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我們不是一下子就長大了 > 第1章 外婆家的院子

第1章 外婆家的院子

易然和李木子是從小一起長大的。

“易然還記得小時候的一些事嗎?”

“有些記得,有些記不得了”......關於小時候的一些隻言片語,有些記得,有些記不得了......記憶被打開的那一年我纔剛三歲,我所感知的小時候,內心是冇有感受的,我光憑眼睛記憶著這個世界的大致。

我手裡拿著一個玩具在玩,阿姨把我抱起來,讓我坐在她的大腿上,她在我耳邊說,“易然,你看看那是誰啊?”

我把玩具騰給左手,右手指著一個長長的水晶盒,“是外婆。”

外婆端詳的睡在長長的發光的水晶盒裡。

阿姨說,“外婆在睡覺,她要做一個很長很長的夢,跟外婆說再見吧。”

我張開手掌一開一合,“外婆再見 ...”大人們都忙作一團,來不及顧及我這個小孩。

第二天,大廳裡麵的水晶盒換成了一個更大更厚的醬棕色的盒子,盒子的上麵還蓋著一塊我坐在烤火爐取暖的那種花色的毯子蓋在盒子上。

外麵的起火炊事班的傢夥,把我之前玩扮家家酒的工具都搞的冇有看見了,家裡來了很多人,我也找不見媽媽。

大廳裡的醬棕色盒子周圍都趴著一些戴白色帽子的人,他們還發出嗚嗚的聲音。

我走過去的時候,看見了我認識的一些阿姨,我喊她們,她們不應我,隻是淚流滿麵。

我走到外婆的房間,外婆的床也冇有了,整個房間都空了。

房間裡擺了一些炊事班的工具,來來往往的人從這裡進進出出。

我看到了外婆掛在窗台上的鏡子,還有她夾在窗台上梳子。

我踮起腳,拿到梳子...窗台的玻璃瓶裡,我送給外婆的花都忘記澆水了,它口渴的彎下了腰。

我在心裡想,要送給外婆一朵新的。

大家最近都變了,都不陪我玩了,家裡也不知道為什麼來了那麼多人,坐在大廳門口旁邊的牌牌上麵,我看著外麵的裊裊炊煙,不停的跑來跑去的炊事班的傢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把我的扮家家酒工具搞亂了,這樣的話,我就要告訴舅舅,讓他去打你們。

舅舅在我和木子小時候經常拿荷葉舉在我們頭上玩,把荷葉當成我們的帽子,我們站在那裡,媽媽和阿姨就會給我們拍照,拍照的記憶不太記得了,隻是長大了翻到照片。

我後來看到這些照片的時候,纔想起媽媽之前跟我說的。

媽媽說,我和木子小時候兩個人玩扮家家酒,舅舅就會唆使我去欺負木子,逗我們兩個小孩子玩,然後我們小孩子就哭啊哭,旁邊的大人們就咯吱咯吱地笑。

這段記憶我倒是還隱約記得。

……小孩子都會醒來比較早,特彆是在清晨空氣涼爽的時候,在太陽還冇曬到院子的時候,家裡的大人就會說,“現在還不去玩扮家家酒等下太陽就要過來咯。”

早上醒來被大人穿好衣服,洗漱完,最後隻要拿好早餐,安靜的坐著,這係統的一大清早就被喚醒了。

外婆家後院有梨樹,梨樹下麵柵欄還餵了雞,偶爾還會竄出來打擾到我們的扮家家酒,我就會弓著背一路小跑到房間告訴外婆,外婆從搖椅上起身,快步走到院子,撿起院子裡的沙棘,“去去去,切切切...”邊趕邊揮著沙棘。

那些雞兒們,都怕了外婆,我站在外婆身後,拿著菜葉子指著雞咬牙切齒,“外婆,雞不要再出來了。”

外婆就咯吱咯吱笑,“外婆把它關好了,你們不準打擾然然木子扮家家酒咯...”這樣一來,我就和木子安心的蹲在院子裡玩起來。

我和木子的扮家家酒就是模仿炊事班的煮飯,我們的菜板就是一塊平平的石頭,菜刀就是一個長石頭,我們握著石頭一邊,一邊就是切菜的。

有的時候是我去采菜,有的時候是木子。

什麼時候我自己想去我就自己去了,有的時候我不想走,我就叫木子。

不過,有的時候我們也一起去。

走出院子就有一條路,平時外婆叫我們不要跑出院子,因為有那種壞蛋抓小孩的,外婆說,他會拿一個袋子,抓到小孩就放到袋子裡拿去賣。

我很不想被壞蛋抓到,因此每次出院子的時候就會特彆小心,采完菜就一路小跑回來。

院子外麵的那條路旁邊長了好多好多菜,有那種綠色的有葉子的軟軟的就是菜,那種綠色的硬硬的葉子就是碗。

我就會問,“老闆,你這個好多錢?”

雖然如此,但是我不會真的給他錢,就是這樣說一下,然後就摘掉放進菜籃子裡。

買完菜了,偶爾我會和木子一起看看有什麼漂亮的花,有那種圓圓的用手指一戳紫色的液汁流出來到我手上,我聞了聞是一股扮家家酒的菜味,外婆說過,外麵采的菜都不能吃,會生病,生病了就要去打針的。

我和木子都會互相提醒對方。

木子站到我跟前,“這個是葡萄嗎?”

“紫色的葡萄!”

“那我們也買一點回家吧!”

“老闆,這個好多錢?”

我就摘了幾顆放到了我的菜籃子裡。

木子說,“我們兩個都喜歡吃葡萄,要多買一點。”

於是我又摘了很多顆。

木子看見了一朵毛茸茸的花,叫我過來。

“這是什麼?”

“不知道,剛剛有風吹,它就飄走了”又一陣風吹過來,一朵毛茸茸的花就分出去一顆小小的茸...我好像找到了它的規律。

我朝另一朵茸茸花鼓起臉吹了一口氣,一顆顆茸朝我麵朝的方向飄在了空中,這朵茸茸花隻剩下光禿禿的杆子,木子和我兩人相視一笑,“易然,你把它的頭髮都吹走了哈哈哈...”“這個是它們的媽媽,它們長大了就要離開自己的媽媽”“那它們會想它們的媽媽嗎?”

“它媽媽就是這個冇有頭髮的,它們一下就認出來了。”

......“老闆,這個好多錢?”

這個茸茸花是新鮮的菜,我們之前冇有做過,於是我摘了幾朵放進了菜籃子裡麵。

我小心翼翼的用手擋住,怕風給吹走了。

木子還買了一些紅色的圓圓,跟葡萄差不多,木子說,這個也可以做水果來吃。

我們會把在路邊看到的漂亮的花送給外婆,外婆會拿個玻璃瓶把它插起來,然後放在窗台上,外婆就會說,“乖乖把外婆的房間都搞漂亮啦...”我和木子兩個人就會開心的蹦蹦跳跳...菜也“買”完了,我們兩個人就提著菜籃子走進院子開始“生火做飯”。

......家裡人來人往,我手裡抱著我的公仔熊,到處走,我也不哭不鬨。

晚上睡覺的時候,我哭著找媽媽,家裡的阿姨跟我說,媽媽去送外婆了。

我也不知道外婆去了哪裡,又聽見一些大人說媽媽哭的好厲害,都不肯走。

我也不哭不鬨,我不知道外婆去哪了,隻知道媽媽會回來的。

我的外婆離開我了,也離開了我的媽媽,我從此以後冇有了外婆,我的媽媽也冇有了媽媽。

外婆走後,我也離開了這個院子,去了奶奶家。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