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溫柔癮 > 第109章 情深義重

第109章 情深義重

-

“可以。”

隻要可以爭取到時間,再過分的要求,我都必須答應。

安旭冬堅定的看著我,“我陪你一起。”

“謝謝。”

在所有人都懷疑我,攻擊我時,唯有一個安旭冬是相信我的,我內心一時有些五味雜陳,更多的是感動。

“不過在這之前。”

慕北川又開了口。

我心中一緊,下意識以為是事情出現變故,或者他改變主意了。

“許女士也算是因你而住院,你是不是應該過去探望一下?”

這話說的不假,我冇道理拒絕。

“該去。”

我是負責人。

哪怕這紕漏不是我所出,但我也難辭其咎,去探望,瞭解一下許女士的病情,很有必要。

至於其他賓客,我交給同事們進行疏散。

臨走前,我囑咐王哥,“千萬記得,讓保安把這裏看關起來,不要讓任何人動這裏的東西,等我回來親自查!”

“好。”

我跟隨慕北川來了醫院。

一路上,這男人的臉色都十足冰冷,彷彿別人欠了他八百萬一樣。

我倒覺得正常。

畢竟出事的是他未來嶽母。

車子停下,慕北川忽然看向安旭冬,眼中閃爍著隱隱鋒銳。

“你來乾什麽?”

“我不放心,當然要陪著她。”

他的氣場尖銳,安旭冬雖說為人溫和,但認真起來也是不遑多讓。

兩人簡直針尖對麥芒。

也不知道為什麽,就跟前世有仇似的!

“這個時候,我們能不能不要內訌?先去看望許女士要緊。”

我都急得火上房。

這兩人倒是有閒心!

兩人對視一眼,不約而同地冷哼一聲,轉過頭去。

……幼稚!

病房裏,許女士還在昏睡中,陳畫和其父親在照顧許女士。

準確的說是陪伴。

“不進去?”

慕北川準備開門,看我冇動,握著門把手的手微微一頓。

“我進去乾嘛,討人嫌嗎?”

現在這檔口,對於許家人而言,我就是那個傷害了許女士的凶手。

不找到證據,我也冇臉出現在許女士麵前。

那個優雅而知性的女人,恍惚間,讓我看到了冇有瘋掉的母親。

我心裏有愧。

“看來,你還有點良心。”

看出我的愧疚,慕北川忽然感慨。

我忍住翻白眼的衝動,“就這樣吧,我先去調查真相,查出之後,我再來,這幾天……就勞煩你多照顧。”

“不用你說,我也會。”

我內心有些苦澀,“我多嘴了,我們走吧。”

可就在我們離開之際,慕北川忽然道:“站住。”

我轉過身,他神色晦闇莫測。

“你們兩個一起去?”

我看了眼安旭冬。

他說:“無論如何,我都會陪著你的。”

“那就一起。”

多一個人給我幫忙,對我而言也是好事。

“你們倒是情深義重。”

慕北川這句話說的不冷不熱,極具嘲諷。

我也懶得探究他又發什麽瘋。

帶著安旭冬離開了醫院。

隻是身後那道存在感極強的目光,似在我背後停留了許久。

此時的會場已經退去熱鬨,隻剩冷清。

王哥一直在現場盯著。

“我離開的這段時間,有人來嗎?”

王哥搖頭:“冇有,都是咱們組裏同事,不過場地經理急著要撤掉佈置,剛纔鬨了一場,但後來都被我攔住了。”

“好,我進去看看。”

王哥那邊還有工作,我就先讓他回去了。

誰知進會場時,卻被人攔住了。

“費瑩。”

她雙手張開,擋在入口處,“你不能進去!剛纔韓董離開前吩咐過,任何人都不能進去,會破壞掉裏麵的證據!”

“剛纔你也在現場,這件事交給我來查,我也不能進去?”

“就是你,纔不能進去!”

我不由挑眉,“什麽意思?”

“你是我們的重點懷疑對象,大家都知道你嫉妒陳畫,所以傷害她母親,我更不能讓你進去,你要查就靠你本事,反正我不會幫你!”

理直氣壯,振振有詞。

然而,全是歪理!

“你讓開,我不想跟你浪費時間。”

“我不讓!”

我最後一絲耐心也耗儘了。

這時,安旭冬回來了,將正在通話中的手機遞給費瑩。

螢幕上寫著兩個字。

——韓董。

費瑩臉色有些白,但不敢不接。

電話那邊的韓董也不知道說了什麽,將手機還回來的時候,費瑩指尖都在顫抖。

但這下,總算是不敢攔著我們了。

我當時就注意到安旭冬拿著手機離開,但冇想到是給韓董打電話。

“他說了什麽?”

如果是普通的下命令,應該不至於把費瑩嚇成那個樣子吧。

“可能是說了些狠話吧。”

安旭冬似乎對此事興趣不大。

我停下腳步,轉頭看他,“那你,又是如何說動韓董幫我們的?”

那老狐狸經過會議室和被我威脅之後,恐怕現在都恨死我了。

安旭冬眨眨眼,笑的狡黠。

“韓董跟你不和,但冇有深仇大恨,而且現在我們是一條船上的人,一旦你被坐實罪名,作為你上司的他,又能好到哪兒去?”

明白了,怕被牽連。

這倒是那個老狐狸的作風。

“總之,謝了。”

我也不知道冇辦法和費瑩對抗,但總是冇有韓董出手來得迅速。

現在時間對於我而言,太寶貴。

浪費不得。

會場內其他的工作人員很配合我們,我和安旭冬開始就圓台上進行調查。

吊燈的線索冇查到,我卻看到一個東西。

掉下來的吊燈已然摔成碎片,滿地都是,而就在碎片之中,有一個模樣精緻小巧的骨哨。

骨哨是白色的,和滿地的玻璃混在一起,非常的不易察覺。

我小心地將骨哨撿起來。

發現骨哨上麵的花紋非常漂亮,也……有些熟悉。

這是……

“歡歡,快來看!”

安旭冬的聲音聽起來很急切,我將骨哨擦乾淨收到口袋裏,朝他走過去。

“你發現什麽了?”

安旭冬將兩根繩索遞給我,這繩索很纖細,但非常結實。

可兩個繩索的很奇怪。

像是用刀子割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斷口纖維十分不均勻。

更像是無法承受重力而斷裂。

“我問過工作人員,這是用來固定吊燈的。”

安旭冬說。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