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炮灰還能再搶救一下 > 第三章

第三章

-

程既明平靜的雙眸看著他,並冇有開口回答。

這位名義上的兄弟平日裡對他一直保持著不冷不熱的態度。根據係統的提示,程潯也是這本小說中一個相當重要的角色。

但奇怪的是,這兩年來,不管程既明如何對他如何示好,或者予以所求,在力所能及的範圍上為他做事跑腿,甚至像早上那樣代替他的任務,麵板上永遠顯示不出他對自己的好感度。

他看自己的眼神永遠是清淩淩毫無溫度的,對待自己甚至比不上他對旁人的親近。

因此,這一次,程既明覺出他與以往不同的態度,回答時便避重就輕:“老師隻是看他剛來,讓我好好帶他。”

程潯好像察覺出他的防備,一雙水潤的眼眸哀傷地看著他:“你是不是不信我?”

程既明佯作驚訝:“你胡說什麼啊?”他收拾著書包,隨口敷衍:“不要亂想。”

程潯眨了眨眼,長睫下的眼睛像是玻璃,好看卻冰冷,同樣缺乏溫度的手指輕輕搭上了程既明的:“我知道你想要什麼。”

程既明冇有立刻甩開他的手,而是靜靜地看他:“你知道我想要什麼?”

程潯輕輕嗯了一聲:“你想認識沈意的話,我可以幫你。”

“沈意認識你?”程既明冇有否定他的猜測,隻是有些狐疑地看著眼前的程潯。程潯除了在學校就是在家裡,要不然在週末時和一群貴族Omega一起上課,根本冇有時間去接觸其餘alpha,哪能認識到沈意。

更何況,沈意公開身份也就在這段時間內,程潯還能比沈家內部的人更早知道沈意這個人的存在嗎?

程潯聞言搖了搖頭:“不認識。”

“那你要怎麼幫我?”程既明更是不解,那他要怎麼幫自己?

程潯微笑:“沈意剛來班上,對這裡不熟,老師應該會安排我跟他一組,讓我帶他。”

這所學校的製度就是學生在平時的課外活動中實行的是一對一幫扶製度,讓優秀的程潯來帶沈意,是再合適不過的選擇。

程既明哦了一聲,恍然大悟,隻是心底還存著對程潯的懷疑:“你為什麼要幫我?”

他冇有忘記那些記憶。當原主被眾人嘲笑時,被人針對時,到最後死去時,程潯都冇有站出來為他說過一句話。

就算是他接手了原主的一切,嘗試著去和他交好,他也不為所動。

而現在就因為來了一個沈意,他就想幫自己?

很難不去懷疑他有什麼目的。

程潯笑了笑,看起來很誠懇:“畢竟,我也算是你的哥哥啊。”

程既明隻是不鹹不淡地哦了一聲。

其實,在原主剛剛被程家認養並寄宿到程家的時候,原主和程潯就相處得很好,甚至在二人平日的關係中,程潯是更為積極主動的一個。程既明瀏覽過他們過往的經曆,縱觀程潯對原主的所有行為舉動,是擔當得起原主的一聲“哥哥”。

隻是到後來,程潯莫名疏遠原主,雖然冇有主動卻也縱容著其他人對原主的欺辱。原主既迷茫又委屈,但是他不敢有怨言,隻是加倍努力地討好程潯,想修複這段關係。

程既明來到這個世界,被強行灌輸了原主的記憶,那些屬於原主的情緒自然而然地也被繼承了下來。

他乏善可陳的記憶中,程潯在這其中占據了極大的分量,對應的,所有對於程潯的感情都特彆濃烈。

每回看見程潯時,這些強烈的情緒都在撕咬著他。

而現在,因為程潯的這句話,讓他再也控製不住自己的感情。他的另一隻手緊抓著書包袋子,冒出了淡淡的青筋,臉上還是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

程潯垂下眼眸,低聲說:“我知道我以前的作為讓你受了很多委屈。”

程既明盯著地板,嘴角緊抿,腦海裡閃過一幕幕記憶,到最後還是冷靜下來,抬頭看向對麵的程潯。

程潯觀察著程既明的神色:“我知道我不應該。”

程既明低聲問:“為什麼?”

程潯眼中摻雜著懊惱與委屈:“對不起,身邊的人都威脅我,說如果再跟你一起,就會跟對待你一樣對我,我……我到後來不知道該怎麼做……”

為了明哲保身,所以就對原主放任不管了嗎?

程既明嘲弄地笑了笑。

說得他好像也是無辜的受害者。

程潯的眼睛發紅,雙頰染上淺淺紅暈,顯得格外楚楚可憐。

程既明長得比他高一點,眼神冷靜地審視著站在前方的程潯,麵上冇有動容。

過了半晌,程潯很輕地說了一句:“對不起。”

程既明冷笑一聲,可惜,該聽到的人再也聽不到了。

程潯大概也知道自己的道歉過於輕飄飄,他還想說什麼,就被程既明打斷了。

“所以你纔想著要幫我?”程既明不想再沉浸在原主的情緒裡,現在是他在主導這具身體,不想自己被莫名的感情絆住腳步。

程潯點了點頭。

程既明問得很直白:“想補償我?”

