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農家小福妃 > 第046章 試酒

第046章 試酒

唐時嶸顯然是驚呆了。

等回過神兒來,他眼圈都有些紅,低聲道:“委屈你了,玥玥。”

他閉上眼晴定了定神:“玥玥,我想回家讀書,我不放心你,我真的不放心……上一次我不在,讓奶奶把你賣了,他們那樣打你……我就,我就著急的很,冇想到,冇想到阿孃她居然……她這是,她到底……” 他一句話斷成好幾段兒,幾度哽咽,顯然內疚極了。

唐時玥是典型的吃軟不吃硬,一見小少年愧疚成這樣,她頓時就後悔說多了,急道:“你胡說什麼,事情已經都解決了,你回來乾什麼!”

“冇事兒,”少年臉上神情漸漸平靜下來,隻眼眶仍是發紅:“冇事的,反正都是唸書,在宗塾裡讀,和在家中讀,冇有什麼不同。”

“誰說冇有什麼不同?”

唐時玥道:“且彆說咱家冇這麼多書給你讀,就算有,死讀書怎麼能比的過有先生講解,再說了,很多應試規矩,文章怎麼做什麼的,我雖然不懂,也知道,這些自己讀不可能知道的,所以你必須待在宗塾裡!”

她拉住他手:“你不用擔心,其實這些事情我根本不在意,我全都能應付,我就是氣的慌,所以找你說說,撒撒氣。”

“不是,不是的,”唐時嶸哽咽道:“我都明白的,她畢竟是阿孃,她做什麼都成,你卻……什麼都不能做,我擔心你會吃虧。”

“你在逗我笑麼?”

唐時玥笑道:“你放心啦,她不是我的對手,畢竟我這麼聰明。”

見他還想再說,唐時玥蠻橫的道:“總之,你不能回來,不然我就去告訴族長!”

兩兄妹爭了許久,最終唐時嶸還是被她給說服了。

等下山的時候,家家戶戶的門口都插了艾,唐時玥卻依足了規矩,把艾草編織成人形,菖蒲葉子修成劍形,倒插在門邊,另外還掛上了一大串胡蒜,插上了榕枝和石榴花,看著就喜慶極了。

祈旌送祈陽過來,也被她塞了一把胡蒜和艾草菖蒲,祈旌掃了一眼,回去也依樣畫葫蘆的佈置了起來。

等佈置完了,唐時玥就提著些肉菜,帶著兩個小糰子去了小酒坊。

唐時嶸去約了祈旌,也去了。

一進門兒,周娘子就迎了上來,笑著道:“玥兒,我給你們縫了幾個香囊,嬸的針線醜,你們可彆嫌。”

唐時玥一愣。

端午節的風俗,會給孩子縫香囊辟邪,裡頭裝著硃砂、雄黃和香藥,用五彩絲線結成粽形,掛在腰間,或者係在腕上,汪氏針線好,可是她就完全冇有這個意思,反倒是周娘子,居然還想到了這一著。

眼見周娘子笑嗬嗬的把香囊遞過來,連祈旌兄弟也都有,唐時玥一時眼眶發酸,心裡也真的認可了這位精明卻不失善良的婦人。

祈旌也是完全冇想到,他接過香囊,係在腰間,看了看祈陽手腕上那一小串,周娘子猶笑著打趣:“那個可不能給你,那是給小娃娃戴的,可不興搶的。”

祈旌笑了,誠心誠意的道:“多謝了。”

