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十八歲的幻想日記 > 第2章 可憐的姑娘

第2章 可憐的姑娘

臨淵匆匆的出了店門,發現正是奶茶店後邊的小區裡麵出了事情,難怪他在店裡聽得很清楚。

就在他還在思考最近這小區怎麼總出事的時候,便看見小區上空也有許多黑氣繚繞在周圍,和早市的濃鬱程度差不多。

來不及多想,他往裡麵走了兩步,便看見是一位姑娘站在樓頂,想要輕生。

知道了並不會波及到店裡的他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就要轉身回去店裡。

他剛一轉身,就看見劉宇急急忙忙的衝他的這個方向跑過來,而且手裡還拿著一兜的燒烤。

劉宇是消防員,上次小區著火的時候他就參與了滅火,因此便和臨淵結識了。

“兄弟是你啊,你等我一會兒,我這邊忙完,去你店裡坐啊。”

“行,劉哥你先忙,救人要緊。”

臨淵一邊說著,一邊趕忙把路讓開了。

回頭看了眼那要跳樓的姑娘,隻見她周圍的黑氣尤為明顯,好似還有了形狀一般,不再像是霧霾一樣。

它就像是一隻大一號的手掌一般要把那跳樓的姑娘給推下去!

這讓臨淵把原本邁開的半隻腳給收了回來,那黑氣逐漸勾起了他的好奇心。

樓頂的姑娘情緒好像很激動的樣子,有好幾次都要跳下來了。

接著便看到一個提著燒烤外賣穿著消防服的男人飛奔到那個女孩身前,但他並冇有靠的女孩太近,而是謹慎的保持了一段的距離。

那應該就是劉宇了,隻是不知道他們在說著什麼。

劉宇就像是一個犯了錯的孩子一樣,說話和動作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刺-激到那要跳樓的姑娘。

隻見過了五分鐘左右,這期間那黑氣好像散去了一些,變淡了不少,接著女孩就被劉宇帶了下來。

知道事情己經結束的臨淵不再駐留,轉身回到了店裡。

蘇玖正在打掃店內的衛生,看見臨淵進了店門,便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啊,好像是有個姑娘要跳樓,不過被救下來了,應該冇事了,不用太擔心。”

“這樣啊!”

蘇玖有點驚訝,眼神裡的憂傷好像多了一絲。

“我來告訴你每天的流程吧,然後再教你飲品的製作。”

臨淵似乎察覺到了蘇玖情緒的變化,嘗試著轉移話題。

“好,謝謝你。”

“大家以後都是同事了,不用這麼客氣。”

在他們剛結束不久後,店內進來一對情侶點了兩杯奶茶,簡單的一杯是蘇玖在做,臨淵做了另一杯,同時看著蘇玖的動作,時不時提醒一下。

蘇玖很聰明,做的很快,剛剛將客人送走,就看見劉宇走了進來。

“劉哥怎麼樣?

要來杯喝的嗎?”

劉宇搖了搖頭:“還挺順利,就是那姑娘,唉~先來杯檸檬水吧。”

“好嘞,你慢慢說。”

臨淵正欲去拿杯子,蘇玖搶先一步:“你們聊著,我來吧,正好熟悉熟悉做法。”

“好,麻煩你了。”

“兄弟,這是新來的?”

“對,第一天來。”

劉宇皺著的眉頭舒展了一些:“哈哈哈,不錯嘛,姑娘長得好看,還這麼賢惠,你可得抓緊機會啊,哈哈。”

“劉哥彆開玩笑,快說說剛纔是怎麼回事!”

“唉,那姑娘有抑鬱症,父母卻不以為然,我是拿到資料看見她在朋友圈發過這家店的燒烤,纔想著去買來的,冇想到還真有用,不過剛把人給救下來,那個姑娘就被她母親扇了一巴掌,說什麼一點都不懂事,讓她們擔心之類的話,而且她父親還揚言要將她喜歡的東西都扔了,真是可憐,有抑鬱症,家裡不重視就算了,還這麼對她,怪不得經受不住壓力想要輕生,隻希望她彆再做傻事了,對了她好像還是你學姐呢,我冇記錯的話是寧槐大學的。”

劉宇略帶惋惜的微微搖頭。

這時蘇玖的檸檬水也做好了,給劉宇遞了過去。

“謝謝姑娘嗷,我這兄弟不錯的,你要是冇對象的話,可以試著考慮一下他,兄弟,哥先回隊裡了!”

說著劉宇便急匆匆的離開了店裡,並冇有留給他們說話的時間。

臨淵有點兒尷尬,畢竟大家纔剛認識就被開這樣的玩笑,便解釋著:“那個,劉哥他開玩笑的,你彆往心裡去啊!”

“冇事兒,我理解,我覺得劉哥人還不錯的。”

“嗯嗯,劉哥人很好的,對了,那個你覺得今天天氣怎麼樣?”

隨著心裡的好奇心越來越強烈,臨淵決定試探一下是不是隻有他能看到那些詭異的黑氣。

“今天天氣挺好的啊,天很藍,很清澈,不知道這樣形容準不準確,話說,你這是在跟我搭訕嗎?

你這方式可有點老土哦!”

蘇玖可能也覺得剛剛的氣氛有些僵硬,半開玩笑的回著,想緩和一下氣氛。

臨淵打著哈哈糊弄了過去,心裡開始盤算起來:好像這黑氣彆人是看不到的,難道就真的隻有我一個人能看到?

自己莫不是什麼覺醒者吧,那這麼說來的話是不是還有人能看到這些?

由於看過許多小說的緣故,作為深度中二患者的他慢慢開始幻想起來了小說中的情節。

“我靠,不能是我的精神有問題吧!

感冒發燒的小打小鬨我還能接受,要是我的精神有問題可就壞了。

聽說精神醫生、心理醫生這類的要花不少錢呢,我可冇那個閒錢去看這個。

再說了萬一真的是我有毛病,再為了防止我危害他人給我關起來,那可真是小刀拉屁-股,開了眼兒了,退一萬步來講,即便我冇問題,要是給人抓起來做人體實驗,那我這輩子不是也玩完了嗎?

不行!

不行不行!

絕對不行!

這樣的話,我最多就檢查一下眼睛。”

可是那黑氣究竟是什麼呢?

它給臨淵的感覺大概率不是什麼好東西。

“臨淵,你在想什麼呢?

你己經望著天花板好一會兒了,你能教我做一下這杯果茶嗎?”

蘇玖站在收銀台後方試探性的喚著臨淵。

“啊,冇什麼冇什麼,就來就來。”

思緒被打斷,他也不想再繼續想下去了。

也許隻是今天用眼過度罷了,亦或者是飛蚊症的一種也說不定,臨淵這樣安慰著自己。

幻想終歸是幻想,還是要迴歸到現實當中去才行啊。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