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聘春嬌 > 第48章

第48章

程讓自然是不想程嬌嫁去東宮的。

在他看來,那宮裡的人心思特彆多,每一句話彷彿都藏著深意,一不注意就會被人坑慘,輕則倒黴,重則喪命,他阿姐看著精實則傻,要是進了宮,指不定把命都給丟了。

想到這裡,他心覺得謝琅也不是不可以,於是便將事情應了下來,回去之後便與程嬌說了此事。

“你說謝三郎想見我?”程嬌捏著重新回到手中的如意鈴,還有些困惑,“他為什麼要見我呢?”

“就是想見見你。”程讓輕咳了一聲,猶豫道,“阿姐,其實謝三郎似乎也不錯......”

“哦?你竟然覺得他不錯?”程嬌就覺得奇怪了,到底是什麼讓程讓改變想法了?

說起來,在這個家裡,就這個弟弟全心全意護著她,不問得失,不衡權利弊,隻求她過得高興,所以這個弟弟的意見,她還是很在乎的。

“也不是不錯,就是、就是日後他彆往平康坊跑,那就不錯了.....”

大概是謝琅真的很會拿捏程讓的心,在太子與謝琅之間選擇,程讓定然會選擇謝琅。

謝琅日後若是敢欺負他阿姐,他還能去找謝琅麻煩,可若是太子,如今已是儲君,將來還是皇帝,便是阿姐受了欺負,他可能也冇有任何辦法,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她受委屈。

程讓對姐夫的要求,真的不高,身份前程什麼都不重要,對他阿姐好點就行。

“你到底去不去見?謝三郎還留了人,等著我回話呢!”

“見,怎麼不見!”程嬌也想見見這謝三郎了,既然他自己送上門來,雖不知他是何意,但見一見,也好籌謀將來的事情。

“不過不在崑崙仙居,讓他去蓬萊仙居吧,明日午時,蓬萊仙居三樓見。”她是一個銅板也不會便宜了崑崙仙居的!

“成。”程讓將事情帶到,鬆了口氣之餘又有些擔心,“要不,我明日陪你一同?”

“你去做什麼?”程嬌擺手拒絕,“我要好好會會謝三郎,你在我就不好說話了。”

程讓見此,也隻好作罷:“那成吧,不過你也要警醒些,彆是對著他那張臉就人家說什麼都點頭?”

“知道了知道了。”

她纔是姐姐好嘛,這臭弟弟竟然反過來管她的閒事了。

難不成她長得一副容易被男人騙的模樣?

程讓便是見她應下了,可這心中還是不放心。

到了第二日清晨,險些賴著不願去國子監,但最後還是被程嬌趕走了。

程嬌回四閒苑收拾了收拾自己,算著時間差不多了,便帶著鈴鐺鈴鏡去往蓬萊仙居。

路上的時候,鈴鐺與鈴鏡也很忐忑。

她們是自小跟在程嬌身邊的侍女,可以說一生生死榮辱全繫於主子,主子過得好了,她們才能好,若是主子過得不好,她們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娘子,當真要嫁給謝三郎嗎?”鈴鐺小聲開口問。

“還不知。”程嬌搖了搖手中繡著葡萄紋的團扇,“若是謝琅不算太差,嫁了他也行。”

“如何纔算是不太差?”

這個問題嘛......

程嬌想了想道:“至少不會給我添各種各樣的妹妹,我這人心獨得很,嫁的郎君隻能有我一人,是不能接受旁人的。”

這個要求,這滿長安城就冇幾個符合的吧?

鈴鐺鈴鏡有些發懵。

“啊?可是...可是這樣的男子,應是不多吧?”

“實在不行,做表麵夫妻也行,他過他的,我過我的,有朝一日誰人遇見了中意的人,那便和離成全對方。”

“再不行,我便去做女冠。”

要說在這個朝代,程嬌最滿意什麼,那便是這個時代信奉道家與佛家,她可以出家做道士。

本朝立朝以來,出家做了道士的貴婦貴女也有好幾個,算不得什麼驚世駭俗之事。

“好了,無需擔心,什麼事情等見麵之後再說。”

鈴鐺、鈴鏡聞言也隻好作罷。

馬車慢悠悠地往前走去,臨近午時,便在蓬萊仙居門口停了下來,她剛剛下了馬車,便有候在一旁的夥計拱手行禮,而後幫忙引著車伕駕著馬車去停放。

程嬌站在蓬萊仙居的門口之時還停頓了片刻,不過也就是片刻,她便踏腳往裡麵走去。

其他那些亂七八糟的得失姑且不管,在夢中她被逼著嫁給庶姐夫做繼室的事情一直都是懸在她頭上的一把刀,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落下來。

她情願是嫁給謝琅這個短命的,等他過世了守寡一世,也不願嫁給彆人做繼室給彆人養孩子。

而且還是程娥的孩子,還要她一輩子矮程娥一頭,她想想就吐血。

她要儘快定下一門親事,若是謝三郎合適,那就再好不過了。

“娘子安好。”上了三樓,便有一侍女相迎,“客人已至春風閣。”

蓬萊仙居是一棟三層酒樓,一樓是大堂,設有櫃檯桌椅,靠窗邊處還用屏風隔開一處處隔間。

在大堂中間還設有一處高台,平日裡有說書先生在這裡說書或是舞姬琴女上去表演彈奏歌舞。

二樓則是分隔成一間間雅間,三樓處,除了一處沈管事平日工作待客的地方,便隔成了四個大雅間,名為:春風、夏日、秋月、冬雪。

程嬌點了點頭,讓侍女帶路,不多時,便到了春風閣門口,侍女輕輕地敲門。

過了會,便有一隨侍打扮的男子開了門,微微拱手行禮:“六娘子安好。”

說罷,便抬手請她往裡麵走,程嬌點了點頭,抬腳踏過門檻往裡麵走去,鈴鐺與鈴鏡想要跟上,卻被攔了住。

“二位請留步。”

程嬌進了雅間之後,身後的門便被關上,春日微涼的風從視窗吹來,她彷彿還聞到了風中淡淡的花香。

她抬眼看去窗前,隻見那身穿暗繡金蓮紋的紫色襴衫男子便站在視窗前,居高臨下看著腳下的屋舍街市,聽著風中傳來的話語聲。

“程六娘子。”聽到腳步聲,他轉頭看了看,那一雙丹鳳眼中似是盈滿了這昭昭春光,明亮且瀲灩。

程嬌每每看到他的眼睛,都覺得心頭觸動。

這個長安城之中頗負盛名的紈絝子弟,生得一雙極為漂亮的眼睛,彷彿多看一會兒,便能吸走人的魂魄似的。

“謝三郎君。”程嬌回過神來,微微屈膝行禮。

謝琅輕笑,他一笑,彷彿這滿世的春日之花燦爛綻開:“我還以為六娘子不會應某之約。”

程嬌微微側過目光,不敢多看他,聞言隻道:“既然是三郎君相邀,六娘自然是要來的。”

“哦?你便不怕我算計你?”

“六娘覺得,三郎君其實是個好人。”若不是內心善良之人,當日凝萃樓混亂之時,他也不會多管閒事,將她與紀青蓮安全送離。

“好人?”

謝琅都愣住了,竟然有些想發笑,他長這麼大,倒是頭一次有人說他是好人。

而且,他哪裡是什麼好人?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