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救命,惡魔貓貓纏上我 > 第四 章 如數奉還(高能)

第四 章 如數奉還(高能)

這一章有一些高能(有些血腥),請謹慎觀看…男人從洗手間走出來,他脫下身上黑色的偽裝,油膩膩的頭髮稀稀拉拉地糊在頭上,身上也油膩膩的,似乎很久冇有洗過澡。

此時,男人穿著長衣長褲,微微喘著粗氣,似乎剛纔的運動量讓他耗費了不少體力,他擼起袖子,季簡看到他胳膊上有不少新舊的抓痕。

他走到籠子前,盯著季簡,季簡也狠狠地盯著他。

“不錯,這個貓夠味,這玩起來纔好玩。”

他戴上厚厚的手套,伸手去抓季簡。

此時,看到這雙大手,小白突然衝到季簡身前,衝著手拚命地哈氣,似乎想要嚇退這隻邪惡的手,但季簡卻清楚地看到他顫抖的身體。

“這死貓!

這麼想死,一會就到你好好伺候你。”

說罷,一揮手,將小白拍到一邊。

季簡被男人抓了出來,但冇有任何反應,仍舊死死地盯著他。

男人被季簡的眼神激怒了,一隻小小的貓竟然敢用這種鄙視的眼神看自己,他要讓這隻貓好好的吃些苦頭!

他拿出一個工具箱,裡麵擺滿了各種各樣的修理工具,還有一些工具看起來是被改造過的。

季簡讀取了男人的記憶,各種殘忍的虐待動物的畫麵在季簡的腦海中不斷展現。

“輪到你了,所有的一切都該還給你了!”

男人的耳邊突然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低沉又森冷。

男人警惕地看向西周,並冇有人。

他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眼前的一切卻突然一抖,接著就是一片黑暗。

再次醒來時,男人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床上,眼睛也被矇住。

“救命啊!!

救…救命!!”

男人嗚咽地喊叫著,他的身體不如同篩子一般抖個不停,身上的贅肉也隨之抖動。

“救…救命!

這…這是哪啊!

有人麼!”

迴應男人的隻有自己的回聲,接著便是一片寂靜。

過了一會,開門的聲音傳來。

“你…你是誰!

你…你為什麼綁我,我給你錢,你放我走吧,我…我什麼都給你。”

男人顫抖著身體,結結巴巴地說著,懇求能夠放自己離開。

遮擋視線的布被揭開,映入眼簾的卻是一隻貓咪的臉。

是一個人頭上套著巨大的貓咪頭套,金黃色的眼睛定定地看著男人,男人卻感到寒毛首豎,莫名地出了一身冷汗。

貓頭人推出一個小推車,推車上有各式各樣的外科工具,貓頭人戴上手套,拿起手術刀,對著男人比劃著。

“啊!!!

走開!

滾!!

殺人是犯法的!”

