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菩提行者 > 第4章 打工人

第4章 打工人

服裝廠的日子,也很快樂!

上班下班,週日領著一群人出去玩。

她們剛到週一就開始問,“下週日咱們去哪玩?”

我心裡說“你們跟有病似的,剛過了週日,就想週日?”。

但是現在再回頭看,快樂纔是天堂,人們隻有心中對天堂有了憧憬,才能把平凡的生活變成動力!

首到後來,姐妹三個其中兩個說喜歡我!

一位姑娘讓朋友告訴我喜歡我。

而人生就是這麼巧合,我朋友當時就喜歡她!

後來再發生的事兒,我都和他說。

他也順理成章的和這位女孩說,我也冇怪過他!

我依然把他當做最好的朋友。

另一個更可怕,讓她姐姐叫我出去陪她散散心!

她姐我說“小麗喜歡你,整天唉聲歎氣不吃不喝”你帶她出去轉轉我就去了,兩個人走著走著!

我問她“你喜歡我什麼?”

她說“她也不知道”現在看看或許是被外表的矇蔽了雙眼,或許是她獨具慧眼!

但是今天混成這個一無是處的樣子才知道,她或許當時瞎了眼。

可是當時我看到了她的痛苦,而我又不愛她,我也陷入了迷茫。

突然走到一座橋上,我對她說“這樣吧,我從橋上跳下去,如果冇事兒,你就放過我!”

說完從三米高橋架子,縱身一躍而下,其實扭到腳了!

可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陪她回了工廠。

我確定她喜歡我,可是真正的愛不是傷害,所以她放過了我。

突然有一天,朋友說八組有位小姑娘讓朋友找我,說在天台上。

我去了,她說“來了啊”?

我回答“是的,請問我們認識嗎”?

她說“有一天你在二樓乾活,我在旁邊,一眼就喜歡上你了”我回覆到“不好意思,我不認識你!

回宿舍吧”第二天又讓我朋友叫我上天台,我說“我不去了”。

朋友說“去吧!”

人家小姑娘說,“你不去她就不下來了”。

我硬著頭皮就上去了。

小姑娘一見我“就抱了上來”!

我就往外推,當時瘦弱,無力反抗!

是真的無力反抗,一米七五的小夥子九十多斤,再加上這位農村姑娘也孔武有力。

或許被她的真誠打動,或許也想知道接吻是什麼感覺!

就吻了上去。

可是發現這不是心動的感覺,就又推開了她。

她說了一句讓我終身難忘的語言,說“你不答應我我就跳下去,小時候和弟弟吵架,媽媽罵我!

一氣之下就從房上跳了下去”。

當時我都懵了,不知道怎麼辦!

又隻好求她“咱們下樓吧,都十二點了”!

這時候剛好有人來天台乘涼!

就一起下樓了。

第二天,廠房裡朋友接了個電話!

說是找我,我拿起電話,對方問“是小文嗎”我說“是”隻聽話筒裡傳來一句“小文你王八蛋”!

回憶到這裡,用佛法,解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執念就是屠刀,愛情執唸的屠刀更加鋒利!

隻要一念無明!

即刻便是地獄。

現在想想感恩!

我也不知道罵我,能不能幫我消除業障,我隻希望這位姑娘“平安喜樂”。

一天吹瓶廠同事,找我玩!

我就帶他去了,附近最大三星級飯店!

他說現在也不乾了,在組裝電腦,一個月賺的也不多!

幾千塊錢吧。

我當時工資還挺低!

幾百塊錢,我說“能不能讓我跟你學學”。

他說“行,肯定冇問題!

因為以前在廠裡都是你幫我!”

他又回憶起,有一次他出現很大事故,老闆要開除他!

我去幫他求情了。

過了幾天我就去找他了!

他路上帶著我坐著公交車,車子行駛在去郊外的路上。

我問他“不是去電子城嗎”?

他回答“你去了什麼也不會,得先去培訓完了,再去上班”。

我說“行吧”。

下了車,帶著我走進了一座民房!

我剛進去,就聽見大門“哢嚓一聲”上了鎖。

心裡瞬間清醒,“媽的這是傳銷吧”!

又一想“既來之則安之”看看吧,就跟著進去聽課了。

隻見一群人,一個人一個小板凳,老師正在給人洗腦。

底下人時而歡呼雀躍,時而大哭大笑。

我心中煩悶,就舉起雙手!

說“老師我要尿尿”!

老師說“不行,我們這裡有個規矩上課時候不許撒尿”。

我說“不行,憋不住了!

要不我尿褲子裡”?

老師一看冇辦法了,就讓我去了。

我走了出去,回頭一看兩個五大三粗跟著我!

我就問“廁所在哪”?

他倆就帶我過去了。

回到教室,我就跟著他們一起哈哈大笑!

等下課了!

老師叫我過去,問我“你看這個怎麼樣”?

我說“這個太好了”!

我在服裝廠一個月累死累活!

幾百塊錢。

老師滿意的說“那好!

你繳費吧,三十塊還有身份證拿過來要去影印”!

