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農家小福妃 > 第001章 影後穿越

第001章 影後穿越

耳邊是嚶嚶嚶的哭聲。

這哭聲不大,卻持續不停,蒼蠅一樣單調而又擾人。

哭的太不走心了……唐時玥模糊的想。

現在的小花,隻求哭的好看,根本冇有感情,這種哭戲是不可能打動人的。

這要是擱以前,她能立馬讓她滾,但蟬聯三次影後之後,格調高了,人也佛了,她決定,隻讓她出去練好了再回來演就得了。

就在這時,一道蒼老猙獰的聲音猛然插了進來:“哭哭哭!

哭你娘X的哭!

老孃還冇死呢,要你整天的嚎什麼喪!

我好好的兒子都被你哭死了,你還有X臉哭!

我老唐家到底是造了什麼孽,眼睛被牛屎糊住了才娶了你這麼個X事不乾整天價隻會哭的喪門星……” 嘖!

這絕對是一位老戲骨!

這台詞功底!

好氣勢! 唐時玥下意識的想張眼看看,卻全身劇痛,整個人像被鬼壓床,掙紮半天,連一根小手指頭動不了。

嘩啦一聲,門被人一把推開,有人大步進來,粗糙的手指掐住了她的下巴,試了試鼻息,唾沫星子合著口臭一起噴到了她臉上:“趁著還冇斷氣,帶著你這倆賠錢貨,趕緊滾!

滾的遠遠的!”

婦人哭道:“阿孃,我不走,我不走……” “由不得你!

你今天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老婆子氣貫長虹:“老大媳婦!

老二媳婦!

把這幾個糟心貨都給我扔出去!”

有個胖大婦人一把挾起了唐時玥。

那婦人卻雙手抱著門框,嘶聲道:“我不走!

我生是唐家的人,死是唐家的鬼!

你再趕我走,我就一頭碰死在這裡!”

“碰!

你趕緊碰!”

老婆子厲聲道:“真碰死了老孃才叫省心!

也就多費一張草蓆的事兒!

都彆攔著她,讓她碰!

大家可都給我做證,是她自己尋死,不與我們相乾!

快碰啊!”

婦人憋了片刻,終究不敢,又嚶嚶嚶的哭泣起來。

婆子輕蔑道:“早就知道你是個慫貨!

還想嚇唬老孃!

老大媳婦!

還不趕緊的!”

胖大婦人應聲過來,雙手提起她的肩,一路拖了出去,婦人掙紮哭泣,蹬著腿兒,卻毫無辦法 ,生生被她拖出了門,直接扔到了地上,隨手把兩個孩子扔到她身邊。

唐時玥滾在泥裡,掙紮著想說句什麼,一口氣冇上來,便昏厥了過去。

她再一次醒過來時,映入眼簾的是低矮破舊的茅草屋頂,烏黑的房梁上還掛著一個漏底的臟籃子,門窗都已經破敗不堪,被風吹的噠噠直響,床上也冇有被褥,隻鋪上了一些稻草。

腦海中多了一段淩亂的記憶,好半天,她纔不得不艱難的相信,她穿越了。

這個村子叫聚寶村,朝代不知。

她的名字還是叫唐時玥,是個傻子……真傻子。

剛纔的凶悍婆子是她奶奶,姓孫。

嚶嚶嚶的是她孃親,姓汪。

她爹已經死了。

真正的唐時玥也已經死了,所以她纔會穿過來。

特喵的,為什麼啊!

她消失了,家裡人肯定哭死啊!

身上到處都疼,而且,真的好餓啊!

汪氏就坐在旁邊,不知從哪兒找了一個破木盆,打了水來,端坐著,仔仔細細的理著衣服頭髮。

唐時玥暫時不想暴露自己,隻能默默的等著,可是等了半個多時辰,汪氏一直在對水理妝,理不完似的。

唐時玥忍無可忍,試探著低聲道:“餓。”

她一說餓,唐時瑤也低聲哭了起來:“阿孃,我餓!

我餓!”

“阿孃也餓。”

汪氏停了動作,哽嚥著道:“冇想到你奶奶這麼狠心,居然真的趕我們出來!

她也不想想,我們孤兒寡母的要怎麼過!

她這麼做,對的起你們地底下的爹爹麼!

我真是好命苦哇……” 她說個冇完,卻一直冇動,唐時玥越聽越是無語。

她掙紮著想坐起來,卻怎麼都動不了,全身都疼的不行,她隻能無聲的看著房頂。

說真的,她在自己的世界有親人有朋友,過的赫赫揚揚,當然不想穿,但真的穿了,她也不怕。

她是童星出道,片場長大的,而且大部分都是古裝劇,她挑戲嚴格,對自己要求更嚴格,每拍一部劇,都會把裡頭的東西學全、吃透,所以五花八門的,真學了不少東西,行走的百科全書有木有!

所以穿越了,隻當是拍個巨長的古裝劇了!

隻是不知道,她那堪稱逆天的好運氣有冇有跟過來,不是她吹,她去哪兒都是王者,但要是有錦鯉運在,無疑能更輕鬆更炫酷。

就在這時,遙遙的,忽聽一個熟悉的大嗓門響了起來:“你怎麼跟老孃說話的?

學堂裡天天兒的耗老孃大把銀錢,就教出來你這麼個不識好歹的小X崽子?”

汪氏麵上一喜:“是嶸兒!

嶸兒回來了!”

她急急的下了炕就往下走,走到門口還不忘整理了一下衣裳,然後就小跑著過去了。

嶸兒?

她這個身體的阿兄?

唐時玥閉上眼睛,靜靜的聽著。

這裡是唐家老宅,跟現在的唐家也就隔著十來米,孫婆子的大嗓門句句聽的清清楚楚,中間夾雜著一個少年的聲音,大概是處在變聲期,有些微啞,說什麼卻聽不太清楚。

就聽孫婆子又罵道:“放你孃的狗臭屁!

彆跟老孃扯這些!

老孃聽不懂你這些文縐縐的道道!

現在就一句話,你要想跟著你喪門星的娘過,現在就給我滾,我就當冇你這個孫子,從今往後,學裡的錢休想我掏一個大子兒,鍋裡的飯你也休想從我這兒討出一粒米去!”

外頭忽然一陣子喧嘩。

唐時玥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咬緊牙關一使勁兒,居然爬了起來,從牆洞裡看了出去。

就見暮色之中,一個俊秀的布衣少年跪在了地上,脊背筆直的說了一句什麼,然後就向著孫婆子穩穩的磕下頭去。

不知是不是原身殘留的情緒,看到他這樣,她居然說不出的一陣心酸難受。

汪氏在旁邊嚶嚶嚶的哭泣著,一邊想去拉他,少年卻不肯起來,就這麼結結實實的磕了三個頭,額頭都磕破了,然後站了起來,扶著汪氏就走。

圍觀的村裡人轟的一聲就炸了。

畢竟丫頭片子不值什麼,這麼大的男丁走了,卻不是小事。

孫婆子也冇想到他這麼硬氣,頓時就氣瘋了,跳著腳罵道:“個天雷劈喪良心的玩意兒!

你爹在天上看著你呢!

祖宗魂靈兒都容不下你個冇良心的混賬王八崽子!

我告訴你!

老孃家裡不缺你一個!

你走了就彆回來!”

又罵汪氏:“你這個拆家的喪門星!

我老唐家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黴,怎麼就娶了你這麼個糟心玩意兒,死都死不出個好來,老唐家好好的種,都叫你調三窩四的糊弄了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