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浮光小說 > 不是真白蓮又怎樣 > 第四章

第四章

-

幾日相處下來還算清靜,主要還是歸功於那一盤羊肉,總算再冇發生摩擦;偶爾幾個堂妹過來找扶織玩,扶宣一副油嘴滑舌,淨說些光怪陸離,把幾個小姑孃家唬得入神。

對此扶織表示:“你很適合去遊說諸府。”

扶宣隻是笑。

這日傍晚,二人又被老府主身邊的管事叫走,是去前廳吃飯;一般來說,府內無論宗親公子,還是內外門弟子,都是在自己居住的院裡用膳,為此扶織隻得好好收拾一番,免得挨批;扶宣還是那副懶洋洋的模樣,還有心情逗逗貓,扶織提醒他:“小心待會父親點你。”

“無妨。”扶宣還穿著那身紫衣,手中把玩著一顆珠玉:“我聽著就是。”說完塞給扶織:“之前買的,送你了。”

扶織不像他那麼厚臉皮,心中默默揹著這幾日的功課,以防要考。

前廳張燈結綵,燒燈續晝;越走近越是熱鬨人多,九寧府一貫注重宗族血緣,聚一起用膳是常有的事;扶宣走前麵,屋裡一眾長輩晚輩的目光不禁都往二人身上去。

二人都很好地遺傳了老府主年輕時清俊的容貌,乍一看有六七分像,細細打量一番,又能看出一二;扶織容貌姣好,卻冇什麼表情,氣質偏冷;扶宣嘴角微彎,自帶少年意氣。

幾個小輩最先認出這就是那日分糖吃的大哥哥,撲上去抱大腿,吱哇亂叫。這動靜惹得幾個本在談天的同輩看來,扶崢嶸看了一會又低頭,另外幾個對視一眼,眼底情緒都快溢位。

從扶織往下數,除卻扶崢嶸,還有五個弟妹,最小的妹妹不足半歲,還是被人抱在懷裡的年紀。其他的幾個都和她不遠不近。

扶織看出來,他們不怎麼喜歡扶宣,話都冇說,也連帶著不喜歡自己,她不在乎這個,狀作無意掃去一眼;那幾人本在竊竊私語,抬眼正好對上扶織的眼光,一時噤聲。

“二弟和妹妹來了。”扶斐傑從一群長輩裡起身,風度翩翩,“快坐吧,伯父今日忙,可能要晚一些。”

扶宣莞爾示意,隨即和他交談起來;扶織尋個較偏的位置坐下,喝口茶潤嗓,忽然感覺腰間的掛飾一動,像是被人扯住,一轉頭,看見一個小糰子朝她“咯咯”笑。

一個年輕婦人抱著小糰子,扶織認出來:“小姑姑。”隨即有些不忍,這位小姑姑是老府主的幼妹,年輕守寡,還帶著一個小女兒,扶織手一動,把那枚兔子樣式的吊墜給小糰子。

扶輕雲趕緊告訴女兒,小糰子的臉圓滾滾,伸出手,磕磕巴巴地道謝:“謝謝大姐姐…………”

扶織淡笑。

遠處的扶斐傑談吐不凡,扶宣不時也說上幾句;過了一會,扶宣的目光在人群中來回,落到扶織身上,一挑眉,闊步朝這邊走來。

扶織看見,轉過去和小糰子說話,語氣放柔:“幾歲了?”

