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我們不是一下子就長大了 > 第3章 盧麒元

第3章 盧麒元

盧麒元是我另一個表弟。

我寫之前在想,要給他取一個什麼名字,後來看到這個名字覺得比較符合他。

他是我青禾阿姨的兒子。

小時候外婆帶我去過他們家裡住。

他們家一到傍晚就會坐滿人,屋子裡麵就有人討論今天的生肖,**出到了第幾期。

青禾阿姨家的暖房裡有一個掛頂爐,一個爐子上麵用長長的鉤子掛起來,鉤子連接到上麵的牆壁。

底下圍坐著的人呢,青禾阿姨就在爐子底下生火,大家圍坐在一起取暖。

前來寫碼,討論寫碼的人就待滿了屋子。

青禾阿姨拿著一個小本子,一邊寫上彆人的**號,一邊招呼來做客的人,“先生(對方的尊稱),今天有個什麼好**呀?”一般在彆人說完號子(生肖號碼)後,青禾阿姨就寫在本子上。

“今晚怕會出羊,我要包了...青禾,我要包隻羊,10塊錢。”

(包了:就是所有對應羊的生肖的號碼都要買。

)青禾阿姨拿著本子寫上名字,生肖號碼,還有金額。

......那個時候我覺得青禾阿姨家是最有煙火氣的,因為他們家很熱鬨。

青禾阿姨手也特彆巧,經常會做一些地瓜片。

我小時候去她家就要吃她做的地瓜片。

噴香噴香的。

還有一種做法就是,把剛從地裡挖來的紅薯放到掛頂爐底下的火堆灰裡埋起來,要坐著看他們大人聊好一會天纔會熟,每次我都等不及。

我就趴在青禾阿姨腿上,“青禾阿姨,紅薯熟了嗎?”

青禾阿姨就會拿火鉗幫我扒拉出來,用火鉗摁一下,如果很硬的話就是還冇有熟,“還要等一下喲,冇有熟...”“那還要多久才能熟?”

“五分鐘。”

“一,二,三,西,五!

可以了嗎?”

“你這是五秒鐘哦,五分鐘是三百秒。”

於是我就哭了,我也不知道三百秒是多久,就覺得很難過。

吃不到紅薯的話,我就去找外婆。

外婆坐在另一邊跟盧麒元看電視,我一路哭著走到外婆麵前。

青禾阿姨聽到哭聲走過來跟外婆解釋。

外婆把我抱在懷裡說,“乖乖然,紅薯冇熟的話吃了會拉肚子的嘞,你想要去醫生那裡嗎?”

我用手擦了擦臉上的淚水,說“不要,”說著又哭了起來。

盧麒元看到我哭了他就走開了。

外婆指著電視裡的人兒要我看,我就冇有哭了,還跟著電視裡的畫麵笑了起來。

過了一會兒,盧麒元走了過來,他把紅薯放到碗裡端到我麵前。

這是我第一次注視他,他身上臟兮兮的,還穿著一個圍兜,臉上還有鼻涕星子,“媽媽要我給你。”

外婆邊接過碗,邊說,“麒元真聽話呀,還給姐姐端過來啊。”

外婆要我趕快吃,剛剛還哭。

可是我不吃,我就看著麒元弟弟。

他遞給外婆紅薯後,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一言不發。

像極了那種大人口中很聽話的孩子。

我在想,他如果長得乾淨一些,大人們肯定就會很喜歡他吧。

盧麒元從小就是一個很獨立的人。

我在他家住的時候,他媽媽每天都很忙,要招待來寫碼的人,爸爸呢也有工作要忙。

晚上的時候,我就看見青禾阿姨從爐子裡倒了一些水在洗澡盆裡麵,麒元弟弟就自己把衣服脫了光屁股的坐到洗澡盆裡麵洗澡,我就看著他,“孩子這麼小就一個人洗澡啊。”

“搞慣啦,從小就要學會獨立,什麼事情幫他做好是害了他。”

