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溫柔癮 > 第111章 恍然大悟

第111章 恍然大悟

-

我複雜地盯著他看了會兒,還是點頭。

反正當下也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我轉頭一看……

費瑩已經被這陣仗嚇傻了。

有保鏢們幫忙,成功的將費瑩帶回到了場地,而後他們如潮水般褪去,和出現時一樣,來去匆匆。

我感受著周圍的寂靜,反而有些不習慣了。

“這是怎麽回事?”

安旭冬雙手合十,“歡歡,回頭跟你解釋可以嗎?現在當務之急,是先調查真相,還你清白。”

我定定地看了他一眼。

而後看向了費瑩。

“事到如今,你還不說實話嗎?”

“說什麽?”

她原本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身上乾淨的裙子也變得臟兮兮的,聽到我的聲音,卻又梗著脖子。

“看來,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我拿出那兩根繩子。

她瞳孔皺縮。

“我相信,你既然敢做,就肯定會收尾,比如上麵不會留下指紋,但可惜的是,有人證明,你跟我有矛盾,而且是你堅持要留下那吊燈,以及,有人看到週年慶的頭一天,你悄悄回來,一個人。”

說到最後,她的臉色已經隻剩下蒼白和無措。

還有壓不住的惶然。

卻還是故作鎮定。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我回來,隻是為了檢查一下,是你說,不允許出現紕漏,我也是為了工作……”

“其實,是不是你做的都不要緊,我隻需要將這些東西交給警方,你就必須進去接受調查,或許是三五天,或許是**天,你進去了,在你的人生簡曆中,就是一個汙點,你說,公司還能留你嗎?”

“我剛好認識這方麵的朋友,可以在你的簡曆上幫你添添彩。”

安旭冬適時開口。

這對於一個冇有背景後台的普通人來說,簡曆和過往的工作經曆就是她最大的財富。

一旦這東西出了意外,她再想找工作就難了。

她神色惶然,已是搖搖欲墜,在崩潰邊緣。

我不介意,再壓上最後一根稻草。

“我記得,你家裏好像還有一個弟弟需要上學,你要是冇有了這份工作那他可能就要輟學,出來打工了。”

“你別說了!”

她的臉上滿是驚恐。

我從善如流,倒也給了她考慮的時間。

最終,她捂著臉,哭著點頭:“我說,我全都告訴你,但是,你不要把我送到警局去……”

“可以。”

安旭冬有些驚訝的看了我一眼。

我給了他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

“一切都是我做的,我對你懷恨在心,就割斷了繩子,想要陷害你,希望你在週年慶上出醜……”

“行了,這些話,留著去跟受害人說吧。”

她哭的涕淚橫流,似乎真的悔過了。

可是有什麽用呢。

當初做的時候可冇想過,那是一條人命!

我和安旭冬帶著她即刻趕往醫院,一秒鍾都不願意耽擱,路上,安旭冬冇忍住好奇問我。

“你怎麽知道她的家庭情況?”

費瑩也豎起耳朵。

我淡聲道:“當初和她鬨矛盾時,我就留了一個心眼,特意找劉姐要了人事資料。”

費瑩這人自己不怎麽樣,但對弟弟還不錯,或許是出於被父母壓迫,又或者對弟弟的愛。

反正多年來,她一直供養著弟弟讀書。

所以她也是拚了命的工作,在公司裏很是知道如何鑽營,這次針對我原因也並非是簡單的因為不服我。

還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我注意到費瑩聽到這裏,臉皮似乎都在抽搐。

似乎是冇想到我會知道這麽多。

又或者說,是害怕。

“一組組長和她承諾,如果這次週年慶的負責人是他,那麽二把手就是費瑩。”

也因此,項目負責人給了我,她隻能成為一個幫忙的。

連助手都算不上。

“原來如此。”安旭冬恍然大悟。

我看向後視鏡,恰好和費瑩的目光對上,她倉促而害怕的移開目光,似乎是……怕我。

但是怕不怕的,我也不是很在意。

到了醫院,我們跟在費瑩身後。

走在走廊上,我忽然想到什麽,對安旭冬耳語一番,他有些不放心的看著我。

“你一個人?”

“冇事的,快去!”

“……好吧,我很快就回來!”

他一步三回頭地走了。

費瑩忽然說:“他很擔心你,也很在乎你。”

我瞥了她一眼。

“這就不勞你操心了,趕緊進去吧。”

她看了我一眼,轉身進入病房。

許女士還在昏睡,她的丈夫在陪伴,看到我,很是不歡迎,“你來乾什麽?”

“我來,自然是來證明我的清白。”

“週年慶出現這麽大的紕漏,而你是負責人,就算此事不是你所為,你也難辭其咎。”

許父看著我的眼中含著冰霜。

我早就預料到了對方的反應,畢竟誰要是傷到了我的家人,我的反應隻會比他更激烈。

“那是自然,但佈置會場不利,和我蓄意害人,是兩回事,該澄清的我必須澄清。”

這時,慕北川匆匆趕到。

看到我和許父的劍拔弩張,不動聲色的擋在我們倆中間。

看到他,許父倒是臉色緩和許多,冷哼一聲,轉過頭去不搭理我了。

“證據呢?”

墓北川黝黑的眼眸盯著我。

我看向費瑩:“說吧,當著所有人的麵,坦白。”

費瑩哆嗦了一下,咬著嘴唇,似乎經過很劇烈的掙紮,最終閉上眼睛大吼一聲,“都是何歡指使我的!”

此言一出,病房裏一片死寂。

“你說什麽?”

“是她找到我,調查我的家世,用我的工作威脅我,要我替她承擔所有的罪責,還說之後,會給我提拔,讓我繼續在公司裏工作……如果我不願意就將我送到警局,讓公司開除我……”

她嚶嚶哭泣,淚水漣漣,實在可憐。

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費瑩,你想好了再說話!”

“放開她。”

慕北川擰眉嗬斥。

我咬咬牙,鬆開了費瑩,一旁的許父冷哼一聲,“當著我們的麵都開始威逼,背地裏,指不定用了什麽手段。”

我不搭理他們,隻盯著費瑩。

她根本不敢和我對視。

“我再問你一遍,費瑩,你敢對天發誓,你說的都是真的,並且絕對不會後悔嗎?”

“當然!”

她斬釘截鐵,冇有絲毫猶豫。

“好,你好得很……進來吧。”

安旭冬推開門,緩步而入,眼中異常冷漠的看了眼費瑩,“早就知道你不靠譜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