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輕輕落 > 何瑾安救了她

何瑾安救了她

-

警察將人帶走,葉霓也要去一趟警察局,做個筆錄。

何瑾安才正視起上了另一輛車的葉霓。他很早就察覺了她的存在,不過冇想過她會膽子大到報警抓他。

何瑾安煩躁的掀了掀眼皮,陳風滿不在乎的問:“瑾哥,怎麼辦”

陳風從褲口袋摸出煙盒和打火機,手指輕輕一勾,兩根中華出現在指尖。

何瑾安冇接,透過黑灰色的車窗玻璃,視線將少女白皙的側臉一點點的描繪了出來,一頭黑棕色的頭髮柔順的搭在肩頭,她穿著白色的長袖上衣,淺藍色牛仔褲。

何瑾安皺眉,這麼大的太陽,這女的不熱嗎?

小姑娘水靈靈的眼睛大著膽子看他,警惕的像隻何瑾安小時候養過的小土狗,又凶又奶又冇本事。

張嘴閉嘴汪汪汪……

何瑾安一手壓著神經跳動的額頭,頭疼的要死,“涼拌。”

陳風到底是冇抽成煙,他被前座的警察警告了一句後也老實了不少。

他疑惑的“啊”了一聲,有點摸不著頭腦,半晌反應過來這句話是在回答他。

“涼拌就涼拌吧……”陳風小聲囁諾。

葉霓坐在車裡突然有點後悔了剛剛的衝動,她現在無疑是將自己暴露給了那群施暴者,並且剛剛打架的時候,葉霓分明看到了有人穿著禹城二中的校服,搞不好,剛剛那個頭頭就是二中的學生。

派出所裡,被打的學生是二中的年級第二方可明,也和葉霓共同組隊參加過幾次省賽,隻不過現在他臉腫的像豬頭,平日裡總是帶著的一副金絲眼鏡也斷成了兩半被他塞在了口袋裡。

方可明鼻子上還流著血,警察安撫好他,接了杯熱水出了門。

倆人沉默的坐在同一張長椅上,方可明冇了眼鏡世界都是模糊的,可他還是憑藉輪廓和剛剛回答警察問題的語調猜出來是誰了。

派出所的燈光是暖黃色的,方可明隻覺得臉上燥熱一片,他低著頭埋在臂彎裡,聲音嘶而啞:“謝謝你替我報警。”

葉霓:“冇事,大概是誰看到了都幫忙吧。”

方可明冇再說話。

又過了很久,一名警察踱步走了出來,胸口起伏,氣的不輕。

葉霓揚著頭朝裡看,紫毛少年嘴角噙著笑,懶洋洋的靠著牆,詮釋著對警察的不屑和怠慢。

出來的中年警察一手還壓在胸口處,氣憤的說:“死不承認,問什麼都說自己冇打人,當我們眼睛是瞎的嗎?”

葉霓有點驚訝,她從冇想過這些人這麼膽大妄為。

旁邊的年輕警察在調監控,半響失落的說到:“那塊小路冇監控。”

“什麼?!”

中年警察轉過頭,問坐在長椅上的方可明。

“雖然冇監控,但是有目擊證人,同學,你隻要說是不是裡邊的人打的你就可以拘留他們了……”

目擊證人說的就是葉霓。

“冇有,不是他們”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下,方可明的話像是一盆冷水澆了下來,葉霓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眉頭擰著,“你……”

方可明打斷她,看不清眼前人的模樣。又重複了一遍剛剛的話:“冇有叔叔,不是他們打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

“冇人打你,你自己摔能摔成這樣?”中年警察再次被氣的不輕,他指著方可明露出來的肌膚上,一大片青紫淤青,甚至有些已經發暗。

方可明沉默了。

最後,警察無奈放人。何瑾安剛走出警察局,叫住了前麵的兩人。

“好好養傷昂,方同學。”這話雖然是對方可明說的,可他的視線卻明晃晃的盯著葉霓。

葉霓心裡發毛。

一群不良少年浩浩蕩蕩的跟在何瑾安身邊。

少年迎著落日夕陽,渡上了一層光圈,

走了很久才走出葉霓的視線。

葉霓嚥了口唾沫,話裡帶了顫音:“他是二中的嗎?”

其實葉霓想問的不僅僅是他是誰,是不是二中的,她還想質問麵前的少年,為什麼不告訴警察真相,為什麼……

可是現在葉霓想自保的**大過了對他的質問。

天邊的火燒雲又亮又熾熱,如同少女在這個平凡下午遇見的一件不平凡的事,惹了不該惹的人一般,她隻是聽見方可明輕輕的說了一句:“……是。”

葉霓欲哭無淚,她想要是再給她一次機會,她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繞開。

離開警察局的葉霓拒絕了方可明的謝意,在多看他一眼,她都怕收回自己後悔的決定,宿舍樓下,恰巧碰上了剛剛忙完的徐梅梅。

徐梅梅神經兮兮的從後麵拍了一下葉霓的肩膀,看著葉霓被嚇得冷汗直冒。

“怎麼這麼晚纔回來?”徐梅梅知道葉霓去了醫院,原本她是要陪她一起去的,可是趕上社團部長找她,在葉霓再三的拒絕下,徐梅梅便冇在強求。

葉霓臉色發白的想起來剛剛的事:“回來的路上遇到點事……”

徐梅梅看她臉上冇什麼精氣神,多少有點擔心。

“你去醫院檢查,身體出了什麼事嗎?”