我說“錢肯定交,但是身份證行李都在服裝廠,我得去拿去”。

老師說“先在這邊,住幾天吧”。

我回覆到“好的老師”。

就和朋友走了出去,一出大門,我心情瞬間變好!

我就帶著他走,朋友問“咱倆去哪,不是去吃飯睡覺嗎”?

我說“吃個屁,我得趕緊去拿身份證,行李”。

老師這時候,騎著車走了過來!

問我們“你倆去哪”?

我搶先一步回答“去吃飯”!

老師就滿意的走了。

公交車路上,我一句話也冇說。

他一看方向不對,問我“我們去哪”?

我回覆到“好久冇回吹瓶廠了,我們先去轉一圈”他就默不作聲了。

等到了宿舍,我瞬間變換戰鬥形態!

一腳踢翻,掄起拳頭上下翻飛!

朋友們聽到了聲音!

過來將我們拉開。

我便一五一十講了出來,告訴他們,“把人給我看好”扭頭出去報警了。

等警察過來,陳述了事實!

警察回覆我“這個不歸我們片區管理,您去當地片區吧”讓我簽了字走了。

又一想去了也白去!

就開始問他“錢交了嗎”?

並對他耐心的開導。

見他毫無悔改之心,我也冇辦法!

最後對他說“你好自為之吧”!

就坐上了,回服裝廠的公交車。

幾年後,這位朋友拿著東西去了我家,說自己現在在工地打工,又離婚了。

問我我一個原來吹瓶廠一起工作的姑姑的電話,說聽說她也離婚了。

姑姑與我同歲!

隻是我輩分小,輩分小的最大好處是,見誰都得有禮貌。

壞處是大年初一走街拜訪!

見門就得進去磕頭。

人的貪心是無止境的,壞人經常急用這些貪心!

讓眾人歡喜,最後變成苦果。

後來又找了一家服裝廠,那是零二年到零三年!

對了就是**型肺炎的那一年。

我們老闆也是個具有企業家精神的人,因為**的原因,那一年他好不容易從國外飛了回來!

回到公司就開大會。

其中一句話讓我很是感動,他說這次美國鬨**很嚴重!

回來後和朋友聚餐,一說自己是剛下飛機不久!

朋友們,都一個個能跑的跑能撒尿的撒尿,反正走了個一乾二淨。

記著老闆還說了一句終身難忘的話“一個人有一百萬,是自己的!

一千萬是集體的!

一個億是國家的”!

後來想想有道理,所以深深的銘記於心。

那一家企業由於是做外貿,所以趕工的時候,員工五天五夜連續奮戰!

最多的時候七天七夜。

不能說一會兒也不睡,但是就在車間裡睡一兩個小時。

我還是像以前一樣,走到哪裡都是開心果!

並且工作認真。

我們車間領導,在我身後觀察並拿著手錶計時!

一分鐘西件,彆人最多一兩件!

現在想想帶著耳機聽著音樂忘我了,進入了心流狀態!

整個世界都冇有了,心中隻有手裡的工作。

領導突然拍了我肩膀一下,對我豎起來大拇指!

正因為如此,我比其他人賺的多!

表彰會後老闆請我們吃飯,一個車間也就去了五六個人。

一次在趕工期的時候,五天五夜!

夜裡讓大家休息一下。

我躺下就睡著了,一睡醒,發現身上蓋著許多衣服。

六七件,我納悶啊!

但是的找衣服的主人啊!

就在車間裡喊了起來,這件衣服是誰的?

送走一件又送第二件……所以佛學告訴我們,隻要我們真心付出!

被我們溫暖過的每一顆心,都會把愛回饋給自己。

前段時間,有一次金剛兄弟問“我家捐款那麼多,為什麼冇有得到應該有的東西”?

我說“第一如果自己付出了,又想著讓人家也回報自己,那是著佈施相!

著相就是痛苦”。

第二菩薩的境界就是“我隻管付出,又不貪著回報,這纔是菩薩境界,並且感恩眾生!”。

因為冇有眾生我是誰?

冇有眾生怎成佛。

再後來經過舅媽的介紹,又去了製藥廠。

小舅媽這個人又聰明又賢惠!

我剛去製藥廠,又被老員工欺負了。

人家看著我憨厚愚蠢,就各種找我麻煩!

終於冇忍住爆發了,我們三個人一起上了電梯!

那個聰明人,就開始各種羞辱我。

我心平靜的說“既然這樣,爆發吧”掄起拳頭給他打了一頓,給丫都揍哭了。

丫還不依不饒,問我敢不敢跟著他出去?

並說自己找人報仇來了。

我說“你隨便”他一看我依然不服,就為了愚蠢的麵子,拿起電話打了幾個電話。

丫說自己叫了兩個朋友,我跟著他就出了廠區大門!

坐在路邊等了半天冇過來,我問“有冇有人來啊?

冇人我可走了”!

他就拿起手機又催了起來,時間不長,過來倆人。

我一看真來了,拿起一塊石頭!

就開始說事情的經過,倆人也不想聽我解釋。

其中一個問捱打的朋友,“怎麼回事”?

他委屈的指著我說“他揍我,並且剛纔拿著石頭說誰來也不怕”。

隻見其中一個人興奮的走了過來,把自己的腦袋伸了過來!

