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紀山海 > 瘟咒

瘟咒

-

清早,薑泠早早的醒來,換好了衣服洗了把臉打開門,小二已經在一樓桌上擺好了早餐包子和豆漿,蘇清逸已經起來在桌子前坐下等著薑泠。

薑泠在蘇清逸對麵的位置坐下,先拿了個包子咬了一口,邊嚼邊問蘇清逸;“紀延師兄什麼時候到”?

“今天下午,說在慶都外的十裡亭彙合”。兩人邊吃邊聊很快就結束了早餐,然後回到房間收拾東西準備前往慶城。

蘇清逸和薑泠二人從宜城出發不到半個時辰便到了慶城。

禦劍剛落地,薑泠就感覺到一股鋪麵而來的熱氣,四周的樹木皆已枯黃,一陣陣燥的風吹得人感到渾渾身煩悶。

站在這裡不到一會二人就開始擦拭著頭上的汗珠。薑泠也有點熱的煩躁。

蘇清逸從空間戒指裡找到了個風車,加了個旋轉符咒讓它轉起來吹出一點風。因為風車吹出來的一點風兩個人才感覺到好一點。

薑泠吹著風看著周圍,腳下的土地由於缺少水分均是乾澀的裂痕。一道道裂痕蜿蜒縱深延至遠方。

師兄妹二人在這裡等待了接近半個時辰,薑泠找了個石墩子懶散的坐在上麵,手裡拿著蘇清逸給她的小風車吹著風。

薑泠歪頭看看同樣坐在石墩子上的蘇清逸;“紀延師兄怎麼還冇到啊,我們都在這裡等了半個多小時了”

“我給他發了好幾條訊息了,他就回我一條快了,什麼時候快了啊”

薑泠內心煩躁想讓紀延快點來,因為紀延來了她就不用乾事可以摸魚了,到時候在這呆幾天再找個理由回去。真是個完美的辦法!

兩人百無聊賴的坐在石墩子上等著,蘇清逸腰間的通訊令忽然發出亮光,這是通訊令上有訊息傳來的意思。蘇清逸拿起腰間的通訊令打開,看到一條資訊

“路途有變,你們倆先去探查,隨後彙合”

蘇清逸看著通訊令對薑泠說到“走了,這次我們倆要先進城檢視了,紀延在路上有點事”

兩人收起通訊令拿好配劍往城裡走去。兩人順著道路走進城門,身邊經過的路人,一個個均用絲巾包住自己的臉,二人看著這奇怪的打扮,互相對視一眼,跟著過往的人慢慢往裡走。

城內,原本熱鬨的街道如今卻荒無人煙,擺攤的商販寥寥無幾,路過的人名都各自顧著趕各自的路,依舊全都用絲巾包裹住自己的臉。

蘇清逸看向薑泠道“這裡又不是漠北,為什麼各個都用絲巾擋住自己的臉呢”?

薑泠望瞭望四周,找了一個帶著頭巾的女人問道“大娘,你們怎麼都裹著頭巾啊”

大娘皺眉歎氣說到“原本我們這裡,不是這樣的,從半年以前,開始發生了怪異,城內開始有人出現了疫病,緊接著城內開始颳起了西北風,風裡夾雜著大量的風沙,然後這裡的樹木開始枯黃,池塘也漸漸的開始乾涸,最主要的是傳染疫病的熱開始越來越多,為了防止感染疫病,大家就隻好用絲巾裹住頭部”

“這疫病冇有治療的辦法嗎,剛開始的病的那幾個人呢?”

大娘搖了搖頭接著說到“剛開始的病的那幾個人,在發病後都被送到了大夫那,也都治好了,後來陸陸續續又又幾個人病了,也治好了,結果誰想到突然有一天,城內一堆人患病,那也原本給治好的人也都再次複發了,可是這次治病卻並冇有想之前那樣給治好,趙家為了擔心傳染,將這些人全都集中到一個地方”

薑泠思考著這位大娘說的話“趙家,同一個地方”又接著問道

“大娘,那個趙家是什麼啊,那些生病的人被送到的地方在哪啊”

“趙家啊,是我們這的一大富商,全城裡大部分的商鋪都是他們家的,上次疫病發病也是趙老爺將自己的一處宅子作為集中的地方,叫慶堂”

“慶堂在那啊”蘇清逸連忙問到

“在城南的慶鶴街那邊,你們要去慶堂嘛?”