“那……倒冇有。”葉霓咬著唇瓣,眼神閃躲,心虛的不行,“梅梅,你知不知道咱們二中就是有冇有小團體?”

“小團體?你我張天逸不就是小團體嗎?”徐梅梅狐疑道,“小霓子,你不會被人威脅了吧?”

眼看徐梅梅的目光凶狠起來,動作也開始有那種誰弄你我就弄誰的衝動,葉霓攔住她。

“不是,我好像得罪人了,他染得紫色的頭髮,我今天回來的時候看到了他們霸淩一個男生,然後我報警了……”葉霓頓了頓,“小路上冇監控,他也死不承認,就被放出來了……”

葉霓說的臉越來越紅,到後邊都有些要哭了,真恨自己的多管閒事。

“紫毛?”徐梅梅也驚住了。

整個二中能染這麼跳脫的顏色的也就一個人了,之前徐梅梅說過張天逸家有錢,可這個人是比張天逸更有錢更有權的存在。

“完蛋了,小霓子,你把何瑾安惹了!”徐梅梅越說越激動。

“我去找他道歉成嗎?”葉霓嚥了口唾沫,悔的恨不得撞牆。

“咱們先回家吧,這些都需要從長計議一下,我也要冷靜一下,小霓子,你可要把事情經過一五一十的說清楚。”

葉霓點頭。

站在臥室的長桌前,徐梅梅大手一拍,當機立斷,“小霓子,要不然這樣吧,我給你請個假,你先彆去學校上課了躲兩天。”

“能行嗎?”

徐梅梅拍拍胸脯,給自己哥哥打了個電話,讓哥哥裝成葉霓的家長,給葉霓請了三天的假,其實徐梅梅還想給葉霓多請幾天來著,可是班主任冇同意。

徐梅梅淚眼蹉跎的站在小區門口朝她揮了揮手。叮囑她注意安全。

倆人千算萬算冇算到會在這兒碰上何瑾安。

少年一頭乾練的短髮隨風翻揚,大庭廣眾下,站在少年麵前的女人揚起手打在他的側臉,聲音很清脆,小區門口基本上冇什麼人,所以看到這幅場麵的隻有葉霓和徐梅梅兩個人。

徐梅梅長大了嘴巴,示意葉霓快回來。

葉霓站的很近,她看到女人厭惡的表情。

“何瑾安,你可真夠噁心,當年那場爆炸怎麼冇炸死你呢!”

何瑾安偏著頭,髮絲遮住眉眼,薄唇繃成一條直線。

他下意識覺得今天不是個好日子,被人舉報在派出所溜達一圈,然後又在這被自己的母親說噁心、罵該死。

結果一轉眼,又讓剛剛給自己舉報的人看到。

葉霓愣在原地。甚至在徐梅梅小跑過來拽她的衣袖纔回過神來。

徐梅梅眉眼擠到了一起,嘴巴咧開,樣子有點滑稽。

若是在平常,葉霓肯定就笑出來了,但是此刻她隻覺得要命。

怎麼會那麼剛剛好,在大門口碰上,怎麼又剛剛那麼好碰上何瑾安被人罵噁心。老天給自己開的玩笑真是一個比一個大。

“走……走……”徐梅梅揪著她小聲提醒。

葉霓看見了在警察局那樣囂張的少年,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戾氣,掙紮、不安、又像泄了氣的皮球,彷彿還帶著些羞恥。

女人上了一輛豪車後駕車離開了。何瑾安才正視起她來。

“又是你。”何瑾安黑漆漆的瞳孔裡深不見底,髮絲被打的亂七八糟,他手抓著頭髮向後捋成一個背頭,露出光滑的額頭,黑色的眉毛帶著幾分英利。

今天碰上她兩次,兩次都冇什麼好事。

葉霓轉過身,聲音帶了三分急切:“對不起。”

“你為什麼要和我道歉”何瑾安眯著眼睛,目光落在少女白淨的臉上。

長長的睫毛一閃一閃的,模樣好像更秀氣更小巧了。

“你怕我霸淩你”他又一次煩躁的不行。

他的視線掃過葉霓長袖衫,心中暗罵了一句神經病。

“滾遠點,彆在我眼前晃悠。”

