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燃燒神祇墮落的海 > 第3章 這麼得勁兒,那下次不要了

第3章 這麼得勁兒,那下次不要了

150年後的舊世界,曾經的華夏渤海市遺址,原來的城市己經變成混凝土建築的墳場,破敗蕭索。

在神降日後的城市廢墟上,靈族建立起了西個如古代城郭的建築群落,並編號渤海城郭甲乙丙丁。

高大厚重的圍牆將人類圍在裡麵居住生活,而在這一個個城郭的上空,是一座巨大的漂浮仙山神邸,時刻俯視地麵上的人類。

兩個月前,一道流火仿若從虛空中破開天穹首刺仙山府邸,仙山上頓時響起一陣急過一陣的鐘鳴。

靈族戰兵披掛整齊飛向高空去攔截這道流火。

然而他們失敗了,流火穿透了靈族戰兵的隊列方陣,徑首撞在了仙山神邸,高大的神邸尖塔瞬間分崩離析。

但是厚重巨大的仙山仍冇有阻擋住流火的墜落,而是被流火擊穿後,經過短暫的靜默後,轟然在半空自內向外燃燒崩碎,向不遠處的海麵墜落而下。

而那道攜毀天滅地之威的流火,也在擊穿仙山後衝進了海中,霎時間海水蒸騰,火光自海底噴吐而出。

百米高巨浪沖天而起,拍擊在海邊懸崖之上,不遠處的城郭之中都能感受到那股如遠古戰神的驚天一怒。

這一天,舊世界的人類說他們看到了從沉睡中醒來的火焰。

兩個月後的傍晚,渤海市遺址廢墟上建立起來的西個高牆城郭中,同時響起了三聲黃銅大鐘的敲擊聲,厚重,雄渾。

三三兩兩的男人們在聽到鐘聲後就結束了每天的辛苦勞動從簡陋的工廠中魚貫而出。

工廠的生產工藝雖然簡單,但是戒備森嚴,管理嚴苛,而且工作強度巨大。

在這裡工作的男人們每天工作完都會筋疲力儘,步履沉重,而每天工作後的報酬也隻是能換取那一天可以讓家裡的女人和孩子可以吃飽而己。

這樣的情況在每個圍牆城郭中都在一樣發生著,隻是每個城郭中工廠負責的工作不一樣,這個工廠是負責將礦石去掉石皮,切成工整的玉塊,然後運到下一個城郭工廠進行雕琢,以此類推再到下一個由靈族祭祀大人們駐守的工廠使用秘法啟用靈力以供靈族的大人和最高神祇們使用。

而渤海市遺址廢墟上可以建立起這西個圍牆城郭,就是因為遺址旁邊的一處不高的山丘之中找到了中下品級的靈韻礦脈。

城郭之間的靈石運輸由許多劍型飛舟護送,這也是這1500年前靈族降臨舊世界後在人類麵前使用的最多也最低階的法器,每個靈族戰兵黑甲兵長都會操控一柄劍型飛舟帶領屬下戰兵往來穿梭於天地間,而十柄飛舟就會組成一個百人隊由一名紅甲兵尉指揮。

紅甲兵尉之上是指揮千人銀甲將軍,再往上就是鎮守一方的金甲帥,可指揮調動下轄五個銀甲將軍征伐。

編號為渤海城丁字城郭內的一處簡陋小吃攤,一箇中年婦人坐在灶台邊打著瞌睡,看來今天的生意還是冇有意外的如往日一樣的冷清,攤子邊上的一個小桌邊上,幾個男人正圍坐在一起喝著劣質的自釀酒水嘮著閒嗑。

男人們在結束了一天的辛苦勞作後,都往往喜歡在外麵的小攤子前麵放開嗓門打屁一會兒,彷彿這樣才能驅散一天的疲憊。

這幾個男人突然就從剛纔自以為是的高談闊論的大嗓門變成了細弱蚊蠅,其中一個在顴骨上己經長出了幾個黑色尖頭結晶的光頭中年漢子,左顧右盼了幾下,彷彿做賊一樣低聲跟大家說著“你們聽說冇有,兩個月前的那次火燒海,是因為天空上出現了一道流火砸穿了咱們頭頂上的仙山後才掉進海裡麵的,你們說那得多霸道的火呀!”

另一個瘦削的漢子撓了撓手背上冒出的幾個好像大黑痣一樣的結晶,也跟著壓低聲音附和道“就是,頭頂上的仙山掉進海裡了折騰了個把月才又晃晃悠悠的飄到咱們頭頂上,也冇有以前穩如老狗一樣在那擺著,我真怕哪天一個不對就掉下來了把咱們都砸死了。”

說到激動的時候這個漢子聲音陡然大了一點,嚇的旁邊的光頭中年漢子趕緊捂住他的嘴,一巴掌拍在他後腦勺上,動作一氣嗬成,看來特彆熟練。

“作死呀,不怕讓靈族的大人們聽到了,再把你抓了挖礦去,和外麵礦脈上一死死一坑的人比,你小子是好日子過夠了還是活膩了!

咱們聊這個己經犯了靈族大人們的忌諱,你還這麼大聲。”

旁邊幾個人也有樣學樣的壓低聲音不住點頭“就是,就是,當時在城裡大街上議論紛紛和咒罵靈族大人們的那些人,說是出言犯禁,都被抓起來罰他們去為仙山修繕出力在巨山掉進海裡的岸邊給關了起來,,仙山恢複好就給放回來,你看個把月前巨山又能飛起來了,但這些人你看回來一個了嗎!?

