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大明:父慈子孝,賣父求榮 > 第103章 看熱鬨的嘉靖

第103章 看熱鬨的嘉靖

-

麵對宣城伯的質問。

嚴紹庭卻是裝瘋賣傻,晃了晃腦袋,露出一副趕路暈車的模樣。

“哎呀呀……”

“回來的急,侄兒怕是……”

啪。

兩隻大手,同時從身後扣在了嚴紹庭的肩膀上。

嚴紹庭回頭瞥了一眼,也看不清到底又是在京勳貴的哪一家。

宣城伯亦是繼續開口道:“聽說世侄大力支援的戚繼光,在浙江統兵,近日與倭寇戰於台州花街,戰功卓著,可喜可賀啊。”

嚴紹庭低著頭,悄悄的瞅了眼這位伯爺,悶聲嗡嗡道:“好似是這般……”

宣城伯又道:“聽說此戰,戚繼光部隻死三人,未免朝廷質疑,方纔報於兵部戰死一百一十五人。”

“還有這事?”

嚴紹庭抬起頭,目光純良的看向宣城伯,臉上帶著疑惑,眨了眨眼。

宣城伯瞪起眼,哼哼道:“世侄當真是個妙人啊。”

嚴紹庭隻能訕訕的笑著。

“我們還聽說,朱公爺和張公爺家的小子,這次殺敵分別斬首五人、三人?”

宣城伯目光幽幽的盯著嚴紹庭,審視著他的每一個細小動作。

當浙江那邊傳來戚繼光部在花街一戰的震撼戰果後,不論真假,至少京中勳貴人家是坐不住了。

尤其是當朱時泰殺敵五人,張元功殺敵三人的小道訊息傳入各家之後。

此等遠在浙江的訊息,在兵部剛接到軍報後,城裏便同時傳出小道訊息,那基本就是做不了假的。

不論戚繼光部到底戰死多少人,朱時泰和張元功分別斬首的數目,鐵定是冇有問題的。

嚴紹庭的臉上卻是露出明晃晃的震驚:“當真如此?我家大姐夫竟然殺敵五人?”

宣城伯冷笑一聲,目光幽幽的盯著嚴紹庭。

他也不說話,就這般杵著那把不知道已經多少歲的大砍刀,坐在嚴紹庭的麵前,那雙黑洞洞的雙眼靜靜的盯著。

嚴紹庭心中默默一歎。

從今日這幫人派了兵馬司的人去昌平尋自己,謊稱嚴家被圍,再到這幫人著甲帶刀的等在家中。

他就知道,這幫人今天是不好相與的。

這幫人都是大明的勳貴,現在朱時泰他們三個在浙江立下軍功,他們這幫人自然是眼熱的。

鬨出這般動靜,也是為了表明他們的態度。

左右無非是也想參與分潤一下浙江平倭的功勞而已。

這麽多年,勳貴們隻是安於享樂。

但他們並不是傻子。

更不是蠢人。

麵對嚴紹庭明顯的裝聾作啞,宣城伯等人麵露憤憤。

“不要再說東說西了!”

宣城伯臉色一沉,手中那把破傷風之刀不動自鳴。

嚴紹庭卻是麵色不改。

他們這幫人是什麽心思,自己又何嚐不知。

但他們不說,那自己就裝聾作啞。

宣城伯見嚴紹庭一副水田泥鰍般的不沾手,心中又氣又急。

“好好好!”

“既然嚴世侄如此,那咱們爺們就攤開了說。”

嚴紹庭麵帶笑容:“您說,您是長輩,晚輩肯定是要聽的。”

但聽是聽,會不會做。

就是另一回事了。

宣城伯冷哼道:“當初朱時泰他們三個小子去東南,就是你在玉熙宮,在陛下跟前提議的。

他們荒廢武功,可不代表咱們這些人這些年是吃乾飯的啊。

憑甚他們能去東南,咱們就不能去?”

嚴紹庭看了宣城伯一眼,嘀咕道:“他們那不是在南城芳春樓……”

嘟囔完,嚴紹庭滿臉純良的看著宣城伯。

要不您也帶著人去芳春樓為了一個妓女打一架?

宣城伯被擠兌的滿臉漲紅,憤憤道:“反正他們三個小子能乾的事情,咱們也能乾。

大明朝兩京一十三省,百萬大軍,守禦疆土,護衛陛下,也是我等人家應儘的職責。

莫看我等久在京師,瞧著是安享富貴了。可隻要你嚴紹庭能在陛下跟前說上一句,我們哪一個又是怕了上陣殺敵的?”

嚴紹庭臉上露出一抹笑容。

瞧吧。

這不就暴露目的了。

自己都不好意思說,你宣城伯那是上陣殺敵的嗎?

那分明就是想去鍍金撈軍功的。

於是。

嚴紹庭向後一仰,幽幽道:“前幾日我聽兵部那邊說,今年大同、宣府上奏,俺達部今年大概是要用兵南下的。九邊乾係長城,兩鎮更是關係京師安危,不如……”

有本事就去九邊和草原上那幫狼崽子乾架啊!

宣城伯眉頭一跳,臉色好轉,話鋒也是一變,露出笑聲道:“你看看,你看看。世侄啊,咱們雖然想替朝廷和陛下分憂,但也不能亂了朝廷的軍國謀略是不是?

九邊那等重要的地方,我們要是突然過去了,豈不是亂套了?

我們這些人都覺得,現在戚繼光不是在浙江平定倭患嘛。又有朱時泰他們這三個小子在,咱們這些人不如去那邊?

我看這個戚繼光就很不錯,能打能拚,戰無不勝,要是這次浙江道平定倭寇的戰事順利,我們這些人覺得,朝廷恐怕還是會讓戚繼光繼續在東南平定倭寇的。”

九邊哪裏有東南安全啊。

就算是不能殺倭立功,也是有地方跑的。

要是放在九邊哪一處,一旦戰事不利就隻有等著被那群該死的狼崽子駕馬追殺的份。

嚴紹庭臉上笑容不改,心中卻是一陣沉默。

見風使舵,見縫插針。

還得看這幫傳承百年的大明勳貴啊。

看看人家這主意打的。

隔壁倭島上的小鬼子都能聽到了!

嚴紹庭目光一轉,看向外麵,他的臉上露出怒色,大吼一聲:“都不想乾活了?還不快給各位叔伯兄弟看茶?”

屋外。

一隻隻鵪鶉渾身一顫,趕忙拔腿就跑。

經過嚴紹庭這麽一吼,嚴府前廳原本的氣氛也是被突然中斷。

嚴紹庭笑嗬嗬的環顧在場眾人。

“諸位叔伯兄弟,你們其實也明白,我不過就是個五品官兒,這等事情還不是要看陛下聖裁?”

……

“哼哼!”

“朕現在倒是要好生看看,這小子要怎麽應對這幫莽夫。”

西苑。

玉熙宮。

嘉靖一如既往的安坐道台,自收到外麵的訊息後,他便一直滿臉看戲模樣的笑著。

呂芳伺候在一旁,小聲的說道:“他們也是一片忠心,想為國家和陛下出一把力而已。

陛下不想用,那就看看熱鬨好了。

畢竟……能看到嚴侍讀出糗犯難的機會可不多。”

嘉靖笑眯眯的看向呂芳。

伸手一指。

臉上的笑容更盛。

“哈哈哈哈!”

“那就看這小子這一次能怎麽應付過去。”

“讓人繼續去探。”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