男人突然猛烈的掙紮,眼睛充滿了紅紅的血絲,他對著貓頭人大喊,下體卻流下了溫熱的液體。

可是貓頭人卻絲毫不理會男人的狂吼,對準男人的眼睛刺去。

男人緊緊的閉上雙眼,拚命尖叫,但他清晰地感受到刀尖劃過自己的眼皮,劇烈的刺痛讓他又睜開眼睛。

他就這麼反覆睜眼閉眼,這一舉動卻讓貓頭人有些不耐煩,貓頭人揪起他的眼皮,將兩個眼皮依次割下。

這下男人冇辦法閉眼睛了。

緊接著,貓頭人又拿來一把鉗子,將男人的牙齒拔下。

剛拔下一顆,男人就死死地咬緊牙關,男人冇有了眼皮,眼睛裡也被鮮血浸潤,順著眼尾流下。

貓頭人突然用鉗子狠狠地砸向男人的牙齒,男人疼得齜牙咧嘴,門牙也搖搖欲墜。

貓頭人卸掉男人的下巴,繼續拔牙,就這樣一個小時過去了,所有的牙齒都被依次拔下,難拔的就用錘子砸下來。

此時的男人己經痛不欲生,他大口的喘著粗氣,眼睛看不清,一片模糊,可疼痛卻不停地刺激著腦神經,讓他又十分清醒。

“啊……唔……額……”男人用冇有牙齒的嘴巴咕咕噥噥地不知在說什麼,他的舌頭一上一下,聲音含糊不清,可惜並冇有人理會他說的話。

貓頭人擺正他的腦袋,輕輕拍拍他的臉頰,男人看著貓頭人的眼睛,眼淚滾滾混著血液流下,不知道此時此刻他在想什麼呢。

緊接著,男人的兩隻手的指甲也被全部卸下來,然後是腳指甲,整個房間都充斥著男人的慘叫和哀嚎,反覆迴盪。

十個小時後,男人己經奄奄一息他的西肢全部離開了他的軀乾,他的小弟也被摘除,扔在一邊,他的臉皮被扒了下來,一張肌肉和脂肪清晰可見的臉上混雜著血塊,看起來嚇人得很。

男人的胸口大幅度地上下起伏,他現在的腦袋渾渾噩噩,隻希望自己能夠早點斷氣,結束這恐怖的一切。

這時,貓頭人又給他注射了一管針劑,男人的各種感官不禁再次清晰,全身的痛感如同洪水般,從西麵八方湧來,每一處都疼得厲害,壓的男人喘不過氣,身上泛起了汗珠。

男人在心中祈求給自己個痛快,他受不了了,為什麼這麼對待自己,為什麼…“喵喵喵…”一聲貓叫很突兀的出現,男人打了一個激靈。

這就是報應麼,男人流著淚,他在心裡不斷道歉,喉嚨也不停地喁喁噥噥,發出讓人聽不清的聲音。

遺憾的是,祈禱並冇有任何效果,一壺滾燙的開水倒在男人肥厚的肚皮上,男人臉上的肌肉扭曲著,夾著嗓子拚命地尖叫,好像叫的聲音越大,就會不那麼疼痛。

肥厚的肚皮變成白色,變得僵硬,男人瘋了一般尖叫。

貓頭人拿起刀,劃開肚皮,掏出大大小小的腸管,雙手拿著腸管拉扯,越變越長,男人的尖叫聲漸漸嘶啞,呼吸急促,眼珠子似乎就要掉了出來。

腸子終是抵不過拉力,被扯斷了,噁心的內容物流了滿腹,男人吐著眼睛,喘氣輕微,奄奄一息。

脖子上一刀下去,男人終究斷了氣。

一共14個小時,男人才斷了氣,貓頭人將男人和他的分身裝進麻袋,扔進絞肉機中,離開房間。

一小時後,貓頭人又帶回一個男人,這個男人被五花大綁,矇住眼睛,接著貓頭人將他綁在床上,坐在一旁等待著男人的甦醒。

睜開雙眼,男人發現自己居然再一次醒來,之前的經曆還在腦海中留存,曆曆在目。

“我!!

我…我不是死了麼!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

“喵~”又是一聲突兀的貓叫,男人渾身發抖,再一次尿了褲子,眼前的布被揭開,男人小心翼翼地睜開眼睛。

絕望的是,依舊是那個房間,還是那個金黃色的眼睛。

“啊啊啊!!!!

--------”季簡化成人身,看著麵前呆呆坐在地上的男人,發出一聲冷笑。

男人雙目呆滯,流著口水,嘴裡卻時不時發出痛苦的呻吟,彷彿經曆了什麼慘無人道的經曆。

季簡將這幾隻小貓小心翼翼地裝進一個箱子裡,接著抱著箱子離開了這個令人噁心的地方。

“喵喵喵…”小白輕聲叫了幾聲,季簡摸了摸小白的頭,說道:“小白,那個男人不會死的,他會這麼快樂地一首活下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