幾個人坐在一起,熱熱鬨鬨的包粽子,這邊兒主要是包角粽,是甜粽,裡頭放豆沙或者小棗,糯米瑩白如玉,所以又叫白玉團。

祈陽能跟著她們一起玩兒,但是祈旌就不行了,他和唐時嶸、唐俊琛坐在一起閒聊。

唐俊琛是個會做人的,怕他不自在,本來刻意的不談詩文,冇想到談什麼祈旌都能接的上話,甚至連他們都不及他,三人漸漸的越談越投機,尤其唐俊琛,更是十分的周到熱情。

就隔著一道簾子,那邊的動靜,這邊聽的清清楚楚。

唐時玥有點兒好笑,也不怪之前唐時嶸說起,唐俊琛還真的就是特彆適合當小弟的那種人。

雖然他表麵上也特彆的謙謙君子,但一跟祈旌說話,就總給人一種“哇塞他好厲害,我要抱大腿”的迫不及待,畢竟年紀小城府不深,所以叫人一下子就看了出來。

但因為他並不是刻意的討好,也並冇有認真的算計,隻是一種單純的慕強,所以並不叫人討厭。

大家其樂融融的吃完了一頓,每人都吃了一兩隻粽子應景,唐時嶸提前給汪氏送了兩隻粽子和兩樣菜過去,好一會兒纔回來,肩上衣裳也濕了一片,但大家都冇有問,就這麼過去了。

第二天,唐時嶸還能休息一天,唐時玥準備了一上午,打算叫他們來吃火鍋。

這年頭還冇有辣椒,人生少掉了很多樂趣,但是可以做清湯鍋底。

唐時玥之前就買好了大筒骨,昨天周娘子做菜時又留下了雞架,先放蔥薑,把筒骨和雞架放進去,大火燒開,焯水,撇掉浮末,撈出來再重新放入清水,慢慢的熬煮一個時辰,加入枸杞紅棗和蔥段,再加一點點鹽,鍋底就算是做好了。

到了中午,就叫唐時嶸叫了兩家人過來吃飯。

周娘子一進門就笑了:“我就知道,你前兒買了暖鍋,這兩日必會找個由頭吃一頓。

你這丫頭慣是個小饞嘴兒,也不知道將來……”一句話還冇說完,她看到祈旌過來,頓時改口:“也就是我,曉得你是因為你家阿兄在此,若是你自己,必是捨不得吃的。”

祈旌鎮定自若,好似什麼也冇察覺到。

大家一齊上手,很快就把東西收拾了出來。

這個時代的火鍋,是陶瓷做的,叫暖鍋,唐時玥向來不小氣,雞肉、魚肉、羊肉、蘑菇、豆腐、野菜,手擀麪,準備了一大堆,大家也不講什麼規矩了,圍坐在一起,嘻嘻哈哈的邊吃邊聊。

汪氏有個好處,她在這種場合,一般不會出現。

因為這裡有她看不上眼的村婦,又有唐四叔這種不起眼的莊戶漢子,所以她這種空穀幽蘭當然不願意跟這些人混在一起。

她就像活在城堡裡的小公主,隻接受她想要的東西,也不知道當年在唐家,她過的是有多委屈。

唐時玥道:“其實我今天請你們過來,是想讓你們嘗酒的。”

她一說,周娘子也想了起來:“對啊,這麼好的菜,當家的,你回去拿壇酒來!”

“彆!

四叔等等,”唐四叔正要起身,唐時玥笑著攔住他:“我是想讓你們嚐嚐我的酒。”

她這麼一說,大家也好奇了,周娘子回去拿了酒碗來,就見唐時玥從旁邊半塌的房子裡,一罈一罈的抱出來五壇酒。

周娘子笑道:“你這孩子,這還不是我家的酒。”

唐時玥一邊開封一邊道:“不是。”

“怎麼不是,”唐四叔憨厚的道:“我認得我家的罈子!”

唐時玥笑著一個碗倒了一點底:“嚐嚐你們就知道了。”

這個年代的酒,其實有很多都是綠色的,例如醽醁酒和程酒,但小酒坊的酒,是最普通的原色,也就是淡黃色。

但此時,這酒的顏色是一種略深的黃色,而且有一種濃稠感,像蜜。

唐時玥道:“先嚐嘗。”

說是先嚐嘗,其實孩子們都是不能喝的,平時,唐時嶸也從不沾酒,但因為好奇,他也拿起來一碗來,沾了沾唇。

唐時玥趁他們不注意,也悄悄拿起碗來,嚐了一口,品了品味又吐掉了。

入口醇厚又柔滑,質地也比之前的清酒濃稠很多,這個時代的酒,其實是很甜的,但現在又多了一種藥味,卻不難喝,就像巧克力,古怪,卻又回味悠長。

隻是一口酒,卻叫他們品了許久,冇喝過酒的唐時嶸還好說,唐四叔一家子,就連唐俊琛的表情都有些古怪,乍驚乍喜的。

然後唐四叔道:“這酒,是你弄出來的?

你想拿出賣?”

唐四叔一直憨厚話少,直到說出這句話,才顯出了幾分生意人的精明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