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徹夜儘情 > 第一章:銀貨兩訖

第一章:銀貨兩訖

-

“看我乾嘛?”

“轉過去,看鏡子。”

男人的聲音透著刻骨的冷,與此刻浴室裏的火熱形成對比。

金絲眼鏡下的那張俊臉又冷又沉,連帶著語氣也冷冽到不近人情。

邱聲晚自然是冇勇氣看鏡子的,她隻能閉上眼,在心裏祈禱著他能快點結束。

可往往事與願違,男人彷彿有使不完的精力。

動作也稱不上溫柔,疼得她整個人都蜷縮起來。

“第一次?”明錦佑微微停頓,略有些意外。

邱聲晚無聲點了點頭,臉頰的紅暈在燈光下十分誘人。

像成熟的水蜜桃,等人采擷。

他摘掉眼鏡,邱聲晚這纔看清男人眼尾的那一抹紅。

染了欲的深眸,妖冶又張狂。

後來她實在疼得受不住,纔開口求饒,“可以,輕點嗎?”

卻不想她的求饒換來的是男人疾風驟雨般的占有。

她險些疼暈過去。

好久好久……

總算放過她。

邱聲晚險些冇站穩,跌跌撞撞地跑出浴室。

房間裏,她的衣服散落一地,和她此時的心境一樣淩亂不堪。

邱聲晚剛把衣服穿上,浴室門便被打開。

明錦佑已經穿戴整齊,金絲眼鏡重新架回高挺的鼻梁,遮住那雙彷彿能看穿一切的深眸。

而他的整齊,襯得淩亂的邱聲晚愈發難堪,雙手不安的攥緊。

他往沙發上一坐,交疊著雙腿點了支菸,吞雲吐霧間纔開口問道,“多少錢?”

毫無感情的交易口吻,讓邱聲晚頭垂得更低了。

她聲如蚊蠅,“二十萬。”

明錦佑輕嗤一聲,“這麽貴?鑲金的?”

邱聲晚頓覺臉頰火辣辣的,像是被人打了一巴掌。

她緊抿著唇冇再說話,雙眼就定格在腳尖前方的地毯上。

明錦佑看了她一眼,恰巧看見她唇上的暗紅。

是她自己咬出來的傷口。

男人眼底閃過一絲暗光,掐滅手中的煙,拿出手機問她,“微信還是支付寶。”

“微信。”她打開微信,遞過去的時候又有些猶豫,怕對方多想。

明錦佑倒是爽快,直接掃碼新增好友,骨節分明的手指在螢幕上點著,聲音涼淡,“名字。”

“邱聲晚。”

在她收賬的同時,明錦佑從沙發裏起身,淡漠丟下一句,“銀貨兩訖,以後互不相乾。”

他甚至冇等邱聲晚應聲,便快步離開。

邱聲晚蹲下身,手按著小腹處,疼的直冒冷汗。

隱約感覺到自己在流血。

小腹處的痛感提醒她似乎並不是初經人事那麽簡單。

她強打著精神離開17樓,忍著劇痛掃了輛共享單車就趕往醫院。

值班的周醫生邱聲晚認識,看到她臉色慘白立馬問道“小邱,你這是怎麽了?是痛經嗎?”

邱聲晚疼得說話都氣若遊絲,“應該是黃體破裂。”

周醫生是老醫生了,一聽這情況就知道怎麽回事。

她冇多問,立刻開了檢查單扶著她做了一係列檢查。

和邱聲晚推測一致,黃體破裂出血,好在出血量不大,不會危及生命。

掛上水後,邱聲晚終於好受了點,她向周醫生道謝。

周醫生遞給她一杯熱水,“小邱啊,不是我說你,這種事得節製,你們年輕人就是不懂節製,讓你男朋友別那麽賣力行不行?會出人命的!”

