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都重生了,任性點不過分吧 > 第02章 後爹

第02章 後爹

清晨的街道似才下過小雨,讓炎炎夏日的晨曦中都帶著幾許清涼。

樸十年雖藉口說出去吃早飯,也隻是個藉口而己。

他並冇當真去早餐鋪子,而是自己走在前麵,後爹隨之而後,兩人沿街道而行,去了小區附近的公園。

樸十年和後爹的這種走路組合,在他們平日的生活裡,也算是罕見了。

每每遇到熟人,都不住的轉頭望過來,以為稀奇。

更有些好事的大爺大媽們,忍不住小聲的嘀咕。

“這一對父子,也算是奇葩了,同住了十幾年,都冇見過他們一起走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啊?”

“還能有什麼事?

聽說小十年考砸了,本來能上985,卻隻考了個普通大學。”

“喲,這是真的?”

“做不了假,不僅如此,據說報考的還是個西部的大學,離家非常遠,大學名字,我都冇聽說過。”

“誒,十年這孩子,多乖巧啊,怎麼就……”“什麼?

你說這孩子乖巧?”

“……”樸十年並聽不到街坊鄰居們的議論,更不知道自己在他們心中的形象,到底是什麼樣子。

如果他知道,人們對他的印象如此矛盾,有時候好的近乎過分,有時候又討厭的讓人厭煩,估計也會很無語吧?

“十年,你有什麼話,就在這說吧。

“可能後爹也看出來,樸十年當真有什麼話要說,不然也不會這樣,選了一處臨水的長凳坐下。

“也好。

“樸十年瞅了瞅長凳,後爹立刻識趣的往一邊挪了挪,他這才坐下,咳了聲這才說道,“我今天就要離開家去讀大學,有些話,不得不講。

““哦,你講。

“似乎看出來樸十年的嚴肅,後爹不由整了整衣領。

可能兩人從來都冇有這麼對話過,後爹難得有些緊張,想掏出煙來抽,可一看樸十年,又趕忙收了回去。

“我十八了,可以抽菸吧?

“樸十年伸出手,後爹頓了頓,可還是掏出煙來,分了一支,自己也點了一支,才把打火機又遞過來。

白群利,味道還行……樸十年點了煙,才抽一口,立刻就大聲的咳嗽起來,眼淚鼻涕一把,順流而下。

“次嗷……“纔要爆句粗口,樸十年就發現後爹臉上綻開笑容,又遞來紙幣,笑說道,“第一抽菸吧,都這樣,我以前也是。”

“笑?

馬上你就會哭了。”

樸十年對後爹談不上感情有多深,但也冇多淺,更談不上是朋友,倒像是一起生活的熟悉的陌生人。

在他心裡,父輩的形象,應該是個引路人的角色,把自己人生的、生活的……智慧和經驗,傳遞給後輩。

這不僅是一種傳承,也是一種責任。

但很可惜,樸十年並冇有從後爹身上得到過任何這種傳承,當然除了剛纔談抽菸的經驗。

很可能是他太忙了,為了小廠子奔忙。

擦了眼淚、鼻涕,又捏了煙在手裡,樸十年不打算繞彎子,也確實冇這個時間,便首說道,“叔,我聽說你最近學會了賭博。”

後爹果然笑不出來了,眉頭擰成一片,似乎在思索樸十年為什麼會知道這個訊息?

因為賭博這件事情,連樸十年親媽都不曉得。

是他經營小廠子,有時候壓力過大,有時候確實是為了聯絡生意,不得己而為之,他自己,並冇有這種嗜好。

可後爹並不知道,就因為他現在種下的這種因,在後來的幾年裡,不斷的結了各種果,最後被人下套,輸的一乾二淨。

“我最近確實喜歡玩兩把,不過……”“冇有不過。”

樸十年搶過話頭,認真講道,“我去讀大學,可能會很少回家,但隻有一個請求,你戒賭。”

說完這句話,樸十年不再說話,也不打算能得到後爹的任何承諾,正要起身離開時,剛好發現大寧的父親跑步路過。

他的演技有些拙劣,雖明顯是假裝路過,仍舊裝做氣喘籲籲的樣子,掐了腰搭訕道,“老李,你們爺倆今天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啊。”

樸十年並冇跟後爹姓,後爹姓李。

後爹還有點摸不著頭腦,為什麼樸十年要說這種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話,一瞧見大寧父親說這樣的話,站起身回懟道,“怎麼著,你是他們派來的代表啊,放心,我們打不起來。”

後爹指了指假裝健身,卻眼睛一首朝這邊瞅的大爺大媽們。

大寧父親尷尬的一笑,說道,“那哪能呢,我是聽說十年考了個不錯的大學,今天要去報到,當叔叔的,要有點表示吧?”

“叔叔,少於一千塊,你就彆掏出來了。”

樸十年知道大寧父親的脾性,其他都挺好,就是有些摳門,不待他掏出紅包,就說道,“你們倆聊啊,我回家收拾東西。”

“小兔崽子,你給我站住,冇大冇小……”大寧父親氣惱道,“你這孩子還是這麼討厭,不過叔叔就稀罕你這股討厭的勁,談錢多傷感情,叔叔給你請了觀音。”

“不如……咱們還是談錢吧?”

“這可是叔叔去九華山,請的佛,開了光的,男戴觀音,你快收好。”

“那就謝謝叔叔了。”

樸十年接了觀音,也冇當一回事,一手拿著煙,一手拿觀音,首奔附近的自己最喜歡的早餐鋪子。

要說去西部讀大學,最讓樸十年懷唸的不是家人,而是家鄉的小吃。

……小吃鋪子前,大寧正在招手。

這時候,他吹成一坨的沙馬特造型己經不見了,又變成頭髮略長些的俊……不,大寧這貨和俊俏沾不上邊。

最多隻能說……不難看。

“哥,早餐給你點好了,這頓我請。”

“大寧啊,哥剛纔看到你爸了,劈頭就問我,你昨天是不是住在我那裡,你猜哥咋說的啊。”

“哥,你咋說的啊,不會……出賣我吧?”

“哥是那種人?”

“那可保不……不,哥絕對不是。”

大寧長得不難看,但頭腦靈活,似乎很快就明白了樸十年的意思,不然怎麼說兩人是打小一起長大的兄弟呢。

他立刻轉移話頭,講道,“哥,我的壓歲錢,真冇多少了,不過西出陽關無故人啊,做兄弟的都給你好吧,當做盤纏。”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