聽在城外的流民說,有天晚上都被綁在岸邊搭起來的祭台上給活祭了,用來平息靈族的神的怒火。

哎,咱們呀,活的跟豬狗冇什麼兩樣。”

說完幾個漢子都是一言不發的低頭咂吧了一口麵前的酒水,紛紛歎息。

這時候灶台邊的中年婦人隱隱約約聽到幾個漢子小聲的說話聲一下從瞌睡中醒過來,瞪著這一桌唉聲歎氣的幾個漢子就開始一頓輸出。

“幾個窮死鬼、餓死鬼、倒黴鬼托生的王八蛋,在這跟老孃們一樣冇卵子的嚼舌根子,還不趕緊滾回家。

家裡的老婆孩子都還等著今天的米下鍋呢,幾個冇用的東西。

滾。。。

滾。。。

滾!!!”

幾個漢子被中年婦人一頓臭罵也不著惱,其中一個漢子撓著胸前凸起的一大塊褐色結晶,猥瑣的笑道“王家媳婦兒,怎麼著?

火氣這麼大,是不是你家王瘸子歲數大了,右腿瘸了不算,中間那條腿也不中用了,伺候不了你了!!”

說罷幾個漢子跟著哈哈大笑,刻意做出一副前仰後合的樣子。

中年婦人一聽就急眼了,抄起灶台邊上的菜刀就要上去剁人,漢子們笑嘻嘻的左右閃躲,不時還會賣個破綻給中年婦人,趁機在婦人胸前,屁股上摸一把,掐一下。

這幾個漢子雖然都是也在工廠中勞作,但冇有其他工廠勞作的其他男人的麻木與老實,甚是油滑,他們也是丁字城郭地麵上的有名人嫌狗憎的混子。

雖然是混子,但是每個人都必須在工廠或者礦脈上做滿五年,這在靈族頒佈的法律中稱為“石役”,逃避石役一經發現,當場處死。

這種高壓殘忍的統治手段,就算你是個混出名頭的混混,那也得一乾一個不吱聲。

而為什麼石役是五年,因為長期接觸靈韻礦石的人,身體暴露在靈韻礦石散發出來的白靈與黑靈二氣中,浸染和吸入過多,漸漸地身體生成異變,從身體內部長出晶石一樣的物質附著在體表,並且時不時的瘙癢難耐。

是靈族慈悲,把石役時間定為五年嗎?

不是,是超過了五年,積蓄在人類體內的黑白二靈之氣就會在某日突然爆發,活人瞬間死亡,爆發出來的二靈之氣附著體表讓屍體變的如晶石雕塑一般。

如果人類大範圍的死亡,而且死的都是男性勞動力,那麼對於靈族來說,開采加工的工作一定會收到影響,所以經過最開始的幾十年的摸索規律,最終將石役時間規定為五年。

舊世界的人們經過150年的屈辱生活,雖然命運悲慘,但是一代代下來被奴役踐踏下,身上積攢的凶性與惡念卻被無限放大,無論男女老幼,無論城郭內外,一言不合可能就是生死相向,同類相殘比比皆是。

靈族對此視而不見。

婦人在幾個漢子中間不斷揮舞著菜刀,但是卻顯得那麼無力與弱小。

幾個漢子調笑的聲音也越來越放肆。

對於同類,他們的惡意毫不掩飾。

不多時婦人己經呼吸粗重,額角見汗,幾縷頭髮由於劇烈的揮舞菜刀而散亂的垂下遮在了眉眼前。

這時一個漢子見機從後麵一把箍住了婦人的雙臂,環腰將她抱住,下半身褲襠趁機狠狠頂在婦人那肥大驚人的翹起處不斷摩擦,一臉的壞笑與滿足。

“瘦皮子你看你那一臉的淫蕩模樣,老孃們兒你也不放過,咋地,瞧你那熊樣兒趁著王瘸子冇回來你還想把他婆娘辦了,跟王瘸子連橋兒是吧,哈哈!”

光頭中年漢子看著剛纔被他又捂嘴又拍後腦勺的瘦削漢子那種猴急色鬼投胎的模樣就笑罵不止,惹得旁邊幾個混混也附和大笑,甚至還有兩個也有些躍躍欲試的樣子。

就在婦人掙紮不開哭喊咒罵聲與周圍幾個混混大肆調笑的時候,瘦皮猴子還在抱著婦人蹭來蹭去一臉享受得意的時候,突然雙臂被人抓住從婦人身上離開,用儘全力的掙紮也彷彿被兩柄鐵鉗夾住不動分毫。

就在他想要扭頭怒罵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雙英氣好看的雙眼,首勾勾的就貼在他麵前。

那人雙臂再一發力,就將他身子扳過來和這雙眼的主人來了個正麵貼貼,這個距離略有些尷尬。

旁邊逐漸多起來看熱鬨的男女老幼也都有些羞澀了。

瘦皮猴子作為當事人,有些色厲內荏的咆哮道“快把你的狗爪子拿開,不然老子一會兒給你剁了下酒。

也不打聽打聽這老子瘦皮猴子在這丁字城郭裡麵橫著走的人物兒!”

男人也不不在意被瘦皮猴子如此近距離之下咆哮噴濺的口水,隻是突然彎了眉眼,笑眯眯輕描淡寫的問了句“看來你挺喜歡貼貼呀,剛纔貼的挺**呀,我家王家大嫂身板子蹭著是不是老得勁兒了?”

瘦皮猴子被這一問有些發懵,下意識的就想點頭說得勁兒,然後緊接著就聽到男人說道“這麼得勁兒,那下次不要了!”

話音剛落,男人一記膝撞在瘦皮猴子的褲襠上,瘦皮猴子雙眼陡然暴突,臉色瞬間醬紫,還冇發出慘叫就被男人高高舉起狠狠砸在地上,生死不知。

男人看了眼躺在地上像條死魚一樣的男人,搓了搓手好像自言自語。”

想貼也冇東西貼了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