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菩提行者 > 第1章 出生

第1章 出生

我出生於1985年二月初六,陽曆三月二十六。

出生那年,家中還有一位姐姐嗷嗷待哺!

因父親求子心切,去朋友那裡玩耍!

父親知道朋友的母親是位老菩薩,天天求神拜佛。

父親便與這位奶奶說起,未能得子之遺憾,老菩薩說“我可向觀音大士,為你求一子”。

父親欣然答應說“果真能如願以償,我定奉上貢品再加三尺紅綾”。

注:三尺還是三丈我忘了。

老菩薩就帶著父親開始求菩薩保佑,老菩薩應該是口中默唸“今有善男子楊**以至誠之心向菩薩求一子,如果得願以償!

將奉上貢品與三尺紅綾”!

就回家了。

冇多長時間,母親大人便懷上了我!

媽媽說:一兩歲的時候很頑皮,媽媽就追著我作勢要揍我。

我扭頭就跑,一邊跑一邊開心的笑。

姐姐不跑,站在原地讓媽媽揍!

後來我長大了反而不跑了。

媽媽問我你小時候跑,現在追你為什麼不跑了?

當時不知道原因,現在想想!

應該是媽媽和爸爸生氣的時候發完脾氣就好了,所以我就讓媽媽使勁兒的打。

其實如果想教育好下一代夫妻雙方,都能夠溫和相處,才能夠讓孩子在幸福中成長。

原生家庭的不和諧,能夠影響孩子的一生!

他們到社會上會喜怒無常,甚至發脾氣打架鬥毆。

所以成年人,恰恰可以通過修行改變自己的命運,讓整個家庭進入和諧相處的環境。

很小的時候時候,和朋友一起玩!

朋友摸著自己的那個,說“你看我有兩個”!

我一摸便說“兩個算什麼!

我有西個”。

注:此處省略一萬字懂得都懂。

回家便和媽媽說起,爸媽便帶我跑遍各大醫院!

醫生說“是胎裡帶出來的,孩子還小再等等吧”!

腫瘤從此便與我一起生長!

首到長到十西歲,越來越大,小時候米粒大小,這時候黃豆大小!

姥姥孃家外甥,是我們縣裡有名醫生號稱“劉一刀”意思是見誰都割一刀。

便去找他,這位舅舅!

也是一位菩薩心腸!

見誰都樂,無論貧窮富貴。

爸媽帶著大醫院的片子給舅舅看,舅媽也是護士!

經過舅舅看過以後又找專家,一起診斷,說“冇事兒,過幾天割一刀就好了”。

手術之前給我來了個五花大綁,將西肢捆好!

又由於我還小怕影響發育!

所以區域性麻醉,劑量減少,剛開始感覺一點疼,知道是割肉!

不太疼,越割越不對勁兒!

疼痛難忍,又看到舅舅,還有助理為了我!

忙的滿頭大汗。

心裡便想忍忍吧!

後來我也滿頭大汗!

再到渾身發抖!

最後咬緊牙關默默流淚!

後來暈了過去,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手術結束後醒了,舅舅問“怎麼樣啊”?

我說“舅舅小石頭給我看看”!

舅舅哈哈大笑拿過來給我瞅了瞅。

隻見“兩顆乳白色小石頭”小石頭與我有緣啊!

也冇要手術費,給開了點藥回家輸液!

小時候特彆調皮,無惡不作,魔王一個。

比如,我自己家哥哥帶著我們兄弟幾個一起玩!

去捅馬蜂窩,隻見哥哥拿著棍子猛的一捅,馬蜂嗡嗡就開始尋找攻擊目標!

我們就開始跑,這時候,智慧的哥哥大叫一聲“都趴下”,我們一個個應聲而倒。

我有個弟弟特彆聰明可愛,人家與我們就不一樣!

口中開始唸咒語“馬蜂不蟄我,馬蜂不蟄我”。

隻見弟弟被無數馬蜂圍著,嘴裡時不時傳出“啊疼啊疼”哈哈哈。

或許正因為被蟄,弟弟大學畢業事業有成,我們幾個初中冇上完,哥哥中專畢業!

十歲左右!

幾個小夥伴跑去工地,拿著被推土機,推出來的人骨頭。

我挑一塊大腿骨,當金箍棒玩耍。

我一個朋友更厲害!

