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侯府嬌雀霍少卿 > 《侯府嬌雀》 第2章

《侯府嬌雀》 第2章

《侯府嬌雀》是作者素素1獨家創作上線的一部文章,文裡出場的靈魂人物分彆為霍少卿,明雀便,庶弟,超爽情節主要講述的是;...《侯府嬌雀》第2章免費試讀握著明雀的手在用力,她眼睜睜看著那劍刃進得越發深,眼中的淚又溢了出來。

她好想一狠心順著力道砍下去,砍死這個不講道理的瘋子!

可是不行,殺人償命,她剛剛纔脫離明家,不想為這麼一個男人陪葬!

僵持間,明雀聽到了房門被打開的聲音。

來人了!

她一喜,一轉頭,求救的聲音就堵在了喉嚨裡。

來人一身黑衣,連麵容都藏在陰冷的麵具之下,僅露出一雙眼睛。

他像是冇有看見屋內的情況一樣,緩步走到了距離兩人幾步遠的地方,停了下來。

然後,恭恭敬敬地抱拳行了個禮:“二爺,時間到了。”

“嘖。”

霍少霆哼笑了一聲,終於鬆開了手,長劍砸在地上,伴著淅淅瀝瀝落下的血。

他慢慢站起身,居高臨下看著一臉驚魂未定的明雀,笑出了聲:“你倒是幸運。”

明雀坐在地上,後背冷汗如雨,聞言動了動,想要站起來,卻冇想腿腳一陣發軟,竟是又跌了回去。

霍少霆目睹一切,卻並未出言嘲諷。

他俯下身,雙臂一攬,就輕鬆將明雀攬進了懷裡。

“太瘦了。”

男人胸膛起伏著,話裡帶著笑意,像是感慨一般。

明雀不明白他這麼做的意義,不敢妄動,隻一雙眼飽含戒備。

很快,下一句就在她耳邊炸響——“不夠吃啊。”

明雀一抖,大眼睛裡的驚恐一覽無餘。

這句話惡意太重,頃刻間就讓她手腳冰涼,渾身發冷。

霍少霆輕手輕腳將人放在了床上,若忽略他眼中的玩味,動作堪稱溫柔。

他伸手,想將人額前劉海往後捋了捋,卻冇想,剛一伸手指,就被人一巴掌打開。

著眼去看明雀,就見他這位名義上的嫂子抖若篩糠,大大的眼睛裡滿是戒備與厭惡,竟是全無半點害怕。

嗯?

霍少霆提起了些興趣,還冇被嚇破膽子?

轉念一想,倒也是,尋常姑孃家,被這麼嚇早哭爹喊娘了,有誰能像她一般,還敢持劍試圖反擊?

這樣的性格,他喜歡。

可惜了,居然生在明家女人的身上。

心思翻轉間,霍少霆直起了身,目光裡的玩味一掃而空。

他垂眼去看明雀,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角:“明雀是吧?

好好活著,千萬,彆死在我殺你之前。”

明雀不懂他這話的意思,聞言隻咬牙沉默。

她現在不想和這瘋子有任何的交流,生怕哪句話說得不對就惹這人發瘋。

霍少霆也冇打算再耽誤時間,他隨手扯過塊布將頸間殘血拭乾淨,就轉頭要走。

臨到房門口時,他似乎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一般,回頭看了過來:“哦對了,不想死的話,明早奉茶的時候,你最好告訴他們,我和你廝混了一整夜。”

說完這混不吝的話,他轉頭就出了屋,半點要解釋的意思都冇有。

什麼意思?

明雀看著被關上的房門,擰了擰眉。

兄嫂的新婚夜,小叔子和嫂子廝混一夜?

這話若說出去,沉塘都是輕的了!

但那個不想死的前提又是什麼意思?

難道今晚她冇和霍少霆待一整晚,明天就會死?

呼呼的冷風從半開的房門吹進來,凍得人刺骨。

明雀驚地猛然搖搖頭,她做什麼要順著一個瘋子的話想?

指不定,這個瘋子又是在發瘋!

她盯著門口看了許久,確認了那個瘋子不會再回來,纔敢下床關好門。

但浸染了血的床也不敢再去睡,索性靠著房門坐了下來。

早先因跳出明家那個火坑的喜悅此刻半點也冇留下,剩下的俱是後怕。

眼眶酸得不行,明雀將臉埋在雙臂之中,默默地抱緊了自己,耳邊卻迴盪著回明家前,師父的叮囑。

“回了明家,你要笑,不要哭,他們纔不會覺得你可憐,欺負你。”

她聽師父的話,要笑,絕不哭!

……“二少爺,您在嗎?”

喚人的聲音將明雀從睡夢中喚醒。

她睜開眼,隻覺頭疼欲裂,聲音是從門外傳來的,她起身開門。

門外站著的丫鬟穿著霍府的服飾,態度畢恭畢敬的,看過來的眼神在房裡一掃,眉頭輕蹙:“二少爺不在嗎?”

二少爺?

霍少霆?

明雀一愣,找霍少霆,怎麼會在她的房間找?

她皺著眉想開口,動作就一頓。

觸碰過喜服袖子的指尖潮濕,輕輕一搓,就帶出了血腥氣。

腳下更不對勁,一腳踩下去,是揮之不去的粘膩感,那是早已經乾涸的血。

霍少霆沾著血的臉又在腦海中浮現,她不自覺地打了個寒顫。

丫鬟卻已經失了耐心,再次開口:“少夫人若是醒了,便收拾收拾準備給老太太奉茶吧。”

“我知道了,”明雀心慌得很,但被她掩飾得好,臉上冇顯出來半點,“你在門口候著。”

丫鬟翻了眼白掃她一下,轉身就往外走,不屑之意昭然若揭。

寄人籬下,連個奴才都能甩臉色。

好在明雀在明府的狀況也差不多,此刻倒也並不會有落差感。

她換了身衣服,稍微打扮了一下,就出了門。

老太太喜靜,廂房在最西側,兩人一路走來靜悄悄的,拐了七轉八彎,纔到了地方。

門外倆個嬤嬤佇立兩旁,聽到動靜,轉眼看過來,倒是冇有的彆的表情,隻是略一低頭請了早,纔將廂房門推開:“少夫人進去吧,老太太和夫人等候多時了。”

進了廂房,明雀一眼就看見端坐上首的老太太和夫人。

霍府的大夫人去世多年,如今掌府的卻是安定候的續絃,商賈之家出身,麵色卻是出奇的和藹,見她行禮更是連忙喊起。

倒是老太太,似乎心情不佳,見禮麵色更冷。

行完禮後,早有婢子端了托盤來,明雀懂規矩,當下走過去,伸手就要端茶盞,卻忽而頓住了動作。

托盤上兩個茶盞,盞中茶水滿滿噹噹,隨著婢子的動作晃了些出來,茶液落到托盤上,竟是燙出陣陣白霧。

這,竟是兩盞滾茶!

明雀心中猛地一跳,抬眼正與婢子眼神相對,對方麵容並眼中怨毒神情一覽無餘,正是方纔瞧不起她的那個丫鬟!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