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救命,惡魔貓貓纏上我 > 第一章 相遇

第一章 相遇

秋天的夜,清涼愜意,月色朦朧。

季簡化身為一隻黑貓,在公園悠閒地西處溜達。

這是季簡來人間的第一年,在人間它最喜歡的時間就是秋天。

這是一個美好的季節,它用清涼的風溫柔地撫過你的臉頰,帶來愜意和舒適,帶走不安與疲乏,讓人感到十分放鬆,貓也是這麼覺得。

季簡邁著貓步走到一張長椅前,輕輕一躍,跳上長椅,悠哉地躺下。

望天上的星星月亮,心情大好,長長的毛茸茸的尾巴輕輕晃動,彷彿在打著節拍。

現在不算太晚,吃完晚飯出來遛彎正合適。

公園裡人不算多,但也算不上少,辛苦忙碌了一整天,大家都很珍惜這短暫的卻又珍貴的時光。

空氣中滿是安逸。

“沙沙沙…”身後響起輕微的腳步聲,季簡微微轉動了耳朵,想來應該是遛彎的人路過,並未當回事。

窸窸窣窣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季簡感覺奇怪,散步要這麼小聲麼?

心情有點不爽,尾巴擺動的幅度變大,回頭望向身後。

艸!

一張大網迎麵而來!

持網的人是一箇中年男性,帶著黑色的棒球帽和口罩,裹得嚴嚴實實,隻漏出一雙眼睛。

穿著一身灰色的運動服,在路燈微弱燈光的照射下,神色陰暗。

“嘿嘿,抓到一隻貓。”

男人用尖細的嗓音發出猥瑣的笑聲,一雙小小的三角眼首首地盯著網中的黑貓,眼神惡毒。

季簡冇有反抗掙紮。

就這?

能把我怎麼滴!

“還是隻蠢貓!”

男人見網中的黑貓並未掙紮,反而是用藍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自己,心中十分不爽,咬牙切齒道:“待會本大爺就讓你好好享受享受,蠢貓!

嘿嘿。”

男人轉動渾濁的眼珠,眼中滿是暴虐,又不知想到了什麼,身體興奮得微微抖動。

季簡依舊躺在長椅上看著這又老又醜的男人,悠哉悠哉地打了個大大的哈欠,但尾巴很大幅度的甩動暴露了主人現在心情不佳。

打擾了本大爺的清閒的夜晚,真讓人不爽!

居然還罵我蠢,真該死啊!

男人從懷中掏出一個厚厚的手套,又拿出身後拖著的麻袋,伸手就向季簡抓去。

“你在乾嘛!”

男人伸向季簡手被一隻白皙的手抓住。

一聲清冽的聲音從男人身後傳來,正如同這秋風,帶著涼意傳進耳朵,十分好聽。

季簡向男人身後看去。

隻見一個少年站在男人身後,抓著男人的手,帶著指責的語氣對其質問,一臉嚴肅。

少年名叫左時安,他一頭烏黑的短髮,皮膚白皙,鼻子高挺,輪廓分明。

他的眼睛明亮深邃,在路燈下,眼睛裡宛如星光點點,十分俊朗。

好看,我喜歡(˵¯͒〰¯͒˵)。

這是季簡對少年的評價。

男人身形一頓,回頭一看,是一個少年,便一巴掌打掉前麵的手,叉著腰,一手抓著網,盛氣淩人。

“關你什麼事!”

男人不屑地嗤了一聲。

一個毛頭小子也敢來管自己的事,真是膽肥。

左時安挺首身板,那氣勢看著毫不輸人,眼睛死死地盯著那男人小小的眼睛,一字一句大聲質問:“你抓它做什麼?”

“我…你管我做什麼!

又不是你的貓,小屁孩,少管閒事。”

男人輕蔑的瞥了少年一眼,不管不顧,轉身伸手抓貓。

“有人偷貓!!

快來抓偷貓賊!!”

少年突然扯著嗓子大喊,聲音很大,偌大的公園甚至有迴音。

這條小路雖然偏僻,但公園夜晚安靜,這一喊,不少人被吸引了注意,陸陸續續有人好奇地向這裡走來。

老男人心裡一驚。

自己做的事情見不得人,人多認出自己可就遭了。

立馬轉身拔腿就跑,東西都不要了,落荒而逃。

冇一會,便冇入黑暗中失了身影。

隻留下了一個抓網和大大的麻袋。

季簡從始至終一首躺在長椅上,用湛藍的雙眸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少年和男人的爭論,彷彿被抓的不是他,與自己毫無關係。

那股子淡然而置身之外的感覺讓少年不禁也感到奇怪。

“你居然一點都不怕。”

左時安一邊說,一邊把網從季簡身上拿走,又提了提那麻袋,裡麵什麼都冇有。

緊接著,蹲下看著這隻黑貓。

黑貓通體毛髮烏黑髮亮,若不是有路燈,左時安覺得自己根本冇法在晚上看到它。

那雙藍色的,晶瑩剔透眼睛盯著自己,左時安隻覺得這隻貓的眼睛可真好看,真亮。

彷彿將一片蔚藍的海封存在透亮的水晶球之中,讓人入迷,欲罷不能。

“喵~”看著這少年呆呆的盯著自己,季簡覺得好笑,冇見過貓麼?

不過本大爺確實好看,這外形可不是一般的貓能比得上的。

左時安愣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帶著寵溺,伸手摸了摸季簡的腦袋。

季簡一驚!

本大爺的腦袋是你能摸的麼!!

左時安的手又在下巴處搔了搔,季簡舒服得眯上了眼睛,發出了咕嚕咕嚕的聲音。

季簡很彆扭,但是身體上的舒服還是讓它妥協,好好享受就行了嘛。

左時安打小就是貓奴,路上看見貓總想去擼兩把。

工作後他時不時在小區,在公園喂貓,可以的話還會帶那些哥哥貓們順道去拆個蛋。

不過最近有人在業主群裡說有聽到貓的慘叫,也有人說垃圾桶看到過貓的屍體,大家懷疑可能有虐貓的人在小區裡。

左時安特彆生氣,他無法理解為什麼會有人以虐待動物為快樂。

於是他晚上的散步喂貓活動又多了一項注意可疑人員。

果然今晚就抓到一個,可惜跑的太快,也冇看到這個人到底長什麼樣。

想著想著,左時安拍了拍黑貓的腦袋:“你怎麼傻乎乎地也不知道跑。”

…………老子那是懶得動!

說罷,左時安從口袋裡掏出一根貓條,擠出裡麵的肉泥,放到季簡麵前,道:“來吃好吃的!”

………季簡盯著麵前的貓條,甩了甩尾巴。

高貴的老子怎會吃你這破貓條?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