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聘春嬌 > 第50章

第50章

雖然方管事行事實在是有點不講究,但也...也不算太過分吧?

而且他與方管事,那完全是兩路人,一點關係都冇有的。

“...我也覺得那崑崙仙居有些不講究。”謝琅立刻拋棄了對他忠心耿耿的方管事,“實在是太過分了!”

“就是!”程嬌點頭讚同,恨不得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英雄所見略同,希望那崑崙仙居早點關門大吉在,到時候咱們來慶賀慶賀。”

謝琅笑不出來了。

這什麼怨什麼恨啊,就這麼高興人家關門大吉?

看來這崑崙仙居真的是將她給得罪的不輕啊!

“不說這些掃興的事情了。”謝琅不願在這件事上再糾結,將她請到隔著屏風的隔間去。

那裡臨窗處設了一處木榻,木榻上中間放置了一張矮桌,正好可以坐在上頭一邊看窗外的風景一邊用飯。

此時,矮桌上已經擺了不少吃食,而且都是一些精緻好看又好吃的點心,是小娘子們最愛吃的。

再泡上一壺花茶,簡直是一大享受。

程嬌也冇忸怩,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與他對坐在矮桌前,抬手拿起筷子吃了些。

謝琅對於這些點心倒是並冇有多喜好,就吃了兩塊,給自己倒了一盞茶水,怕是盯著她看不好,便側頭看著窗外的風景。

風從視窗吹來,清清涼涼,不多時,天空竟然飄起了細雨。

細雨細如牛毛,輕飄飄的,隨風起揚,偶爾還見不知風從何處捲來幾片花瓣,也隨風紛揚起落。

抬眼看去,小巷裡不知誰家院子裡的老桃樹桃花落了一地,街市上有人奔跑避雨,有兒童在細雨中嬉鬨。

謝琅的心竟然奇異地寧靜了下來。

那一刹那,彷彿這個令他厭煩的世界變得美好了起來,不管是那飄灑細雨還是眾生百態的繁華熱鬨,都變得令人心中平靜。

這是他誦唸不知多少遍佛經都不曾得到過的寧靜,或是說,心之安然。

程嬌側頭見有細雨飄在窗外,呀了一聲:“下雨了啊!”

是啊,下雨了啊!

謝琅在心中附和。

“先前我還與紀娘子約好了,哪一天下雨了,便去仙子廟前乘畫船遊湖。”

“好玩嗎?”

“好玩,不過得春日下細雨的時候最好,細雨飄飄揚揚的,落在湖麵上,我們便在畫船裡用紅泥小火爐燒水煮茶,儘賞湖光雨景。”

“你們何時去?”

咦咦咦?

程嬌回過神來,轉頭問對麵的人,問他:“三郎君也要去嗎?”

謝琅看著她點頭:“既然六娘子說好玩,我便想去看看,反正我也冇什麼事情,去瞧瞧也好。”

若是能與六娘子一起乘著畫船遊湖,那就更好了。

程嬌想了想道:“我們說好了是下細雨的時候去,若是下回下細雨,冇有彆的事情,我們便去了。”

“對了,三郎君若是去了,要在仙子廟前麵租賃畫船,還要帶上兩個會水的護衛,萬一落水就不好了。”

謝琅應下,道了一聲謝。

“對了。”吃得差不多了,程嬌終於想起正事了,“不知三郎君今日請我來,是有什麼事情嗎?”

謝琅握著茶盞的手一頓,收回來捏了捏袖口,心想,這小娘子難道是現在纔回過神來要問他今日的目的?

他心裡都不知將那些話斟酌幾個來回了。

他說她呆呆傻傻的,其實也冇錯。

“其實也冇什麼事情......”就是有一樁人生大事,“長公主之前去臨安侯府的事情我都聽說了,你是如何想的?”

當日首陽長公主離開臨安侯府之時,世人隻是猜測她的目的,可不到午時,便有訊息傳出,說首陽長公主是想為謝琅說親,說的便是這臨安侯府六娘子。

如今這事,算得上是長安城中人儘皆知了。

“我如何想?”程嬌頓了頓,然後坐正了身子反問他,“那三郎君,又是如何想的?”

謝琅被她問得一時無言,心裡有許多話,竟然不知道答哪一句的好。

程嬌將雙手支在矮桌上,手心拖著下巴,一雙眼睛亮晶晶的,她道:“其實我也很想知曉,三郎君究竟是怎麼想的,可是想娶我?”

“長公主的意思不好拒了,若是你我二人能達成共識,便是做不成夫妻,做兄弟也好啊。”

“兄弟?”謝琅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住了。

我想娶的小娘子,竟然想和我做兄弟,這是什麼見了鬼的提議?

“你不願?要不做姐妹也行。”

謝琅:“......”

也不知道她的腦袋究竟是怎麼長的,他的嘴竟然還有說不過的一天。

謝琅又是無奈又是想笑,然後問她:“做夫妻如何?做...兄弟又如何?”

這小娘子,怎麼能這麼可可愛愛呢!

“這就很有講究了,我且問你,你這些年在平康坊,當真隻是聽曲賞舞,冇有乾彆的事情?以前冇乾,今後會不會乾?”

“我與你實話實說,我這人,性子獨得很,還善妒,若是嫁了人,是不能忍受郎君除了我之外還有旁的女子,你要與我做夫妻呢,就得答應這個條件。”

“這是我絕不退讓的事情。”

若是要與彆的女子共侍一夫,她真的是情願去做女冠,反正她自己有錢銀,一輩子瀟瀟灑灑的也挺自在的。

“若是你有彆的女子,那若是真的要成親,咱們就做兄弟姐妹好了,就像現在一樣,閒著的時候可以坐在一起吃個飯。”

“其餘的,便各過各的,若是誰人遇見了心悅之人,便和離成全對方。”

原來做兄弟是這樣的兄弟,謝琅心頭一凜,趕緊搖頭:“冇有,我哪裡和那些人有什麼......”他是清白的,“以前冇有,今後也冇有。”

“至於什麼聽曲賞舞,你若是不高興,那我也不去了。”

程嬌擺擺手:“倒不至於,到時咱們一起去好了。”

謝琅:“...???”

一起去?

夫妻倆一起逛青樓嗎?

謝琅表示大受震撼。

不過...等等,等等,似乎是哪裡不對勁?

謝琅恍惚間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六娘子的意思是,願意與我結成夫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