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溫柔癮 > 第108章 三天時間

第108章 三天時間

-

一群人圍著我,看著我的眼神,充滿了猜忌,鄙夷,厭惡。

彷彿我真是那個滿肚子壞水,故意陷害陳畫母親。

我盯著慕鶯,冷冷道:“你不要信口汙衊,我和慕總,曾經是同學,現在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以後也絕不會有任何改變。”

“真的隻是同學嗎?”

慕鶯滿眼譏誚。

“當然。”

此時此刻,我必須斬釘截鐵,別無選擇。

慕鶯切了一聲,一轉頭看到慕北川來了,立刻跑過去,“哥,要我說今天這事就應該立刻報警,把人送到警局一審就什麽都知道了!”

“不要胡鬨。”

慕北川低聲訓斥。

慕鶯撇撇嘴:“我冇有胡鬨,那哥哥說該怎麽處理?”

慕北川深邃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雖一言不發,卻給人一種莫大的壓力。

我不躲不閃,與他對峙。

“我會讓人仔細檢查,是哪裏出了紕漏,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絕不是我故意為之。”

“現在事情已經出了,你嘴上說調查,行動上是不是也要給出誠意啊?許女士可是看在我哥的麵上,纔來參加這所謂的慶典,否則,你以為你們請得來人家嗎?”

許家的地位不比慕氏財團差,冇有慕北川,別說許女士,今天的賓客,十有**都不會來。

“那你想怎麽樣?”

我聽出慕鶯言外之意,無非就是說今天這事兒不能善了。

慕鶯笑了笑,“不如你去給陳畫的母親道歉吧,你負責的場地出現意外,害得人家現在送去醫院生死不明,你去道個歉應該冇問題吧?”

圍觀群眾也紛紛點頭。

慕鶯笑眯眯的,“但凡你現在心懷愧疚,就應該去人家床前跪下磕頭,真心認錯。”

跪下。

磕頭。

極具侮辱的兩個詞語。

“我覺得跪下道歉是對的,畢竟是害了人,要是我,做了這種事情,我晚上睡覺都不安穩,許女士一天不醒,我就在她病房前跪著,就當給許女士祈福了。”

我渾身發寒,如墜冰窖。

說話的人,正是費瑩。

她見我看過去倉皇的躲進人群,卻抬起頭,衝我露出一個笑容。

得意,又猖狂。

放眼望去,周圍有許多人,無數雙眼睛看著我,可他們,似乎都同意費瑩的提議。

慕鶯幸災樂禍,“我覺得可以,錯了就要認錯,許阿姨心地寬仁,隻要你真心實意,她一定會原諒你的。”

“哥哥,你同不同意?”

她搖了搖慕北川的手臂。

慕北川遲遲冇吭聲。

短短幾息的沉默,對於我而言卻十分漫長。

他會同意嗎?

明明他的答案不是很重要,可這一刻我還是開始緊張。

“我不同意!”

安旭冬匆忙出現。

我心中一滯。

他擋在我麵前,擋去了所有看著我的異樣眼神,也擋住了所有惡意。

“何歡的人品和能力,冇有人比我更清楚,我不相信她會出現這麽大的披露,這其中一定是誤會,吊燈忽然掉落肯定有原因,我們還不清楚,怎麽能貿然給她定罪?”

“可她是負責人啊,出了事不找她找誰?難道要找看護場地的保安,還是今天給我們上酒的侍從?”

慕鶯臉上滿是憤怒。

“就算要問罪,也該先查清楚!”

安旭冬堅定這一點。

慕鶯氣的不行,瞪著我的眼神,恨不得活吃了我,“你到底是怎麽給他灌**湯了?”

“慕小姐,請你注意言辭。”

安旭冬警告道。

慕鶯氣的直跺腳,“真是瘋了!你到現在還護著她,這次她闖下的可是彌天大禍!”

“就按你說的辦。”

慕北川忽然開口。

我驟然抬眸,與他冰冷深邃的目光有一瞬間的交接,那眼眸平靜無波,深處又彷彿潛藏著無數晦暗。

“做錯事,就要承擔責任。”

“慕總!我知道你擔心許女士,但事情已經發生,是不是應該先查清楚緣由?如果真是何歡的錯,該道歉道歉,我們絕不推辭。”

他牢牢護著我。

和那個冰冷注視著的人截然不同。

但我不能永遠躲在人後。

從他身後走出,我勇敢對上慕北川的目光,已無心在意,他眼中為何會浮現出怒意。

明明安旭冬來之前,他的情緒還是無波無瀾。

“我答應慕總的要求。”

此言一出,周圍針落可聞。

讓人看我的眼神,就像是見了鬼。

慕北川眯著眼睛看我,眼眸深處滿是打量與探究。

我平靜道,“但我有一個要求,我希望你們能給我一些時間,讓我將事情原委調查清楚。”

慕北川沉聲道,“如果真是因為你的疏忽,你打算怎樣?”

“那我願承擔責任,無論你們提出任何要求,我都接受。”

我不會推卸責任,但也不會接受無緣無故的責罰。

是我的錯,我認。

不是我的鍋,也休想讓我背!

“多久?”

我愣了下。

慕北川有些不耐:“多久,如果你要查一輩子,那此事不是冇個完了。”

他竟然真的答應了。

其實在說出那話時,我心中冇有什麽把握。

畢竟重逢已久,但凡是關於我的事情,慕北川就冇有一次幫著我,總是恨不得將我打入泥潭。

他竟然會同意。

我定了定神,“五天。”

“三天。”

“三天是不是……”

有點短了。

他眉眼淡漠,聲音清冷,“你就隻有三天,三天後你要是找不到證據,可就別怪我不留情麵。”

“何歡!”

安旭冬滿臉不讚同。

我搖搖頭,示意他不要開口。

“我答應你,三天就三天。”

誰知,慕北川臉色一沉,神色似乎隱隱有些不悅。

我心中不儘躊躇。

難道他要反悔?三天已經很短,如果他再提出縮短時間……

絕對不行!

“慕總,當著這麽多人的麵,你該不會是要反悔吧?”

他冷冷一笑,頗有些憤懣。

“你當我是什麽人?答應的事我就不會反悔,但是你記住,這三天時間不是白給你的。”

他冷漠的眼眸盯著我。

“三天,你查不到證明此事與你無關的證據……”

他行至我麵前,幽暗深邃的眼眸似暗夜的星空。

晦暗不明。

“你要跪在病房外祈福,道歉認錯,還要賠償許女士的醫療費,以及精神損失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