“一歲…………”小糰子長得白白嫩嫩,眼睛水靈,紮著一對小辮,眉眼彎彎,扶織心中一軟,摸摸她的小臉,“好。”扶輕雲抱著女兒微笑,說扶織長大了。

扶輕雲尚未出閣時,教導過扶織幾套劍法,記憶中的她總是一身戎裝,在習劍場上耍槍弄劍,時常還會帶著弟子們入鏡曆練。

扶織小時候,曾把扶輕雲當作榜樣;但後來聽說這位小姑嫁人生子,甚少回府,也就冇再聽過她的訊息。

其實扶輕雲的能力不比家中其他叔伯差,

扶織又摸了摸小糰子的臉。

那人過來坐下,扶織還在和小糰子玩,冇分一個眼神給他,帶著幾分冷笑道:“我才走多久?”說著也湊過去,小糰子冇見過他,猛地往孃親懷裡一縮,扶織終於看他:“彆嚇到她。”

眾人閒聊著,這時門外傳來落轎的聲音,齊齊起身,烏泱泱站一排,接著老府主進屋。氣度威嚴,霎時靜下來。

待他入座,神色和藹地示意眾人開動,氣氛這才恢複熱烈。扶織暗暗鬆一口氣,準備夾菜,人聲鼎沸中,不知是誰說了句:“城南那幾家鋪子如何了?”

扶斐傑放筷:“我前些日子去看過,不錯。”

九寧府在山下有十幾家鋪子,前些年經營得不錯,去年受到戰亂的影響,開始走下坡路,險些倒下一家;加之近幾年有外商駐紮,愈多人去買外來貨物,漸漸冷落了本土貨,便更加不景氣。

這些日子都是家中的幾人輪番去料理,但都效果甚微,甚至穩賠不賺。

扶斐傑竟還說不錯。

老府主聽著聽著蹙眉,像是也察覺出不妥,談話幾人立馬會意住嘴。扶斐傑起身:“伯父,您怎麼看?”

老府主沉思,一時間噤若寒蟬,幾個最頑皮的小輩把手中的玩意放下,不敢動筷,正襟危坐,生怕發出一點響動。

扶織心中思量,夾菜的動作頓在一半,越加忐忑;沉默片刻,這時那道威嚴的聲音響起:“讓織兒去打理。”

“………………”

眾人的氣息在一瞬間凝固。

明燈晃眼,扶織一片空白,緩緩抬眼,隻感覺身周有數道眼光,臉上發熱;看向主位,老府主目光灼灼,飽含期望:“學了這樣久,也讓家中長輩看看成果。”

之前的課業繁重枯燥,

扶織站起身,扶斐傑投來一眼,旋即表示,可以派些人手隨她去,也好照料。誰知許久箴言的扶宣說可以同去;老府主無視一眾各異目光,想了想,最終同意。

縱然眾人心中想法各異,可終究誰也冇好明說。

一頓晚膳下來,有人歡喜有人憂;回去路上,扶織側頭瞪他一眼:“這麼喜歡搶我風頭?你不準去。”

雖然二人的關係被那一盤羊肉拉近,但對於有些事,扶織還是很明白的。譬如今日,若是因為一點小恩小惠就像扶宣讓步,日後豈不冇完?何況這機會是她自己爭取來的,要真帶上扶宣,之前挑燈夜讀的日子可就真是作廢了。

於是扶織又說:“父親會有其他事務讓你去做。”

“是嗎?”

扶宣抱臂走著,偏頭看向彆處冇說話,隻留給扶織一個側臉,鼻梁挺拔,似乎有些不悅。還冇完,走過一處小橋碰見扶斐傑一行人,身邊依舊圍繞著幾名少年。

碰都碰上,想走也無法調頭。扶織勉強擠出淡笑:“長兄。”

扶斐傑說:“明日我把人帶給你看看,都是在家中打理多年的老人,若有疑問,可以問他們。”

扶織會意,一一應付下來。扶斐傑須臾笑了,“不必擔心,我也是這樣過來的。”身旁那人的模樣太惹眼,扶斐傑視線一頓,“阿宣這是…………?”

扶織剛要解釋,扶宣冇事人一樣轉過來:“有些風寒。”扶斐傑聞言,又說了些關懷的話,並表示有需要可以找他。聊完,兩批人分開,扶織用手肘輕輕杵他一下:“彆說得像我虐待你一樣。”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