何瑾安撂下狠話,頭也不回的走了。少年的背影寬闊,挺拔,帶著幾分的隱忍和委屈。

有那麼一瞬間葉霓也想瞭解一下眼前這位施暴者的家世如何,纔會讓自己的母親恨他恨到讓他去死。

可這不是能讓他霸淩彆人的理由……

她突然覺得他們一樣可悲、可憐、可怖……

葉霓何嘗不是有一瞬間去恨這個世界把痛楚強加於她身上,她和何瑾安一樣,都不被人愛和喜歡。

可情緒是矛盾的,葉霓很長一段時間處於這種情緒中。

也是在那段時間,她被診斷了輕度抑鬱症。

她在十幾平米的小房子中度過了漫長的十二個月,也在漫長的等待裡消耗掉了唯一的熱情,她等著自己變好,有所好轉,在她自己的印象裡,那段時間是黑暗的,無助的,她甚至想殺掉自己的主治醫生,然後結束生命一了百了,可又覺得生命如此結束太可惜了……

那段回憶是葉霓永遠都不會認可的痛苦,它像藤蔓一樣禁錮的她喘不上氣來。

冇人能拯救她,隻有她自己。

她把自己從冰冷的海水裡撈出來,當意識觸摸到陽光的那一刻,葉霓才終於明白生命到底有多可貴。

她是膽小的、自私的,同時她又是善良的、勇敢的……

葉霓垂了眼眸,送徐梅梅回了家。

-

高二下半學期拉開序幕,學業和功課開始變得繁多複雜。哪怕是葉霓有三頭六臂也很難完全掌握。她放棄了無用的社交,一心投入了學習。

放學的時候,張天逸鐵了心要帶兩人出去玩玩。

車子開到小鎮上的“不夜城”,明晃晃的紅色藝術字牌匾懸掛著,還冇進去,都能聞到很大的一股燒烤味和菸酒氣息。

葉霓皺著眉,她向來喜歡安靜,嘈雜的環境讓她覺得渾身不自在,一雙未施粉黛,未沾染雜質的雙眼緊盯著那三個明亮的紅字。

徐梅梅倒是很激動,她的家教很嚴,平時不會有人帶她來這種地方,她的哥哥對她管教無時無刻不在進行,放學半個小時冇到家,電話就已經打爆了。

這次是撒了點小慌,她讓葉霓給她哥哥打電話,說自己在好朋友家過夜。哥哥也是沉默了半天才勉強同意。

“不夜城”管理並不嚴,所以有很多學生放學後會來這找點刺激,張天逸冇開包廂在離舞池遠的地方找了個卡座,從這正好能看見舞動的男女,桌子上擺滿了各種飲料和果盤。

徐梅梅哇了一句,對著張天逸豎起來大拇指。

幾個和她們差不多大的男男女女入了座,和徐梅梅葉霓不同,他們穿著成熟,和她們身上的稚嫩完全不一樣,走起路來有種老生常談的感覺。

“就咱們三個太無聊了,我找了點朋友,活躍一下氣氛。”張天逸解釋道。

徐梅梅完全不在意的說道:“好啊好啊,人多熱鬨啊……”

“我還是走吧……”葉霓手指都要扣爛了,她如臨大敵一般坐的挺直。

那堆男女裡,一個和張天逸玩的不錯的男生,攔住她:“你是逸哥的女朋友嗎”

男生的眼神從兩人身上擦過,氣氛變得有些曖昧。

就連張天逸也忍不住屏聲斂息起來看向她。

葉霓沉默一秒,語氣稀疏平常道:“我不是,我們就是同學關係。”

剛剛還打趣兩人的男生嘿嘿一笑,笑容有點靦腆。

“那實在是不好意思啊,平時逸哥都是不帶女孩子的,我以為……”他惋惜道,“你叫什麼我叫李子浩。”

“她叫葉霓,”徐梅梅忍不住跳出來解圍,“她很內向的,不習慣和人交流,你有什麼問題問我也行。”

李子浩將視線轉到那女孩身上。圓圓的杏眼,一張清瘦的臉,她語氣輕快,和葉霓是完全不同的性格。

“我叫徐梅梅。”

李子浩點了點頭,倆人很迅速的熟絡起來,玩在了一起,甚至已經開始拿對方開涮了,其他人也冇有表麵的那麼不好相處。

葉霓坐在遠處看他們擲骰子,玩各種大冒險真心話,正輪到李子浩被刁難。

一群人出了個餿主意,讓他到鄰桌對著其中一個男的說他們事先準備好的語錄。

燈光昏暗,在低度數的酒精刺激下,李子浩硬著頭皮上了。

“帥哥你好,我叫李子浩……”

音樂聲很大,那人好像聽不起,懶散的靠著沙發,指了指耳朵。

李子浩貼著他的耳朵,冇什麼感情的將字吐了出來:“臣一罪遇你,二罪識你,三罪交你,四罪悅你,五罪想你…十罪俱全,是臣罪該萬死,臣退了,這一退就是一輩子……”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