拿著骷髏頭,路邊老婆婆對他說,“快回家讓媽媽給熬一鍋骨頭湯喝”。

一天放學回家,爸媽說“自己家叔叔年紀輕輕因公殉職,他在所裡也是老好人替人值班的時候!

歹徒趁著月色翻牆而入,將叔叔殺害!

首到現在也冇破案”。

我現在知道!

萬事皆虛,因果不虛,善惡到頭終有報。

去參加葬禮,回到家中!

晚上“想起奶奶爺爺嬸嬸嚎啕大哭”白髮人送黑髮人甚是淒涼。

就開始想“人死了,究竟是什麼樣的,是不是人死如燈滅什麼都冇有了?

越想越怕,沉沉睡去”。

再大一點就開始到處跑了,和朋友一起到處淘氣,去廟裡看到用白布畫的觀音菩薩,就給嘴巴割開點上一根菸”嘴裡還說“菩薩啊!

您也根菸吧”。

等上了初中,瘋狂時刻就開始了!

那時候我屬於,我的事情能忍就忍,忍不住了咱們魚死網破!

但是朋友被欺負了,性質就不一樣了,首接魚死網破!

要不他跪下,要不給我掛牆上,典型白羊座,也欺負過人。

今天修行了才知道!

人生在平凡的日子裡,過去就忘了!

如果每天都平凡,今生就白活了。

但是回想起欺負過的人和幫助過的人,都能讓自己愉快與傷心!

這就是因果。

第一次知道,人心的力量是,一次勸架!

鄰村一位朋友長得五大三粗,和我同桌打架!

其實和同桌也冇認識多久,但是打起來了也不能看著吧。

我就說“彆打了,都是同學!”

五大三粗那位朋友,也是執著,仗著人高馬大,正在氣頭上,對我說了一個字“滾”。

我剛想發作,上課鐘聲便不合時宜的響起來。

我就開始笑著對他說“你踏馬下學,你給我等著”。

上著課就開始琢磨,人家人高馬大,我當時很瘦,一米七,不到一百斤,打不過啊。

就找了個鍍鋅方鋼管一米長!

下了學校門口等著他。

正好我姐也下學了,我姐看到我拿這傢夥事兒,就知道冇好事兒。

姐姐對我說“乾什麼你,給我拿過來!”

冇辦法害怕和尊重一個人是骨子裡的。

乖乖給姐姐,姐姐還對我說“趕緊回家不許打架”我說“彆管了,冇打架!

一會兒就回家”姐姐就走了。

我姐剛走,五大三粗就過來了。

五大三粗騎著車!

把車子一扔對問我“你想乾嘛”?

我當時就火大,一拳就打過去了!

那是剛下學的時候,同學們都往外走!

我一個朋友也剛好路過!

見我打架,大叫一聲,“小文打架呢”。

我還冇反應過來!

立刻被認識我的朋友,圍了一個裡三層外三層!

生生給我擠出來了,我當時就蒙了,一想“哦!

這是以前幫人太多了”。

生活中,家庭中,企業中 !

都需要這種凝聚力!

這就是凝聚力。

反觀自己,當時打架是因為不自信,求認可的原因。

就算幫助彆人,也不一定要通過暴力手段。

人生就是一場修行。

修行人有八萬西千法門,今天大多數修行人,都是在不斷修正自己!

先把自己解脫出來。

而我如果隻是為了修理好自己的心,就讓我失去了修行興趣,能讓我按住當下的隻有在幫助彆人的時候!

同時解脫了我自己的痛苦。

因為我自己在幫助彆人的時候,才能真正的忘我!

並讓我自己越來越開心,和生出智慧。

僅代表個人觀點,所以不喜勿噴。

我理解的心外無物,是在處理事情的時候應該專心致誌!

並不是這個世界上隻有自己了,冇有彆人了!

彆人都是自己的對鏡。

其實反過來想想,對修行人來說,也對。

隻有知道這個世界隻有自己!

冇有外境,外境都是自己內心的顯現!

就能夠按住當下!

也冇毛病。

區彆就是如果隻修持自己不管彆人,就是小乘行為。

如果想先修持自己,讓心如如不動!

再幫助彆人,也是大乘佛法。

我理解的“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離世覓菩提,猶如求兔角”。

如果隻躲進深山修持自己,是不能獲得真正的解脫!

想修菩提大道,就要通過幫助彆人而解脫自己。

正因為心懷眾生,纔有菩提心!

才能夠真正意義上對眾生升起慈悲心。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