大娘以為他們要去慶堂,神色慌張起來,頭不停地搖晃,身體微微顫抖,不斷的唸叨著,“不要去慶堂,不要去慶堂”好像哪裡有什麼可怕的東西一樣。

薑泠用手扶住不斷顫抖的大娘,並微笑的說到“我們不去慶堂,隻是好奇想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事,幾年前我們來慶城,這裡還不是這樣的,師兄你說是吧”

蘇清逸接過薑泠的話說到“咱們之前來的時候,這裡可謂是一個富足啊,我們就是好奇怎麼變成這個樣子的”。

在薑泠和蘇清逸兩人的解釋下,大孃的情緒慢慢的穩定下來,再次開口

“慶堂裡麵不知道已經死了多少人了,現在都冇有人敢往慶堂那邊去,現在就隻剩趙家派人將城內感染瘟疫的人送過去,其他人都不敢往那片去了”

大娘為了防止薑泠和蘇清逸去慶堂,不斷的交代道“不要去慶堂,千萬不要去”

“知道了謝謝大娘,我們也冇什麼東西,就一點銀子,就當請您吃頓飯”薑泠用手指戳了戳蘇清逸並微笑的眨眨眼睛。

蘇清逸瞪了薑泠一眼笑著從儲物戒裡拿出了幾兩銀子遞給大娘

大娘接過銀子轉身快步離開了這裡,片刻就不見了蹤影。薑泠沉思的目光在背影匆匆離開不見後收回。對上蘇清逸看著自己無語的眼神

“師兄,我的零用錢都被我花光了,隻能讓你付錢嘍!”薑泠撇撇嘴無辜的說到。

蘇清逸翻了個白眼,懶得和她計較伸手拽著薑泠的袖子拉著她朝慶堂的方向走去。

二人順著大娘給的方嚮往城南的方向走去,越走薑泠越感到奇怪

“這越走人越來少,剛剛咱們從城北進來,那邊人雖然少,但是街上好歹還是有有些人的,現在咱們到城南這邊來了,反而越往這邊人越少”

街上除了他們二人以外,總共隻有五六個人,而且都是獨自一人行走,並且行走的速度很快,不一會就離開他們的視線。

薑泠和蘇清逸二人對視了一眼加快速度朝著慶堂的方向的走去。

灼熱的西北風肆虐的卷帶起地上的塵土,飛舞的塵沙遮遮擋住了眼中的視野,一道紫色的劍氣斬斷了這遮擋人眼風沙。

“砰”劍氣與物體相撞發出來劇烈的碰撞聲。一道黑色的人影從飛舞的風沙的中不斷走出。

“嘖,被髮現了”黑色的人影發出沙啞的聲音,那嗓子好像被烈火煙燻灼燒過樣,嘶啞又粗糙難聽

“從入城開始一直跟著我們的是你吧,不巧一入城我們就發現了,你偽裝的也不怎麼樣嘛!”蘇清逸用劍指著他不屑的嘲笑道。

“不過再偽裝,也掩蓋不了你那一身的臭味,快說你們魘族來都廣之野乾什麼?”

“我們乾什麼了,你不是知道嘛?”腳步與地麵的摩擦聲不斷的向薑泠和蘇清逸靠近,一個穿著一身黑衣的男子人走出,男人身上散發出源源不斷的黑氣

黑色的符文在男人裸露的皮膚上蔓延。

“五級夢魘”薑泠看著男子走出來的樣貌說到。

夢魘總共劃分爲十級,級數越高的夢魘可以有自己的人型,低級的夢魘隻是一些黑色的不成形的怪物,四五兩級的夢魘則可以占據人的身體。

但這副軀體一看就知道不是他自己的,是他占據的身體。

“占據的又怎樣,能殺掉你們纔是最重要”男人發出巨大的嘶吼聲,男人的身後開始出現了一條巨大的裂縫,裂縫的口子不斷的張開,一個個黑色怪物伸出鋒利的爪子從裂縫中爬出。

蘇清逸看到源源不斷的魘從中爬出,開口道“天神宴請,神靈賜力解封”

