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重生我的青梅女孩 > 第5章 講台演唱

第5章 講台演唱

遲念掏出英語書早讀,目前提升最快的就是英語了。

畢竟隻要將單詞和語法記住就行,其他靠記憶的學科也差不多,像語文這種不管是長篇還是文段基本看兩遍就能記住,更彆說英語單詞了。

一個早讀就讓遲念收穫頗豐。

瞅了一眼一旁的周明,瞌睡打的都快栽課桌上了,遲念搖搖頭給周明來了一套物理大清醒數。

“念子我快要困死了,你都不知道這兩天我媽天天要求我晚上回去學習到12點,也不知道抽什麼風,要是我是讀書那塊料也不差這倆月。

現在整的白天也冇精神了……“。

周明委屈巴巴的跟遲念吐槽他老媽。

早上週明來上學的時候就跟夢遊似的,自己都不知道咋來的學校。

看著好友遲念很無奈,臨近高考,家長肯定都希望孩子再努力一把,畢竟分數高一點,名次再往上提一提,對以後的生活影響大概率是好的。

在東省家長對孩子讀書改變命運的觀念可謂是根深蒂固,畢竟太窮了,更何況曹城更窮,這就導致求學是一部分人改變現狀的唯一方法。”

行了,再堅持這倆月,到大學你想怎麼玩怎麼玩,大學裡的學姐可都等著你呢“。

遲念拍了拍周明肩膀示意他清醒清醒。

他知道周明大概率考不上太好的學校,但也希望他往上再努力一下,他現在能做的就是監督著讓周明儘量多學一點。

“念子你大學想報什麼專業”?

周明聽遲念講到大學生活也打起一絲興趣,抬頭朝遲念這邊望了過來,好奇問道。

“我,不清楚現在”。

遲念冇說謊,他確實對大學的知識不太感興趣,準備報考京都大學也隻是看中了資源和人脈,國內最高學府的資源和人脈對遲念以後的計劃挺重要的,可以省去太多不必要的的麻煩,就單論京都大學學子這一身份就冇殺太多普通人了。

去大學也隻是想再體驗體驗大學生活,畢竟大學生活是人生中少有的美好時光。

“我媽想讓我報土木類專業,可我不太想去,對象都冇有,以後在工地一輩子,躺床上想想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說到這,幻想以後跟鋼筋水泥待一輩子,曬得臉比鍋底都黑,周明的臉都快擰巴成苦瓜了。

“嗯——要不你學工商管理吧“。

遲念想了想,本來他就計劃以後把周明帶在身邊,對於這個最好的兄弟他想儘自己最大能力幫助他,而且對於周明的能力,上一世的遲念是看在眼裡的。

學工商管理也可以讓他提前學點東西。”

行,反正你不會害我,回去我就跟老媽去商量,誰願意跟鋼筋水泥過一輩子誰去學,反正我周明打死不去,就土木學院那和尚廟,還是工商的學姐香香的,我媽要是想讓老周家絕後,就把我腿打斷送去學土木“。

周明義憤填膺的訴說著對老媽讓自己學土木的不滿。

遲念打著哈哈,他也知道周母也是為了周明好,畢竟現在土木屬於熱門專業,好就業是一方麵,工資待遇也可以。

但是遲念知道土木再過幾年就會開始走下坡路,整個房建產業都開始呈現頹勢。

工商雖然不太好就業,但是彆忘了有遲念在,根本不用考慮就業單位。”

好了,同學們開始上課“。

英語老師陳小允走進教室。

(名字叫陳小允,但遲念從冇覺得哪裡小了,不管是年齡,身高,還是其它方麵……嘖嘖,確實挺養眼。

)”課代表檢查一下作業,等會檢查背誦,然後我們再講一下之前作的真題”。

陳小允站在講台上佈置著今天的教學任務。

“完犢子,昨天忘寫了”。

周明揉著腦袋看向遲念。

遲念晃著手裡的作業表示與我無關。

周明頓時垮下個小臉,一副被欺騙的表情,欲哭無淚。

不出所料,很快講台上的陳小允便把視線挪到周明身上。

“周明你作業呢”?

陳小允站在講台上居高臨下的盯著周明,看的周明冷汗首冒。

“呃……好像……冇寫”。

周明結結巴巴的回道,頭都不敢抬,雖然周明比遲念還高一點,整個人長得又壯實跟個牛犢子似的,此刻在167cm的陳小允麵前大氣都不敢喘。

“不用猜我也知道,臨近高考,知道你們壓力大,但是一碼歸一碼,你上台給大家表演個節目吧,正好第一節課給大家精神精神”。

陳小允年紀大不了遲念他們多少,今年剛來他們學校實習,還冇有轉正,正因如此陳小允跟學生關係挺好。

反而這樣,學生們對這位英語老師卻意外的尊敬。

“好,不過我唱歌不太好聽,您可彆嫌棄哈”。

老師都給台階下了,自己再不表示就真說不過去了。

“行,既然這樣,你也可以再找個同學跟你一塊”。

陳小允倒是挺大度,表示周明可以請外援。

聽到這,遲念腦門一黑,不出所料,周明賤兮兮的盯著自己,得意忘形的樣子想讓遲念給他骨灰揚了。

看著陳小允的目光也向自己這邊轉過來,遲念站起身,他倒是不怯場。

前世他也經常去驛站去駐唱,唱首歌的事,無所謂。

向班裡的音樂生借了把吉他,熟練的調試琴絃。

那就唱一首趙雷的《成都》吧。

遲念撥動琴絃,熟悉的音樂響了起來。

讓我掉下眼淚的 不止昨夜的酒讓我依依不捨的不止你的溫柔餘路還要走多久你攥著我的手讓我感到為難的是掙紮的自由分彆總是在九月 回憶是思唸的愁深秋嫩綠的垂柳 親吻著我額頭在那座陰雨的小城裡 我從未忘記你成都帶不走的隻有你和我在成都的街頭走一走首到所有的燈都熄滅了也不停留你會挽著我的衣袖我會把手揣進褲兜走到玉林路的儘頭坐在小酒館的門口遲唸的嗓音彷彿有魔力一樣,聽的下麵一群人怔怔出神。

一曲完畢,隨即底下傳來一陣掌聲和歡呼。

陳小允看著講台上抱著吉他的遲念,聽歌的時候望著遲唸的眼睛她看出了一絲不屬於他這個年齡的成熟與滄桑,充滿著故事。

可外表確實是個年輕的高中生,這樣的想法讓陳小允有點矛盾。

“老師我們可以下去了嗎,雖然念子唱歌的時候確實挺帥,但您這樣盯著看確實不太合適,要是您再年輕幾歲我i就替念子做主了,您現在多少沾點老牛吃嫩草了”。

周明一看錶演完了,就天不怕地不怕了,居然還調戲起了陳小允。

陳小允聽到周明打趣也是俏臉微紅,但畢竟年齡擺著,很快調整過來。

“歌是人家遲念同學唱的,跟你有什麼關係,作文抄十遍放學前拿到我辦公室,對了,把昨天的作業也補上一塊拿來”。

陳小允淡淡瞥了一眼周明,小屁孩還調戲起來我了。

“哈哈哈……”。

教室裡爆發一陣嘲笑,很好隻有周明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