程潯搖搖頭,微微一笑:“我隻是想幫幫你。”

“我確實是想跟他交朋友。”程既明也不隱瞞。

程潯聞言,嘴角笑意更深,他湊近,手也慢慢攀上了程既明的肩膀,帶著誘哄:“我可以幫你。”

程既明:“但是你也看見了,有這麼多人想接近沈意。”

這一天下來,不光是他自己,還有很多人對沈意表達過隱晦的示好。

隻不過沈意格外不近人情,麵對這些示好,一概采取冷漠對待的態度。

程既明還親眼見到一個大膽漂亮的Omega中午時對沈意搭話,表示想跟他拚桌一起吃,就被沈意在大庭廣眾下無情地無視了。

而他因為被人排擠在外,因此慢了一步。

隻不過這群討好的人裡冇有出現程潯。

他原以為程潯是不屑於也不必做這樣的事,程潯本身足夠優秀,有大把追隨者,冇必要為了一個不穩定的沈意放下自己的麵子。隻是冇想到,程潯反而是來找自己的?還說,想幫自己?

“我可以幫你,隻要你聽我的……”程潯繼續說,聲音柔和而輕緩,眼裡帶著一股蠱惑人心的力量,像是大海深處誘人深入的人魚。

程既明看著看著,眼神微微一蕩,變得有些恍惚,差點要應聲下來,但在同一瞬間,他的腦海裡莫名浮現出麵板上程潯對自己的好感度。

還是0。

程潯不是真心的。

係統的聲音適時響起:“請宿主端正自己的行為。”

他這才察覺自己和程潯的距離過分近,他幾乎能聞見程潯身上淺淡的資訊素。

他馬上清醒過來,往後退了一步:“謝謝你的好意,隻不過這是我自己的事。”

程潯伸出的手在空中一頓,一雙琉璃似的眼睛就那麼一動不動地看著他。

原本還算平和的氣氛一瞬間陷入凝滯,程既明陡然覺得身上出現了一道冰冷的視線正在注視著他。

他心生警惕,悄然地偏頭環視了一週。

冇有其他人。

這裡隻有他和低頭狀似失落的程潯。

難道是錯覺?

程既明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狐疑地想著。

過了一會兒,才響起程潯的聲音,好像在自言自語:“是嗎?”

程既明點了點頭,把書包背在了身上:“嗯,還是得謝謝你的心意。”

心意領了,但是不多。

程潯的視線落到了程既明身上,輕輕歎了一口氣,有些遺憾:“好。我明白了。”

他也背起了書包,歪頭看著程既明,眼神無辜又清楚:“那我先走了。”

程既明正準備轉身,程潯就先他一步飄然掠過了他的肩膀。

二人交錯之時,隻聽程潯在他耳邊輕聲呢喃:“雖然你說,不需要我的幫忙,隻是,我還是希望你能成功。”他眨了眨眼,朝程既明露出一個淺淺的笑容:“隻是如果你哪天反悔了,可以來找我,我的承諾依舊作數。”

程既明看著程潯飄然遠去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站了許久。

程既明戳戳係統:“係統,有冇有什麼檢測人仇恨度的程式?”

係統:抱歉,冇有這種功能。

程既明嘖了一聲,有些遺憾。程潯對自己的態度實在難以捉摸,隻能希望他不會耽誤自己的事。他現在就是單純地想跟沈意打好關係,降低炮灰值,不想摻和進奇怪的恩怨裡。

程既明一路想著,一路走出教室。此時,天邊已出現了橘黃色的餘暉,整座校園都被夕陽所籠罩,顯得安靜又寂寥。

程既明被迫置身於這個莫名的世界,為了看不見的希望努力奮鬥。隻有在這個獨自一人的時候,他才卸下自己的心防,放任自己沉浸在漫無邊際的思緒裡。

他已經料想到今天的舉動會給人帶來什麼樣的誤解,也知道會迎來多少人的嘲諷,但是他下定了決心,既然選擇了去做,也就不會在乎彆人的看法。

就快走出校門的時候,放在他製服口袋裡的通訊器響了起來。

程既明有些納悶地拿了出來。

他來到這個世界已經有兩年多,但平日裡會主動聯絡他的人屈指可數。

並且,他身為程家養子,這兩年間,也冇有被程家認真管教過,他似乎隻是碰巧借宿在他們家中的一道影子。而且,當初還有程潯會關心他,但是現在,他和程潯有著看不見的隔閡,他在程家中的地位更加尷尬。

這種認知讓他心裡有些不舒服。

但是同時也方便了他的行動,至少他不會被人限製。

他漫不經心地地開啟了通訊器,有些生疏地操作了一遍麵板,這纔看到最上麵顯示著一條來自程潯的訊息。

他發來的是一個座標定位,還附帶一句話。

他說:“你要的東西,在這裡。”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