蘇清逸手執清野並念道“冰封”語落原本炙熱的城內立刻降溫,空總不知何時開始下起了一片片的雪花,一片片雪花掉落在地,迅速結冰,雪花掉落的速度很快,根本來不及躲避。

雪花掉落道魘的身上迅速結冰封住,一個個魘被不斷冰封。這就是水係法術:冰封。山海大陸上弟子修煉的術法以七大元素為主分彆是金木水火土風雷。

能修煉季幾種元素的法術就隻能看你與此元素的契合度是多少了,契合度高則能夠更多的修煉這種元素的高階法術,契合度低就隻能修行一些低階術法。

像蘇清逸則是□□木土四種元素契合度很高,一般都是用這幾種屬性的法術。

原身則是七種元素契合度都很高,所以就是想學什麼,學什麼。

蘇清逸釋放出冰封後,又迅速唸到“雷霆驟降”

語落天空烏雲密佈,一道道閃電在昏暗的烏雲內不斷翻滾並出劇烈的閃光,滋滋不斷的電流聲在空中作響,

忽然巨大的閃電從空中豎直劈下,落到冰封的魘上。隨機而來是巨大的破碎聲,魘即刻碎裂。

男人在雪花落到他身上後就立刻破除冰封,儘管他的速度夠快但是還是趕不上薑泠他們滅殺的速度。

男人低聲吼道“一群廢物”手裡開始放出黑色的電光,向薑泠襲來。

不能使用法術的薑泠隻能儘快閃躲,但是人體閃躲還是不能完全躲過,薑泠感覺到自己的手臂傳來一陣刺痛,手臂上的鳶尾花圖案撒發出淡淡的藍光。

腦子裡浮現出天道的聲音;“為了能夠幫你完成任務,便賜予你複製術,隻要是你見過的人和術法,使用複製術就能夠複製他的麵貌和技能”。

蘇清逸見薑泠受傷立刻放出玄冰盾抵擋住男人的攻擊,給薑泠足夠的緩衝時間。

天道的聲音和身體的刺痛讓薑泠的感知雙重放大,腦海裡出現周瑾楠當時在門派內練習術法的身影。

“複製風刃”隨著薑泠語落,拂過手中的氣流,好像受到了術法的控製,逐漸凝聚成形。

風本無形,卻在此時凝聚成形,如同鋒利的刀刃將男人的身體割裂出一道道傷口。

薑泠看著自己召喚出的風刃,內心驚喜感歎道;“我可以使用術法啦”!

男人身上被風刃撕裂的傷處不斷地伸出紅色的鮮血,可這些流落的鮮血卻散發著黑色腐蝕的氣息。

這也更加說明瞭這個人是被魘所附身,魘的實體受傷,流出來的血是綠色的粘稠狀,而不是像人一樣是紅色的。

男人見周圍自己召喚過來的魘都被消滅後想要逃跑,蘇清逸見狀立刻放出金蛇束縛。一條金色的蛇型鐵鏈憑空出。

鐵鏈的一頭是蛇形的頭顱狀,蛇身則是一節一節的鐵柱像骨節一樣的相勾連在一起。蛇型鐵鏈迅速的飛向正在逃跑的男人,一圈一圈纏繞在男人的身上。

金色的蛇型鐵鏈將男人的手臂和身體捆版在一起。越困越緊,男人突然如泄了力一樣跪倒在地上。男人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看樣子是要用力掙脫鐵鏈的束縛。

薑泠看著蘇清逸使用金蛇束縛,也隨之複製念道;“金蛇束縛”隨後自己的手中也出現一個同剛纔一樣的金色鐵鏈。

原來是要是自己見過的術法,都能夠複製使用,並且還能幻化他人的相貌。

瞭解複製術的用途後,薑泠看向被金蛇束縛的男人。薑泠用手封住男人的心脈,同蘇清逸一樣並同時唸到“天神宴請,神靈賜力,封除”

語落男人身上散發出金色的光芒,但是那金色的光芒對於他來說卻十分的痛苦,男人用力抖動掙紮嘶吼,想要擺脫對他的控製都冇有任何作用。

金色的光芒將男人身上的黑氣剝離去除,男人臉上被附體造成的黑色的符文也消失散去,露出他原本相貌。

~~~

此時不遠處,一位白衣少年斜靠在牆邊,手指一下一下的敲打著手心握著的扇柄,目光散漫的打量著薑泠和蘇清清等人。

自二人進入這裡,少年就已經在這裡了,看到蘇清逸和薑泠動手,眼裡肆意散漫的站在哪裡,給人恍如在看戲一般的雅興。

見打鬥結束,少年隨機轉身離開。

~~

由於前世作為殺手的警覺,薑泠總感覺有一道目光盯著自己,環繞四周尋找過去,卻並無蹤影。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