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聘春嬌 > 第47章

第47章

程讓在書院便聽聞了那些傳言,心裡急得不行,好不容易等到散學回家,便去質問程嬌事情的真假。

程嬌也是無奈,趴在桌子上有氣無力:“長公主確實有這個意思?冇辦法,實在不行就嫁了吧。”

“什麼叫做實在不行就嫁吧?”程讓急得在屋子裡團團轉,“阿姐你真的要嫁給謝三郎那個紈絝?”

“也...也不是不可以......”

程嬌也想了大半日了,竟然覺得此事有些靠譜,畢竟她先前也動過要嫁謝三郎那紈絝的心思。

此人身份尊貴,人也是個紈絝,嫁了他不會有人求著她上進,做一條鹹魚還是可以的。

上回在凝萃樓,他還幫過她,看起來是個很有善心的好人,說他去平康坊都是聽曲賞舞的,旁的一個冇有,她姑且也信了。

最重要的是...他長得真好看啊!

每天對著,她都能多吃一碗飯!

程讓差點就這話噎死了,他伸手捂住胸口:“阿姐,這可是婚姻大事,你...你就不能上點心嗎?難道真的是因為謝三郎生得好看,你就被他迷了眼?”

他這個阿姐,也是個喜好好顏色的,巧得很,那謝三郎就生得一張好臉。

“也不單單是因為那張臉吧,我覺得他那個人...還行......”

什麼叫做‘還行’?就謝三郎那樣,居然也還行?

“你是不是眼神不好?”

“我眼神好得很!”程嬌堅決認為自己眼神好得很,這纔會在萬花叢中相中謝三郎這根狗尾巴草。

隻要謝三郎去平康坊不是為了找美人春風一度,什麼聽曲賞舞,那都不是事。

喜歡是吧,大不了她和他一起去,夫妻一起聽曲賞舞,其實她也很想去呢!

程嬌看程讓彷彿都要找塊牆撞一撞,隻得再解釋解釋:“你仔細想想,我也不是那些賢良淑德的女子是不是?”

“人家要娶佳婦賢妻,以求其撐起一家門第,這多累啊,我呢,隻想隨性自在地做一個女紈絝,冇有什麼憂愁。”

“謝三郎身份高,也是個紈絝,若是嫁了他,定然也不會有誰期待我做一個賢惠淑德的娘子,大家一起做紈絝吧!”

說到這裡,她又忍不住歎氣:“彆人結成姻緣,那都是郎才女貌,到了我這裡了,指不定是郎豺女豹...唉......”

程讓嘴角直抽,心道,就算是你想嫁謝三郎,也不必這般自貶吧,還郎豺女豹?

“我就知道,你就是看謝三郎長得好看,所以就中意他!我說你......”

“好了好了,此事你不必發愁,順其自然就好,就算是我願意,人家謝三郎也不願意是不是?”

說的也是,那謝三郎一看就不是一個想成親的。

程讓想到這裡,心裡就放心了,決定不管了。

然而這一放心,也冇放心幾日。

某日從國子監散學歸來,便有人來尋他,說他名叫酒泉,是謝琅身邊的隨侍護衛,請他去崑崙仙居一見。

程讓擰眉:“你家郎君要見我做什麼?”

酒泉道:“郎君找到了六娘子的如意鈴了,請四郎君去取,四郎君可願走一趟?”

找到如意鈴了?

程讓聽到這裡,自然是冇有遲疑,帶著隨侍一同去了崑崙仙居,上了三樓見了謝琅,謝琅果真是將如意鈴交給了他。

程讓收瞭如意鈴,心裡鬆了一口氣:“多謝。”

“不必言謝。”謝琅給自己倒了一壺茶,請他坐下說話。

程讓拿到瞭如意鈴,也不好甩袖就走,麵子還是要給些的,便問他:“不知三郎君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我效勞的,若是在下能辦到的事情,定然儘力。”

他的目光不著痕跡地在謝琅身上打量了一番。

不得不說,這謝三郎當真是人模狗樣的,這一張皮囊就很會騙小娘子。

“什麼效勞不效勞的,就不說這個了,某今日前來,是想問問你,能不能見你阿姐一麵。”

程讓險些被口水嗆著了:“誰人?你要見誰人?”

“你阿姐,程六娘子。”謝琅語氣定了定,“某欲見程六娘子一麵。”

“謝三!”程讓豁然站了起來,“你......”

“你且不必動怒。”謝琅笑了笑,“想必你也知曉,長公主去過你家,提了我與你阿姐的親事,想來,你家中長輩,並冇有辦法拒絕長公主是不是?”

雖然謝琅名聲不好,可他到底是首陽長公主與平清王之子,占了身份上的好處,就算是他嘴毒,但若是能嫁給他,長安城七成女郎都會點頭。

就臨安侯府來說,謝琅雖然有缺點,卻也不是嫁不得,再加上首陽長公主親自為兒子提了這樁親事,很大可能會同意的。

程讓冷靜了下來,又重新坐回去:“你待如何?”

“也不如何,某隻想見程六娘子一麵,想問問她究竟想如何。”謝琅垂眸看著桌麵上的茶盞。

問她阿姐想如何?

程讓仔細一想,臉色當下就變得古怪:“難不成你想娶我阿姐?”

謝琅看了他一眼,仔細斟酌了一下詞句道:“我想不想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阿姐她想不想?”

他阿姐想不想?

想到程嬌關於‘郎豺女豹天生一對’的言論,程讓忍不住嘴角直抽,心覺得他阿姐實在是太能胡來了,這可是婚姻大事,怎麼可以隨隨便便?

難不成他阿姐真的瞧中了謝琅,纔會說出這樣的胡話來?

“我阿姐想又如何?不想又如何?”

“若是她想,我便與她定親,若是不想,我便拒了這樁親事,定然不會耽擱她。”謝琅說到這裡頓了頓,“不過我不信旁人說的話,隻想聽她自己說。”

“如此,某想見程六娘子一麵,不知四郎可否成全?”

程讓一時之間十分猶豫,若是由謝琅來拒了這門親,自然是最好的,可瞧著他阿姐的樣子,瞧著對這謝琅也是挺中意的......

如此,她若是見了謝琅,腦子一昏答應下來怎麼辦?

這謝琅長得真的像是個妖妃!

程讓心思千轉,越想越是發愁。

謝琅坐在邊上靜靜地等著,抬手呷了一口茶,見是差不多了,便與他道:“你可知,你二姐與三姐並非雙胎而生?”

不是雙胎而生?

程讓抬頭,然後又聽他道:“你二姐應是孫家女,她母親當年趁著你母親生產,將親女與你三姐掉了包。”

“親女被人換走,臨安侯府覺得甚是丟人,又捨不得養了十幾年的女兒,故而對外言說是雙生女。”

程讓愣了好一會兒,有些不敢相信,但仔細一琢磨,竟然覺得有些道理,三姐生得像母親,二姐...與家中之人,是一個像的都冇有。

“你又從何處得知?”

“我從何處得知並不重要。”謝琅語氣平淡。

“重要的是,你二姐與太子有一樁親事,若是讓人知曉你二姐並非程家親女,那麼這一樁親事將會如何?”

程讓瞳孔一縮。

“或許,你阿姐,便要替你二姐嫁去東宮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