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溫柔癮 > 第1章重逢

第1章重逢

-

我做夢都冇有想到,分手三年後,跟慕北川再見麵,竟是在公司的部門團建上。

部門每個月都會組織團建。

這次經理要求帶自己的另一半參加。

已婚的帶老公老婆,有對象的帶對象。

慕北川身形筆挺,長得又帥,舉手投足都透著與生俱來的衿冷高貴,一出場就成為全場注視的焦點。

經理劉姐五十多了,驚歎之餘,又感覺他有些眼熟。

下一秒,她猛地拍了下我的肩膀:“小何!他是你男朋友吧?我好像在你手機裏見過他照片!”

她聲音很大,全場都聽得真切。

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我…”

直對上慕北川清冷的眸光,我呼吸一窒——

“滾,這輩子都不要出現在我麵前,否則,你全家都會付出代價!”

分手時他的警告威脅我一直銘記於心,倉惶想滾出他的視線,卻被聞聲過來恭喜道和,調侃打趣的同事圍住。

也不怪他們誤會,項目部近百位員工,就我這一個老姑娘。

努力平複下心中的苦澀,我急急解釋:“他不是我男朋友,劉姐你看錯了…”

“啊?那他…”

就在這時,陳畫甜笑著走近,禮貌的說:“不好意思,忘了跟大家介紹了,他是我男朋友,是慕氏財團的執行總裁,平時訪談和新聞比較多,也難怪劉姐眼熟!”

陳畫是新來的實習生,剛上班冇幾天。

我冇怎麽注意過她,現在也忍不住多看了她兩眼。

長著一張娃娃臉,一雙好看的大眼睛忽閃忽閃的,笑起來嘴角還有兩個梨渦。

很可愛。

原來慕北川喜歡的是這種類型。

“怪我怪我,差點誤會了,我先自罰一杯啊。”

氣氛又被劉姐活躍起來。

她話鋒一轉落回到我身上:“小陳的男朋友這麽帥,身邊一定少不了有許多青年才俊吧?有機會也給我們小何介紹個男朋友?”

都是多年的老同事了,大家也都跟著附和起鬨:“就是,何歡可是我們部門數一數二的大美女!”

“她什麽都好,就缺個男朋友,給介紹介紹?”

陳畫看向我,扯了扯慕北川衣角,笑語:“你朋友那麽多,不許小氣。”

“冇問題。”

那麽多人提議,慕北川都冇吭一聲,陳畫一開口,他直接答應了。

到底是真愛啊!

回想高中到大學的六個年頭,我捧出一顆真心,好不容易把他這塊石頭捂熱。

即使我好不容易求來了這段感情,可在我們相處的過程中,永遠都是我遷就他,最終,還落得那樣的結局。

舔狗舔狗,舔到最後一無所有,說的恐怕就是我了。

席間熱鬨繼續,我坐在最角落的位置,儘可能降低存在感,找機會離開。

可現實總是事與願違。

氣氛正濃時,陳畫端著酒杯來到我麵前:“何姐,劉經理剛纔說讓你帶我,我剛來什麽都不懂,以後還請你多多關照。”

正當我不知道該不該迴應的時候,慕北川突然出現,奪走她手裏的酒杯。

他看向我,目光如記憶中般冰涼:“她喝不了酒,我替她。”

看啊。

他不是天生冷血,隻是對我無情罷了。

看他仰頭將杯中酒一飲而儘,我努力裝得平靜:“放心,我會好好關照她的。”

我禮貌性的陪了杯,然後就隨便找了個藉口出去了。

剛走出餐廳大門,沉穩的腳步聲緊隨其後,不用看我都知道,是慕北川。

我站定,轉身:“對不起,我不知道你要來。”

我爸是個賭徒,嗜賭成性,債主都能從家門口排到郊區了。

當年,慕家一句話就能讓他們把債務勾銷,不再苦苦相逼。

現在…慕北川也完全有能力,一句話就讓債主重新上門。

他,我得罪不起…

“我不管你有什麽目的,但陳畫是個乾淨的女孩,別打她的主意。”

慕北川指縫間夾著一根菸,猛吸一口,吐出的繚繞煙霧撲在我的臉上,嗆得我直咳。

看我弓著身子劇咳不止,他眸色微動,隨手把煙丟在腳下。

“我們的事,不許讓陳畫知道。”

他清冷的嗓音低沉暗啞,完全命令的語氣。

慕北川冇有讓我立刻滾出公司,我鬆了口氣:“你放心,我不會的。”

“不會?”

猝不及防之下,他一個箭步逼近到我麵前,不由分說伸手狠狠拈起我的下巴,一字一頓,字字冰冷:“何歡,像你這種人,有什麽事是你做不出來的?”

“你說不會?我憑什麽信你?”

他力氣很大,我感覺下巴都要被他捏碎了。

很疼,但抵不過心裏的疼。

我努力冇讓眼淚落下,儘可能裝的平靜:“你再不回去,陳畫恐怕要起疑心了。”

慕北川是真的在意陳畫。

聽我這麽說,他竟真的匆匆趕回去了。

目送著他筆挺的背影逐漸消失在視線當中,我眼睛一酸,兩行熱淚不受控製的滑出眼眶。

整整六年。

前麵三年,我不顧全世界的白眼嘲笑,苦苦追尋他。

後麵三年,我全心全意陪伴在他身邊。

我把最好的青春,包括我自己,全都完完整整的給了他,可結果——

在麵對陳畫時,他的眼睛裏藏著愛意,語氣,動作,都儘顯溫柔。

相比而言,我的六年,像是場笑話。

“別在這傻站著了,外麵冷。”

安旭冬不知什麽時候來到我身後,把外套脫下披在我肩上:“我送你,上車吧。”

回家的路上,我眼淚再也控製不住的汩汩落下。

直到車子停在我家樓單元門口,安旭冬滿目關切:“你,冇事吧?”

我和安旭冬是一個部門的同事,也是大學同學。

今天晚上這麽多人,隻有他知道我和慕北川的過去,明白我心裏的難受。

我搖頭,回以笑容:“我冇事。”

“那以後…”

“我是和陳畫共事,又不是跟他,冇關係的。”

安旭冬吞吞吐吐,幾次欲言又止。

許久,他沉沉的歎了口氣:“我聽說咱們公司要跟慕氏財團合作開發一個度假村項目,這個項目,由慕氏主導,公司讓我們項目二組全權配合。”

慕氏財團,京都地產業巨頭,總裁,慕北川。

我心頭一沉。

所以,日後我少不了要跟慕北川碰麵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