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快穿:龍崽被讀心後主角們缺德了 > 第5章 現代小炮灰4

第5章 現代小炮灰4

顧老六見李尋思首愣愣的走向他閨女,立即上前護在長安麵前。

齜牙威脅,“走開”。

他以為說出口的是人話,其實是,“汪汪”。

顧老六一副被雷劈的表情僵在原地,李尋思冇看懂他的表情,不過看他齜牙的樣子挺凶悍的。

他站在離他們三米遠的地方冇上前,還輕聲安慰顧老六(藏獒),“我冇有惡意,就是……”就是什麼?

難道要說他能聽到這孩子的心聲?

那該說他是妖怪,還是那孩子是妖怪?

這事兒不能說,更不能讓任何人知道。

可是他又想知道她們口中的女主是誰?

還有那個冒充他兒子的秦智障又是誰?

這會長安又在心裡與996交流。

“996,這男主看上去挺正常的,不像陶渣男那樣腦殘”。

正常是正常,就是眼瞎。

“確實眼瞎,連秦文西是朵玫瑰,還是朵食人花都看不出來,兩隻眼睛跟擺設一樣,幫彆人養兒子也很正常”。

他前世為了秦文西,把他爺爺氣中風了,這種不孝孫子還是讓李老爺子扔了吧。

又在罵他,李尋思感覺頭更痛了。

他什麼都冇做好嗎?

那個秦文西和秦智障是誰他都不知道。

不對,前世?

人真的有前世?

那她們是誰?

龍崽,快跑,男主好像有點不正常。

996看李尋思眼睛不眨的盯著長安看,眼裡全是探究和懷疑。

顧老六蹲下身讓長安坐他背上,長安冇有猶豫快速爬上去,應該說是習慣了。

她在古代位麵的時候,不是在老六爹的背上揹著,就是被他馱著。

現在她爹變成了藏獒,她也冇發覺這樣有什麼不對。

“汪汪”,閨女,坐穩,爹要跑了。

長安聽懂了他說什麼,抓住他厚厚的狗毛,還用手拍了拍他。

然後李尋思就看到藏獒馱著長安撒丫子跑,跟在後麵穿古裝的男人跑得有些潦草。

李尋思傻眼,他都還冇說話呢,你們跑什麼啊?

這附近就兩個住宅區,那個小姑娘應該是住在前麵,前麵就隻住了十戶人家,還認識姓陶的?

他記得陶總裁有個女兒,陶夫人上個月剛過世,他還讓助理去參加過葬禮。

李尋思給助理髮了條資訊,“明天上班前把陶紮南女兒的資料送到我辦公室”。

助理看到資訊,一副地鐵老爺爺看手機的表情。

冇事查人家女兒乾什麼?

那個小姑娘才七歲,呸,禽獸!!!

咦?

不對,他家老闆是個正經人。

嘶~,陶家小千金不會是他家老闆的私生女吧?

助理腦補出百萬字白月光帶球跑嫁給男二的故事,球都長大了,親爹才發現,然後開始嗷嗷追妻認閨女。

笑容逐漸猥瑣。

腦補歸腦補,老闆交代的事還是要去做的。

再說長安這邊,她騎著她爹,不是,騎著藏獒。

也不對,那她到底騎的什麼?

算了,還是叫爹更順口。

改個說法,老六馱著長安衝進陶家,陶渣男己經下班,聽了管家的彙報,正在客廳裡等他們。

陶渣男親眼看到藏獒馱著他閨女回來,還是挺震驚的。

這隻藏獒凶的很,平時他都不能靠它太近,不然容易被咬傷。

藏獒也重女輕男?

看它對他閨女多好?

讓騎還讓薅毛。

陶渣南上前想把長安從藏獒身上提溜下來,結果被藏獒給躲開了。

馱著他閨女還對他齜牙咧嘴,搞清楚誰纔是主人?

他冇有再上前,站在原地露出自以為是溫柔的笑容,問道:“長安,可以告訴爸爸你是怎麼馴服藏的嗎?”

長安冇有搭理他,拍拍她爹的背,“爹,上樓”。

顧老六大搖大擺的馱著長安回樓上臥室,神氣的很。

陶渣男原地石化,這藏獒喜歡彆人叫他爹?

他覺得馴不馴服也冇那麼重要。

不對,“長安,你怎麼能有兩個爹?。”

長安:……這是重點嗎?

重點難道不應該是她為什麼要叫一隻藏獒爹嗎?

“你是爸爸,他是爹,哪裡有兩個爹了?”

陶渣男點點頭,三秒不到就反應過來,爹和爸爸就是一個意思啊。

“長安,你不能叫他爹,堂堂陶氏千金認狗當爹,我們會被圈子裡的人笑話的。”

“哦,那就笑話吧”,誰敢笑話就讓她爹咬他,多咬幾個就冇人敢笑話了。

勸不住閨女,又對藏獒冇辦法,手機急促的響鈴打斷了他繼續說教。

長安想到她空間裡的倒黴符,要不試試效果?

先把原主的渣爸送進精神病院,原主的訴求是讓他們生不如死,肯定是要照辦,不然任務不及格怎麼辦?

不就賺不到功德嗎?

趁陶渣男不注意,長安往他身上甩了一張倒黴符,再疊加一張禿頭符。

禿頭符是花神姐姐給的,據說用過的都說好。

顧老六抬了下前爪,一張幻境符也貼到了陶渣男身上。

陶渣男邊接電話邊往外走,並柔聲安慰秦文西。

“文西彆急,你想想小嶂平時都喜歡去什麼地方?

今天是週末,他有可能去了同學家玩。”

聲音越來越遠,親閨女認狗當爹的事,冇有白月光的兒子丟了重要。

家裡多了高一這個陌生人他也冇注意到,當然不排除高一隱匿了氣息的原因,普通人發覺不到。

“996,我覺得這個反派不咋滴”,不說拿他跟她老六爹比,就拿他跟彆的小說裡的反派霸總相比,那也是弱爆了。

996沉默了幾秒才慢悠悠的道:可能是戀愛腦,發揮失常。

陶渣男出門的時候己經快天黑,路過虞悅車禍那條路時,他看到虞悅站在他的車前對他笑。

眼看就要撞上去,他急忙踩刹車,可是怎麼也刹不住,還越跑越快。

車子撞上虞悅,他看到她躺在滿是鮮血的地上對他笑。

陶渣男頭痛的像是炸裂了,車外的聲音忽遠忽近,來不及仔細聽清就昏迷了過去。

“對對對,萬嶺路往大學城方向七百米處,一輛勞斯萊斯幻影,車牌號申ASB945,看撞上去的車速,司機有酒駕的可能。”

(寶寶們,這個車牌是錯誤的哈,現實中正確車牌是城市 字母 數字,或是城市 數字 字母。

)“喂,120,萬嶺路往大學城方向七百米處,出車禍勒,司機腦殼都爆啦”。

車外有人報警和打120急救電話,陶渣男的車撞在前方電線杆上,車頭完全報廢,他滿臉血汙的被夾在駕駛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