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過分!父皇他居然開掛 > 第24章:他是不是還要感謝這逆子抽空來敷衍他?

第24章:他是不是還要感謝這逆子抽空來敷衍他?

-

“因為兒臣為她們鳴不平!”

麵對皇帝的詢問,五公主殿下的回答總是顯得格外坦率,她似乎完全冇有要委婉遮掩什麽的意思,

心裏怎麽想的,嘴上就怎麽說了:

“兒臣昨日出宮的時候,偶然間看到了一個懷裏抱著女兒,背上背著兒子,手裏還牽了一個小男孩的年輕婦人因為從河邊洗完衣服回去的時候有些晚,被婆母罵了。

那婆婆嫌兒媳婦吃她兒子的,喝她兒子的,用她兒子的,每天隻是在家照顧孩子做點家務居然都還乾不好。

可兒臣瞧著那年輕婦人分明也很疲憊了,她每日在家乾的活興許並不比在外工作的夫君少,不同的隻是冇錢賺罷了。

兒臣就想著,若是那婦人也能掙錢,她婆母對她的態度會不會就不太一樣了?

可後來兒臣又發現,不管是酒樓茶樓也好,又或是糕點鋪子之類的也罷,那裏頭所有的店小二全都是男子,他們根本不招女子!

父皇,你說這是為何?”

“……”

還能是為何?

當然是因為男尊女卑、男主外女主內的思想傳承已久,在許多人心裏,女子就該待在後宅相夫教子,並且她們也隻會做這些內宅的事兒!

說白了,就是看不起。

這個道理不用宣武帝說,雲舒心裏也是門兒清。

有些事情總是要慢慢來的,她並不妄想能夠一蹴而就。

但這並不意味著她就不能“任性”地打響第一炮:

“兒臣雖為公主,卻也不能拿刀架在那些掌櫃的脖子上,強行要求他們招收女子,

但兒臣自己花錢請的人,總能做得了主吧?

女子細心,兒臣這活計剛好也適合她們!”

“既然都已經想好了,那便按你說的做吧。”

宣武帝又不是真的在意那些乾活的人到底是男子還是女子,這個問題本就隻是因為好奇才隨口一問,

現在得到了答案,他自然不會再多說什麽。

“多謝父皇!”

雲舒歡呼一聲:

“父皇你放心,以後每一冊京城週報,兒臣一定第一個就拿給父皇!”

她說著,又賊兮兮地伸出手,要去拿宣武帝剛剛纔看過的那一冊京城週報:

“那這第一冊,兒臣就直接拿這本去印啦!”

“不是說這本是送給朕的禮物?”

宣武帝涼颼颼地瞥了她一眼:

“送出來的禮物豈有拿回去的道理?”

“誰說隻有這本是禮物了?分明以後的每一本都是!”

雲舒振振有辭道:

“但父皇您是知道的,兒臣手頭上的錢並不多,這買莊子、買爆料、印冊子、招人手都得花錢,

兒臣想儘快把第一冊印刷出來,給京中各家的夫人小姐們都先送一份過去,

她們看著喜歡了,纔會花錢買後麵的。

她們花錢了,兒臣纔能有錢繼續給您送這份禮!”

“油嘴滑舌!”

直接抄起桌上的小冊子輕飄飄地砸到雲舒懷裏,宣武帝笑罵了一句:

“趕緊拿著滾!”

“得嘞!”

雲舒笑嘻嘻地行了個很不標準的禮:

“兒臣告退!”

最後一個“退”字的話音甚至都還冇落下,人就已經跑冇了影。

那迫不及待的模樣,氣得宣武帝直咬牙:

“小崽子跑那麽快!朕是虧待她了還是怎麽著?”

低著頭不敢接話的李德海:“……”

不是您讓公主殿下趕緊滾嗎?

……

雲舒從禦書房離開之後,便風風火火地開始著手準備起京城週報的事情。

另一邊,雲楚煥則是估算著時間,感覺著這個點兒雲舒應該已經把她昨日買的那一堆“破爛”給父皇送過去了,

這才樂顛顛地抱著他昨日花費五千多兩銀子買下來的禮物跑到禦書房門口求見。

抬腿進門的那一瞬間,想起上次因為先邁左腳而被罰出去的一百兩黃金,雲楚煥這次還特意換了右腳先進門,確保萬無一失!

他可真機靈啊!

默默在心裏給自己點了個讚,雲楚煥老老實實地給宣武帝行了個禮:

“兒臣拜見父皇,父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起吧。”

龍案之後,宣武帝手中批著奏摺的硃筆還冇停,隻隨意地瞥了小兒子一眼:

“怎麽突然想起要來找朕了?”

“回父皇,兒臣昨日同五姐姐一道出宮遊玩的時候,特意給父皇買了件小禮物。”

雲楚煥雙手捧著一隻精美的雕花木盒,腦子裏做的全是宣武帝罰了雲舒之後再賞賜他的美夢,

完全冇有注意到他父皇桌上此刻都還放著一隻與這禦書房十分格格不入的廉價小陶人兒。

他美滋滋地將木盒遞到宣武帝跟前,笑容十分乖巧:

“希望父皇喜歡!”

“難得你還有這份心思。”

宣武帝有些意外地擱下了筆。

老六這孩子之前也曾出宮玩過好幾趟,但還從來冇有給他帶過禮物。

想來這次也是因為小五先給他做了個好榜樣!

宣武帝欣慰地打開了木盒,

然後欣慰的心情戛然而止——

夜明珠是吧?

還是拇指大小的夜明珠!

想想他的小五,之前窮得隻剩下三個銅板,好不容易手頭上有點錢了,第一次出宮也冇亂花,還用心的給他這個父皇蒐羅了那麽多禮物。

再看看這混小子,掛在馬車裏當蠟燭用的夜明珠都有拳頭大,轉頭卻隻送他這個親爹一顆拇指大小的夜明珠!

他是不是還要感謝一下這個逆子,居然肯抽空來敷衍一下他這個父皇?

宣武帝嘭的一聲合上了蓋子,語氣溫核,笑容核善:

“你剛纔進禦書房的時候,先邁的哪隻腳?”

雲楚煥:“???”

為什麽又是什麽個問題?

收到他的禮物,父皇難道不開心嗎??

雲楚煥先是條件反射地慌了一下,但很快,他就淡定下來——

冇關係啊!

方纔進門的時候他可是特地注意過了!

今兒個他先邁的右腳!

他可真是個大聰明啊!

雲楚煥得意地咧了下嘴:

“回父皇,兒臣謹遵父皇教誨,這次先邁的右腳!”

“嗬。”

宣武帝冷笑一聲:

“天盛朝以右為尊,你身為皇子,進禦書房來見朕竟敢先邁右腿,莫不是覺得你比朕還要尊貴?”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