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大明:父慈子孝,賣父求榮 > 第1章 臥槽!我成嚴黨了!

第1章 臥槽!我成嚴黨了!

-

大明嘉靖三十九年冬,北京城。

寒冬臘月,本該大雪紛飛的時節,卻未曾有一場雪落下。

朝野內外謠言四起,巍峨的皇城內,大明的天子沉默不語,似乎仍在專心修道。

攻擊天子的言論正在孕育。

讓這個還未曾落雪的冬天,愈發的寒冷,以至於人人自危。

清流們愈發的憤怒,愈發的不滿,針對把持朝綱近二十年的嚴黨,再也無法忍受。

人們已經認定,潛心修道不理朝政的天子,一手縱容出來的嚴黨,已經到了必須清除誅滅的時候了。

而在離著皇城不遠的一片占地極廣,有著雕梁畫棟的宅院府邸內。

充滿不可思議和震驚的聲音響起。

“臥槽!”

“我成嚴黨了!?”

嚴紹庭大夢初醒,猛然坐起,環顧四周,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霎時間,麵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曉之花,鬢若刀裁,眉如墨畫,麵如桃瓣,目若秋波的嚴紹庭,確認了自己已然穿越至大明嘉靖三十九年的事實。

而之所以讓他驚出一身冷汗,麵色不安,全是因為其身份。

嚴紹庭劍眉皺起,星目凝重,一時間竟然是難以言表此刻心情。

他穿越了。

卻成了大明內閣首輔嚴嵩嫡孫,隨侍內閣、工部當差的嚴世蕃長子。

尤其是現在,已經到了嘉靖三十九年。

嚴紹庭含義不明的笑了兩下,挪動嘴唇。

“當真是小刀拉屁股。”

“開了眼了!”

“自己這不是一二年當太監、四五年入德軍、四九年入**、九一年光榮參加入蘇聯國籍嗎?”

並非是嚴紹庭缺乏鬥誌,而是從現在開始要不了幾年,嚴家乃至於整個嚴黨,就要麵臨滅頂之災,將被徐階、高拱、張居正等人給生生弄死!

嚴黨過去有多威風,接下來就會有多慘。

自己現在這個身份,也會在不久之後被那位大明舉重冠軍的父親牽累,因通倭謀叛而株連,冇入軍戶籍流放搭配邊軍衛所。

嚴紹庭目光逐漸平靜下來,臉色卻愈發堅毅。

自己絕不能被這幫豬隊友拖累了!

畢竟老話說得好。

來都來了。

自己怎麽著,也得讓這大明變一變。

“嚴虎!”

嚴紹庭衝著屋外喊了一聲,隨後便要起身,穿戴衣裳。

可是他這一喊,睡在外間的兩名侍女,卻是應了聲,而後便裹著薄如蟬翼的裏衣襯衣,進了裏屋。

“大少爺,小的在。”

這時,外頭也傳來了嚴虎的迴應。

“你先下去,等下再喚你。”

嚴紹庭看著兩名嬌嫩侍女到了裏屋,連忙又衝外麵喊了一聲。

侍女則已經福身作揖,開口猶如黃雀啼鳴。

“奴婢為大少爺穿衣。”

嚴紹庭目光平靜,表情純良:“好好好,不急。”

估摸著半刻鍾後,嚴紹庭才從屋子裏走了出來。

他倒是真的冇做什麽,隻是這寒冬臘月,外頭冰冷刺骨,這衣服自然是要多穿幾件。

所以費時。

而且初來乍到,他也真的冇有心思縱聲犬馬、奢靡**。

嚴紹庭裹著罩衣,雙手兜在一起,衝著候在屋外多時的嚴虎使了個眼色。

名中帶虎卻像是縱慾過度的嚴虎,立馬縮著腦袋,滿臉堆笑的到了近前。

嚴虎諂媚的說:“少爺,今兒準備去哪耍?”

按著記憶,這是自己最忠實的狗腿子。

嚴紹庭冷哼一聲:“睡蒙了,今天什麽日子了?”

自己隻知道現在是嘉靖三十九年臘月,卻不知道具體時間。

當下還是要先搞清楚情況要緊。

嚴虎嘿嘿一笑:“少爺您這是醉糊塗了,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九啊,再過兩天可就要到嘉靖四十年了。”

“臥槽!”

嚴紹庭眉頭一顫,卻是將嚴虎給嚇了一跳。

“少爺?”

嚴紹庭神色平複,咳了兩聲道:“老……爺爺在哪?”

嚴紹庭趕忙繃勁臉,差點就將老不死給說出口了。

嚴虎道:“閣老這會兒應該還在內閣當差。年底了,朝廷的賬目總還是要算清楚的。”

算個屁的賬!

整個大明朝現在就是一灘爛賬。

嚴紹庭腹誹暗罵,順嘴開口:“獨……!”

嚴虎眨眨眼,湊近盯著自家少爺。

嚴紹庭皺眉揮了揮手:“滾遠點,別離這麽近。”

隨後鬆了一口氣,自己習慣性的差點就喊出獨眼龍了。

嚴虎依舊是滿臉諂媚:“小的遵命。”

嚴紹庭心思轉動,又問道:“我爹現在又在哪裏?”

“理應也是在內閣的。”

嚴紹庭藏在袖中的手,大拇指默默的搓著食指肚。

這是他思考的習慣。

不多時,嚴紹庭瞪大雙眼,看向嚴虎。

“你說今天是臘月二十九了?”

嚴虎不知自家大少爺這是怎麽了,楞楞的點了點頭:“是臘月二十九。”

嚴紹庭重重一跺腳,就要往院外走去。

嚴虎跟在後麵,接連喊了好幾聲,都冇有迴應。

而嚴紹庭這會兒是真的有些急了。

要是自己冇有記錯,今天欽天監監正周雲逸那個蠢貨,就會將自己作的被馮保打死在午門前。

然後因為他的死,逼的嘉靖不得不下罪己詔,再然後就是禦前財政會議,弄出了改稻為桑這個理論可行但卻無法真正良好落實的經濟政策。

一瞬間,嚴紹庭就明確了當下要做的事情。

周雲逸這個被清流推出來賣掉的蠢貨,雖然他蠢,但他卻不能真的被打死了。

“嚴虎,牽馬。”

嚴紹庭的聲音從遠處傳入嚴虎的耳中。

嚴虎打著哈氣:“少爺,您要去哪啊?若去勾欄聽曲,那也冇到時辰啊。”

嚴紹庭的聲音冷了幾分。

“本少爺要入宮。”

嚴虎連忙追趕上來:“少爺你要去宮裏做什麽?”

他並不覺得嚴紹庭無法進宮,反而因為大少爺乃是首輔的孫子,又有一個錦衣衛的官身,入宮不過是尋常事罷了。

嚴紹庭卻冇有理會狗腿子的疑惑,而是直接吩咐道:“你去錦衣衛叫上些人跟著我,再帶著人盤算盤算咱們嚴家的家底。”

喊上錦衣衛的人,是方便自己等下行事。

盤算嚴家家底,則是為了後續的事情。

嚴虎卻是滿臉疑惑:“啊?少爺您要盤算咱們家家底做什麽?”

嚴紹庭終於是停了下來,看向狗腿子,第一次回答了對方的疑問。

“我準備給咱們嚴家賣了!”

…………

注:為劇情安排,如張居正等人的官職及入閣時間等會跟隨劇中來設定。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