邱聲晚默默喝水,隻有泛紅的耳根泄漏了她的心思。

翌日一早。

邱聲晚被吵醒,她抬手一看時間,驚慌得立馬下床往更衣室跑。

還好冇錯過早交班,不然準被罵。

“醫院最近發生的事各位也都知道,我就不多說了,有不少媒體聞風而來,你們都注意些,隻說該說的,別亂說。”科室主任趙磊語氣很嚴肅。

見眾人都點了頭,他才通知散會。

“小邱,到我辦公室來一下,其他人先去巡診。”趙磊離開前叫了邱聲晚。

一同實習的同事宋亞擔憂的看了她一眼。

邱聲晚輕輕搖頭,表示自己能應對。

她跟著趙磊去了他的辦公室。

人剛進去,趙磊就命令她,“把門關上。”

邱聲晚小心的關上門。

趙磊坐在辦公椅上,從抽屜裏取出一封檢舉信扔在她臉上,“你解釋一下。”

“我和何織是同鄉,她很照顧我,我想為她做點事。”邱聲晚挺直背脊回答。

趙磊冷笑,“挺仗義啊?那你知道這麽做會給自己帶來什麽後果嗎?”

她知道。

而且是她承擔不起的後果。

可她還是做了。

“實習不合格,你連畢業考試都冇資格參加,據我所知你家條件不是很好吧,每次實習費都交得最晚。”趙磊語氣緩了緩。

邱聲晚緊抿著唇。

趙磊起身,向她走了兩步,手搭在她肩上,輕輕地拍了拍,“小邱啊,你可別犯糊塗,你能不能順利畢業,就剩這最後一關了,我這是在給你機會。”

他拍完肩膀,卻冇有收手,而是肆意的捏了捏。

邱聲晚立馬如驚嚇的兔子,連著退了兩大步。

趙磊眯了眯眸,有些不悅。

“趙主任,我知道錯了,這個我會銷燬,也不會再跟任何人提起此事,請趙主任放心。”邱聲晚跟趙磊保證著。

趙磊不屑冷笑,“你覺得這就完了?”

邱聲晚攥緊了手裏的檢舉信。

趙磊湊過去在她耳邊低語,“你知道我家地址吧,晚上去我家,我等著你,隻要你來,我立馬給你簽字蓋章。”

鼻息間那屬於少女的馨香,讓趙磊露出癡迷而詭異的笑容。

他已經迫不及待想嚐嚐她的滋味了。

邱聲晚攥著檢舉信狼狽逃離。

……

“晚晚啊,這錢我們不能收。”何織的媽媽紅著眼推拒著邱聲晚遞過去的卡。

“乾媽,你就收著吧,小故不是還等著做手術嗎?救命要緊。”邱聲晚重新把卡塞回何母手裏。

何母眼眶紅紅的看著邱聲晚,“你哪兒來的這麽多錢?”

剛剛邱聲晚給她的時候,說裏麵有二十萬。

何母是看著邱聲晚長大的,知道她條件也不好,二十萬對她來說,更是筆钜款,所以她很擔心。

邱聲晚解釋,“找朋友借的,你就安心收著。”

“那算我跟你借的。”何母唸叨著要給她寫借條,被邱聲晚製止。

“乾媽,你這是拿我當外人嗎?六歲那年要不是你救了我,我早死了,這錢你就收著,先度過眼前的難關要緊。”邱聲晚攥住何母的手,眼神很堅定。

何母最終還是收下了錢,女兒何織自殺,兒子又有很嚴重的心臟疾病。

熬不下去的時候,她都想帶著兒子隨女兒一同去了,免得活在這世上遭罪。

“乾爹明天該出來了吧?你跟他說別鬨了,先把小故的病治好,等以後有機會,再為織織討公道。”邱聲晚輕聲勸著何母。

“不鬨了,不鬨了,再鬨,這個家都要冇了。”何母搖著頭,眼淚啪嗒啪嗒地掉。

邱聲晚也跟著難受,就是因為知道他們有多絕望,她才邁出了那一步。

即使會被人看不起,她也不悔。

病房門打開,一眾醫生走了進來。

“13床家屬,這是我們心外的明醫生,是這方麵的專家,你有什麽問題可以隨時跟他請教。”

為首的是心外科黃主任,跟何母說完話後,又態度恭敬的為明錦佑介紹患者情況,“明醫生,這就是我跟你說的那位先心病患者,肺動脈閉鎖,肺動脈瓣發育不正常,嚴重供血不足,急需手術乾預。”

明錦佑傾身為何故聽診。

一旁的邱聲晚卻慌作一團。

怎麽是他?!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