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都市:我家二哈是仙尊?! > 第144章 開始

第144章 開始

-

暴龍這邊結束,同時,觀眾那裡也發現了不對勁。他們看著手機裡的賭盤資訊向著台上的主持人發出了詢問和抗議。

“喂!尚武是誰啊,為什麼是他和黑毒打?我們要看暴龍!我們要看暴龍!”

“媽的,老子都打算投錢了,你們居然中途換人,這不是坑我們呢嗎?!”

“我今天就是聽說是暴龍專場才同特意跑過來的,這個叫‘尚武’的是誰?讓他滾下去!我們要看暴龍!”

“暴龍!撕碎你的敵人,撕碎他們!”

觀眾台上,眾人的高呼聲傳進了坐在椅子上的暴龍耳中,他的嘴角控製不住的上揚。

看啊,台上的那些人,都是自己忠實的粉絲,以前打拳有什麼用?大眾永遠隻會記住那些站的最高的選手,而他隻能做一個默默無聞的龍套。

可是現在呢,自己在被歡呼,自己就是這地下世界的王!

我要藥劑,我要更多的“破鎖之匙”,我要變得更加強大,我不光要做地下的王,我還要做世界的王!

暴龍的雙眼血絲更加明顯,他的心情亢奮,幾乎就要控製不住地嘶吼出聲。

“武者,不應該是表演以取悅觀眾的小醜。”

突然,沉緩的聲音自身後傳來,一個高大的身影邁著深穩的腳步走出了黑暗。

田浩源斜著眼睛,淡漠地看著像是一隻嗜血野獸,幾乎毫無人氣的暴龍。

“真正的武道是突破自己,不斷變強,是為了寄托自己的理想而邁步的一種方式和載體,他可以用來做任何事情,但唯獨單純地以獵殺弱者取樂是不被允許的。”

“那樣的事情,不應該被稱作武道,這樣的人,也決不能被稱為強者。”

“真正的強者,就應該是可以迎接弱者的挑戰,但同時也嚮往不斷和更強者對抗!”

暴龍愣愣地看著從身後通道走出來的人,他眉頭擰成了一團,語氣不善。

“你是個什麼東西?”

“我就是尚武。”田浩源淡淡迴應,然後邁步上前,在所有人的注視下登上擂台。

他本來身形就不算高大,隻能看作普通人,甚至比大多普通人還要瘦小,這一和暴龍對比,更讓人覺得瘦弱不堪。

“那就是尚武?”

離得近的觀眾將兩人的相遇看個一清二楚。

“滾下回去吧,這裡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來的!”

“滾下去!滾下去!”

“一隻細猴子也敢跑到這個地方來?看你被撕碎都冇有意思!”

隨著第一個觀眾開始叫罵,越來越多的觀眾也加入了這個團隊裡,田浩源站在擂台上,雙臂抱胸,隻當充耳不聞。

這很正常,所謂觀眾不過是被斂財的機器罷了,他們深陷泥潭而不自知,這樣的蠢貨,何須跟他們解釋?

“這位就是我們的新人,尚武!接下來,將由尚武為我們帶來他的首秀,展示一場精彩的決鬥!”

主持人聲音高昂,賣力地介紹著田浩源,但觀眾明顯不買賬。

“精彩你媽了個*!”

“……”

主持人很明顯對這些言語已經司空見慣,他毫不在意,接著迎接下一個出場選手,也就是田浩源這一次的對手。

黑毒!

在田浩源的對麵,黑暗的通道深處又走出了一個黑色的身影,是一個純粹的黑種人,黝黑的膚色還有高大的身軀,厚厚的嘴唇還有一頭臟辮。

他的眼睛也是分佈著猩紅的血絲,不過看起來倒是冇有像暴龍那般彷彿野獸一樣。

但也絕對不是什麼好貨!

這是看見對方後田浩源的第一想法,這點從對方的一臉獰笑就能深刻體會到。

“多謝你,本來還在頭疼,今天要跟暴龍打應該怎樣才能保住性命,不過這回可好了,有你這個新人,我不但可以全身而退,甚至還能因為贏下一場比賽大賺一筆!”

這個黑人島國話居然說的還挺順口,嘰哩哇啦,要不是田浩源還有些詞彙量,不然還真聽不明白。

“黑毒,把那個小子給我撕成碎片!”

觀眾席上,不知道是那個有錢的金主,這樣放聲大喊著,居然揮手間向著高空扔下了大把的鈔票。

通體綠色的錢幣在高空飛舞盤旋,像是一場奇特的雪景,雖然不美,但足實是刺激人的眼球。

黑毒朗聲大笑起來,對著觀眾席上高聲支援的觀眾放肆地飛吻。

“我一定會撕碎他!”黑毒信誓旦旦。

“裁判,快點開始比賽吧,老子今天要狠狠賺上一筆,給你們長長教訓!”

“快開始!媽的,就算是殺掉一隻猴子也總比什麼都冇有要強!”

麵對觀眾席上的呼喚,主持人不禁也露出了興奮的笑容:“既然如此,廢話不多說,比賽三秒後正式開始!”

“三!”

台下的暴龍重新坐回椅子上,一個觸犯自己威嚴的小子而已,馬上就要被自己的獵物獵殺,他要好好欣賞這一場鬨劇。

“二!”

主持人倒計時著跑下了擂台,觀眾席上開始發出陣陣咆哮。

“一!”

黑毒壓下身子如蓄力的獵豹,蓄勢待發。

“比賽開始!”

一聲令下,黑毒已經瞬間衝出,他發出興奮的笑聲,已經將對麵瘦弱的田浩源看作了獵殺的目標。

這一瞬間爆發的速度已經遠遠超過了常人,單看速度,這個黑毒就已經有了二流武者的水準!

若放在都市之中,他便是能以一打十的好手,但放到這裡,他的這點本領卻是翻不出海中的半片浪花。

他的手掌變成爪子,向著田浩源的肩膀抓去,田浩源隻是靜靜地看著,毫無反應。

黑毒還以為對方這是冇有反應過來自己的速度,心中對勝利更加具備信心。

“小子,去死吧!”

他手掌開始用力回收,他要用手指紮穿田浩源的肩膀,再用巨大的力量硬生生撕下對方肩膀的一塊肉來!

出手如此狠辣,他甚至擔心傷到田浩源的要害導致這場遊戲變得毫無亮點。

可是,當他開始向回用力試圖撕下血肉的時候,紋絲不動的手掌卻是讓他臉上的獰笑逐漸僵住。

田浩源看著不信邪還在嘗試的黑毒,像是看著一隻真正的跳梁小醜。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