探著詢問自己是不是必須得嫁?

得到的答覆是就算是死了,也得嫁過去。

“五十兩銀子,我可以掙到的!”

“我能掙更多!”

“隻要給我一個月的時間!”

“別逼我抽你!”

麵對傅紅苕的豪言壯語,王大花直接拿起了旁邊的細柳條子。

在王大花的認知裏,這閨女就是送去給那病秧子陪葬的。所以,打了也是白打。

傅紅苕瞅了眼王大花手裏的細柳條子,最終不再言語,好女不吃眼前虧。

好吧,她不掙紮了。

不就是沖喜麽?

說不定她就是來走個過場,等沖喜後,林瑞繼續他的傳奇人生,而她說不定也已經回到現代,就像是做了一場夢。

老話不是常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嘛!

傅紅苕乾脆老老實實地等著。

一直到外麵傳來了吹吹打打的聲音。

林家接親的隊伍到了。

本來呢,該是新郎官林瑞親自過來,但他這會兒還在床上躺屍,來接親的是他的堂弟林琅,手裏捧著一隻異常雄壯的大公雞,這就是等同新郎親至了。

傅紅苕被戴上紅蓋頭,由那個一向很喜歡欺負前身的弟弟背出了傅家,送到了林家接親的八抬大轎上。

謨嶺村的村民瞧見這一幕,都是議論紛紛。

“這林家還真的是體麪人家!”

“可不是嗎,接個冥婚的新娘子,都是八抬大轎!”

“這要是林家大郎真的好了,傅家可就賺了!”

“想什麽好事兒呢?”

“咋了?難道不對?”

“當然不對!”

“傅家根本就不是嫁閨女,而是賣閨女!”

“冇有嫁妝!”

“這閨女嫁出去後,就跟傅家再冇有任何的關係,聽說,林家可是讓傅老根跟他婆娘摁了手印的!”

“可憐招娣這丫頭了!”

“唉,傅老根跟王大花,也不怕晚上做噩夢!”

“他們怕什麽?他們連爹孃老子都能餓死,還有什麽怕的?”

……

在村民們的議論紛紛中,傅紅苕莫名感覺想哭。

她知道,這不是自己的情緒,而是來自前身,那個叫作招娣的小姑娘!

這一刻,傅紅苕忽然想起了曾經網上聽到的一首歌《招娣》。

而前身小姑娘就是叫作招娣的。

她的經曆,也是跟那首歌很像。

既如此,那便唱!

這一刻,傅紅苕已經決定放飛自我!

……

那年瓜熟落了地,爹孃啊盼來盼去,哭啼一聲是兒是女,還是冇用的東西。

從此我名字便喚作招娣。

爹孃耕著地繼續盼來盼去,他們祈禱上天又拜著地,在觀音廟裏長跪不起。

一拜天地,快點嫁她出去,再換幾兩碎銀!

三書六聘,爹孃笑臉相迎,夠兒子娶個妻!

這一生招娣盼娣念娣,隻為等到他來臨。

由不得我由不得你,隻怪我們身不由己!

……

坐在花轎裏的傅紅苕忽然開唱,著實是把周圍的人都給驚到了。

但慢慢的,當人們聽清了傅紅苕唱的是什麽,不少人都落了淚。

尤其是許多的女人,這其中可是有不少的招娣、盼娣、念娣!

“傅招娣,你給我閉嘴!”

“不準唱了!”

王大花紅了眼。

傅老根也是暴怒。

兩口子就要衝向花轎,阻止傅紅苕繼續唱。

然而,來接親的林琅卻是帶著人攔住了兩人。

“兩位,莫要亂了規矩!”

“還有,轎子裏的是我林氏婦,是我堂哥明媒正娶的妻子!”

“打今兒起,從上了這轎子,便跟你們傅家冇關係了。”

“可記住了?”

林琅的手點在傅老根的額頭,一下一下,嚇得傅老根差點當場就跪了。

至於那窩裏橫的傅家寶貝兒子傅傳宗更是早就縮到了後麵。

“起轎——!”

隨著一聲歡喜的高呼,八抬大轎緩緩抬起,鑼鼓嗩呐齊鳴。

傅紅苕也就順勢收了聲。

她滿足了!

她幫那個叫招娣的小姑娘小小出了口氣,接下來,就該是她的人生了。

是死是活,貌似還有點小激動!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