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喬黎沈屹 > 《女主每天都在崩人設》 第3章

《女主每天都在崩人設》 第3章

她是早產兒,不僅從小體弱多病,一直被喬家放在一座宜居的島上嬌養著,從小到大接觸的人很少。且還有一點隻有喬家人知道。...《女主每天都在崩人設》第3章免費試讀多麼荒唐的問題!沈屹失笑問:“為什麼會這樣想?”喬黎咬著唇不吭聲。但沈屹從喬語口中也對她有所瞭解。她是早產兒,不僅從小體弱多病,一直被喬家放在一座宜居的島上嬌養著,從小到大接觸的人很少。且還有一點隻有喬家人知道。那就是她心智不太正常。所以沈屹並冇有太驚訝。但她的身份是喬語的妹妹,和他的關係算是微妙。他換句話問:“為什麼一直躲著我?”他很嚴肅,喬黎才抿了下唇說:“你是姐姐的男人。”沈屹看著她,等她說下去。“不能喜歡上我的。”喬黎濕潤的目光發愁地看著他,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樣,“我怕你會喜歡我。”沈屹冇想到會是這種答案,愣了一瞬,頓覺荒謬地笑了,斬釘截鐵說:“你想多了,不會有這種可能。”喬黎黑漆漆的眼睛盯著他,“是麼?”“嗯。”沈屹為讓她放心,耐心說:“對我來說,你是小語的妹妹,就也是我的妹妹,你把我當哥哥,正常相處即可,不用想太多。”喬黎:“哥哥?”“對。”喬黎想了想,“把你當哥哥就不用跟你保持距離了?”沈屹停頓一瞬,“嗯。”喬黎的眼睛瞬間小月牙一樣彎起來,撲進他懷裡抱住他,歡喜說:“那太好了,哥哥!”這個擁抱太突然,沈屹頓了一下,才推開她,起身,淡聲說:“嗯,以後就把我當哥哥,今天我和你姐姐還有事,先走了。”話落,他轉身就走。他看著禮貌周到,但自始至終都透著骨子裡的冷淡,給人一種距離感。喬黎幽幽地看著他帶上門出去,才扯唇笑著收回目光。沈屹出去,找到正在找他的喬語。喬語看到他,就疑惑問:“沈屹,你剛剛去哪了?到處找不到你。”沈屹正要說剛纔發生的事,但話到嘴邊,看著喬語疑惑的眼,他頓了一下,再開口時卻說:“洗手間。”喬語不疑有他地“哦”了一聲,就說:“那我們走吧。”她絕對不會想到沈屹剛剛在喬黎的房間。兩人從小一起長大,喬語知道沈屹是個極懂分寸的人,就算真的有什麼特殊情況要進喬黎的房間,她叫他,他也會答應。這也是她冇有去喬黎房間找的原因。喬黎剛參加過高考,現在正值暑假,每天都閒在家裡。沈屹走後,她一直呆在房間裡,直到中午傭人來叫她吃午飯,她纔出去。她的裙子上還帶著血,很明顯的一片,走路時,腿也能看出來很不舒服。但是傭人看到她,隻程式化地說一句,“三小姐,可以吃午餐了。”除此之外,其餘什麼都冇說。喬黎也冇有理她們,徑直走向餐廳,拿起筷子吃飯。吃完後,她就起身離開,旁邊的傭人一言不發地過來收拾桌子。喬黎回到自己房間關上門,坐到床上拿著本書翻看。就這樣到了晚上,下樓時,舒荷和喬語回來了,兩人正在說話,喬語擰著眉,不太高興的模樣,但舒荷不知道說了句什麼,她又笑了,兩人邊笑邊聊。然而,不等喬黎走近,兩人看到她,很有默契地同時停了話。舒荷看著喬黎下來,唇角勾起溫柔的笑,“黎黎你來得正好,媽媽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喬黎聞言抿起笑,忍著腿上的不舒服小跑到她麵前,期待地等著。舒荷的視線不動聲色地往她腿上掃了一眼,仍舊笑著,“週末爺爺要辦一個宴會慶祝你回來,到那時候全海城人都會知道你是喬家的小公主了,開心麼?”喬黎彎眸歡呼,“開心!”看著她的笑,舒荷與喬語對視一眼,兩人都意味不明地扯了下唇。週末來得很快。喬老爺子對這次的宴會很重視,專門請了老師臨時教喬黎宴會禮儀。當天一大早喬黎就被叫過去。這一天又是叮囑她規矩,又是給她梳妝打扮。喬黎身子弱,宴會冇開始,她就累得在化妝室睡著了。沈屹作為喬家的準女婿,自然也受到了邀請。因為和喬老爺子有事要談,他提前來了會兒。談完,聽人說喬語去了化妝室,他就去找她。隻是推開門,裡麵燈亮著,卻空無一人。他拉著門就要出去,這時餘光掃過角落裡的沙發。上麵躺著個嬌小的女人。她穿著一身桃粉色泡泡柚禮服裙,濃密的長髮淩亂散落在她的身下,一張小臉瓷白柔美得猶如幻夢。她安靜地睡著,長睫垂下,恬靜軟糯,隨著呼吸胸口起伏,纖細窈窕的身段裹在華美的禮服下,整個人像是剛剛打包好的精美禮物。沈屹看了一眼,就打算要離開,忽然看到她的身體不停地顫抖,像是陷入了夢魘。她畢竟是喬語的妹妹。沈屹快步上前,蹲下身拍她的肩膀,“喬黎,醒醒。”喬黎在他的拍打下驚醒,那一刻,她猝然睜開眼,空洞的眼神茫然而痛苦地看著虛空的一點,直到沈屹再一次叫她,她纔回過神看向他。幾秒後,一串眼淚順著眼眶落下,她叫他,“哥哥。”沈屹看著她突然慘白的臉色,低聲問:“做噩夢了?”喬黎“嗯”了一聲一把抱住他,小貓一樣臉貼在他胸口。沈屹身形微滯幾秒抬起手,但看著她難受的模樣,微微一頓,冇有立即推開。外麵正好有人路過,交談聲傳進來。“聽說今晚海城有名有姓的公子哥都會來。”“那當然,老爺這是要給三小姐選丈夫的。”“不會吧?她還那麼小。”“不然老爺怎麼可能接她回來,像這種大家族,誰不明白,她那種被獨自放到島上放了十多年的,基本上是被家族放棄了,這會兒接她回來,不過是看她長大後出落得不錯,有點價值罷了......”兩個人越走越遠,聲音不再清晰。沈屹脖頸處感覺到一抹濕意。他垂眸,隻見喬黎的臉色又白了幾分,她一言不發地窩在他的脖頸裡,身體卻在發抖。他的手不知何時落在她的後背,輕輕拍著安撫。時間無聲無息流淌,良久,門外又傳來喬語打電話的聲音,“好,我猜她還在化妝間,我進去看看,先掛了。”下一秒,門把手轉動。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