雖然這麼說,但青禾阿姨還是會等他洗好之後,坐在小凳子上幫他穿好衣服。

他的洗澡水,從一盆很清澈的水,洗完後變了另外一種顏色。

我看著他,甚至有點擔心他會變成白天臟兮兮的樣子。

盧麒元洗完澡之後就會自己坐到沙發上看電視,這一切都是靜悄悄的,好像他不會哭,也不會打擾到青禾阿姨的工作。

我就在想,他洗乾淨之後應該就是大人們喜歡的那種聽話的小孩子吧。

青禾阿姨家還養了好幾隻鵝。

外婆帶我到外麵散步回來的時候,走到院子裡,那幾隻比我還高的鵝揮著翅膀張開嘴嘎嘎的叫,還邊朝我這邊走來...我受驚了。

晚上就高燒不退。

青禾阿姨也擔心的不停,找了醫生過來說,孩子受驚了,加上可能傍晚出去散步著涼了。

我閉著眼睛,躺在床上,就感覺渾身發燙,很難受,我想哭都冇有力氣。

外婆摸著我的頭,說,“冇事的冇事的”一覺醒來,我就好多了,外婆叫我多喝水,我點點頭。

我起床的時候發現枕頭邊有個綠色的恐龍。

“青禾阿姨,我晚上睡覺的時候有恐龍來陪我睡覺了。”

青禾阿姨會心一笑。

“麒元弟弟說讓他的恐龍陪你睡覺,你的病毒就會消失,這樣你就能快點好起來。”

“我今天早上起來就覺得我完全好的差不多啦,麒元弟弟我喜歡他,也謝謝他的恐龍。”

青禾阿姨和外婆咯吱咯吱笑起來。

我回過頭,發現麒元弟弟站在我後麵。

我走到麒元弟弟麵前,“謝謝你,盧麒元。”

麒元弟弟紅彤彤的臉上露出了笑容,然後就蹦躂蹦躂的跑走了。

那個時候,我就記得麒元弟弟是個靦腆但是內心很細膩的男孩子。

後來,我跟木子再次去他家裡住的時候,他己經上小學了。

他總是時而來看看我們,但是不跟我們講話。

我在想他肯定有他自己的朋友吧。

果不其然,他的朋友跟他一起在客廳裡玩紙牌。

不過他比小時候乾淨了,臉上冇有了鼻涕星子,不過他笑起來就露出了他缺漏的大門牙,我和木子不敢當著他的麵笑話他,怕他生氣。

我和木子想玩扮家家酒,可是盧麒元家裡冇有什麼工具呀。

我隻好找到盧麒元,讓他想想辦法。

他想了一下,突然把食指這樣豎著一指。

代表他想到了辦法。

“你們兩個跟我來。”

我和木子屁顛屁顛跟著他走。

麒元弟弟帶我們走到了他們家後麵,右邊有個門 ,打開後就是通往二樓的樓梯。

上樓梯的時候,他走在前麵,邊叮囑我們說,“這個樓梯有點陡,你們要小心。”

“好呢。”

我和木子都覺得麒元弟弟很不錯,因為他待人很有耐心。

他指著後院的樹上的果子,他說“你們可以摘,如果需要的話。”

“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他就像一個服務員,我們要什麼他就滿足我和木子。

結果他幫我們找到了很多扮家家酒的菜還有水果。

他帶我們到了二樓左邊的一塊露天的陽台上,陽台望下去可以看見屋頂,屋簷下麵還空出來一塊地方。

我感到好高興。

“那裡就作我們的家吧!”

我跟木子說。

“那裡真的很不錯欸,我好喜歡!”

於是,我們把扮家家酒的東西放到我們的家裡。

這次我跟木子兩個人都做了一道自己很喜歡的作品。

木子做的是用大桑葉做鋪墊,是一張小女孩的臉,她有頭髮,眼睛,嘴巴。

看起來真的很棒!

我做的是一個房子,我還做了窗戶,還用小石頭做房子的小路。

木子說她做的小女孩就可以住到我家,我同意了。

等麒元弟弟幫我們找好材料之後,他就叮囑我們可以自己在這裡玩,下樓的時候要小心。

他先下樓去。

我跟木子都覺得實在是太麻煩他了,就讓他趕緊下去陪他的朋友。

麒元弟弟走後,我跟木子就在討論。

“你覺得盧麒元怎麼樣?”

我說。

“挺不錯的,做事情蠻細心的。”

“我也覺得。

那你以後要和他結婚嗎?”我問木子。

“可是他比我小一些呀。”

“我們不能和自己小的弟弟結婚嗎?”

“不知道。

如果可以的話,我會考慮的。”

“那你呢,你覺得麒元弟弟怎麼樣?”

木子問我。

“但是我覺得他有點不愛說話,但是他會把事情做好,反正我覺得他是個很不錯的人,反正是個好人。”

木子點點頭。

後來,我們回家的時候,我還叮囑他要保護好我跟木子做的作品,他點點頭。

這讓我和木子都很放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