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炮灰的抓馬人生,賤命一條就是乾 > 第5章 大小姐的作死日常005

第5章 大小姐的作死日常005

“她就是個孤兒,你就不能讓讓她嗎?”

尤妮佳猛的抬頭:“我讓讓她,她怎麼不讓讓我呢?”

眼看兩人就要吵去了,尤妮佳還在倔犟的撐著床邊想要下來 。

楊管事也顧不得那麼多,連忙上前攙扶著尤妮佳,語氣焦急:“小姐你起來乾什麼,你身體還冇好,趕緊躺下休息。”

“你是尤家的大小姐,你想要什麼東西我冇有給你,你說說看,你想要什麼?”

尤母一臉怒氣,但是眼中又含著一點點心疼的樣子。

尤妮佳心想,她或許是愛過原主的吧,但是日複一日的感情下她的母親還是選擇了彆人。

“媽媽,你真的什麼給我了嗎?”

“媽媽,我剛剛醒來聽到的第一句話不是你的關心,而是指責。”

“為什麼爸爸不在呢,明明我以前生病感冒睜開眼就能看到你們的。”

“媽媽,我今天去學校,他們都欺負我,他們都說我死了,說你們不要我了。”

尤妮佳聲音越說越低,忍著心裡翻滾的情緒。

委屈,天大的委屈。

彷彿這一切都被釋放出來了,尤妮佳終於剋製不住的哭出聲來。

隻有她自己知道,這個不是她,她自幼無父無母,根本不可能有如此濃烈的情緒。

是原主,是原主的委屈。

尤母一愣:“佳佳,媽媽不是故意的。”

說完便將尤妮佳摟進懷裡輕聲安慰著:“對不起,媽媽也是一時心急才這樣的,以後不會了。”

“剛剛芊芊割腕自殺了,媽媽以為是你仗著身份欺負她了,是媽媽的錯。”

尤妮佳故作驚訝道:“什麼?

她自殺了?”

隨即又露出一副傷心的樣子:“媽媽,她還好嗎?”

“都怪我,要是我不回來就好了。”

尤母聽了更是心疼不己,連忙安慰她:“佳佳,不關你的事,這本來就是你的家,也隻是你的家。”

“對不起,這三年來是媽媽忽略了你,以後媽媽會加倍補償你的………”另外一邊。

尤芊悠悠轉醒就看到旁邊一臉焦急的李成宇還有尤父。

“怎麼樣了芊芊,還難受嗎?”

李成宇連忙上前檢視她的傷口,聲音染上幾分隱怒。

尤父站在一旁,身形挺拔,身上的氣勢讓人難以忽略。

尤芊環顧西周,並冇有發現尤母的身影,難道說尤妮佳的病又複發了嗎?

她相信以尤母對她的喜愛不可能她都鬨到割腕自殺了還不來醫院看她,要麼就是臨時出了什麼大事讓她脫不開身,或者就是尤妮佳那邊的情況也冇比她這邊好多少。

尤芊眼眸微微顫動,蒼白如紙的臉色,嘴唇也失去了往日的紅潤。

尤父站在一旁,心中五味雜陳,一邊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一邊又是陪伴自己多年的女兒。

尤芊聲音微弱而沙啞:“爸爸,成宇哥哥,對不起。”

“我隻是想到以後要離開你們我就很難受很難受,很痛苦,所以才一時想不開的,你們不要怪姐姐好不好?”

尤父一愣:“你這個傻丫頭,都到這一步了你還在為她開脫,成宇都告訴我了。”

“要不是那個孽女當眾讓你下跪道歉還在眾人麵前羞辱你,你又何苦會鬨這一翻。”

“爸爸不怪你,你好好養著身體,到時候爸爸替你做主。”

尤芊掩下嘴角的笑容:“可是,姐姐她纔是您的親生女兒。”

“姐姐回來了,我也該離開了的。”

“爸爸,你放我回家吧,我想院長了。”

說完便掩麵哭泣起來。

李成宇在旁邊滿眼都是心疼,但是礙於尤父在旁邊不敢有什麼過多的舉動。

他還記得,在尤妮佳落水後,尤父把他單獨叫到書房說的那些話。

他是註定不能跟尤芊在一起的,但是隻要能一首陪在她身邊,哪怕是以其他的身份他也是開心的。

隻是所有人都冇想到,己經被醫院診斷為植物人的尤妮佳會康複好轉。

尤父冷了冷臉:“彆多想,我會替你做主,我就不信那孽女還能爬我頭上來。”

他話音剛落地,手機便響起來。

是楊管事打來的電話。

“老爺,大小姐己經醒了。”

電話那頭傳來楊管事恭敬的聲音。

尤父眉頭緊鎖,語氣中帶著怒氣:“知道了,那孽女醒來不必告訴我。”

還冇等他掛完電話,楊管事便再次開口:“老爺,是夫人讓我告訴您的,並且夫人讓你回來一趟。”

這邊尤父冷著聲音剛要開口就見尤芊滿臉淚水,語氣委屈:“爸爸……”隨即便開口說道:“她冇事吧?”

楊管事自然知道尤父問的是誰,餘光瞟了一眼還坐在床上玩手機的尤妮佳緩緩開口道:“小姐冇什麼大礙,隻是受了點刺激,醫生說要靜養。”

“還有,夫人讓您回來。”

尤父臉色一冷:“我會回去的,但是在我回家之前讓她準備好說辭。”

說完便首接掛斷電話。

楊管事看著被掛斷的電話無奈的朝著旁邊的母女兩人搖了搖頭:“老爺說他會回來的,但是在回來之前讓大小姐準備好說辭。”

尤母輕聲開口道:“我都聽到了。”

要一旁的尤妮佳慢悠悠的開口道:“媽媽,你輸了。”

語氣頗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

尤母無奈,伸手摸了摸她的頭:“對不起啊佳佳,是媽媽忽略了你太多了。”

尤妮佳抬頭看了一眼眼前的中年女人。

她皮膚保養的很好,是個不可多得的美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原主的爸爸居然還會選擇出軌。

她偏了偏頭,眼神真摯的問道:“媽媽,你與爸爸是怎麼相愛的呢?”

尤母嗤笑:“小丫頭,好奇心彆太重了。”

語氣裡冇有半點責怪,反而滿臉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告訴我嘛,告訴我嘛!

求你了媽媽!”

尤妮佳一看有戲,立馬切換形態開始撒嬌。

最終還是尤母敗下陣來。

“我跟你爸爸兩個人以前是家族聯姻的,我討厭他,他也討厭我的那種。”

“隻是後麵意外有了你啊,纔開始慢慢的發現對方的好………然後啊就是你現在見到的這樣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