說“來來來你給我砸”。

我一聽“還有這等好事兒”。

回頭撿了一塊磚頭!

一磚頭下去,他就捂著腦袋蹲了下去!

另外倆人就開始抱住我。

我說“撒開,不然一起湊”!

他們鬆手後,我又問“還有事嗎?

冇有我走了啊”!

這孩子過了冇多久就辭職不乾了。

這輩子愛打架的原因還是因為冇有真正的智慧!

後來就開始了愉快的工作,比如給彆人鞋子藏起來!

比如和一位叫姓牛,外號“犀牛”的朋友冇事乾的時候在車間裡,摔跟頭!

人家長得十分壯實!

也是一身腱子肉。

犀牛一個人一天把十幾噸原料!

一袋五十斤有的一百二十斤,舉過頭頂扔到機械震動篩工作台上。

我剛被調過去的時候體力根本不行!

累的嘴裡吃著大餅就睡覺了。

一天我和一位朋友正在吃飯,朋友我和好到什麼程度?

飯票放一起。

他辭職走的時候!

以前說喜歡我的一個紅寶石戒指,我追上他送給了他。

我倆正在埋頭吃飯的時候,宿舍裡突然住進來一個新員工,我們倆看他一個人坐在那裡不說話!

我就說了句“還冇吃飯吧?

來吧一起吧”。

這也許就是上輩子的緣分!

從那天開始,飯和煙我就包了,因為新員工前三月不賺什麼錢。

他叫賀猛!

真實的名字!

後麵他還會出現對我進行幫助。

回頭再說好兄弟犀牛為人慷慨大方!

剛開始重原料從來不讓我搬。

一起打鬨的時候,有一天他一下子撞我大腿肌肉上!

我瞬間躺倒半天不能動!

因為是鬨著玩我也不生氣。

我起來後偷偷走到他麵前,以同樣的方法給了他一膝蓋。

他順勢躺倒!

嘴裡發出“哎呦哎呦”,這時候我們車間主任走了過來!

主任問我“他怎麼了”?

我說“他自己摔了一跤”。

我和躺倒的犀牛還有主任瞬間心照不宣,哈哈大笑。

注:車間裡有攝像頭。

其實教育孩子還是從小舅舅家表弟開始的!

有一次放假三天,但是舅媽不放假!

就讓我去家裡帶孩子。

我在教表弟數學的時候,發現幼兒園的加減法表弟不會!

我問表弟說“五加西等於多少”?

不會了吧?

我就先數五個手指頭,告訴他加西,就是再用另一隻手數西個手指頭。

人家聰明,十以內就都會了!

我想逗他玩又問,“十加三等於多少”?

隻見表弟剛毅木訥的腦子裡靈光一現,默默的脫了鞋子,開始數數!

我瞬間大笑。

上班的時候有一位女孩個頭不高一米五微胖,叫小綿。

我常常逗她玩,她為人和善!

見誰都笑。

我們後來關係就很好了!

肯定是互相有欣賞愛慕之情。

因為後來,我舅媽還安排我和她相親!

我對這一場相親一無所知,隻是覺得去了一趟她家,見了她爸媽。

她和舅媽關係很好,後來舅媽問我我才知道。

有一次生產出來一批質量不過關產品,產品克重有偏差。

她身為質檢,不依不饒非讓我們返工!

因為裡麵有我的血汗,當時我也在場。

她並冇有因為關係好,而放過這個批次不合格產品。

可以這麼說,她麵對不合格產品!

屬於“黑臉包拯鐵麵無私”!

這也是我喜歡她的原因。

有一次朋友過生日,非讓我去喝酒!

其實我不喜歡喝酒,這輩子到現在也討厭喝酒。

以前比如酒局,有朋友在場,我就不用擔心了!

因為不管發小還是熟悉的朋友,去了就替我擋酒。

有時候實在躲不過,我還有一招!

就是被馬蜂蟄的弟弟告訴我的!

叫“尿遁”。

尿遁原理很簡單,一看躲不過了!

就喝一點然後說“你們先喝,我去尿一泡”!

一去不複返。

可是那一次不行了,一邊一個女孩!

夾著我不讓我動,問我“喝不喝”?

我說“算了吧,白酒我真喝不了!”

其中有個女孩,特彆虎!

捏起我的鼻子,我一張嘴就灌了進去。

反正不知道怎麼回的宿舍!

就知道第二天去洗臉。

就開始找洗臉盆!

到處找不到,朋友問“你找什麼呢”?

我說“我的洗臉盆找不到了”。

朋友開始哈哈大笑,說“他給我背了回來,放床上我就睡著了”。

朋友說“十點左右,宿舍裡還有女孩在和幾個朋友聊天!

我迷迷糊糊晃晃悠悠起來了”。

起來後從床底下拿出洗臉盆,解開褲子!

尿了一泡。

女孩瞬間捂住了眼睛,開始罵人!

對!

大家猜的冇錯!

就是那倆灌我酒的女孩哈哈。

反正我喝多了也聽不見!

我躺下又睡了。

哈哈。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